016-受浸的条件就是相信

埃辰 • 2015-02-27 •

字号

经文

腓利对他说,你若是全心相信就可以。他回答说,我信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于是吩咐车停住,腓利和太监二人同下水里去,腓利就给他施浸(徒八37~38)。

读经拾穗

受浸有什么条件呢?照着圣经的启示和圣经的榜样,受浸惟一的条件就是相信。经上说,“信而受浸的必然得救,不信的必被定罪”(可十六16)。相信就可以受浸,相信之后有水的地方就可以受浸,而没有相信就受浸不过是虚空的仪式。

我们若查读圣经,就会看见人受浸的条件乃是悔改和相信。最早给人施浸的乃是主耶稣的先锋约翰,他出来在犹太旷野传道,说“你们要悔改,因为诸天的国已经临近了”(太三2)。然后许多人都来到约翰那里,“承认他们的罪,在约但河里受他的浸”(太三6)。可见认罪引到受浸。因悔改认罪的人,在神的眼中只配死、埋葬,所以把人浸到水里,表明旧人的了结;而从水里上来,表明在复活里凭新生命而活(罗六4)。主耶稣接续施浸约翰,也宣告“要悔改,相信福音”(可一15)。祂不仅用水,更是用灵给人施浸(可一8)。使徒行传八章记载腓利向埃提阿伯的太监传福音,二人正沿路走的时候,到了有水的地方。太监说,“看哪,这里有水,我受浸有什么妨碍?”腓利就对他说,“你若是全心相信就可以。”太监回答说:“我信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于是二人同下水里去,腓利就给他施浸,然后从水里上来。在这事例中我们清楚看见,相信就可以受浸,相信是受浸的条件。

然而在基督教二千年的历史中,带进了许多不合圣经的教训、实行和传统。如在天主教以及更正教某些教派里实行婴儿受浸,就是小孩出生后没多久就给他施浸。婴孩还不会相信,怎么能受浸呢?那个受浸没有什么意义。对于成年人受浸也有许多不同的实行。有的要求必须把圣经读了一遍才能受浸;有的要求经过一个培训、上一个课程、经过一个受浸班,才可以受浸。这样的实行可能为了慎重,帮助相信的人确定他的信仰,但是并不符合圣经。

圣经为我们设立了一些榜样,叫我们看见在什么时候为人施浸。除了腓利向埃提阿伯的太监传福音的事例,在使徒行传二章讲到,五旬节的时候,彼得传福音给许多从世界各国来到耶路撒冷敬拜的人。他讲完之后,“众人听了,觉得扎心,就对彼得和其余的使徒说,诸位,弟兄们,我们当怎样行?彼得对他们说,你们要悔改,各人要靠耶稣的名受浸,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徒二37~38)。接着,“彼得还用许多别的话郑重地作见证,劝勉他们说,你们要得救,脱离这弯曲的世代。于是领受他话的人,就受了浸,那一天约添了三千人”(徒二40~41)。从这三千人得救的事例可以看出,彼得传讲福音,见证这位作工、受死、复活的耶稣基督,那些听见的人觉得扎心,就问彼得当怎样行?彼得就告诉他们要悔改,靠耶稣基督的名受浸,就是呼求着主的名受浸,好叫罪得赦,领受所应许的圣灵。从这个榜样可以看出,当人相信的时候,就可以立刻为他施浸,不需要等待。

从圣经明文的启示和给我们设立的榜样,受浸的条件就是相信;相信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接受耶稣基督为救主,这就是受浸的惟一条件。相信的时候就可以马上受浸,哪里有水哪里就可以受浸,并不需要经过什么手续,也不需要经过另外的过程。

见证分享

我是傍晚听信福音,晚饭后就受浸的。当天是主日,移民的弟兄姊妹晚上有擘饼聚会,正好在那地结了我这第一个果子,众人皆是欢喜,并且我愿意去受浸,所以他们就安排两位年轻的弟兄为我按手施浸。

在我受浸后三个月内,我去老家两趟。第一次是与带我得救的老弟兄配搭走访召会,顺便到我家。因着我莫名其妙地带个老头回家,左邻右舍感到很好奇,于是一打听,就都知道我信耶稣了。又因第一次老弟兄到我家,吃饭时祷告(其他人也跟着毕恭毕敬的),并且他挨家挨户去传讲福音,这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所以,第二次我单独回家,就乐于传讲基督,也愿意与人分享自己的信主历程。首先,我就想找邻居信耶稣的,去聚一聚。因为我听说,他们得知我信耶稣后,赞不绝口,还在别人面前作见证说:“你们看,那娃也信耶稣了,你们还不信!他读那么多书,那么有文化,你们这文盲大老粗还不更要信吗?”

像这样,我就去了,来到一户人家,他们是从小看着我长大的,并且信主也有十几年了。而我知道,他们平时聚会,也就在他们家。用教堂里的话说,他们家是聚会点。见我去与他们聚会,他们显得非常开心。正好那天下午他们有小组聚会,不一会儿,就来了七八个人,其中有一位是带领读经、解经和祷告的(其他人都不会祷告)。其实我认识他,离我家不远,就是有点文化,比别人在属灵上稍微进步些。毋庸置疑,每个人见我去,都显得格外热情,毕竟我们都是神家里的人了。他们听到我不但信了主,而且还有心志将来事奉主,有的就说要推荐我去读神学院,有的说你会被主大用的。听到这话,当时我心里还是蛮温暖的。那堂聚会,可以说时间都被我霸占了,我们就是谈着得救后的喜乐。最后,带领人特地为我代祷;他站在最前面,其他人紧随其后,分两列排开。至于为我代祷讲些什么,我现在是忘了。我特别记得的是,在祷告后,就有人问我:“听说你已受浸了?”我说:“是的。”这时,他们中就有人显得不大对劲,因为按着他们教堂的惯例,一个人要受浸,先要成为慕道友,学习一段时间,然后经过考核,再由牧师来施浸。然而,我信主当天就受浸了,他们觉得不可思议,另外并非牧师为我施浸的,他们就更认为我的受浸不作数。于是,我就对他们讲起腓利向埃提阿伯的太监传福音的事。但他们中间没有一人能明白的,有人就高声说:“你想想看,人若想入党,要先写申请书,然后还要经过一段时间考核,再决定是否纳他为党员,何况是受浸呢?”

我见在这方面有歧义,就没有争辩下去,自然也没有再去聚会。十年后,我又一次回家,就听说那曾经以“入党”作比喻的一家人,早被“东方闪电”诱骗去了。有段时间抓得厉害,他们都是在夜间去偏远处偷偷摸摸地聚会。后来,那些诱骗者在当地呆不住跑了,他们也就被丢弃了。如今连教堂都不敢接纳他们,他们也没有聚会,完全死在世界中。

祷告

亲爱的主耶稣,圣经是神的话,我们相信这话。我们也愿意照着这话去行,但我们并不以人的传统为依据,而是一切以真理为准则。真理的准则,不在神的话之外,乃在活的神。主,求祢给我们看见这话中的启示与亮光,好叫我们如此追求并持守着。阿门!

(埃辰,2015年2月27日)

「时代职事 > 个人写作平台」「凡署名原创文章,未经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
最新文章
随机阅读
网站名称 职事简介 探寻印记 关于本站 友情链接 关于作者

个人平台 ® 时代职事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