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件十七:关于李常受教导陈明与声明书

埃辰 • 2018-05-28 •

字号

台湾福音书房不赞同邪教团体 声明书

最近,中国大陆政府与其西部一些制造分裂的宗教团体之间的问题,开始出现在媒体上。在官方报告中,至少将一个团体-“东方闪电”连于所谓的“呼喊派”,而“呼喊派”是官方在八十年代初,称呼许多不同团体的总名称。

台湾福音书房得知,本书房创办人李常受先生竟被误会为与邪教“呼喊派”及“东方闪电”等有关连,深感不可思议。因为此一误会,将有可能直接影响并损害本书房多年累积的声誉,故决定在此正式发表公开声明,以澄清真相:

 一、本书房对于中国大陆官方为维护地方召会基督徒自由信仰的权益,并抑制“呼喊派”、“东方闪电”和“全能神派”等邪教团体之活动,所作的一切努力,均表支持与赞同。

 二、本书房创办人李常受先生,正正派派从事基督徒工作及文字出版七十余载,成就非凡,实乃华人之光。其文字及讲章从未有一处教导人呼求他的名或敬拜他本人,其所建立之海内外地方召会也未曾与邪教团体有所挂勾。惜有不明事理之邪教团体人士,冒用李之名号行事,又将地方召会与邪教团体“呼喊派”、“东方闪电”和“全能神派”牵连一起,不但对李本人造成极大伤害,也对海内外许多正当地方召会造成严重困扰。李曾公开对此事加以谴责定罪。

 三、本书房出版品,无论质量皆在海内外享有卓著声誉,所出版之李常受著作书籍,皆以圣经真理为最高指导原则,因此本书房与任何不合圣经并造成海内外地方召会困扰的邪教运动完全无关,也对这类团体之任何活动不表赞同。

 本书房深盼中国大陆政府能谨慎明辨事实,使真正能教化人心的圣经真理得以发扬光大,也使真正敬神爱人的地方召会基督徒得到应有的保护。

 台湾福音书房  谨此声明

二〇一二年十二月二十日


「一封公开信:众地方召会与水流职事站 关于李常受之教导的陈明

介言

过去九十年来,倪柝声与李常受的职事造就无数在基督里的信徒,并在全球六大洲产生众地方召会。二位主仆的职事(由水流职事站与台湾福音书房出版)是站在已过伟大基督徒教师的肩头上,从信徒认识并经历基督作生命,以建造召会作基督身体的独特角度,铺陈出宽广并具属灵深度的新约真理。其职事所产生之召会的坚韧不拔,尤其见于中国大陆的信徒,历经数十载的极端逼迫,仍坚定不移,繁茂兴旺;亦见于北美数百处地方召会,在近四十年的强烈反对下,不屈不挠,持续扩增。

我们的信仰

地方召会所肯定的信仰,就是所有信徒的共同信仰:

圣经是神的话,逐字都是神的默示之下所写成(提后三16),是神给人完整并惟一神圣启示之写作(申四2,十二32,箴三十5~6,启二二18~19);

这一位神是独一无二(申六4,林前八4下,赛四五5上),却又是三一的——父、子、灵(太二十八19),从永远到永远,都同时共存(太三16~17,林后十三14)且互相内在(约十四10~11)于三个彼此有别又不能分开的身位里。

基督是神的独生子(约一18,三16),甚至是神自己(约一1),祂藉着成为肉体(约一14)成了一个真正的人,兼有神性和人性(罗九5;提前二5),此二性结合于一个人位,并一直保持区别,没有混淆或改变,也未形成第三性;

基督为我们的罪死了,带着身体从死里复活(林前十五3~4,徒四10,罗八34),被高举到神的右边作万有的主(徒五31,十36),并要作新郎回来迎娶召会作祂的新妇(约三29,启十九7),并且作万王之王管理列国(启十一15,十九16);

救恩是惟靠恩典,惟藉着信,惟在基督里(弗二5、8)并在祂完成的工作里,使我们在神面前蒙称义(罗三24、28,加二16),并使我们重生,成为神的儿女(约一12~13);

召会是基督独一的身体,基督工作的结果(弗一22~23),由基督里所有的真信徒所组成(罗十二5,林前十二12),并且照着新约的启示,在时间和空间里显为众地方召会,每一地方召会包括在该城市里所有的信徒,无论他们在哪里聚集,或如何自称(林前一2;帖前一1;启一11);

所有在基督里的信徒都将会有分于在新天新地里的新耶路撒冷之神圣福分,直到永远(启二一1~二二5)。

以上七点概括的代表我们所持“那一次永远交付圣徒的信仰”(犹3)。尽管我们在其它次要的教训上确实根据圣经,但我们也知道有许多真信徒历来对这些项目都持有不同的意见,直至今日仍是如此。所以我们积极接纳所有主所接纳的信徒(罗十四3,十五7)。

主的恢复-信徒的生命、功用、与实际的一

我们相信主今天的行动,是要根据新约所启示的真理,在这时代里恢复召会作正确的见证。为达到这目的,主正在作工,要恢复对基督作生命的真实经历,基督身体上所有肢体的功用,以及信徒中间实际的一。

李常受在《新约总论》里的这段话,有助于说明“恢复”的观念:

我们说到召会的恢复,意即召会原初有一种情形,后来却失去或受了破坏,现今就需要把召会带到她原初的情形。因为经过了许多世纪的历史,召会已经堕落了,她需要回复到照着神原初心意的光景。我们对于召会的异象,应当受到管治,不是照着现今的情形或传统的作法,乃是照着圣经里所启示,神原初的心意和标准。(《新约总论》,第二百三十篇,459页)

倪柝声在一九四八年说到,需要恢复一个配得上以弗所四章之基督身体正确的见证:

弟兄姊妹们,我们相信总有一天神的恢复要到一个地步,以弗所四章一定会实现。神今天在各处作恢复的工作中,…末了的恢复也许就是身体的见证。神今天的带领乃是叫我们看见当初,回到当初的光景。(《倪柝声文集》,第三辑第十一册,252页)

经历基督作生命

我们受托付要恢复的重要项目之一,乃是经历基督作生命。使徒约翰的著作里多处明显启示主自己是生命,并且主的心意,是要祂的信徒认识祂作生命,如:“我就是道路、实际、生命;若不藉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十四6),“我是复活,我是生命”(十一25),“我来了,是要叫羊〔人〕得生命”(十10),及“人有了神的儿子,就有生命”(约一五12)。使徒约翰和主耶稣所说的生命乃是指神那非受造、神圣的生命(弗四18),三一神永远的生命(约三15~16)。这生命具体化身于基督,并且当祂在地上时,藉着祂活出。这生命是另一种生命,其源头不同于仅仅属人的生命。所有信徒重生时(6),这生命就分赐到他们里面。这生命是给所有神的子民经歷和享受的,使他们得着完全的救恩(罗五10)。惟有藉这生命,并藉着经历基督那追测不尽的丰富,召会才能将基督这活的实际,表明并彰显出来(弗三8、10)。在倪柝声及李常受的职事里,这生命是所有真实基督徒经历的基础。他们的著作,都使神那永远、非受造的生命,成为可认识、可实行、并且可经历的。今天在神子民中间,没有一个需要比经历基督作生命更重大,也没有一事比此更要紧。

基督身体所有肢体尽功用

主今天所恢复另一件重要的事,就是所有信徒都尽功用,以建造基督的身体。根据以弗所书四章十一至十二节,元首基督赐给身体的那些特别有恩赐的肢体,并不直接完成基督身体的建造;而是他们成全众信徒,来作职事的工作。藉着这些有恩赐的肢体尽功用,作为丰富供应的节,并藉着已得成全的每一肢体,依其度量而有的功用,基督的身体就在神圣的爱里,把自己生机的并且相互的建造起来(弗四16)。

倪柝声的教导着重对所有信徒的成全、装备,使他们能作为基督身体上的肢体而尽功用,使对主的事奉不限于少数人的工作:

在教会里不能有一个肢体是被放弃的。这不是主所走的路。主今天如果要恢复祂的见证,就得叫所有一千的人起来。全体属乎主的人,都是身体上的肢体,个个都得起来,个个都得有他的作用。(《倪柝声文集》,第三辑第五册,《教会的事务》,69~70页)

为此,李常受竭力走出一条实行的路。地方召会里每一位信徒都在“各人或有”(林前十四26)的原则里,受鼓励得装备成为召会聚会中积极的参与者。李常受提出了合乎圣经的根据:

在主恢复当前的进展中,主也正在行动来恢复彼此互相的召会聚会(林前十四23上、26)。在一人讲众人听的大聚会中,没有彼此互相。我们作为召会一同聚集,必须按林前十四章二十六节所启示的方式-“每逢你们聚在一起的时候,各人或有…。”…为着每次聚会,我们会操练自己,预备好一些东西在聚会中分享。然后一天又一天,一周又一周,一月又一月,一年又一年,我们众人就会为着基督身体生机的建造得着操练。(《主恢复当前的进展》,11页)

如果你访问一处地方召会的主日聚会,可能会看见这种彼此互相的聚会:不是一位讲员,而是许多人——可能有二、三十位—各个根据自己研读主话,藉祷告接触主,以及每日对基督的享受和经历,分享他们那一份的基督。这实在是这分职事所兴起之召会中,一个显著的特征。

一的实际见证

根据马太十六章十八节,新约首先启示召会是宇宙的;接着在马太十八章十七节启示,召会在实行上乃是地方的。既然宇宙的召会包括所有的信徒,召会在一地实际的彰显也应该包括该地所有的信徒。因此我们深信,圣经所描绘之第一世纪召会实行的模型,足供今天的信徒效法。既然召会是神在这个时代的目标,并与福音的本身密不可分(弗一至四章),我们不敢对圣经所揭示的蓝图作任何更动、调整、或加添,正如我们不能更动、调整、或加添福音的真理一样。这蓝图指出一地召会,应以她的地理位置,就是其所在城市为其界限(徒十四23,多一5,林前一2),所有在这城市里的信徒都包含在内。因此我们按照新约的启示(徒八1,十三1,启一11,二1、8、12、18,三1、7、14),单单作为在各地的召会聚集,如:在洛杉机的召会、在伦敦的召会、或在香港的召会。所有信徒共有“那灵的一”(弗四3),并且渴慕藉着在这一的立场上聚集,来见证这一,就是整个基督身体的一。至于每位信徒该如何聚集,以何种名称聚集,我们也尊重他们在主面前领受的带领。对与我们一同聚会和不与我们一同聚会的信徒,我们一视同仁(罗十五7,林前一9)。为着整个基督身体的缘故,我们的良心迫使我们维持一的见证。

凭信单纯接受神的话,实为宝贵。我们能见证圣经的启示,关于经历基督作生命,所有肢体相互尽功用以建造基督身体,以及基督身体在地方召会中一的见证,都是可行的。我们相信主所要恢复的,是为着整个基督身体的益处,我们宝爱与基督里的众信徒彼此有交通。

历史

倪柝声和李常受生长于二十世纪初期的基督教家庭中。早在一九二〇年代,两位青年人就分别在华南、华北的家乡开始服事主。二人都勤读基督教的经典著作,他们的职事也明显蒙神的祝福。一九三二年,李常受到上海与倪柝声同工,此工作强调经历基督作生命和召会的建造,随之而来的是圣灵奇妙的运行。他们竭力把信徒们带进一种符合新约之个人和团体的生活,丰富深邃的圣经真理也藉著他们的职事倾泻而出。他们的工作在本土中国人中吸引了千万跟随者,以新蒙恩者为主。

及至一九四九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在全国各地已兴起数百处地方召会-外界称之为“小群”。这些地方召会不仅在逼迫之下存活,而且兴盛发旺,乃因其强调个个肢体每天读主的话与主交通,学习传福音服事主,并且与其他信徒有交通,包括挨家挨户的聚集(徒二46)。此榜样影响很多中国的“地下召会”。今天在中国估计约有八千万至一亿之间的信徒。许多信徒对中国召会的兴存归功于倪柝声,且心存感激。

一九四九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尚未成立之前,倪柝声在同工们的支持下,嘱托李常受前往台湾,希望主给他们的启示,以及藉他们所建立的,得以保存。后来证实此决定是出于神的主宰。两年后,倪柝声和许多地方召会的带领人都被逮捕。倪从未被释放,他也不再直接尽职。

倪、李二人工作的深广及其影响相当显著。倪被捕五年之后,在他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他一九三〇年代在欧洲一系列讲道的笔记,于一九五七年出版,书名《正常的基督徒生活》。此后十年间,该书在欧洲、北美大受欢迎,至终广传于各大洲,且被广泛公认为二十世纪基督教经典著作之一,近来又再度引人注目。倪氏的著作随后陆续以英语出版的有《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不要爱世界》,《工作的再思》,及《坐行站》,皆广受欢迎。一九六○年代中期,在寻求对基督有更深经历、对召会有更令人满意且合乎圣经之实行的基督徒中,倪柝声已成为读者最多的作者之一。已过一代的基督徒,不论神学取向如何,都承认倪柝声对他们的基督徒生活,有着重要的影响力。如今,新的一代也开始发现倪柝声和李常受著作中属灵的丰富。

李常受于一九四九年抵台后,带进二十世纪中叶一个可观的属灵复兴。从寥寥五百位信徒开始,在一个基本上不认识基督的国家里,成千上万的人接受了救主,许多地方召会在全岛各地被建立。不到六年,全台湾的各地方召会信徒人数已近五万。工作接着扩展到远东各地,在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尼、新加坡、日本和韩国,不断兴起召会。

一九六二年,李常受在主的带领之下,并因倪柝声的著作在西方逐渐受到重视,迁居洛杉机,并在北美建立职事的工作。正如在台湾一样,地方召会快速的在北美和中美扩展,连南美、欧洲、澳、纽和非洲各地,也有召会纷纷兴起。冷战后,继续扩展到俄语世界。近年在中东也有一些地方召会兴起。今天,除中国大陆之外,全球有四千多处地方召会。因为没有“总会”,或会与会之间的正式从属关系,统计总人数确有其难度;但按保守估计,全球信徒人数介于一百五十万至两百万之间。

除了和倪柝声在中国开创了极具规模的工作外,李常受还留下极丰硕的文字职事,所出版的书籍有六百多本,许多已翻译成五十余种语文。其中以《生命读经》为代表作,详尽解说、论述全本圣经各卷;全套近两千篇,二万五千页,篇篇揭示并帮助信徒实际经历基督作生命,并为建造基督身体而有正确的事奉。在释放《生命读经》信息的同时,李氏还为新译的新约经文,详尽的撰写各卷纲目、注解和串珠;该新译本称为《新约圣经恢复本》。今天许多的信徒(无论是否在地方召会里)都珍赏李常受的著作,认为其与倪柝声的著作在属灵素质上,在对神圣启示忠信且精辟的发展上可谓等同。二位主仆大部分的著作,均见于水流职事站的网站。

代表众地方召会的弟兄们暨

水流职事站编辑部 敬识

二〇一三年五月二十五日


北美众地方召会在《世界日报》刊登通启  澄清中国反邪教协会的错误指控

按:中国反邪教协会在举国关注的山东招远“5·28”全能神派成员殴人致死事件之后,于2014年6月3日发布的所谓14种邪教名单中,将地方召会连于被列为邪教的“呼喊派”,这污蔑性的指控给所有地方召会的信徒造成严重的负面影响。北美众地方召会在北美最大的华人报纸《世界日报》上刊登通启对这指控予以澄清,并于2014年6月22日在洛杉矶、纽约、旧金山、多伦多、温哥华等地方周末发行的《世界周刊》上刊登两页的通启。 

通启全文如下:

2014年4月29日,美国资深国会议员 Joseph Pitts 先生在众议院发表一份声明,列入国会纪录,表彰华人神学布道家李常受先生对全球基督教所作的贡献。美国国会议员 Chris Smith 曾于四年前发表声明,表彰倪柝声的贡献。Joseph Pitts表示,在中国教会成员中,珍赏倪、李职事者总是受到最严厉的逼迫;西方世界广知倪柝声的事迹,但对将倪的职事和出版事业带出中国,并在海外发扬光大的李常受所知不多,因此特于国会发文表扬这位忠信神仆的卓越贡献。

李常受(1905~1997),山东烟台人,自1925年起开始与倪有书信往来,1932年起与倪柝声一同工作,为其最亲密同工之一。1949年政局改变之际,倪力请李移居海外,将工作带至台湾及远东各地,建立经营台湾福音书房。李常受将倪、李两人的职事带到台湾、菲律宾、印尼、韩国、纽西兰和澳洲等地,并于六十年代初,在洛杉矶设立水流职事站,将两人的职事带到英语世界和南美、欧洲、非洲等地。今天在倪柝声、李常受两人职事带领下的地方召会超过四千处,信徒人数达四十万。李常受带领翻译的圣经新译本《圣经恢复本》,由台湾福音书房和水流职事站出版成英文、中文、西班牙文、韩文、俄文、日文、葡萄牙文、泰文、法文等多种语文,成为第一本由华人主译,具有国际水准的研读版圣经。

近日因全能神派成员在山东殴人致死的案件,邪教问题再度引起舆论关注。一些媒体在以讹传讹的情形下,将地方召会和李常受的出版单位水流职事站、台湾福音书房以及香港圣经研习中心,与中国官方列为邪教的“呼喊派”连上关系,对李常受的职事作出不实的污篾。我们愿在此对历史有些澄清。

地方召会不是呼喊派

《福音时报》2014年6月5日报导:“召会(地方教会或‘主的恢复’)是源自李常受在海外发起的教会组织,之后陆续在许多国家、地区兴起了数千处地方召会/召会(包括1979年后传入中国大陆)。召会因其教义和聚会方式而又被外界称‘呼喊派’。‘召会’组织开始受到来自政府的压力,是在1980年代之后,据了解,1983年中国基督教会全国两会在上海召开会议,讨论《坚决抵制李常受的异端邪说》(唐守临、任钟祥于1983年4月编写),之后国家宗教事务局发出通知,要求各地抵制李常受的‘呼喊派’。”同年12月,唐、任两人将《坚决》增订成《为真道竭力争辩》一书,由上海市基督教教务委员会出版发行,内容除了重复原有的指控外,还加入美国 Spiritual Counterfeits Project 编印之《神人》(The God-Men)一书的部分内容,抄袭之处高达27处之多。事实上《神人》当时在美国,正因涉及诽谤而处于司法程序之中,全案最终于1985年6月26日在加州阿拉米达郡(Alameda)高等法院正式定谳,判决书中指出:“(该书)主要部分均属虚假、毁谤及僭越法定的合理权利,故此乃为诽谤”。

唐、任的著作在中央的指示下,很快被派发到全国各地,并要求当地公安依法逮捕“呼喊派”信徒。事实上,遍查美国、台湾的政府纪录,均无所谓“呼喊派”的团体,各地公安对“呼喊派”的执法定义也十分模糊,许多无辜信徒因此被捕。此次逮捕的大批基督徒中,不乏各地召会的带领弟兄,造成各地信仰带领上的空缺,再加上圣经的不足和倪、李两人著作被查禁,许多新得救的人在真理不清、缺乏属灵粮食的情形下,被野心人士蒙骗利用。这些野心人士以似是而非的言论,发展出各样的邪说怪行,扰乱社会。

常受主、东方闪电、全能神邪教之来历

1987年,河南鲁山的各有自称得到大启示,被神膏为“中华大地之父”,谎称自己是李常受的接班人,又说自己是隐密来临的基督,要求信徒拜他为王、为父。程有被政府逮捕后,其跟从者转而开始称李常受为主,这就是“常受主派”的由来。李常受得知此愚昧实行后,于1991年夏天录制一卷录音带,恳求常受主派成员停止此等亵渎神的行为。

1988年,程有的跟从者刘彬请东北的赵维山在河南积极发展自己的会众。他宣称基督已经第二次道成肉身,成为一名女子,名为闪电,这就邪教团体“东方闪电”的由来。在政府打击下,“东方闪电”改名换姓,又以“全能神教会”的名义出现。近日媒体大幅报导的暴力案件,就是此邪教团体所为。“全能神教会”盗用李常受著作中的用语,变造宣传自己的异端邪说。许多不明究理之人因而将“呼喊派”、“常受主派”、“东方闪电”、“全能神教会”与李常受和地方召会混为一谈,造成李常受职事和地方召会极大的困扰。事实乃是:地方召会和中国的家庭教会一样,都是这些邪教活动最大的受害者。

富勒神学院声明

2006年,美国富勒神学院在对地方召会、水流职事站和倪柝声、李常受书籍进行长达两年的研究后,发表了一份正式声明,声明中说到:“富勒神学院的结论是,地方召会及其成员的教训与实行,在每一基本面,均体现出纯正、合于历史并合乎圣经的基督徒信仰……当我们公正地以圣经和教会历史的角度,来察验这些有争议的教训时,我们每次都发现,这些教训具有重要的圣经与历史根据。因此,我们相信,它们值得整体基督的身体,加以关注并考量。”

基督教研究院声明

2009年 Hank Hannegraaff 所领导的基督教研究院(Christian Research Institute),也将其长达六年的研究,出版在《基督教研究院期刊》中。主编 Elliot Miller 在文章中表示:“可能再也找不到一个比地方教会更为中国本土化的基督教运动了。……地方教会是倪柝声在中国创立的,由中国的同工承继传扬,其中最主要的是李常受。他们发展出的一套神学和教会生活,虽然合乎正统,却独具中国特质,是西方世界所未见的……他们教导会众要服从政府,作模范、有用的公民。换句话说,你再也找不到一个基督教团体,比地方教会更符合中国政府的要求了。”

三点声明

鉴于近日邪教猖獗,影响社会,我们呼吁政府尽快督促国内信仰及学术单位,对倪柝声、李常受的职事和地方召会的实行,进行审慎的研究,划清正统信仰与邪教的区别,合理保障宪法赋予守法公民的宗教权利。

对于此等暴力事件,我们也提出三点声明:一、李常受的职事和众地方召会,与“呼喊派”或其他中国政府点名的邪教团体无任何关系;二、地方召会严厉斥责此等破坏社会秩序的暴力事件,支持政府依法取缔此类不法分子;三、地方召会的信徒本于公民之责,将继续致力安定人心,为和谐社会共同努力。

「时代职事 > 个人写作平台」「凡署名原创文章,未经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
最新文章
随机阅读
网站名称 职事简介 探寻印记 关于本站 友情链接 关于作者

个人平台 ® 时代职事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