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件三:关于“三一神”的真理

埃辰 • 2018-05-11 •

字号

有人要问,神既是一位神,怎能又是父、又是子、又是灵?这就是奥秘。在创世记一章二十六节,神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像,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这里神用“我们”作代名词。到了马太福音二十八章十九节,主耶稣是神成了肉身,在地上经过人生,到十字架上受死,三天后复活,在复活里来到门徒中间,告诉他们,说:“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将他们浸入父、子、圣灵的名里。”很奇妙,这里的“名”在原文是用单数,不是用复数。这意思是说,父、子、灵在实质上虽然是三,但在素质上只有一位。所以,这的的确确是个奥秘。⑴

初期教父们虽坚守神只有一位的真理,却也看明神格里有三的讲究。最先采用新名词来表达三一神的,是第二世纪末在安提阿的提阿非罗(Theophilus)。他用Triad来说明神格里的“三而一”。此一字为希腊文,意即“union of three”(三之联合)。康来昌所主译之《早期基督教教义》将之翻为“三一性”和“三而一”。与提阿非罗同期的护教士爱任纽(Irenaeus),则首用oikonomia(经纶)一词来描绘神格里的三。到了第三世纪初期,著名的拉丁教父特土良(Tertullian),在其拉丁文著作中,首创了五百零九个专业名词,二百八十四个形容词,和一百六十一个动词,来解说神学、辨明真理。后人所熟悉的Trinity,与Triune God一词,即出于特氏之手。在他的名著《驳帕克西亚》一文内,提出了他对三一神的看法,并将Triune God这词公诸于世。Triune这个字是由两个拉丁字组成的,前一半tri是“三”的意思,如三角形、数学中的三角都有tri作起头。后面的une是“一”的意思,如英文中的unity。特土良将这两个字合起来,就成了一个新的字“三一”。Triune这个字是形容词,形容神是有三且一,讲出圣经所启示的神是独一的,却有三的讲究,祂是父、也是子、也是圣灵。将这个字转成名词,就成了Trinity。Trinity这个字的中文翻译也是“三一神”。⑵

现在来看历代神学对“三一神”的研究。在希腊文的神学里,对于三一的研究,无论怎样寻找,从圣经里都找不到合式表达的词,所以神学家就找了一个字hupostasis(单数)。hupo就是在底下,stasis就是在底下竖立着支持的实质,也就是支柱的意思。比如一张桌子底下有三条腿,这三条腿就等于桌子的三个hupostases(复数)。这意思是说,三一神有三个hupostases,即父、子、灵,这三者乃是三一神的三个支柱,即神圣三一的三个实质。关于神圣三一的三这一面,希腊文还有另一个字,就是prosopa;而在神圣三一的一这一面,则用ousia来表达,意思是实质的素质。

神学研究进到拉丁文时,神圣三一的三这一面,就用personae一词来表达,相当于希腊文prosopa。而用essentia来指素质,也就是内在的质地,相当于希腊文ousia;神学研究逐渐从拉丁文进入英文时,希腊文hupostases就化成hypostases,意思就是结实、可靠的支柱;stasis则相当于英文substance,意思就是本质、实体的东西,是很实际、具体的。至于希腊文的ousia,就成了essence,也就是素质。另外,从拉丁文的personae就出来persons,意思就是身位,也就是中文“人位”的意思。那么,以尼西亚大会所通过的“Three persons one substance”(英文),照原文原意应当翻译成“三位一质”。

中国神学的语言,乃是从希腊文、拉丁文、英文演变而来的。今天人对于这些名词的意义,大都不甚了解。因这缘故,教会历史学家薛夫(Philip Schaff)就说,他赞成还是用希腊文的hupostases,支柱,就是神圣三一的三个实质,其它的词都不要用。然而,等到西教士到中国来,竟未能辨明,而将起初用来描述三一神的形容词Triune或名词Trinity演变成了“三位一体”;换言之,三一神是Trinity或Triune God,天主教却将英文substance这字翻译成“实体”,所以“Three persons one substance”,就简称为“三位一体”。

按照“三位一体”本意所表达的神圣三一的思想,这里的“位”是指身位或人位(persons),也就是实质;“体”不是身体的体或团体的体,乃是实体的体,也就是实质的素质。实质的英文是substance,素质是essence。所以“三位一体”的意思就是:父、子、灵虽有三个身位和本质,素质却是一个。在中国神学里,关于“三位一体”首要的一句话,就是“位不可乱,体不可分”。这里的“位”是指位格,也就是父、子、灵三者的身位;位不可乱,意思是指父就是父,子就是子,灵就是灵,三者不可混乱;“体”也不可分,就是一个。这就是中国神学三一神首要的意义。

但今天一般人对“三位一体”这个词,解释成神有三位,却是一个身体的“体”,不知原来是指“素质”的substance,就是神性;他们讲不是“一个”的一,而是“一体”的一,也认为神是三位。许多基督徒,甚至牧师、神学家也将“三一神”与“三位一体”这两个不同意义的词搞混了。可见,“三位一体”这个因文害意的中文翻译,岂不可弃?许多基督徒虽接受神是一位的真理,却因着“三位一体”这词带来的教训,下意识里认为父、子、灵是三位神的情形一直相当普遍,这才真是异端。因此,约在一九三六年,地方教会据此把中国神学里的“三位一体”改作“三而一”,并且使用了相当年日。后来弟兄们又觉得,连这个“而”字加进去都很害意,所以就把这字去掉,改用“三一神”。按圣经纯正的启示,神就是三一神。

在基督教里,他们知道圣经说到独一的神,所以他们说只有一位神。然而,圣经也说有父、有子、有灵,所以他们又说,父、子、灵不是三位么?他们的头脑领会不来这神圣三一的真理。神圣的三一实在是个奥秘,说祂是三,祂又是一;说祂是一,祂又是三;祂就是三一。祂若不是一,怎能是独一的神?祂若不是三,怎么能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像…(创一26)”,这个账要怎么算呢?历代许多神学家,都想算这个账。有的人不让圣经有地位,反而让他们的头脑有地位,就讲成三位神。在基督教里,许多信徒口头上虽不太敢讲三位神,但下意识里都认为是三位神。⑶

圣经启示神只有一位,另一面,圣经也清楚提到这一位真神,是有父子灵三方面的讲究;父、子、灵虽有不同,但三者皆是神,并且同等同荣。地方召会并不反对“三位一体”的传统信仰,只是不赞同“三位一体”的发表,而赞同用“三一”的翻译较为准确。关于“三一神”的真理,在李常受的著作中有诸多阐述,在此概括为:

历代以来,关于三一神的教义,基督教历史上有三派不同的说法,就是“形态论”(Modalism)、“三神论”(Tritheism)以及圣经中纯正的启示。由于形态论这一派主要的代表是撒伯流(Sabellius),所以又叫撒伯流主义(Sabellianism)。形态论教训说,父、子、灵不都是永远的,并不同时存在,只是一位神的三种暂时的彰显;他们宣称子的启示结束于升天,升天以后子就不存在了。形态论者有其圣经根据,例如,以赛亚九章六节说:“有一子赐给我们;…祂名称为…永在的父。”这指明子就是父。又如,新约说:“主就是那灵(林后三17)。”在约翰福音十四章九节,主说:“人看见了我,就是看见了父。”这证明子和父就是一。在同章主又说到那实际的灵来了,要住在我们里面,也就是子住在我们里面(十四16-20)。每一个仔细读圣经的人都不能否认,子和父就是一,灵和子又是一。所以形态论说,父、子、灵不是三个,乃是一位神的三种形态(mode);然而,形态论者忽视了父、子、灵三者是同时存在,并互相内在的。

三神论教训说,父、子、灵是三位神。三神论者也有其圣经的根据,因为父、子、灵是三;然而,圣经明言神只有一位;神不仅是三,神又是一。自从有了这两种学说之后,历代的神学家都打这个仗。譬如,有位很受崇敬的神学家奥古斯丁(Augustine),他并不相信三神论,但因着他讲三一神(父、子、灵),讲到一个地步,有人就说他是三神论者;他再讲一讲,父、子、灵乃是一,人又说他是形态论者。所以,关于三一神这件事,实在是很难讲明白。⑷

圣经中的真理有两面,三一神也就有两面:“一在三里”的一面与“三在一里”的一面。形态论是“三在一里”这面的极端。当然,圣经里有“三在一里”这面的根据,但是形态论走到一个极端,远超过圣经的界限,忽略甚至抹煞了“一在三里”的一面。三神论是相反的极端,强调三的方面,却忽略了一的方面。它也有圣经的根据,却是与形态论一样,也越过了圣经的界限,而成为异端。因此,极端的形态论和三神论,都是异端。圣经既不是这一个极端,也不是那一个极端,它是站在中心,见证三一神真理的两面。在这件事上,圣经是平衡的。圣经忠于神创造里平衡的原则,不偏不倚,位于中心,并不走极端。

有人指控说,李常受教导的是形态论;或在自己根本就不清楚的状态下,模棱两可地指控说,类似于形态论。然而,地方召会所持守的并不是形态论,因为我们乃是相信神格中三位的共有和共存,就是说,父、子、灵在同时、同样情形下都存在。我们也信三位都是永远的。以赛亚书九章六节说父是永远的,希伯来书一章十二节和七章三节指出子是永远的,希伯来书九章十四节说到永远的灵。父、子、灵不是暂时的,而是永远的。

关于三一的问题,圣经的教训是说,神既清楚分三,却又同时是独一的。故此,我们称祂为三一的神,亦即父、子、圣灵,从永远到永远,父子灵皆并重,且同时共同存在,更是互相内住地共同存在;同时,三一神又是在三个阶段里被启示出来的,其目的乃是为成全其关乎人类之永远计划。故此,父来计划,子来完成,灵来实施于人身上。然而,如此并非“形态论者”所称,为三位的暂时表现。神是三而一,又是一而三的。当然,我们承认神格在永远里有“三”的区别。不过,关于三一,不重在道理上的分析,而重在三一神分赐到人里面,作人的生命和一切。

由此得知,李常受的教导是平衡的,乃是圣经纯正的启示;既非形态论,也非三神论。遗憾的是,迄今有不少人自己本身对“三位一体”的教训不求甚解,甚至落入三神论的异端,反而误解李常受的教导,甚至断章取义,或蓄意扭曲,这实在叫人唏嘘不已!


⑴.李常受,《历史与启示》,第五篇

⑵.水流职事站,《肯定与否定》第二卷第一期,“三一神”(上):“辞不达意-人类语言的缺失”

⑶.李常受,《神的启示和异象》,第五篇

⑷.李常受,《历史与启示》,第五篇

「时代职事 > 个人写作平台」「凡署名原创文章,未经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
最新文章
随机阅读
网站名称 职事简介 探寻印记 关于本站 友情链接 关于作者

个人平台 ® 时代职事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