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件一:关于“基督是那灵”的恢复

埃辰 • 2018-05-09 •

字号

关于“那灵”一词的翻译

关于“那灵”,即圣灵,重在强调同一位圣灵之所是的不同方面,如“神的灵”(创一2),有份于神创造的工作;“耶和华的灵”(代下二十14),有份于神与人的关系(创二7);“圣灵”(路一35),有份于基督的成肉体,将人圣别归神;“耶稣的灵”(徒十六7),有份于耶稣的降生、生活并受苦;“基督的灵”(罗八9),有份于基督的复活与分赐生命;“耶稣基督的灵”(腓一19),有份于耶稣的降生、生活并受死,以及基督的复活与分赐生命,有全备的供应,使信徒随事都得蒙拯救;“生命的灵”或“赐生命的灵”(罗八2,林前十五45),有份于基督作人的生命并赐人生命。

当主耶稣在地上时,神的灵已经有了,但那灵还没有,因为耶稣尚未得着荣耀(借着复活)(约七39)。这里所说的那灵,乃是圣灵经过前面所说,祂所是的种种而成的,所以是包罗万有,终极完成的灵,作三一神终极的表现,以临及并进入信入基督的人。祂在早晨复活,在晚上来到门徒那里,向他们吹入一口气,说:“你们受圣灵(约二十22)。”这灵乃是那得荣之耶稣的灵。在启示录,又讲到“七灵”(启一4~5),指七倍加强的圣灵,为使在荒凉中的召会,得到七倍丰富的恩典和能力。⑴

“基督是那灵”的恢复,这是二十世纪主在地上最主要的恢复。林后书三章十七节说:“主就是那灵;主的灵在那里,那里就有自由。”这里的主,就是指着主耶稣基督说的。约翰福音七章三十七至三十九节说:“节期的末日,就是最大之日,耶稣站着高声说,人若渴了,可以到我这里来喝。信入我的人,就如经上所说,从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来。耶稣这话是指着信入祂的人将要受的那灵说的;那时还没有那灵,因为耶稣尚未得着荣耀。”这一句话里的“那时还没有那灵”难倒了许多圣经学者,不晓得该如何翻译才好。中文和合本圣经加了一些字,将其译为:“那时还没有赐下圣灵来”(请注意中文和合本翻译在字旁的虚点,就是指原文里所没有、在虚点边上的字是在翻译时由译者加上去的)。在这里的希腊原文没有形容词“圣”,而“灵”之前有一个定冠词,就是等于英文里的the。所以按照文法,既然这个定冠词加在“灵”之前,就应当译为“那灵”,却不应当如和合本译者所自加的形容词而译为“圣灵”。华人教会所使用的和合本圣经在关于“那灵”翻译上,并不忠于原文,忽略用以修饰名词“灵”的定冠词“那”或“这”。因着翻译上的问题,而导致诸多误解。在中文圣经里首先使用“那灵”这翻译的,并不是李常受,而是一九三九年在北京出版的,由陆享理先生(Mr.H.Ruck)和郑寿林博士合作,从希腊文直接译成中文的《新旧库译本》。现今,由中国基督教两会所出版的照着原文逐字翻译的圣经《汉希英逐字五对照新约圣经》也将此译为“这灵”,这两种翻译都是对的。

然而,有些宗教人士,不领会“那灵”之意,甚至认为林前书十五章四十五节里“赐生命的灵”前面,不是用指定冠词(英文不是用the,乃是用a),所以应该是末后的亚当成了“一个”赐生命的灵,不是“那”赐生命的灵,亦即不是指圣灵,而是一个能叫人得生命的灵。由此得出在圣灵之外,另有一个灵赐人生命。也就是说,他们相信有两个赐生命的灵。若是如此,他们就是持守异端的教训了。但基督教不领会这个,他们反对“基督是那灵”的真理,或说他们否认基督是圣灵。按他们的逻辑,神圣三一的第二者(基督),怎么可能是神圣三一的第三者(圣灵)呢?甚至,在后来李常受说到父子灵三者是一:“子就是父(赛九六),子(末后的亚当)成了赐生命的灵(林前十五45),主(子)就是灵(林后三17)”,他们更感到惊讶和愤怒,误以为李常受持守的是“形态论”(过于强调三一神的一,而忽视三的方面)。此乃大谬,其实是他们对李常受的教导根本就没有研究。

从诗歌节选几例来看倪柝声对灵的认识

三百六十七首,五至七节说:“祢今仍旧施行拯救,仍旧说话,仍旧引导;祢今成灵,仍在涌流,仍旧光照,使人仆倒。祢成那灵,不停能力,祢成那灵,不停运行,祢的感动、祢的鼓励;祢仍安慰,祢仍命令。因为祢已成为那灵,祂来就是祢又来地,祂的内住是祢充盈,祂是祢灵,祂又是祢。”倪柝声在这三节诗歌里,四次提到基督成为那灵。

林前书十五章四十五节下半段说:“末后的亚当成了赐生命的灵。”所以,基督成了灵乃是圣经的说法。那成为肉体的基督,就是末后的亚当,藉着复活,成了赐生命的灵。一说到复活,就含示带着死。新约圣经里专讲复活的一章,就是林前书十五章。约翰福音十一章讲到复活的例子,但林前书十五章专讲复活的道。基督复活带进一件大事,就是祂成了赐生命的灵。这对某些宗教人士来说,就渺茫了;什么是灵?什么是生命?什么是赐?怎样赐法?谁赐到谁里头?关乎林前书十五章四十五节下半段,几乎没有人注意。

三百六十七首,五至七节说:“祂今在我的心执行,祢的一切命令、希冀;有如从前祢在世境,执行父的所有旨意。我们识祂就是识祢,服祂就是服祢旨意;我们被祂渗透、洋溢,就是充满祢的自己。祢今不是远在高天,不是一去就不复返,乃是仍旧在这世间,奇哉!并住在我心坎。”这三节里的“祂”是指那灵,“祢”是指子,就是主基督。

三百六十八首,说:“祢今成为那灵再来,有如当初父显于祢,我要识父是看父怀,我要识祢在于灵力。…祢今乃是住我灵里,时刻用灵供应自己。曾有一次祢就是父,现今的祢就是圣灵…”

三百六十九首,说:“当祢住在肉身生命,知我识祢至不深刻,祢就定规成为那灵,要在我灵启示明白。从前祢是我救赎主,现今祢是我保惠师,不再是那外面接触,乃是里面合一不弛。我今因祢所成圣灵,住在灵里不断启示祢的自己,祢的性情,觉祢同在,感祢真实。…哦主,成为内住圣灵,祢是何等实在、实在!…圣灵现今是从衷里,时刻将祢供应给我…”

主在肉身生命活着的时候,人不一定清楚认识祂,所以祂成为那灵,住在我们的灵里,更能将祂自己启示明白。因为基督已经成为那灵,我们和祂乃是里面合一不弛。基督若不是那灵,谁能摸着祂?谁能经历祂?基督若不是那灵,谁能得救?正是因为基督成为灵,住在我们的灵里,才能使我们经历“时时刻刻是我自己,时时刻刻也都是祢”。

三百七十首,第一节说:“哦,主耶稣,当祢在地,他们与祢多年同处;但是他们对祢自己,似识不识,似悟不悟。他们听过祢的声音,他们见过祢的丰姿,他们挤过祢的肉身,但祢是谁,似知不知。”门徒听过主、见过主、挤过主,但主是谁,他们并不实在知道。在约翰福音十四章里,主对门徒说:“你们若认识我,也就认识我的父。”腓力却说:“主阿,将父显给我们看,我们就知足了。”主对他说:“我与你们同在这样长久,你还不认识我么?”他们对主实在是似知不知。然后,诗歌第三节说:“我们好像盖重幔子,彷彿知道,又不透明,说不认识,早已认识,说已认识,认识不清。”如果不注重祂是那灵在我们灵里,也是这种光景。然而,四至九节说:“ 但祢今已化身那灵,成为另一位保惠师,带着祢的所有丰盛,在我里面将祢启示。愿祢这灵浸透充满,在我全人每一角落,没有一处不受祢感,没有一处不被祢摸。求祢这灵向我显现,加倍实在,在我心怀;无耳所听,无目所见,无手所摸,如此实在。当祢怜悯,肯来启示,将祢自己给了我们,世上有谁比祢更实?世上有何比祢更真?求祢这灵从我的灵,如同洪水漫溢全人…”

如果来读倪柝声写的这几首诗歌,就会看见,他清楚地说到基督成为那灵。这是一个重大的真理。一九三四年,李常受在上海跟倪柝声学习时,有一次倪柝声请了一位中国内地会的游行布道家来讲道,其中有一两句话说到:“你切切不要以为主耶稣和圣灵是两位,你要知道,我们的主耶稣就是圣灵。圣灵住在我们里面,主耶稣就是这个圣灵。”李常受从来没有看见倪柝声听别人讲道,一直说“阿们”的;那是头一次。就在那天下午,他们一起去散步,没走几步,倪柝声就转过来说:“常受弟兄,这个先生讲的是对的,我们必须认识主就是圣灵。”

看历代属灵书报权威著者对灵的认识

第一位是慕安得烈,他所著《基督的灵》一书中,第二十五篇说到:“乃是当教会中有人认识并承认基督是主灵,…职事在信徒中间才能有生命和能力,才真是圣灵的职事。”

第二位是赫基查理斯(Charles Hodge),他在讲解哥林多后书时说:“主就是那灵,就是说,基督就是圣灵…基督在那里,那灵就在那里;那灵在那里,基督也在那里。”

第三位是汉弥顿(Neill Q.Hamilton),他也讲同样的话。他在《保罗的圣灵与末世论》这本书中说:“那灵就是复活并高举的主。”

第四位是丹尼·雅各(James Denny),他在注释林后书三章十七节的“主就是那灵”时,说:“主当然就是基督,而那灵乃是保罗在第六节所提到的。那灵就是圣灵,就是主,就是新约中的赐生命者。凡转向基督的人都领受了那灵…。就着基督徒的实际经历说,基督的灵与基督自己一点没有区别。”

第五位是创办达拉斯神学院的多玛格力菲(W.H.Griffith Thomas),在《神的圣灵》一书中,他说:“基督与那灵,说是不同,却是相同;说是相同,却是不同。”

第六位是阿福德(Henry Alford),他在《给英语读者的新约》中,注释林后书三章时说:“十六节的主,是六节那赐人生命的灵,意即这里所说的‘主’、‘基督’,就是‘那灵’,是与圣灵相同的:…这里的基督就是基督的灵。”

第七位是文生(M.R.Vincent),他在《新约字研》卷三说:“林后书三章十六节的主基督,就是充满新约,并给予新约活力的那灵。”

第八位是华尔克(Williston Walker),他说:“那整个变化并内住的灵,就是基督自己。主就是那灵。”

第九位是史密底(Lewis B.Smedes),他在《一切都更新了》一书中,论到林后书三章十七节说:“十七节的主,就是实实在在的个人耶稣,祂死了、复活了,如今成了万有的主。这个可证实且实实在在的人位就是那灵。…那灵不是别的,乃是继续在地上行动的基督。”

第十位是柏克·赫特(Hendricus Berkhot),他在《圣灵的教训》一书中,也论到同样的经节,说:“十七、十八节中的‘主’,意义始终是基督。祂自己就是那灵。”

此外,森达士(J.Oswald Sanders)在他所著《属灵的成熟》一书中,也引用巴克蕾(William Barclay)的话说:“保罗把复活的主和圣灵看作同一位。…就着基督徒生命的经历说,圣灵的工作和复活之主的工作,是相同的,且是一个。”普路玛(Alfred Plummer)在注释腓立比书一章十九节“耶稣基督之灵”时,引用格底那(Gardner)的话说:“我们不可能在保罗的书信中对圣灵与属灵的基督之间作严格的区分。”弗瑞斯特(David W. Forest)在《历史上的基督与经历中的基督》一书中说:“那灵乃是内住在里面的基督。”兰斯基(R.C.H.Lenski)在注释林后书三章十七节时,也说:祂们(指基督与那灵)是两个身位,却有同样的本质,作同样的工作。主在那里,祂的灵也就在那里;那灵在那里,主也在那里。”

所以,这不是只有倪柝声看见的,也不是只有李常受跟着倪柝声传讲的;这些历代有分量的属灵权威,他们是全世界千千万万的基督徒所公认的,他们的著作里也说同样的话。退一步说,就是没有这些权威说话的印证,基督徒也应当相信圣经,不可任意更改圣经。这个真理,乃是圣经白纸黑字明写着的。申命记四章二节说:“所吩咐你们的话,你们不可加添,也不可删减。”启示录二十二章也说:“若有人在这话上加添什么,神必将写在这书上的灾害加在他身上;若有人从这书上预言的话删去什么,神必从这书上所写的生命树和圣城,删去他的份。”更改圣经的话,不是一件小可的事。⑵


⑴.李常受,《基要真理》,第十课和第十一课

⑵.李常受,《历史与启示》,第七篇

「时代职事 > 个人写作平台」「凡署名原创文章,未经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
最新文章
随机阅读
网站名称 职事简介 探寻印记 关于本站 友情链接 关于作者

个人平台 ® 时代职事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