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1979年-1980年)

埃辰 • 2018-04-21 •

字号

一九七九年

在七月和八月之间,因着有人投稿给美国芝加哥“慕迪圣经学院”的月刊,说李常受讲基督不完全是神,也不完全是人,乃是一个第三性的东西。于是,“慕迪圣经学院”发行的《慕迪月刊》(Moody Monthly)就照此刊登了一篇文章,列入“异端目录”里。按美国的法律说,这是毁谤。随即,李常受请他的律师,写一封信告诉他们,那篇文章是造谣,他并没有那样传讲;地方召会的教导是说:“基督是神,基督又是人,所以祂是神人。”这二个说法是完全不同的。他们收到信后,立刻打电话给李常受的律师,答应下一期就收回那些不实的话。然而,到了下一期,他们可能又受了别人的影响,并没有刊登更正启事。这件事,直到次年九月才圆满解决。

十月,“永恒杂志”,有一篇Ronald Enroth写的“滥用权力者”,并且用了李常受全幅的面孔作封面,误导读者认为“地方召会以威逼恐吓手段控制会友”。经过许多弟兄姊妹的抗议,和多方的据理力争,后来他们在一九八〇年十月号的杂志内,刊登了地方召会的声明。⑴

十月期间,在菲律宾的马尼拉召开“全球长老聚会”,李常受释放了三篇信息:活出基督,只活基督,和照着灵生活行动。现已编辑出版,书名为《活出基督》。十一月十九日,他在安那翰特会中,说到“一的真正立场”。

在年底,杰克·史巴斯将《弯曲心思者》更新再版。不难想象,这本书编造谎言,诽谤到一个地步,会造成怎样的后果。有些会所的窗户因此被砸;有些圣徒因着这本书的缘故而被解雇,甚至婚约也被迫解除;有些圣徒的子女在学校被排斥;有些圣徒因其父母在主恢复的召会里,而被赶出朋友的家门;有些圣徒被送去关在一个地方,被迫洗脑,将他们完全改变;有些圣徒的家庭被人监视,有些圣徒被人恐吓;弟兄姊妹在校园里,完全无法接触人。⑵

这本书刚出版时,弟兄们就写了成百封的信给出版社,要求给予机会澄清。但该出版社拒不见面,也不肯接听电话,更不愿商谈。后来,有美国弟兄直接到出版社质问:“如果李常受不是中国人,你们会这样作么?”他们说:“不会。”所以,就因李常受是中国人,他们才作这件事。他们不是排外,而是轻视、看不起李常受这个到美国讲真理的老中国人。

与此同时,《神人》一书经尼尔·达迪(Neil Duddy)和“伪灵剖析会”大幅改编内容,不仅由“美国校园团契出版社”(Inter-Varsity Press)在美国和英国出版了英文版,还出版了德文版。书中擅自窜改李常受所说的话,或断章取义,或故意扭曲,继续以往对李常受的教导与地方召会中的实行大加指控。⑶

一九八〇年

一月,“基督教研究院”出版了《李常受之教训与地方召会》。虽然其中的各样指控,早已被理清并正式回复,但这本新书却如同地方召会从未作出回应一般发行。即便弟兄们在《橙县纪事报》后来又对这本新书作末了四篇的直接回应,可“基督教研究院”仍是一如往常,对这些回应不理。甚至,马丁还出版了《新邪教》(The New Cults)。虽然一直有人对“基督教研究院”提出劝告,其对于李常受与地方召会所散布的讯息并非真实,但他们始终是置之不理。

值得欣慰的是,当马丁的这本书出版后,有些人读了文章,就为李常受及地方召会出来打抱不平,仗义执言。譬如,柯米尔(Francis Cormier),他很有学问,也懂得一点信经、召会的历史。他读了马丁写的那本书后,写了一封信给马丁,指出他的错误,并把那封信的副本寄给李常受。他说:“我与李常受及一切与他有关的信徒未见过面,只读到他的名字一次,提到他与倪柝声的关系。…您对这位在主里的弟兄所作的太不公正。…更叫我们难过的是你们那班研究人员对李常受的讲论根本一窍不通。…我们…过去三年研读过倪柝声的书籍,…从您对李常受的标准和信仰所提出的评论及引述里,我们可以认出倪柝声弟兄的讲论。假如您的研究人员曾读过倪弟兄的书,就必会认出并且明白李弟兄要讲什么!…我建议您放下‘找错处研究者’的态度,而以一无成见的心,来读倪柝声的书籍,那么您就会明白李常受作的工作了。…”这封信写得非常好,现收录在《历史与启示》第二十二篇里。以后弟兄们也请柯米尔参加特会,交通的情形大体不错。

另外,还有一位Steward Robb,是研习古教父著作的人,他也针对那本书中有关李常受的论点,提出不平之鸣。他说:“该书对李常受之地方召会大加攻击,但我实在不了解何以这样吹毛求疵,大作文章。…按马丁博士所引的李氏之言,使人感到他是一位虔诚笃信的信徒,一个爱慕圣经的人,…该书抨击李氏的三一神论,似甚为无理。李常受反对用persons一词,而认为应以aspects、hypostases等词说到独一的神。历史告诉我们,那些创立三一论的古教父们,对persons一词也不满意。…此字原来是拉丁文persona(面具),翻成英文,并不恰当,失去了原来‘假借、承担’之含意。英文中person乃指个别的人,独立分明,与其他的人不同;圣奥古斯丁也说,并没有三个无限的‘我是’。因此,该书说得太过了。”(刊于Anaheim Bulletin,一九八一年八月八日)。这篇文章刊出后,Robb先生也寄了一份副本给李常受。⑷

二月十四日,在安那翰开始有成全训练聚会,以后每隔一周或一段时间持续进行。在此训练中,李常受一共释放了四十二篇信息,编辑成书就是《成全训练信息》,直到一九八一年九月十八日结束。⑸

八月,Salem Kirban Incorporated在他们所出版的《揭露撒但使者》这本书的新版内,删去任何有关地方召会的资料;九月,Christian Herald Books表示他们判定在出版《邪教的迷惑》这本书的新版时,略去地方召会的问题,并且停止旧版的发行。

九月,《慕迪月刊》刊登了一篇“地方召会与李常受之声明”(见《历史与启示》第七篇附录)。这篇声明主要是说到基督的神格、神人调和以及三一神的真理。关于“三一神”的信仰,其中有一段这样来表述:“关于三而一的问题,圣经的教训是说,神既清楚分三,却又同时是独一的;故此,我们称祂为三一的神,亦即父、子、圣灵,从永远到永远,父子灵皆并重,且同时共同存在,更是互相内住地共同存在;同时,三一神又是在三个阶段里被启示出来的,其目的乃是为成全其关乎人类之永远计划。故此,父来计划,子来完成,灵来实施于人身上。然而,如此并非‘形态论者’所称,为三位的暂时表现而已。”再次可以证实,地方召会所持守的,既非形态论,也非三神论。在这个真理上,乃是秉承历代正统信仰的传统。

关于刊登这篇声明的背后,有一些故事。自去年“慕迪月刊”答应刊登更正启事,收回那些不实的话,但他们并没有照办。过了相当久的一段时间后,有五位弟兄就到芝加哥去,和“慕迪圣经学院”的负责人交涉。弟兄们去的时候,带了十年前在台湾出版的《关于基督的身位》这本书,以及翻译出来的英文译稿。李常受在这本书里,将头六个世纪,有关基督身位七种不同的说法,都列出来:第一派说,基督只有神性,没有人性。换句话说,祂只是神,不是人;第二派说,基督只有人性,没有神性。也就是说,基督只是人,不是神;第三派说,基督的神性是有的,但不完备;第四派说,基督是人,但祂的人性不完全,只有人的身体与人的魂,而没有人的灵;第五派以为,基督的神人二性,分而不合,因一人不可能有二性,既有二性,必为二位;第六派说,基督的神人二性,溶合在一起产生出第三性;第七派说,基督兼有神人二性,这二性俱各完备,而合在一起,并不产生第三性。这意思是,基督是真神,也是真人,是神而人、人而神者的一位。祂虽具有神人二性,却仍是一位。

前六大学派都是异端,只有第七派是正统的,是正确、合乎圣经的,也就是地方召会所主张的。所幸,这本书的著者,和出版时间,都在中文版上,并且这些学派及其创始人的英文名字,也都附在中文译名下。弟兄们把这些资料一一给他们看过,就听见他们六、七位负责人,彼此谈论说:“李常受对基督身位的说法,是正统的;他十年前在台湾就写了这本书,把神学上的几大派别都点出来了。”

自从《慕迪月刊》登出地方召会的声明后,弟兄们收到许多支持信,说他们喜欢地方召会的声明等等。这就给人看见,美国真是一个战场,炮火飞来飞去,有攻击的言论,也有为公道出来说话的,打得实在凶猛。孔子说:“三十而立,…五十而知天命。”李常受从一九三二年打这场真理的仗,到这年已近五十年了,他是真知天命了,他也懂得什么叫作基督教。从前,他以倪柝声作为大伞,并在其保护之下,而今他却没有一支大伞可以遮着,他成了自己的大伞,所有的攻击都对着他而来。⑹

同年,主又借李常受启示三一神之分赐,揭示神新约的经纶,使众人看见,神圣的三一不是为着道理的研究,乃是为着神的分赐。神要将祂自己分赐到祂所拣选的人里面,以成就祂神圣的经纶;神的经纶就是要产生召会,建造基督的身体,终极完成于新耶路撒冷。至此,作为圣经神圣启示总和,并神经纶终极目标之新耶路撒冷各面的内在意义,向众圣徒完全揭示出来。⑺


⑴.李常受,《历史与启示》,第二十二篇

⑵.2001年冬季训练,《以弗所书结晶读经》,第十一篇

⑶.基督教研究院,“我们错了! ——对地方教会的重新评估”

⑷.李常受,《历史与启示》,第二十二篇

⑸.见“成全训练信息”

⑹.李常受,《历史与启示》,第二十二篇

⑺.训练课程,《健康话语的规范》,追求的指引,第十三课

「时代职事 > 个人写作平台」「凡署名原创文章,未经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
最新文章
随机阅读
网站名称 职事简介 探寻印记 关于本站 友情链接 关于作者

个人平台 ® 时代职事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