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1975年-1976年)

埃辰 • 2018-04-19 •

字号

一九七五年

李常受释放了希伯来书生命读经,以及一系列关于约翰一书中七个奥秘的信息:神圣生命的奥秘,神圣交通的奥秘,住的奥秘,膏油涂抹的奥秘,神圣出生的奥秘,神圣种子的奥秘,以及水、血、那灵的奥秘。⑴

九月,李常受到台湾带领。⑵ 因着台北召会已有二十六年的历史,经过这么多年的演变,难免有些转变。李常受认为,时间越久,召会的组织越易形成,召会也就越有组织;召会越有组织时,召会就会越堕落。而一个工作或一个召会有没有价值,全看把组织拿掉之后,剩下的有多少。因此,无论到哪里作工,都要尽力避免组织。于是,台北召会按着需要,进行改组、改制;行政简化为两位长老及每分家两位执事,七十七个分家合并成二十一个分家。但同时,李常受盼望在同工中能有更多合适的人被兴起作长老。

在有组织时,有七、八十家擘饼的地方,到会人数是七千多人。经过改制,组织去掉了,众人只照着灵而行,照着灵事奉,都不靠组织,只靠灵行事,结果到会人数从七千减到四千多,有三分之一的人不见了。这证明在改制以前,到会人数有三分之一是靠组织来托住的,此外的三分之二是靠生命。对于这点,有的人说很可惜,掉了三分之一的人数。李常受却认为还不错,把组织拿掉,还能有三分之二,并没有完全掉光。若是公会把组织完全停下,恐怕剩下的,只有百分之十了,大部分都会散了架子。⑶

十月四日,在中国河南省的叶县,白受恩因阅读地方教会曾经在国内出版的书报,被控参加了基督教的“小群派”,并以诬告的罪名,被判刑五年,后送到河南省西华县五二农场强制劳动服刑。此前,他和许多基督徒一样,被抄家、批斗、戴高帽和游街。⑷

同年,李常受和有关的弟兄们彻底交通后,就定规主恢复中的文字出版问题;中文在台湾出版,英文在安那翰出版,“香港教会书室”只售书,不出版文字。又为着配合政府法律的要求,在台湾成立财团法人。事实上,福音书房和水流职事站,在行政上就是一个,是李常受职事的服事机构,发行三类的出版品,即书刊、录影带和录音带,而经营的总机构是在加州安那翰。另外,以后在德州欧文,有一个职事站分站,专门负责印刷英文书刊。⑸

顺带一提的是,“香港教会书室”,此前名叫“香港福音书房”。当时主要出版倪柝声的书,也没有向他要版权,因为倪柝声已安排“上海福音书房”、“香港福音书房”和“台湾福音书房”,就是一个,所以仍旧是他的文本工作。五十年代初期,每逢香港要出书,都是和李常受商量、安排、定规。等到倪柝声进了监,就有消息说,海外不要有什么事和倪柝声有关,免得被他牵连定罪。因此,魏光禧和李常受就商量,把“香港福音书房”,改名为“香港教会书室”,但不属于召会,仍属福音书房。另外,也将两本书改了名字,一本是《新约》改为《更美之约》,一本是《圣洁没有瑕疵》改作《荣耀的教会》。⑹

从这一年开始,“基督教研究所”(Christian Research Institute,简称CRI,以后统称为“基督教研究院”)的相关人士对地方召会展开攻击,他们发行了两种传单,在地方召会的聚会中散布发送。此外,他们也举办了公开讲座批评地方召会的教训,并在广播节目中大肆抨击,甚至私下诱劝圣徒离开地方召会。他们在作出此等举动之先,从未与地方召会带领人有过正式接触,以确认其论点,也未给这些带领人任何分诉的机会。简言之,他们一昧地攻击,丝毫没有一点学术上的了解与研究。而地方召会多次尝试以书面或亲自拜访的方式,更正“基督教研究院”作者们的错误,但每次得到的都是充满敌意的傲慢回应,排除了一切真正交通或适当讨论的可能。⑺

此外,李常受首次访问韩国,并举行了特会。而在巴西黑河(Ribeirao Preto)一地,有两百多位巴西青年人,被主的恢复得着。他们原来都是留着长头发、大胡子,穿着上是男、女不分,聚会时,都喜欢坐在地上。弟兄们从来没有注意到他们,但有一天,他们请弟兄们去,想要知道中国四千年文化高深的哲学、道理。弟兄们去了以后,就对他们释放呼求主名的信息。赞美主,从那天起,就打开了这些青年人的门。以后,每年夏季和冬季,都有巴西的弟兄们到美国参加训练,这使他们得着莫大的帮助。主也藉着这班青年人,把祂的恢复一直扩展出去。⑻

「关于“勾销十字架”的实情」

一九七五年九月四日,李常受释放了关于十字架的信息,后收录在《奥秘的启示》一书里。他说:“在你里头安家的基督是测不透的丰富。你何必咬你的牙根,把你的太太当作一个十字架来背?基督在里头有测不透的丰富来供应你,你要把基督多享受一点来供应你太太。改一改观念,改一改说法,好不好?要对你的太太说,‘哦,亲爱的妻子,我真是冤枉你啊!从结婚那一天起我就受了教导说,你是我的十字架。我一直背十字架到今天,我真是冤屈了你。今天我报给你大喜的信息,你不是我的十字架,你是我的喜乐,你是我的安慰!’你们结婚不是需要一个十字架来对付,是需要一个同享者,因为基督太丰富了!我怕有的姊妹们身上还背着一个金十字架,快把它拿下来。把十字架奉献了,我们要来享受基督。哦,那位有测不透丰富的基督,安家在我们里面,便叫神一切的丰满充满了我们。”

接着他又说:“我这几天听你们的分享,真是悔恨,因为我从前的信息叫你们吃了多少的苦。我曾说,你们的太太都是十字架;而你们有的天性太厉害,一个太太还不够,再加上几个孩子。我也曾警告你们,一结了婚就杠枷带锁。现在我要告诉你们,结婚是快乐,不过不是肉体快乐,乃是一同享受基督,一同分享基督。我这一次把从前讲的那些道一笔勾销。不要再来对我说,‘李弟兄,从前你不是那样讲么?’从前我是那样讲,但今天一九七五年九月四日,我郑重宣布一笔勾销。不是勾销所有的道,乃是勾销背十字架的道、叫人受苦的道。你们把里头都倒空了罢!现在来接受一点积极的。”⑼

由上可知,李常受郑重宣布一笔勾销的,不是勾销所有的道,乃是勾销背十字架的道、叫人受苦的道。显而易见的,勾销的“背十字架的道、叫人受苦的道”,乃是“你们的太太都是十字架;把你的太太当作一个十字架来背;你是我的十字架。我一直背十字架到今天。…这从前的信息叫你们吃了多少的苦”。然而,如此再三申明之大喜的信息,后来却被有心人士,如陈恪三为代表的,说成“将过去他所传的叫人受苦的十字架道理,一笔勾销”,或如有异议者所说:“公开宣布勾消过去所传受苦十字架的道理”,这实乃是令人希嘘、转喜为忧的事。事实上,纵观李常受早期和晚期的著作,更是发现他所讲的信息从未离开过十字架的道,更不谈一笔勾销了!

一九七六年

有八十多位青年圣徒投身于安那翰第一个大会所的建造,约花费九个月的时间完工。安那翰会所启用的第一天,聚会坐满了四千多位圣徒,⑽ 随后职事站也迁入营业。⑾

会所建好后,李常受在其中并没有太多的安排,但有人趁虚而入,这些人就是在一九七三年进来想要把主的恢复完全拿到他们手中的人。他们进来就安排,结果就有了一个金字塔的组织。本来事奉者都很生机,组织一来,个个却变成机械人了。有一天,在长老聚会里,李常受告诉弟兄们,要把所有事奉小组完全取消,所有的小组统统拆光。长老们就问:“这样如何能事奉呢?”李常受说:“谁有心,就来事奉;谁没有心,就不事奉。谁在灵里,就来事奉;谁不在灵里,就不事奉。”这意思是,事奉者不该是机械人。从那天起,事奉又活了,事奉的人数也未减少。⑿

同年十月,中国大陆十年“文革”宣告结束,上海南阳路聚会所,被改建为静安体育馆。两座三层小洋楼住进了许多户居民,接着又被美容院、餐厅等占用。

「野心的人蓄谋背叛」

在这一年,那些趁虚而入有野心的人,他们已感觉到无法得着主恢复的这个工作,就开始起了背叛的心。其中有两位和李常受曾经住在一起。有一次,他们在一个房间里有一点交通。突然之间,有一位说:“李弟兄,你的名字是在恢复版圣经里啊!你的名字是在诗歌里啊!你的名字是显明的!但是我呢?我什么名字都没有留下来!什么也没有留下来!”这件事非常搅扰李常受,他希望他在主的恢复中不要留下名字,他希望他的名字没有出现,他的名字不要在此蒙福。他在那里坐着,并没有说什么,但他却在心里忖量道:“弟兄,你说的是什么话?!你要你的名字被发扬光大,这就是你的难处。这就是为什么会有这些背叛,这些没有达成的野心。”直到一九七八年,这些人就完全暴露出来。他们背叛了李常受,也背叛了主的恢复,还有那些不能够赦免的冒犯。⒀

谈起野心,若被带进来,私下或公开地大受提倡并高举,一直成长,就会成为主恢复里真正的“地鼠”。当长老和同工的野心破坏主的恢复时,众圣徒多多少少会失去标竿,召会在扩增率上也很受亏损。李常受实在恨恶同工们中间的野心,他曾有过一些考虑:“没有正式的长老职分可能更好。我们该留意启示录里所启示的方式,那里只有使者或星,没有长老。”但另一面,他在马太福音生命读经中又交通到:“当我们说到马太福音二十章和二十三章时,我劝长老们不要控制召会。控制圣徒是一种羞耻。你若控制召会,就要遭受属灵的死亡。主耶稣告诉我们,我们都是在同一水平之上的弟兄。祂是我们中间独一的主和师尊(太二三8~10)。一旦一位弟兄成了长老,他在召会中就是圣徒们的奴仆,他的妻子就成为奴仆的妻子。长老职分不是一种宗教阶级的地位。我们照料召会时,应该没有定罪、责备或批评;反之,应该有保养和顾惜。保养和顾惜都是生命的事,是生机的。控制、责备、定罪和批评都是组织的。”⒁

也许有人会问:《新约圣经恢复本》的版页中,为何要标上“经文主译者李常受”、“书介、串珠编者李常受”和“纲目、注解英文著者与中文主译者李常受”呢?这是因为《新约圣经恢复本》中除了经文之外,另有书介、串珠、纲目和注解。标上署名,这正说明了李常受对每一项是非常详细准确且坦荡地负起文责。⒂

「重提“职事”这件事」

在这一年,主还兴起张湘泽,特别使用他,将跟随职事这件事重新提起来。李常受一直都知道这件事情,但他不便说,在此前也很少说到职事的问题。因为不大好讲,特别在美国要讲到职事更是不容易。而张湘泽说这样的事情,乃是主恢复的一大往前。以前主恢复里的许多难处,都是因着没有看见职事造成的。基督要建造祂的召会,预备新妇都需要职事。直到张湘泽与弟兄们交通这件事时,大家觉得这是比较新的事情。虽然李常受在海外开工已有三十来年,众召会被兴起来,但有些东西三十年也不见得作到众圣徒里面,还需要来认识职事。人若看见职事,就不会说在跟随人。在圣经中,保罗和提摩太,是众人该学习和效法的榜样。而这么多年,弟兄们与李常受在一起,深知他的职事是值得跟随的,也难得有一位像他这样全面的榜样。⒃


⑴.李常受,《约翰贰书生命读经》,第二篇

⑵.李常受,《划时代的带领-新路实行的异象与具体实行步骤》,(P.179~181)

⑶.李常受,《带领圣徒实行主所命定新路》,第十三篇

⑷.香港真理书房,《解剖毒瘤》,附件十七

⑸.李常受,《忠信殷勤的传扬真理-关于文字服事 》,第二篇

⑹.李常受,《历史与启示》,第十四篇

⑺.《驳“圣经解答人”》,“一九九四年版序与一九七七年之评论概要”

⑻.李常受,《历史与启示》,第二十六篇

⑼.李常受,《奥秘的启示》,第七篇

⑽.李常受,《实行主当前行动之路》,第四章

⑾.李常受,《关于生命与实行的信息》(上卷),第三篇

⑿.李常受,《划时代的带领-主恢复的前景与生机事奉的建立》,第十七篇

⒀.2006年春季长老及负责弟兄训练,《以牧养的路传扬福音并复兴召会》,第七篇

⒁.李常受,《长老训练》(七)同心合意为着主的行动,第一章

⒂.香港真理书房(网站),“圣经恢复本相关疑问解答”

⒃.2007春季全台同工训练,《主恢复历史的教训与前面的路》,第七篇

「时代职事 > 个人写作平台」「凡署名原创文章,未经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
最新文章
随机阅读
网站名称 职事简介 探寻印记 关于本站 友情链接 关于作者

个人平台 ® 时代职事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