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1941年-1942年续)

埃辰 • 2018-03-25 •

字号

上海地方教会的大风波

一九四〇年,上海生化厂股份有限公司成立,刚开始的时候,确实赚了些钱。但是以后有些在药厂工作的弟兄,因着有野心要得更高的地位,有的认为倪柝声专权,把属灵的权柄用到厂里来;有的不满工作,有的嫌工资太低,就在教会的弟兄们中间制造一些误会。这些误会就像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大。在教会中有很多流言蜚语。这中间有一个执事,就是史久荣,他在生化厂作营业代表的,他的嘴就是没有办法关住,一点事就跑到教会里面讲,讲倪柝声这个也不懂,那个也不懂,还指手画脚,说作经理的都没有办法作了等等。后来他因自己的言行就被停止执事的职分,但他不再参加聚会,却仍在生化厂做事。

那时,在生化厂的弟兄们常到李渊如家去告状,李渊如也不耐其烦,常下逐客令。后来,她到苏州去休养。然而,告状这件事,就给撒但有洞可钻。我们知道魔鬼的名字在原文是diabolos,意即借着诽谤离间人的。魔鬼一贯的手法是挑拨离间,它在神面前昼夜控告信徒,它要钻入教会里来散布诽谤控告的话。这是它的诡计,是它破坏教会的伎俩。⑴

主借着倪柝声在一九四〇年至一九四二年近三年释放了基督身体的信息。到了一九四二年六月,因着生化厂的问题,教会中生出了风波,由该不该作生化厂,愈演愈烈,传言加上无理、恶意的中伤,演变成对倪柝声个人的严重攻击。⑵ 自此风波开始,有的人就退出药厂,吴锡佑也不愿作厂长了,王大和辞掉营业经理之职回信谊药厂去了。此外,药厂因亏本,连红利都付不出,许多弟兄姊妹都将股票卖掉,卖不掉的就怨声载道。结果,倪柝声只得自己买下,全厂的股份到后来差不多百分之九十都是他的。⑶

因着日渐加增的烦恼,倪柝声如同一个有才干的人,却被平凡的事务困住。起初,他难以处置那些困难,后来他在患难中坚定下来,以一种坚毅的德行,并藉着睿智和明理的意志,来从事困难及重大的任务。⑷ 他为此自动引退到内地,也将药厂转向重庆。那个时候,上海负责的同工是俞成华,有一次,他召集同工、长老、执事开了一次会,又请在苏州的李渊如来。李渊如带着很气愤的样子来,只说了一句话就走了:“为着弟兄姊妹,我不说的好。”大家都在猜发生了什么事,这事教会长老都不知道,但也是那时流传的一个说法。俞成华说:“倪弟兄要求教会将他的名字从名册上拿掉。但事实上,上海教会没有信徒名册,只有通讯卡片,况且倪弟兄不属于哪一个地方教会的,因为他是同工,通讯卡片上也没有他的名字。我们不知道真实的情况。既然倪弟兄自己引退,那就让他引退吧!”大家同意俞成华的话,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⑸

然而,不实传言、恶意中伤,及肆意攻击,不断地涌来,风波愈闹愈大。到一九四二年年底时,这件事最初引起上海的朱臣、杜忠臣等四位长老的疑惑。或许他们心里想倪柝声被玷污了;在他们眼中,以比喻讲,倪柝声是一个扶着犁往后看的农夫。他们自问,像这样的人,怎能传讲神的话呢?于是,倪柝声被要求在哈同路文德里停止讲道,并且有些长老同工力主革除倪柝声。虽然俞成华医生是有敏锐感觉的人,但对倪柝声立刻从讲台退休有点犹豫不决。⑹ 因为俞成华坚持圣经的教训,认为教会不得只凭传言而作出任何举动,需当面核实方可处理。只可惜其他人不能同意,但结果也是不了了之,因而造成倪柝声后来长期不能服事的局面。⑺

关于倪柝声被停职这件事,目前有些文章都是从第三者听来的传说,如排除经营生化厂这件事,误认为倪柝声是因犯罪被停职等等。关于“被革除”,其实是未果的。虽然当时撒但的攻击就是激起了人们对倪柝声的背叛,力主革除他,但这里也讲得很清楚,许多传闻只是事后多年的解读。另有,任钟祥日后在《上海教会历史》中声称倪柝声在该年给上海长老写了一封引退信。但根据当时在场的见证人张锡康回忆说:“上海负责弟兄们在讨论这事时,我亲自参与。我个人在管理教会执事室文书档案里,从未见过此封所谓呈辞书。不知任钟祥从何处得有此书信。”

风波下的惨淡光景及失败的教训

撒但一直是破坏神的教会的,它不愿意看见教会被建立,正当基督身体的亮光被释放,而要开始教会生活的实行时,撒但看见教会中有破口,就趁虚而入。它破坏的手法是借着诽谤离间弟兄姊妹,使身体瘫痪。自从一九四二年上海的地方教会起了风波以后,聚会人数就减少了,传福音聚会和交通聚会也停止了。只保留了主日讲台、擘饼聚会和祷告聚会,但是很少人在聚会中开口祷告,聚会死气沉沉。主日讲台由俞成华和张光荣负责,其他的同工都到外地去了。而李常受在烟台那里开始教会生活的实行,所以他没有经历到上海的风波。

俞成华医生开始是借张光荣家楼下客堂开设眼科诊所,以后迁到常熟路荣康别墅去了。唐守临从莫干山回沪后也曾住在俞医生的亭子间里。因着物价钱涨,弟兄姊妹都忙于买东西及设法保住币值。作生意的弟兄更是囤积居奇,作投机生意的差不多都被世界、玛门掳去了。同工也做起生意来了,这就是所谓利未人下田去了。那时有一种无本钱生意刚刚兴起,就是寄售商行。张光荣家楼下开起信孚商行来,唐守临家也开了一间小小的寄售商行。大家的心都被钱财占去,爱主的心就渐渐冷淡了,爱弟兄的心也麻木了,黑暗、死亡笼罩着整个上海的地方教会。⑻

其实,自日本人占领中国后,全国就分成南北两个区域。各地教会只有私下的聚集,弟兄们彼此很少往来。后方虽有聚会兴起,但与各地的交通还是不容易。⑼ 一九四一年,在上海教会的一个祷告聚会里,一位领头的姊妹献上很长的祷告。在那个祷告里,她叹息着说:“主啊,怜悯我们,这里的教会真是软弱。”随后,倪柝声立刻献上一个祷告。在这祷告里,他说:“赞美主,教会不软弱,教会是荣耀的。”他的祷告震撼了每个人。在这两个祷告之间,似乎在打仗。哪一个祷告是对的呢?最终,当圣徒们进入新耶路撒冷时,就要看见倪柝声的祷告是对的。教会完全是荣耀的。不要帮助撒但那说谎者散布它的谎言,不要相信谎言。今天教会若没有显出荣耀,或许明天、明年、或下一代,就是荣耀的。在永世里,所有的教会必定是荣耀的。⑽

可从一九四二年下半年开始,上海的地方教会确实落入一种越发凄惨及可怜的光景之中。这失败的教训归咎于:第一,把起初的爱心离弃了。过去自称是非拉铁非的教会,非拉铁非教会是弟兄彼此相爱,遵守主的道,不弃绝主名的。在三十年代,在上海的弟兄姊妹也实在是彼此相爱。但是,以后世界进到教会里来了,生意、买卖进到教会里来了,如水进到船里,船就要下沉。那时,弟兄姊妹爱钱财过于爱神,彼此相爱的心就渐渐冷淡了。第二,教会有了破口,给撒但有机会攻击。罪的问题没有彻底对付。闲话漏掉生命,毁谤的话破坏教会。闲话、毁谤的话使破口越过越大,却没有人出来堵住破口,用爱和生命来补网。第三,没有持定元首,而是持定人、崇拜人。神要把人挪开,叫众人受教训。⑾

对于年底长老们的决议,必定引起一些信徒揣测,事实是招来更为严重的说法。有的人恶意地批评倪柝声,说他做生意乃是与世人同桌吃饭,而这些人都是他过去见证所结的果子。就连那些从前暗中接受他经济帮助的一些弟兄,都公开反对他。⑿  当时,教会内部议论纷纷,属灵气氛受到极大的影响,甚至李渊如也牵入其中,退出事奉隐居了。有人说,那时全国只有两个半人,不反对倪柝声:一个是汪佩真,她在上海,是绝对为他作见证的;另一个是远在北方的李常受,是完全为他作见证的。至于另外半个,就是俞成华。因为他既不反倪,也不为倪作见证。⒀

虽然倪柝声的整个见证都被人怀疑,当他面对攻击时,那些负责弟兄们却保持沉默,但是他觉得许多同工的需要都依靠他,就无法放弃他所承受的负担。并且,他回想起和受恩教士,以及定意要在主里学习十字架的功课,就不想为自己辩解,不为自己伸冤。张品蕙曾问他,为何不解释?他说:“如果有人把倪柝声抬到天上,他仍是倪柝声;如果有人把倪柝声践踏到地狱里,他仍然是倪柝声。”神是公义的,这对他就足够了。⒁

后来,日本特务机关成立的“伪基督教团”,压逼上海教会加入,并要信众遥拜天皇,但上海教会不肯。为此,特务机关找倪柝声去谈话,此前至少谈了两、三次。当晚,倪柝声就把船预备好,第二天坐船走了。这样内有风波,外有逼迫,许多弟兄姊妹退去,哈同路文德里的聚会就不得不暂停。⒂ 但是,汪佩真对于真实的情况有从主所得清楚的异象,并为着主给祂教会的恩赐倪柝声坚定站住;她留在上海,有个明确的目的和期望,就是在上海的教会和倪柝声的职事都能得到恢复。⒃

而那时留下的,也随后转到圣徒家中聚会,在荣康别墅俞成华医生家就开始有家庭聚会,人数不多。他从那时候起注意到内在生命的问题,便将奥秘派的书翻译出来,如《与神同在》、《馨香的没药》、《简易祈祷法》、《盖恩夫人的信》、《圣徒金言》等。⒄ 不过,人读了那些书,就容易犯与奥秘派同样的错误,即模仿所谓的属灵,太人工的属灵,一直关起门来属灵,并造成“个人属灵”的孤癖。后来倪柝声的职事恢复了,他就告诉李常受,说:“常受弟兄,成华弟兄把那么多盖恩夫人的东西,就是把奥秘派的东西,带到我们中间,是一件不应该的事。”但弟兄们也承认并见证:在许多同工当中,在一同走路的弟兄们中间,很不容易碰着一个弟兄像俞成华,在主面前单纯而绝对,在主面前那样的忠诚;他实在是个单纯、忠诚地活在主面前的弟兄。⒅


⑴.张锡康,《上海地方教会六十年来的回顾》,第十二章

⑵.倪徐恩秀,对《倪柝声的荣辱升黜》一书的质疑

⑶.张锡康,《上海地方教会六十年来的回顾》,第十二章

⑷.金弥耳,《中流砥柱-倪柝声》,第十四章

⑸.张锡康,《上海地方教会六十年来的回顾》,第十二章

⑹.金弥耳,《中流砥柱-倪柝声》,第十四章

⑺.倪徐恩秀,对《倪柝声的荣辱升黜》一书的质疑

⑻.张锡康,《上海地方教会六十年来的回顾》,第十二章

⑼.李常受,《召会的历程》,第十七篇

⑽.李常受,《约翰福音生命读经》,第三十八篇

⑾.张锡康,《上海地方教会六十年来的回顾》,第十二章

⑿.金弥耳,《中流砥柱-倪柝声》,第十四章

⒀.李常受,《历史与启示》,第六篇

⒁.金弥耳,《中流砥柱-倪柝声》,第十四章

⒂.李常受,《历史与启示》,第六篇

⒃.李常受,《今时代神圣启示的先见-倪柝声》,第十四章

⒄.张锡康,《上海地方教会六十年来的回顾》,第十二章

⒅.李常受,《成全圣徒与神家的建造》,第九篇

「时代职事 > 个人写作平台」「凡署名原创文章,未经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
最新文章
随机阅读
网站名称 职事简介 探寻印记 关于本站 友情链接 关于作者

个人平台 ® 时代职事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