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经:创世记(第二十六章)

埃辰 • 2016-07-26 •

字号

【创二六1】在亚伯拉罕的日子,那地有过一次饥荒;这时又有饥荒,以撒就往基拉耳去,到非利士人的王亚比米勒那里。

字义批注:

“在亚伯拉罕的日子”,以撒离开别是巴,向南走下坡路,不是去埃及,乃是去了靠近埃及的地方(创二六1~2)。神的心意是要祂的选民留在美地。每当神子民的天然弱点出现,他们总是走下坡路。我们找不到一个例子,当神的子民软弱时会向北走上坡路的。最坏的是下到埃及。这是亚伯拉罕所作的(创十二10)。亚伯拉罕第二次南下时,只走到非利士地,就是非利士人之地(创二十1)。

“那地”,指南地的别是巴(参创二二19),该地雨水量稀少,常会发生饥荒。两次饥荒时隔约八十余年(创十二10)。

“基拉耳”,意指寄居地,或被拖曳而去;预表肉体的智慧和良知(参创二十1)。

“亚比米勒”,是非利士王的称号(诗三四标题;撒上二一10~15),这位亚比米勒应不同于亚伯拉罕时代的亚比米勒(参创二十2),他或者是那一位亚比米勒的儿孙。非利士人在圣经里预表肉体;在本章里,以撒和非利士人争竞,是预表信徒经历圣灵和肉体的争战(加五17)。

话中之光:

①.人在平安舒适的环境中,很难显出里面真实的属灵情况,惟有在艰难中仍能爱主的,才是神所要的。

②.苦难是信心最好的学校,神常用饥荒作教材来训练祂的仆人,以坚固他们信靠神的心。

③.当信徒得不着属灵的饱足(饥荒)时,常会转寻肉体的帮助(往基拉耳去),想用肉体的手段来解决属灵的问题,这是我们走下坡路的开端。

 

【创二六2】耶和华向以撒显现,说,你不要下埃及去,要住在我所指示你的地。

字义批注:

“我所指示你的地”,就是迦南地,基拉耳位于迦南地的西南部。埃及预表世界,特别是指生活的世界;迦南地预表基督。神的旨意是要我们信徒住在基督里面(约十五4),才能胜过世界(约十六33)。以撒重复亚伯拉罕走下坡的故事,向南走去时,神就干涉并警告他。以撒可能打算下埃及,但神吩咐他要住在祂所指示的地。

话中之光:

①.神向人显现,乃是真实信心的开始;从来没有一个人未遇见神而能有真实的信心。

②.人若真的遇见了神,就必会有彻底的顺服。今天基督教最大的缺欠,就是不带领人直接遇见神,却劝人要顺服神。

③.信徒只要遵照神的指示,无论住在何地都可以得到满足。

④.遭遇饥荒时,亚伯拉罕和以撒都朝埃及的路上去,这表示无论什么人,也不论是在什么时代,人对于周围环境的反应,大体上都是一样的。

⑤.神容让亚伯拉罕下到埃及,却阻止以撒下埃及,可见神对每一个人的带领是不一样的。

⑥.神准许以撒寄居在基拉耳,并非祂的本意,只不过是为了阻止他下埃及的权宜措施,可见神的“准许”和神的“旨意”不同。信徒应当寻求神的旨意,而不要以得着神的准许为满足。

 

【创二六3~5】你寄居在这地,我必与你同在,赐福给你,因为我要将这些地都赐给你和你的后裔;我必坚定我向你父亚伯拉罕所起的誓。我要使你的后裔繁增,如同天上的星那样多,又要将这些地都赐给你的后裔;并且地上万国必因你的后裔得福;都因亚伯拉罕听从我的话,遵守我的吩咐、命令、律例、法度。

字义批注:

“赐福给你”,这里表明神对亚伯拉罕所应许的福,现在都给了以撒。以撒不但承受他父亲一切所有的,也承受神给他父亲关于美地和独一后裔的应许;这后裔就是基督,地上万国都要因祂得福(加三14、16)。这应许实际上是为着完成神的定旨,使神在地上能得着一个国度,在其中藉着一个团体人彰显祂自己(参创十二2,十五3)。

“又要将这些地都赐给你的后裔”,“这些地”包括基拉耳在内的全部迦南地(参创十五18);后来大卫王征服了整个非利士(撒下五25,八1),成就了这个应许。“后裔”,原文是单数,指基督,祂本是一粒麦子,落在地里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约十二24),如同“天上的星那样多”,无法数算;并且还要吸引地上万邦的人来归祂(约十二32),叫万国都因祂得福。

“律例”,指有关祭司、祭礼、祭物等的条例;“法度”,指为使人遵守律例而有的教训和警戒。这里的意思是说,听从神的“话”,包括了遵守祂的“吩咐、命令、律例、法度”;这些不同的词,是在表明亚伯拉罕对神旨意的顺服是完全的。

话中之光:

①.神的同在乃是神祝福的明证,因为神自己是我们最大的福分(诗十六5)。

②.先寄居在“这地”,后才得着“这些地”;信徒对于任何一项真理的认识,必须先在生活中有主观的经历,才能实际地拥有那项真理。

③.神的应许之福临到我们身上,虽是出于神的恩典,但也需要我们的配合;信徒绝对顺从神的话,是我们蒙福的原因。

④.神是因亚伯拉罕而赐福以撒,可见上一代的人在神面前的光景,对于下一代会有切身的影响;为人父母者,应当为着儿女而谨慎自己。

 

【创二六6~7】以撒就住在基拉耳。那地方的人问到他的妻子,他便说,她是我的妹妹。原来他怕说,是我的妻子;他心里想,恐怕这地方的人为利百加的缘故杀我,因为她容貌美丽。

字义批注:

“她是我的妹妹”,这暴露出以撒天然的弱点,这弱点与他父亲亚伯拉罕一样(参创十二11~13,二十1~2,11~13)。

话中之光:

①.以撒重蹈他父亲亚伯拉罕的覆辙,指出一般人常有一种倾向,对于我们所敬重的人,不但是他们的长处,连他们的缺点也喜欢模仿。

②.亚伯拉罕和以撒的信心都很大,但都仍免不了说谎犯错;凡自己以为站得稳的,须要谨慎,免得跌倒(林前十12)。

③.以撒是一个享受恩典的人。照我们天然的观念,一个有天然弱点,且活在天然生命里的人,绝不能享受神的恩典。这是我们的观念,这不是神的话。在圣经里,我们看不到以撒很属灵。他是一个仍有天然弱点,仍活在天然生命里的人。那么为什么他这样享受神的恩典?只因神已这样命定。对我们基督徒来说,有神命定的一面,享受神的恩典是我们的定命。

④.恩典并不根据我们的所是。我们好或坏,属灵或不属灵,都算不得什么。因神已命定我们成为祂恩典的对象,恩典临到我们,我们无法拒绝。以撒从未自己努力作好,或成为属灵,但他仍不断享受恩典。

 

【创二六8~11】他在那里住了许久;有一天非利士人的王亚比米勒从窗户里往外观看,见以撒和他的妻子利百加戏玩。亚比米勒召了以撒来,说,她实在是你的妻子,你怎么说她是你的妹妹?以撒对他说,因为我想,恐怕我会因她而死。亚比米勒说,你向我们作的是什么事?民中有人险些和你的妻子同寝,那样你就使我们陷在罪里。于是亚比米勒吩咐众民说,凡触犯这个人或他妻子的,定要把他治死。

字义批注:

“从窗户里往外观看”,此处则如“隔窗有眼”。凡是掩盖的事,没有不露出来的;隐藏的事,没有不被人知道的(太十26)。

“使我们陷在罪里”,或指从前的亚比米勒,受过神的教训,知道玷污别人的妻子,乃是得罪神的(参创二十6、9)。

话中之光:

①.任何谎言只能暂时收效,但终究会被暴露。

②.神的儿女被世人指摘,乃是一件非常羞耻的事。

③.信徒的言语不慎,有可能陷别人于罪中;一件小罪,可能成为许多罪的入口,所以要注意消弭罪恶于开端。

④.不信主的人也讲究公义和法制;信徒蒙神拣选,并非由于他们的义行胜过世人,乃完全是出于神的恩典。

 

【创二六12~14】以撒在那地撒种,那一年有百倍的收成。耶和华赐福给他,他就昌大,越发昌盛,成了巨富。他有羊群、牛群,又有许多仆婢,非利士人就嫉妒他。

字义批注:

“那一年”,指遭遇饥荒的那一年,当别人几乎没有收成的时候,他却有丰收。

“嫉妒他”,以撒住在基拉耳,原不是神的本意,而是权宜措施的准许。从本节开始,神逐步兴起环境,要把他逼回别是巴。

话中之光:

①.耕种是在乎人,但收成却在乎神;不耕种的人,不能指望有收成;但是耕种的人,仍须仰望神的祝福。

②.有钱并不是罪,神愿意我们信徒也能昌大富足。但我们的昌大,不在乎自己的本事,乃在乎倚靠神。

③.信徒拥有财富,一面是神的祝福,另一面也是一个试验:它可能成为灵命的拖累,又可能遭致别人的嫉妒。

④.信徒蒙神祝福的见证,对追求财富的世人来说,有时反而会令他们眼红,因此就采取敌视的态度;信徒无端遭受别人的嫉妒和敌视,许多时候也是显出神在环境中的带领。

 

【创二六15】当他父亲亚伯拉罕在世的日子,他父亲的仆人所挖的井,非利士人全都塞住,填满了土。

字义批注:

“所挖的井”,巴勒斯坦南地的井可分为“水井”和“活水井”两种:一般的水井指蓄水池,就是在地下挖一个大坑,底层通常是达到石床,故水份不容易渗漏,然后沿山开沟作疏导,待天雨时引水入这水池;另一种是有水自地底泉涌出来的井,叫作“活水井”,这种井相当稀罕珍贵。

本节这里的井是指一般的水井,即蓄水池;塞住沟渠,就无法引进雨水,又用土填满水池,便不能作蓄水之用。“塞井”,意即切断别人生存的倚赖,剥夺在该地居住的权利。非利士人为着嫉妒,竟然背弃了与亚伯拉罕所立的约(参创二一22~32)。

在属灵意义上,“井”预表基督;挖井就是追求基督。“他父亲的仆人所挖的井”,乃是预表历世历代被主使用的众仆人,他们对主耶稣所有的属灵追求、认识与领受。换句话说,历代以来的古圣,他们对基督领受一切的丰富,都是亚伯拉罕的水井。亚伯拉罕的水井,被打出来的水是供当时牛羊喝。这是说明古圣当时对基督的追求领受,是为供应当时神子民的需要。可是,亚伯拉罕的水井被塞住了,以撒必需亲自重新挖井。

话中之光:

①.神不愿意我们一直停留在百倍收成之地,满足于神初步的祝福,而不肯努力追求更深的属灵成就;我们若不肯主动地追求,神就会兴起环境来,叫我们被动地追求。

②.世人的良知有其限度,所以不要奢望他们会长久信守诺言。

③.非利士人填塞水井,对他们自己并没有什么好处;嫉妒常会叫人失去理智,宁可两败俱伤。

 

【创二六16~17】亚比米勒对以撒说,你离开我们去罢,因为你比我们强盛得多。以撒就离开那里,在基拉耳谷支搭帐棚,住在那里。

字义批注:

“你离开我们去罢”,当世人继续过目中无神的邪恶生活时,神子民的存在会引起他们的敌意。

“以撒就离开那里”,在迦南地居住的人,一般多居住在山岗,谷地是为牧畜和耕种之用的。为这原因,富贵人家都住在山岗的城堡,越下山坡就越是穷困和无身份的人。因此,以撒从基拉耳迁到基拉耳谷支搭帐棚居住,意即他明显地受到歧视对待。

“基拉耳谷”,字义是“深又狭的山谷”。“深谷”是预表怀着谦卑的灵(即灵里贫穷),到深处追求基督;“狭谷”则预表生命的道路(参太七13~14)。“深而狭”是指着隐藏说的,意即隐藏的追求。我们不只要有在人面前公开聚会生活,并且也要有私下寻求主的生活。

“支搭帐棚”,预表过着寄居客旅的生活。就着经历而言,我们对世界的态度是客旅,看世界不过是寄居之地,所以就不该在世上扎根。

话中之光:

①.人与人之间共患难容易,共繁荣却难。自大的人只能容忍比自己贫弱的人,不能容忍比自己富强的人。

②.以撒被迫离境,自然会有很大的损失,但他顺服神,从神手中接受一切安排。

③.井被非利士人堵塞住了,以撒却还住在帐棚里;有时候我们好像枯干了,凭信还住在主里,不凭自己的感觉而活。

④.我们如果要追求基督,就得在主面前学习谦卑。因为何时我们自以为有,而自满自足,属灵生命即刻停止长进。

 

【创二六18~19】当他父亲亚伯拉罕在世之日所挖的水井,因非利士人在亚伯拉罕死后塞住了,以撒就重新挖出来,仍照他父亲所起的,叫那些井的名字。以撒的仆人在谷中挖掘,得了一口活水井。

字义批注:

“得了一口活水井”,以撒重新挖他父亲亚伯拉罕所挖的井,也是表明信徒的里面曾经被那灵充满,但后来被罪恶和情欲所堵塞,故重新挖井意即除去堵塞,就是除去“脏污”,即我们心(心思、情感、意志和良心)中的阻碍,使那灵作活水能从我们里面涌上来,并涌流通畅(出十七5~6;民二一16)。井,也是表征享受与满足。

话中之光:

①.就着经历而言,虽有古圣把许多属灵的丰富和真理传给我们,但我们自己仍须要有属灵的追求和认识。

②.感谢主,历世历代古圣的著作已为我们留下许多的古井(属灵丰富的产业),等待着我们去承受。今天这些古井能否流出井水,就得看你、我有否去重新挖井。

③.我们从前的属灵经历和享受,可能会被肉体(非利士人)所塞住,所以必须不断挖井,天天追求更新的经历和享受。

④.因着以撒肯忍让不争,接受牺牲损失,神就赐给他一口活水井。人所填塞的井原本就会枯竭,即或不塞住,早晚也要变成被弃的枯井;但神所赐的井,从其中所涌出的活水,却长流不息。

 

【创二六20~22】基拉耳的牧人与以撒的牧人争闹,说,这水是我们的。以撒就给那井起名叫埃色,因为他们和他相争。以撒的仆人又挖了一口井,他们又为这井争闹,因此以撒给这井起名叫西提拿。以撒离开那里,又挖了一口井,他们不为这井争闹了,他就给那井起名叫利河伯。他说,耶和华现在给我们宽阔之地,我们必在这地繁衍。

字义批注:

“埃色”,意即相争;“西提拿”,意即为敌;“利河伯”,意即宽阔之地。

这里告诉我们以撒的品格,也指出以撒信心的性质。一面说出以撒是一个平和沉静的人,他不愿和那班霸占他的井的人相争;另一面说出以撒也是一个坚忍持久的人,静静地继续挖井,直到他挖到一口仇敌所不能占有的井,他称它为“利河伯”,就是“宽广”的意思。以撒是一个满享安息的人,对于他的本分坚忍并热切;就是这一种坚忍持久的信心,使他能充分享受神的祝福。

话中之光:

①.为顺服主所遭受的损失,若比起主为此所赐的祝福,真是微不足道。

②.人与人相处,如果无端遭受忌恨,“离开”对方,乃为上策;不要自己伸冤,宁可让步(罗十二19)。

③.逼迫将以撒带到宽阔之地,外面的争竞扩大了以撒里面的度量;人若甘愿为主的缘故忍让不争,主必以祂无限的自己作补偿。

④.有的基督教师鼓励信徒效法以撒的榜样,不要与人相争。按照这种教训,当我们挖了一口井,别人占去了,我们就当容忍,把井给他们。我们若到另一个地方,挖了另一口井,别人又占去了,我们还是不争,再到另一个地方去。最后,我们到了第三个地方,那是宽阔之路的地方。但是,这种教训并没有看见神的目的。我们需要更进一步地看见:神的目的是要把以撒带回到别是巴(创二六23),就是神向他显现的地方。

 

【创二六23~25】以撒从那里上别是巴去。当夜耶和华向他显现,说,我是你父亲亚伯拉罕的神,不要惧怕,因为我与你同在,必赐福给你,并要为我仆人亚伯拉罕的缘故,使你的后裔繁增。以撒就在那里筑了一座坛,呼求耶和华的名,并且支搭帐棚;他的仆人便在那里挖了一口井。

字义批注:

“别是巴”指盟誓之井,这是以撒随父亲亚伯拉罕长期居住的地方,在那里有很好的属灵生活(创二一31~33,二二19),因此可算是最合神心意的地方。以撒虽然在每一个地方都有一口井,都有一些享受,但神不满意,神要用环境,如激起争竞,逼以撒回到别是巴。神的目的绝不能在庇耳拉海莱、埃色、西提拿、甚至利河伯达成,只能在别是巴达成。

“当夜耶和华向他显现”,当夜就是以撒上别是巴的那一天晚上,这事表明他返回别是巴符合神的心意。每一次神向人显现,必带来新的祝福和恩典。因此一个人若要经历属灵的丰富,必须蒙神多次向他显现。

“并要为我仆人亚伯拉罕的缘故”,这是创世记惟一称亚伯拉罕为“神的仆人”的经节,表示亚伯拉罕像仆人般顺从神的话。神重新提起祂的应许,表明神是永不改变的神。神的应许不论有多少,在基督里都是是的,所以借着祂也都是实在的(林后一20)。

“筑坛,呼求耶和华的名...支搭帐棚”,以撒筑坛并求告耶和华的名,这是对神向他显现和应许的回应(创十二7~8)。先筑坛后支搭帐棚;先奉献,然后才有正常的生活。

话中之光:

①.人回到正确的立场上,乃是蒙神喜悦的事。有人听到以撒无论去哪里都有一口井,就以为这种享受既是他们的定命,他们要去哪里,就跟着去那里。请不要有这样的想法。不论我们的立场是否正确,总有一口井使我们满足。但请注意:也许你有一口井作你的享受,却会失去主的显现,无法完成神永远的目的。然而,我们若留在别是巴(正确的立场),就要经历主的显现,并且有立场承受应许,以达成神永远的目的。神的目的只能在靠近别是巴垂丝柳树的井旁达成。

②.虽然以撒享受神无条件的恩典,在他所到之处都得着享受和满足(由井所表征,创二五11,二六15~22),别是巴却是他经历神的显现、接受神的应许、筑坛、呼求耶和华的名、并且支搭帐棚作见证的惟一地方。神所呼召的人不论他们的立场如何,都被命定要享受神的恩典,然而这享受不能称义他们的立场。我们若渴望得着神的显现、承受祂的应许、并过一种完成神永远定旨的生活,就必须来到神所拣选独一的地方,并且留在那里。这独一的地方由别是巴所表征,有井作生命的供应,并有垂丝柳树作生命丰富之涌流的彰显(创二一25、33,申十二5、17)。

③.神的显现同祂的应许及见证都在别是巴。只有在这地方,以撒才接受应许来达成神永远的目的。他没有在庇耳拉海莱(看顾人及启示祂自己的永活者之地)接受应许;也没有在埃色(争竞之井),或西提拿(敌意之井),甚至也没有在利河伯(宽阔之路的井)接受应许。虽然以撒在各地都有享受,但他只在别是巴有耶和华的显现。(这种显现与神仅仅来临一下不同)。只有在别是巴这惟一的地方,他才能承受应许,有见证的生活,来达成神的目的。只有在别是巴,那盟誓的井,我们才能有耶和华的显现,承受应许,筑坛,呼求主名,支搭帐棚作见证。在这里,也只有在这里,我们才能达成神永远的目的。

 

【创二六26~29】亚比米勒同他的谋士亚户撒、和他的军长非各,从基拉耳来见以撒。以撒对他们说,你们既然恨我,打发我走了,为什么到我这里来?他们说,我们明明看见耶和华与你同在;所以我们说,我们不如两下彼此起誓,让我们与你立约,使你不侵害我们,正如我们未曾触犯你,一味的善待你,并且打发你平平安安的走了。你是蒙耶和华赐福的了。

字义批注:

“谋士”,或作朋友,可能是指他所言听计从的国策顾问。

“军长非各”,有一种说法,“非各”并不是人名,而是军队指挥官的称号。即便是指人名,也必不是亚伯拉罕时的那位,或许是同名同姓(参创二一22)。总之,亚比米勒携带他最高级的文、武官员同行,前来会见以撒。

“正如我们未曾触犯你”,其实这话并不正确,因基拉耳的牧人与以撒的牧人争竞(参创二六19~21)。

话中之光:

①.神的同在是明明看得见的,不但自己看得见,连世人也能看得出来。

②.以撒一日留在基拉耳,一日就免不了仇恨和相争,但他到了别是巴,便相安无事;体贴肉体的就是死,体贴那灵的乃是生命平安(罗八6)。

 

【创二六30~31】以撒就为他们设摆筵席,他们便吃了喝了。他们清早起来彼此起誓。以撒打发他们走,他们就平平安安地离开他走了。

字义批注:

“以撒打发他们走”,意即以撒陪着他们走一段路程(参创十八16)。

话中之光:

①.我们与世人相处的正确态度,一方面是要从他们中间分别出来(林后六17),另一方面则要学习全然恩待他们。

②.信徒应当为世人常常设摆福音的筵席,将基督的救恩供应给他们。

 

【创二六32~35】那一天,以撒的仆人来,将挖井的事告诉他说,我们得了水了。他就给那井起名叫示巴;因此那城名叫别是巴,直到今日。以扫四十岁的时候娶了赫人比利的女儿犹滴,与赫人以伦的女儿巴实抹为妻。她们使以撒和利百加灵里苦恼。

字义批注:

“我们得了水了”,前面创二六25提到以撒的仆人在别是巴挖井,但到与亚比米勒结盟立约那一天才挖掘成功。

“示巴”,即起誓、盟誓之意。“别是巴”,指盟誓之井。从前亚伯拉罕掘井的地方也叫“别是巴”(参创二一31),或者范围较小,如今以撒重申他父亲为该地方所起的名,并把范围扩大到全城。

“以扫四十岁的时候”,即以撒一百岁的时候(参创二五26)。

“她们使以撒和利百加灵里苦恼”,极可能是因为她们热衷于敬拜外邦偶像,令以撒和利百加为儿子并后代的信仰而感不安。

话中之光:

①.信徒之间,什么时候除去隔膜,什么时候就有活泉从里面涌流出来。

②.我们是先有舍己、牺牲、退让,后有生命、恩典、祝福。

「时代职事 > 个人写作平台」「凡署名原创文章,未经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
最新文章
随机阅读
网站名称 职事简介 探寻印记 关于本站 友情链接 关于作者

个人平台 ® 时代职事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