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经:创世记(第二十四章)

埃辰 • 2016-07-24 •

字号

【创二四1~2】亚伯拉罕年纪老迈,向来在一切事上耶和华都赐福给他。亚伯拉罕对管理他全业最老的仆人说,请你把手放在我大腿下。

字义批注:

“年纪老迈”,此时他的年纪大概是一百四十岁(创二一5,二五20)。

“向来在一切事上耶和华都赐福给他”,这是总结亚伯拉罕一生的话:他向来信靠神,遵行神的命令,故蒙神祝福。

“管理他全业最老的仆人”,从亚伯拉罕对他的信任,并他在本章里忠心执行任务的情形来看,他大概就是原被预定承受家业的大马色人以利以谢(创十五2)。

“放在大腿底下”,古时叫人把手放在“大腿底下”说话或起誓,乃表示郑重其事、信守承诺的意思(参创四十七29);手所接触的部位靠近生殖器官,意味着若违背誓言,就会遭受绝后的报应。

本章主要是启示神的子民与神是一的实际生活,为着成就神永远的定旨。以撒的婚姻不是仅仅为着他自己的生活,乃是完全为着产生一班人,就是亚伯拉罕的后裔,以完成神的定旨(创二二17)。因此,在为以撒娶妻的事上,每件事都是照着神的经纶而行,好生出基督,产生神的国。本章也陈明一个内涵丰富的预表,描绘基督(由以撒所预表)与召会(由利百加所预表)的婚配。

在这段以撒婚娶的记载里,亚伯拉罕预表父神,仆人预表灵神,以撒预表子神,利百加预表神所拣选的人,要嫁给子,成为祂的配偶。整个新约乃是记载三一神一同作工,要得着一部分人类成为子的新妇,配偶(约三29;林后十一2;弗五25~32;启十九7~9,二一2,9~10)。在已过的永远里,父神有永远的定旨,定了永远的计划,要从人类中为祂儿子得着召会作新妇(弗三8~11)。然后在时间里,父神任命灵神执行祂的计划,去接触蒙拣选的新妇,把她带到子神那里,作祂的配偶,祂的妻子。

话中之光:

①.信徒乃是蒙福的子民,神向来都是赐福给我们。

②.亚伯拉罕虽然急切关心他儿子的婚姻,但他不愿接纳迦南人作以撒的妻子。我们若是亚伯拉罕,也许会走容易的路,说,“迦南地这里有许多女子,我为什么不能挑选一个给我儿子作妻子?也许紧靠着就有一个。”亚伯拉罕没有这样思想,反而差遣最老的仆人远至他所来自的家乡,为以撒找一个妻子。神从来没有告诉亚伯拉罕要这样作,亚伯拉罕却能照着神里面的意旨和观念这样作。我们已经看见,亚伯拉罕认识神的意旨和心思,因为他与神在实际的一里生活。

 

【创二四3~4】我要叫你指着耶和华天地的神起誓,不要从我所住这迦南人中,为我儿子娶他们的女子为妻。你要往我本地、亲族那里去,为我的儿子以撒娶一个妻子。

字义批注:

“不要从我所住这迦南人中”,这里并没有记载神告诉亚伯拉罕,不可从迦南女子中为他的儿子娶妻(参申七1~4)。但因亚伯拉罕与神在一里生活(创二四40上),所以知道神的旨意和心思,而行事与神内里的感觉一致(参林前七25;林后二10;腓一8)。从背景而言,由于迦南地各族人敬拜假神,亚伯拉罕不愿其后裔被诱转离真神(王上十一2),亚伯拉罕为以撒设下择偶的第一个条件:不可娶外族女子。

“你要往我本地、亲族那里去”,亚伯拉罕要老仆人为以撒娶妻子,乃预表父神起意要为祂的独生爱子(基督)娶妻,就差遣圣灵在与祂爱子具有相同肉身的人(本族)中间寻找合适的对象。按预表,从亚伯拉罕的亲族中为以撒娶妻的这个事实,指明基督的配偶必须出自基督的族类,而不是出自天使或任何别的受造之物(创二18~23)。因为基督成了肉体成为人(来二14上),人类就成了祂的族类。

话中之光:

①.做父母的,该为子女属灵的未来着想。信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负一轭(林后六14)。基督徒不宜在拜偶像的人中寻找婚配的对象。

②.基督在万有中没有遇见可作祂配偶的(创二20),就亲自成了血肉之体(来二14),好叫我们与祂一样,作祂的配偶。

③.在为以撒得着妻子的事上,亚伯拉罕所作的乃是为着达成神永远的目的;他是照着神的经纶行动。我们需要看见,召会中一切的婚姻都是为着达成神的目的。这样的婚姻需要与神在一里的日常生活。

④.我们所作的每件事若都是照着神的经纶,甚至我们的婚姻也会成就祂的经纶。我们需要说,“主,今天我在这里所作的,必须是照着祢的经纶。现在我是单身,但有一天我要结婚。愿我的婚姻是为着祢的经纶。”

 

【创二四5~6】仆人对他说,倘若女子不肯跟我到这地来,我必须将你的儿子带回你原出之地么? 亚伯拉罕对他说,你要谨慎,不要带我的儿子回那里去。

字义批注:

“你要谨慎”,亚伯拉罕对他仆人所说的话,指明他凭着相信主宰一切的主而活,好在神应许之地执行神的经纶。

话中之光:

①.亚伯拉罕吩咐不可让以撒回去原出之地,这是一个信心坚决的表示。其理由:神既然呼召他离开吾珥(创十二1),当然不致于让他的子孙回到原出之地。并且,神已应许将迦南地赐给他的后裔。

②.我们既已蒙神从世界里呼召出来,尝过天恩的滋味,就不可回到世界里面,去追求罪中之乐。

 

【创二四7~8】耶和华天上的神曾带领我离开父家和我的出生地,对我说话,向我起誓说,我要将这地赐给你的后裔。祂必差遣使者在你前面,你就可以从那里为我儿子娶一个妻子。倘若女子不肯跟你来,我使你起的这誓就与你无关了,只是不可带我的儿子回那里去。

文意注解:

这里表明亚伯拉罕认识神,并对神有活的信心。亚伯拉罕是第一个蒙召的人,我们在他的事例中看见首次提起的原则。亚伯拉罕没有按着今天传统、宗教的作法行动,禁食祷告寻求主的旨意。他没有忽然梦见利百加在迦南地等候亚伯拉罕的仆人。亚伯拉罕乃是在主面前行事为人(创二四40)。因他是在主的面光中行事为人的人,他就无须为着认识神的旨意祷告或禁食。他既在主的面光中行事为人,就无论他作什么,都是神的旨意,并且是照着神的经纶。

亚伯拉罕也相信主宰的主。我们若是亚伯拉罕,也许会说,“我的仆人,你必须晓得我有许多阅历。现在我给你一张地图,并且告诉你那地的人和他们的习俗。”亚伯拉罕没有这样作。他不过嘱咐他的仆人要凭着主服事,向他保证神必差遣使者在他面前,叫他的道路通达((创二四40)。在此我们看见亚伯拉罕活的信心。

话中之光:

①.“我要将这地赐给你的后裔”,神在祂儿子里面,也赐给我们丰盛的产业(弗一3、11)。

②.神必定会亲自开路,成就我们所信托给祂的(提后一12)。

 

【创二四9~10】仆人就把手放在他主人亚伯拉罕的大腿下,为这事向他起誓。那仆人从他主人的骆驼中取了十匹骆驼,手里带了他主人各样的美物,就起身往米所波大米去,到了拿鹤的城。

字义批注:

“米所波大米”,在两河流域的亚兰,即美索不达米亚,今伊拉克一带地方,距离迦南地约有五百英哩。

“拿鹤的城”,指亚伯拉罕的兄弟拿鹤之子孙(参创二二20)居住之地,可能就是哈兰(创十一31)。

话中之光:

①.老仆人忠于主人的托付,到所指定的地方去了;信徒若要事奉神,完成神的托付,便须充实自己,作好准备的工作──好好装备神各样的丰富,才能将基督供应给别人。

②.事奉神的人所走的道路,要完全遵照神的指引,不可自作主张,随意往来。

 

【创二四11~12】天将晚,众女子出来打水的时候,他便叫骆驼跪在城外的水井旁。他说,耶和华我主人亚伯拉罕的神阿,求你以慈爱待我主人亚伯拉罕,使我今日办事顺利。

字义批注:

“水井旁”,古时水井是人们生活不可或缺的场所,故通常是到水井旁边去会人或寻找对象(创二九1~12;出二16~17)。

“耶和华我主人亚伯拉罕的神阿”,这里仆人的祷告,指明他跟随亚伯拉罕的脚踪信靠主,好完成他的责任(创二四21、42)。

话中之光:

①.全世界的人(众女子)都干渴需要活水;人因为没有神,所以没有满足。

②.传福音最好的办法,就是跪在那活水之源(神)的面前祷告,求祂施恩作工,赏赐好机会(创二四12)。

③.敬虔的主人,产生敬虔的仆人;在家庭生活中作个好榜样,才能盼望家人和儿女走上正轨。

④.信徒凡事以祷告作开始,必能看见神的手也在作工。

 

【创二四13~14】我现今站在水井旁,城内居民的女子们正出来打水。向那一个少女说,请你拿下水瓶,给我水喝;她若说,请喝,我也给你的骆驼喝;愿她就作你所定,给你仆人以撒的妻子。这样,我便知道你以慈爱待我主人了。

文意注解:

古时打水相当吃力,而十匹骆驼(创二四10节)的喝水量又很大,所以很少有女子愿意如此善待陌生人,除非她是一位很有爱心的人;此外,还表示她的身体健康,并且作事勤快。老仆人所以如此向神祷告,乃因他知道神必安排一位品格优越的女子给以撒作妻子。因此,老仆人的祷告,并不是命令神如此作事,而是照着神的心意祷告。

老仆人清楚、谦卑却简单地向主祷告。凡真正相信神的人都是简单的。他的祷告立刻得着答应,甚至话还没有说完,利百加就肩头上扛着水瓶出来。他向她要水喝,她不仅给他水喝,也为他所有的骆驼打上水来。她作了这事,仆人就清楚利百加是他所要的人,因此就给她一个金环,两个金镯。

仆人在环境中寻求主的引导,藉以认识主的旨意。我们也能在环境中看见神的主宰。没有人告诉仆人要去拿鹤城,就是亚伯拉罕兄弟的城。他到那里去,在井旁遇见了拿鹤的孙女利百加。没有一件事是偶然的,每件事都是在创世以前命定的,并且藉着亚伯拉罕一个信靠神的仆人完成了。

话中之光:

①.许多时候,我们会跟不上神的带领,所以我们要借着祷告求神施恩显明祂的旨意。

②.我们可以学习老仆人的存心与态度,但不宜随意出难题给神,以免弄巧成拙。

 

【创二四15~17】话还没有说完,不料,利百加肩头上扛着水瓶出来。利百加是彼土利所生的;彼土利是亚伯拉罕兄弟拿鹤妻子密迦的儿子。那少女容貌极其美丽,还是处女,未曾有人亲近她。她下到井旁,打满了瓶,又上来。仆人跑上前去迎着她,说,求你将瓶里的水给我一点喝。

字义批注:

“话还没有说完,不料”,表明神答复他的祷告是迅速且实时的,也表明底下的遭遇是出乎神主权的管理和安排。利百加的身世,正符合亚伯拉罕所设“本族”的条件;实际上,神在此之前早就已经差派人向亚伯拉罕通风报信了(创二二21~24)。

“利百加”,预表召会是基督的新妇、妻子(弗五31~32)。

“那少女容貌极其美丽”,预表召会在神眼中是极其美丽,是圣洁没有瑕疵的(弗五27)。

“还是处女”,利百加贞洁、仁慈又殷勤。她在决定接受以撒为她丈夫的事上,也是绝对的(创二四57~58、61),并且她服从以撒(创二四64~65)。如此,她是召会作基督新妇,妻子,一个绝佳的预表。

“未曾有人亲近她”,预表召会向着基督的存心是纯一清洁的(林后十一3)。

话中之光:

①.我们的神是又真又活的,大小事都可以信靠祂。我们若在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认定神,神也必定会指引我们当行的路(箴三6)。

②.我们的心,单单要基督;除祂以外,无所爱慕(诗七三25)。

③.老仆人来到井边,向一个女子要水喝。在约翰福音四章,主耶稣来到雅各井旁(约四6),也向一个妇人要水喝。传道人常说,我们人是干渴的,需要活水解除我们的干渴。但你有没有听过,圣灵是干渴的,需要你解除祂的干渴?在这里,我们看见一个仆人,在长途跋涉之后,囗渴了。在约翰福音四章,我们看见一位救主,走路困乏,也渴了。在这里,谁更干渴?是那仆人呢,还是利百加?是那仆人。同样,在约翰福音四章,谁更干渴?是主耶稣呢,还是撒玛利亚妇人?是主耶稣。所以我们传福音的时候,必须告诉人说,父、子、灵都渴望得着他们。主耶稣求那撒玛利亚妇人给祂水喝,不只是人没有神就没有满足,并且神若没有得着人也不满足。

 

【创二四18~20】她说,我主请喝。就急忙拿下水瓶,托在手上给他喝。少女给他喝了,就说,我再为你的骆驼打水,叫骆驼也喝足。她就急忙把瓶里的水倒在槽里,又跑到井旁打水,为所有的骆驼打上水来。

字义批注:

“我再为你的骆驼打水”,利百加是纯洁、单纯的,也是仁慈、殷勤的。利百加并不知晓老仆人的来意和祷告,但她这样作,就被抓住了。亚伯拉罕的仆人,最后藉着使人满足的水得到利百加(创二四14);神所拣选的人,乃是使圣灵满足的水。

话中之光:

①.亚伯拉罕的仆人要水喝,她立刻给他水喝。她也为他的骆驼打水。从井里打上水来,倒在槽里,给十只骆驼暍,对一个青年女子来说是件艰苦的工作,但她这样作了。青年姊妹若要在神的主宰之下,尤其是在婚姻的事上,她们就需要仁慈又殷勤。不仁慈又松懒的青年女子应当独身。人请你作一件事,你必须为他们作两件事,并且第二件事该远超过第一件事。你不仅该给人水喝。也该为他的十只骆驼打水。你若这样作,你就有资格得着你的丈夫,你的以撒。这是对所有青年单身姊妹的忠告。

②.今天圣灵(老仆人的预表)来寻找神所拣选的人,正像基督在叙加井旁所作的(约四7)。任何人若回应祂并满足祂的愿望,就表明他是一个为基督被选上的人,并且圣灵要为基督得着他。

 

【创二四21~23】那人定睛看她,一句话也不说,要晓得耶和华赐他亨通的道路没有。等骆驼喝足了,那人就拿一个金鼻环,重半舍客勒,两个金手镯,重十舍客勒,给那少女,说,请告诉我,你是谁的女儿?你父亲家里有我们住宿的地方没有?

字义批注:

“金鼻环”,从以撒送来,由父亲亚伯拉罕的仆人所赠与的这些礼物,表征基督的丰富,由灵神赐给新妇,为着完成神的定旨。这些礼物与信徒的功用有关。金表征神圣的性情,环表征那灵初期的恩赐(徒二38),就是那灵自己作印记和凭质,即神作我们永远之分的预尝(弗一13~14;参路十五22)。鼻子的功用是闻味。把鼻环戴在利百加鼻子上(创二四47),在属灵上表征她嗅觉的功用已经被神圣的性情得着(参林后二14~16;来六4~6;彼前二2~3;彼后一4)。手是为着作工(参提前二8),把手镯戴在利百加手上,表征领受神圣的功用,为着在基督的身体里事奉(罗十二4)。

“半舍客勒”,表征那灵的初尝,预尝,保证全享就要来到(罗八23;林后一22;弗一13~14)。十舍客勒的“十”表征完满或完全,(例如十诫,完满的彰显神的要求),指明我们从那灵所领受的神圣功用是完全的,不是部分的(林前十二4~11)。

话中之光:

①.抓住人最好的方法,是抓住他的鼻子。利百加鼻子上有金环,手上有金镯,意思就是她已被抓住了。仆人送给她这些东西之后,被带到利百加的家中,他就见证以撒的丰富。利百加藉着亚伯拉罕的仆人带给她的礼物,认识了以撒的丰富。今天我们藉着那灵所分给我们的恩赐,认识基督从父所领受的丰富。

②.我们很多人都能作见证,起头我们对基督并没有好感。但到了一个时候,我们里面深处开始爱祂。起初,我们对基督不很了解,但我们的确爱祂。虽然那时无法解释,只是爱祂,但现在我们知道原因了:在永世里,父已计划要抓住我们。虽然我们不过是渺小的人,却很值得被神抓住。我们都已照祂的计划被祂抓住了。

 

【创二四24~27】少女对他说,我是密迦与拿鹤之子彼土利的女儿;又说,我们家里足有草料和饲粮,也有住宿的地方。那人就低头向耶和华敬拜,说,耶和华我主人亚伯拉罕的神是当受颂赞的,因祂不断以慈爱信实待我主人。至于我,耶和华一路上引领我,直到我主人的兄弟家里。

字义批注:

“耶和华我主人亚伯拉罕的神是当受颂赞的”,老仆人的话显示他已在路上对神有了深刻的认识。注意,他最先想到的是神,其次是他的主人,最后才提到他自己。

话中之光:

①.信徒要乐意且用爱心接待客旅(多一8;来十三2)。

②.信徒应当凡事谢恩(帖前五18);凡事借着祷告、祈求和感谢,将我们所要的告诉神(腓四6)。

 

【创二四28~31】少女跑回去,把这些事告诉她母亲家里的人。利百加有一个哥哥,名叫拉班,看见鼻环,又看见镯子在他妹妹的手上,并听见他妹妹利百加的话说,那人对我如此如此说;拉班就跑出来往井旁去,到那人跟前,见他仍站在井旁骆驼旁边,便对他说,你这蒙耶和华赐福的,请进来,为什么站在外边?我已经收拾了房屋,也为骆驼预备了地方。

文意注解:

拉班和彼土利敬畏主(创二四29~31)。他们也乐于接待人(创二四31~33)。接待常带进最大的祝福。对于利百加,就是彼土利的女儿,拉班的妹妹,成为以撒的妻子乃是极大的祝福。这祝福是由他们乐于接待人而得着的。他们若不乐于接待人,弃绝了亚伯拉罕的仆人,这美妙的婚姻绝不会发生。不仅如此,他们也接受了主的主宰,说,“这事乃出于耶和华,我们不能向你说好说歹”(创二四50~51,55~60)。拉班和彼土利承认这是主的作为,他们对于这事没有权利说什么。这里我们看见他们与神在一里生活的气氛。

然而,这里拉班看见鼻环,又看见镯子在他妹妹的手上...然后就跑出来,这话可能也暗示拉班是一个贪婪的拜金主义者,为日后雅各受他的欺压埋下伏笔(创三一36~42)。

 

【创二四32~35】那人就进了拉班的家。拉班卸了骆驼,用草料和饲粮喂上,拿水给那人和跟随的人洗脚,把食物摆在他面前,给他吃。他却说,我不吃,等我说明白我的事情再吃。拉班说,请说。他说,我是亚伯拉罕的仆人。耶和华大大的赐福给我主人,使他昌大,又赐给他羊群、牛群、金银、仆人、婢女、骆驼和驴。

字义批注:

“等我说明白我的事情再吃”,老仆人心里急着要办妥主人所托付的使命,顾不得自己的肚腹。

话中之光:

①.真正忠心于主的人,看主所托付的事,过于自己身体的需要;为受托之事满心负担,若负担未卸,就几乎茶饭不思,圣经中所谓的“禁食祷告”,即是这种光景。

②.我们在人面前,首先应当显出自己是神的仆人,然后应当显出神恩典的丰富,叫听见的人心里受吸引。

 

【创二四49~51】现在你们若愿以慈爱信实待我主人,就告诉我;若不然,也告诉我,使我可以或向左,或向右。拉班和彼土利回答说,这事乃出于耶和华,我们不能向你说好说歹。看哪,利百加在你面前,可以将她带去,照着耶和华所说的,给你主人的儿子为妻。

字义批注:

“这事乃出于耶和华”,老仆人将事情的始末,作简单扼要的介绍,从神的角度来说明整个事件,使人认识这事是出于神的带领(创二四50)。拉班和彼土利承认这是主的作为,他们对于这事没有权利说什么。这里我们看见他们与神在一里生活的气氛。

话中之光:

①.诚实是最好的策略;自己待人以诚,才能盼望别人也以诚相待;信徒说话最忌隔鞋抓痒,只因怕得罪人,不敢将事情明白相告,反而更易得罪人。

②.信徒遇事一看出是出于神,就应当顺服。倘若我们拖拖拉拉,恐怕要得罪神。

③.我们传福音,最重要的,是使人遇见神;人只要碰见神,就会立刻服下来。

 

【创二四52~53】亚伯拉罕的仆人听见他们这话,就向耶和华俯伏在地。当下仆人拿出银器、金器和衣服送给利百加,又将宝物送给她哥哥和她母亲。

字义批注:

“俯伏在地”,注意老仆人三次祷告时的姿势:第一次求神引导时是“站”着(创二四13),第二次是“低头”向神下拜(创二四26),第三次蒙允婚事时则“俯伏在地”(创二四52)。

“银器、金器和衣服”,给利百加的金鼻环和金手镯(创二四22、)银器、金器和衣服,连同给她哥哥和她母亲的宝物,象征基督那追测不尽的丰富(弗三8)。“金器”,表神的生命性情;“银器”,预表基督的救赎;“衣服”,预表基督作我们公义的衣袍(赛六十一10);“宝物”,预表那灵的工作。仆人向利百加见证以撒的丰富,就是以撒从父亲所承受的(创二四35~36),又把这丰富中的一些给利百加作预尝。这使利百加受吸引归向以撒,虽然从来没有见过他,却愿意离开父家,去成为他的妻子(创二四58)。同样的,那灵临到基督的信徒,向他们见证基督的丰富,就是祂从父所领受的(约十六13~15),使他们受吸引归向基督;他们虽然没有见过祂,却是爱祂(彼前一8),并且撇下世界,丢弃肉体中天然的关系,而联于基督(太十九29)。利百加在美地面见以撒之前,已经藉着仆人的礼物,有份于并享受以撒所承继的。同样的,我们在面见基督之前,就享受了那灵的恩赐,作为对基督丰富之全享的预尝(来六4,罗八23)。

话中之光:

①.信徒在人前要显出神的同在(金器),十字架的经历(银器),基督的荣美(衣服),并流露出享受那灵之恩赐的甜美(宝物)。

②.起初利百加接受一个金环戴在鼻子上,两个镯子戴在手上。她接纳了仆人的使命之后,就带来更多的丰富(金器、银器和衣服)。同样,我们进入了召会生活,并接纳了圣灵的托付之后,就带来基督的丰富,就是金器、银器和衣服,给我们享受。基督一切的丰富都是我们的。

 

【创二四54~58】仆人和跟从他的人吃了喝了,住了一夜。早晨起来,仆人就说,请打发我回我主人那里去罢。利百加的哥哥和她母亲说,让少女同我们再住几天,至少十天,然后她可以去。仆人对他们说,耶和华既赐给我亨通的道路,你们不要耽误我,请打发我走,回我主人那里去罢。他们说,我们把少女叫来问问她,就叫了利百加来,问她说,你和这人同去么?利百加说,我去。

字义批注:

“让少女同我们再住几天”,这里表明信徒的家人往往会成为我们爱主、热心服事主的拦阻。

“你们不要耽误我”,这里表明老仆人办事干净利落,不拖泥带水,并且他是以神的带领来回绝人的拖延。

“利百加说,我去”,这话表明利百加是绝对的。虽然她从来没有见过以撒,但她毫不犹豫地愿意去他那里。她没有对母亲说,“母亲,我从来没有见过以撒。也许我该先与他通信,然后请他来访问我们,我才能决定要不要和他结婚。”利百加没有这样说。虽然她的哥哥和母亲犹豫不决,要她至少再住十天,但她说,“我去”。她是绝对的。

话中之光:

①.信徒行事,只要一看出是出于神的带领,就应当信而顺服;过度的审慎,反而会使人陷入迷糊之中。

②.我们惟有受基督荣耀丰富的吸引,心中切盼迎见主的面,才能脱离属地的羁绊。

③.有些青年姊妹太过考虑婚姻的事,结果演变成精神问题。有的人花了多日,多周,多月,甚至多年,考虑一位弟兄是不是神为她预备的。这样的姊妹,越考虑,就越搅扰神,搅扰自己,也搅扰别人。有年长的弟兄就责备说:“你若觉得他是那位弟兄,就盲目地嫁给他;若觉得他不是那位弟兄,就忘掉他,不要谈这事。你来问我,我怎能告诉你是或不是?我若说是,你会说我不了解他;我若说不是,你会觉得不喜乐,因为你已经爱上他了。不要再想这事了。或者嫁给他,或者忘掉他。”青年姊妹们,你们若要结婚,必须学习仁慈、殷勤且绝对。

④.老仆人说服利百加,也就是那灵说服新妇。预表那灵的仆人把丰富带给利百加以后,她就被说服,愿意嫁给以撒。虽然她的亲属要她迟延一些时候,但利百加听了仆人所作以撒的见证,愿意到迦南地的以撒那里去。同样,我们愿意到基督那里去。虽然我们从未见过祂,却受祂吸引,并且爱祂(彼前一8)。只要我们愿意到基督那里,就表明我们是被拣选的利百加。

 

【创二四59~61】于是他们打发妹妹利百加和她的乳母,同亚伯拉罕的仆人,并跟从仆人的,都走了。他们就给利百加祝福说,我们的妹妹阿,愿你作千万人的母;愿你的后裔得着仇敌的城门。利百加和她的使女们起来,骑上骆驼,跟着那仆人;仆人就带着利百加走了。

字义批注:

“打发妹子”,这话显明是由拉班作主,而不是他父亲彼土利。这可能是彼土利已经故世,拉班代表他作主,或者是彼土利生性木讷随和,任由儿子出主意(参创二四24、29)。

“她的乳母”,就是底波拉(创三五8)。

“愿你作千万人的母”,他们的祝福正应和了神对亚伯拉罕的赐福(创二二17)。

话中之光:

①.最后老仆人将利百加带给以撒(创二四51、61~67)。虽然那是漫长的旅程,但他带利百加行过其间,将她献给以撒作新妇。圣灵已经说服我们,现今正在把我们带给基督。虽然这是漫长的旅程,至终祂要带我们行过其间,将我们献给基督,作祂心爱的新妇。

②.利百加接受并享受这一切丰富之后,就跟从仆人,骑上骆驼行经旷野,直到她与以撒相会(创二四58,61~65)。同样,我们也在跟从那灵,骑着“骆驼”行经漫长的旅程。当我们遇见基督,我们就要从“骆驼”上下来。一切现代的便利设备,就如电话、汽车,都是今日的“骆驼”。利百加在骆驼背上行经旷野,我们在今日现代的“骆驼”上行经旷野。按照利未记十一章,骆驼是不洁净的,却有用处。今天许多的便利设备在神眼中是不洁净的,却使我们能行过旷野。当我们遇见主的时候,就要离开这些“骆驼”了。

 

【创二四62~63】那时,以撒刚从庇耳拉海莱回来,他原来住在南地。天将晚,以撒出来在田间默想,举目一看,见来了些骆驼。

字义批注:

“庇耳拉海莱”,意即那看见我之永活者的井,或那启示祂自己者的井。

“天将晚”,表征将近世界的末日,主即将再来。以撒在黄昏时迎娶利百加(创二四63~64)。这含示基督的婚娶要在这世代的末了。在这世代结束时,基督要来迎娶祂的新妇。

“以撒出来在田间默想”,圣经译者对这里的希伯来文的译法不尽相同。有些译本译为以撒到田间去祷告,其它的译本说他到田间去敬拜。以撒在主面前默想,很可能想到他的婚姻。他失去了母亲,还没有妻子,最可靠的仆人又出门在外。以撒不知道仆人会不会回来。家中没有安全或保障,使他在为难的处境中。因此,他出去到田间寻求主,在神面前默想。当他默想的时候,利百加来了。

话中之光:

①.信徒要学习以撒的榜样,将自己的婚事完全交托给神,时刻祷告、仰望神,届时也必要看见神的作为。

②.召会这只船正在渡到彼岸的途中,虽然因风不顺,摇橹甚苦,但主耶稣正在为我们祷告(可六46~48),所以我们可以放心。

 

【创二四64~66】利百加举目看见以撒,就急忙下了骆驼,问那仆人说,这在田间走来迎接我们的是谁?仆人说,是我的主人。利百加就拿帕子把自己的脸蒙起来。仆人将所办的一切事都告诉以撒。

字义批注:

“就拿帕子把自己的脸蒙起来”,照古时中东一带的风俗,新娘要婚礼完成之后,才能敞着脸被新郎看见。

话中之光:

①.我们现在是神的儿女,将来如何,还未显明;但我们知道主若显现,我们必要像祂(约壹三2)。还有一点点的时候,那要来的就来,并不迟延(来十37)。

②.有一天主还要再来,在路上迎接我们,在恩典里迎见我们。信徒在主面前,要把自己完全遮盖起来,以祂为我们的一切。

 

【创二四67】以撒便领利百加进他母亲撒拉的帐棚,娶她为妻,并且爱她。以撒自从他母亲不在了,这才得了安慰。

字义批注:

“领利百加进他母亲撒拉的帐棚”,亚伯拉罕的儿子以撒没有作什么,只是迎接他的新妇。这表征凡事都由父计划,并由那灵完成,子不过迎接新妇而已。以撒领利百加进他母亲撒拉的帐棚,并且爱利百加,表征基督要在恩典里(由撒拉所预表),并在爱里,迎接祂的新妇。以撒娶了利百加之后,才得了安慰、满足;照样,基督要在祂婚娶的日子得着满足。

“才得了安慰”,照着人的观念,利百加经过长途跋涉,这才得了安慰。但圣经并不这样说。这里告诉我们,不要尽是考虑我们的安慰,我们的满足;相反的,要考虑基督的安慰,基督的满足。基督若没有安慰和满足,我们也不能有任何安慰和满足。我们的满足在于祂的满足。我们的安慰就是祂的安慰,祂的满足就是我们的满足。基督现今在等候得着安慰。祂什么时候才会得着安慰?乃是在祂婚娶的日子。那日子必要来到。

话中之光:

①.仆人将一切所发生的事告诉以撒,以撒就接受父亲为他所作的,娶了利百加。以撒不是一个活跃的人,因他没有作什么。他不过住在井边,在活水之地旁边。他的婚姻来自承受,不是来自奋斗。他没有为着妻子奋斗;他承受了父亲为他所作的;他没有作什么事,来得着一个妻子,他不过接受父亲为他所得着的。他这样行,就是与主是一,使神的目的达成在他身上。他没有举行结婚典礼,却有真实且稳固的婚姻。

②.以撒的婚姻最终达成了神的目的(创二一12下,二二17~18)。在创世记二十四章,那些人的生活不仅仅是为着自己的人生,他们的生活乃是带进神永远目的的达成,生出基督,并为着神的经纶产生神的国。

「时代职事 > 个人写作平台」「凡署名原创文章,未经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
最新文章
随机阅读
网站名称 职事简介 探寻印记 关于本站 友情链接 关于作者

个人平台 ® 时代职事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