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经:创世记(第十章)

埃辰 • 2016-07-10 •

字号

【创十1~2】挪亚的儿子闪、含、雅弗的后代记在下面。洪水以后,他们都生了儿子。雅弗的儿子是歌篾、玛各、玛代、雅完、土巴、米设、提拉。

字义批注:

“挪亚”,安息,安慰;“闪”,名,名声;“含”,黑,热;“雅弗”,扩张,美好。(原文字义)。本章旨在证明人类乃出于同一个祖先,都是挪亚三个儿子的后代。

“歌篾”,完全之意,就是高卢,包括今日之法兰西、比利时、德国、荷兰及瑞士之一部分地区,又是英国韦尔斯人的始祖。先知何西阿之妻亦名歌篾(何一3)。

“玛各”,意即北边的地方,就是古时的西古提人。圣经只在新约中提过一次(西三11)。此族原居于俄国南部黑海与里海附近之地,及高加索之北部,并为鞑靼人的始祖,即为契丹的西北族,后为蒙古的一部。他们的后裔多住在现今的俄国和亚细亚,先知和使徒曾用玛各之名为比喻(结三八2,三九6;启二十8)。

“玛代”,中间之意,就是古时玛代人的始祖,位于波斯国之西北,东临印度,西至亚美尼亚与亚述,南至波斯与旷野,北至欧亚二洲的里海。以色列人被掳到亚述时,曾被安置在玛代的城邑(王下十七6,十八11)。

“雅完”,意即幼稚的,就是希腊人的始祖。他的后裔多住在希腊(赛六六19;但八21)、亚兰和马其顿,又是阿拉伯南部的一座城。先知们常说雅完人贩卖以色列人为奴仆,此地贸易甚为繁盛(结二七13、19;珥三6)。

“土巴”,意即散布,这人与其弟米设先居于亚述地,其后裔徙居到黑海的南方,以后又散居南边和北边,西班牙人也是土巴人的后裔,先知以西结亦曾将土巴与他的弟兄雅完、米设相提并论(结二十七13)。

“米设”,意即拔出来的,和玛各地的歌革、土巴等国相连属(结三十八2),后来居处靠近黑海。作诗的人说,寄居在米设的人有祸了(诗一二O5)!先知以西结预言米设、土巴必要被杀、倾败(结三二26,三八2~3)。米设的后裔,就是现在的俄罗斯人。

“提拉”,意即渴望,土耳其人的始祖;就是土国南部音的特拉加人(Thracian),今则以为系古爱琴海上之海盗,属投先挪族(Tursenoi,代上一5)。

话中之光:

①.挪亚一家族谱所提供的,是此后古代近东的历史地理民族分布的资料,在沿海地带、北非洲、叙利亚─巴勒斯坦、美索不达米亚定居的线索。所有重要的区域,以及将来在某些程度上,会与以色列发生接触的国家,如埃及、迦南、非利士人、耶布斯人、以拦、亚述等,都已包括在内。

②.这名单反映出写作时“世界”政治上的分割情形,亦肯定表示以色列人的根源可以追溯到美索不达米亚。然而,本章却没有试图按人种分组。古代人更加重视的,是国籍、语言、民族的分野。

 

【创十3~5】歌篾的儿子是亚实基拿、利法、陀迦玛。雅完的子孙是以利沙、他施、基提人、罗单人。这些人的后裔,在列国的岛屿和沿海一带分地居住,各按各的方言、家族、邦国。

字义批注:

“亚实基拿”,指德国人;

“以利沙”,指坚固的约,是意大利人的始祖。

“他施”,指坚硬,多石的,是西班牙人的始祖。

“基提”,指斗拳者,捣烂的,踹酒醡者,是塞浦路斯人的始祖。

“罗单”,指领导者,是希腊人的始祖。

“海岛”(创十5)这词未见于含的后裔(创十20)和闪的后裔(创十31),表示当时雅弗的后裔系散住于地中海沿岸的陆地和众海岛上。另外,圣经常以“海岛”来形容离开巴勒斯坦遥远的地方(如:耶二五22),或用以统称外邦人之地(如:赛四二4)。

话中之光:

①.人类散住各地原是神的旨意(参创九1、7),而分散的原则包括了地域、种族和语言等三项。但在分散之后,人们竟产生了地域观念、种族观念和语言观念,互相歧视,而成为人们不能和睦相处的主要原因。

②.神从一本造出万族的人,住在全地上。非洲森林中的土人,以及在黑暗中最卑微的被人遗忘的,或是最凶悍的杀人犯,他们都是我们骨中之骨,并不逊于君王、圣徒,先及殉道者。

③.神爱所有的人,祂差独生爱子为全人类舍上,成为赎众人罪恶的代死者。众人必靠祂而兴起,任何人都可得着主的福祉。人类既出自一本,福音是将福分带给众人,所以“你们要去,传福音给万民听”(太二八19)。

 

【创十6~9】含的儿子是古实、麦西、弗、迦南。古实的儿子是西巴、哈腓拉、撒弗他、拉玛、撒弗提迦。拉玛的儿子是示巴、底但。古实又生宁录,他是地上最早的勇士。他在耶和华面前是个英勇的猎户,所以有话说,像宁录在耶和华面前是个英勇的猎户。

字义批注:

“古实”,意为黑、恐怖,是衣索匹亚人的始祖。

“麦西”,意为埃及,是埃及人的始祖。

“弗”,意为受苦的,是北非利比亚人的始祖。

“迦南”,意为洼地、紫色之地、鄙陋、商人,是迦南人的始祖。

“宁录”,意为反叛,代表敌挡神的首领。宁录是敌基督的第一个预表,是第一个敌对神的。根据历史,宁录带进许多拜偶像的事(耶七18)。敌对神的人类政权开始于宁录,要结束于敌基督(耶五十1;但二32~35)。巴别城和尼尼微城都是宁录建造的(创十10~11),后来成了巴比伦国和亚述国的京城,这二国是人类敌对神的有力表征。

“他是地上最早的勇士”,表示宁录的外貌魁伟,力量过人。宁录是含的后裔,而含是受挪亚咒诅的迦南(参创九25~27)的父亲;含族的一些后代,后来成了神的百姓以色列人的仇敌。

“在耶和华面前是个英勇的猎户”,英勇的猎户形容一个人的性格剽悍,这里指在神面前嗜杀生灵(包括人口),有“目中无神”的意味。

话中之光:

①.撒但常利用神所弃绝的人,使他作反抗神的首领。

②.世人自古崇拜英雄,甚至许多基督徒也喜欢高举有才干的领袖;信徒固然应当尊敬属灵领袖,但不可过于圣经所记,以免重此薄彼(林前四6),而造成召会合一的难处。

③.我们应当竭力避免凭外貌认人(林后五16),而要注意一个人的品格和灵命的程度如何;神所看重的不是“英勇的猎”,神所要的是敬畏神、寻求神、与神同行的人。

④.凡动刀的,必死在刀下(太二六52);以暴力取胜的,终究要屈服于别人的暴力之下。

 

【创十10~12】他国的起头是巴别、以力、亚甲、甲尼,都在示拿地。他从那地出来往亚述去,建造尼尼微、利河伯、迦拉,和尼尼微、迦拉中间的利鲜,就是那大城。

字义批注:

“他国的起头”,根据创世记第十一章,人类在未分散到世界各地之前,起初都在示拿地一起建造巴别城和塔(参创十一1~4),由此可以推测,宁录必是头一个立国作王的人。

“巴别”,即混乱之意,是巴比伦的前身;“示拿地”,就是巴比伦平原。神的子民曾被掳到巴比伦(参太一11),因此它在圣经里面是代表撒但邪恶建造的集大成,就是宗教的世界(参启十七、十八章),是撒但在背后推动,以与神的计划相对抗的一种邪恶系统。

“他从那地出来往亚述去”,意即他扩展版图达于亚述地。

“尼尼微”,古时大城(拿三3)。有人以为后来的尼尼微大城,就是先前的尼尼微、利河伯、迦拉、利鲜等四座城联合成功的。

话中之光:

①.当神在地上有所计划,要借着祂的百姓来见证祂自己时,撒但也在地上有所筹划,要利用一些人事物作它的工具,来对抗神的作为。

②.信徒应当追求神的“国”和神的义(太六10、33),不应当为自己建造势力范围。

③.人的野心没有止境:有了一些城池,还要更多城池;有了一些财富,还要更多财富。信徒要以自己所有的为足(来十三5);敬虔加上知足的心,便是大利了(提前六6)。

④.人的建造总是以“大”为着眼点,比方:召会人数越多便是越大、越兴旺,教堂建筑越宏伟高大便是越有成就。我们要谨慎这样的建造,因为凡是属人的工程,有一天都要被火烧毁(林前三10~15);求主叫我们的工程,都能耐火并存得住(林前三12~15)。

 

【创十20】这些就是含的子孙,各按他们的家族、方言、地土、邦国。

字义批注:

“宗族”,重在血缘关系;“方言”,重在语言关系;“地土”,重在地缘关系;“邦国”,重在政治关系。

话中之光:

①.含的儿子迦南因背叛权柄,受咒诅,故迦南地人成了神的仇敌。创世记十章从第六节至二十节,用了大约全章一半的篇幅,来介绍含的后裔,因为他们大半成了以色列人的世仇死敌。其中,刻意提及非利士人(创十14),乃因他们后来成了亚伯拉罕和他子孙的对头(创二十章,二六8、18);又提及耶布斯人(创十16),当以色列人征服迦南地时,住在耶路撒冷的原居民就是他们,(士十九10~11;代上十一4)。而亚摩利人(创十16),住在山地,后来成为以色列人的世敌(书十6~11;士一34~36)。

②.含族族谱共通的主题,是它和以色列人在地理、政治、经济上,都有极密切的重要性。这些国家是以色列的主要对手,并且简直是围堵以色列的,如埃及、阿拉伯、美索不达米亚、叙利亚,巴勒斯坦。此外,名单上还有一些简短的记载(宁录和迦南),打破了标准的族谱格式,并且引进一些在以色列后世历史中的重要地区,如巴比伦、尼尼微、西顿、所多玛、蛾摩拉。

 

【创十21~25】雅弗的哥哥闪,是希伯所有子孙之祖,他也生了儿子。闪的儿子是以拦、亚述、亚法撒、路德、亚兰。亚兰的儿子是乌斯、户勒、基帖、玛施。亚法撒生沙拉;沙拉生希伯。希伯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名叫法勒,因为那时人才分地居住,法勒的兄弟名叫约坍。

字义批注:

“希伯”,即“渡过”之意,指他从世界分别出来,乃是得胜者的预表。

“沙拉生希伯”,沙拉即萌芽之意,指希伯是在生命中萌芽生长的。

“他也生了儿子”,指希伯只从事生命的繁衍与建造。

“法勒”,指希伯寻求并明白神的旨意(神的心意是要人分散全地)之后,就藉替他儿子起名“法勒”(字义是“分裂、分散、分开”),以表明他全心顺从神的旨意。

“约坍”,微小之意,指希伯在地上并无雄心大志,甘心卑微服事主,所以给另一个儿子起名叫“约坍”。

话中之光:

①.这里的重点在于引介“希伯”,可能他本人相当敬畏神,是以色列人嫡系祖先之中杰出的人物;或谓“希伯”的原文系“希伯来”的起源,而以色列人又称希伯来人(出一19~20),因此摩西在写本书时特别提到他的名。注意:“希伯所有子孙”,并非都是以色列人;以色列人仅指出于亚伯拉罕之孙雅各的后裔。

②.希伯给其中的一个儿子起名叫法勒,因为那时人才分地居住。这里的记载方式相当特别,可能是暗示当第十一章耶和华使人分散全地的时候(巴比塔事件,参创十一8~9),正是以色列人的嫡系祖先“法勒”在世之时。希伯为他的儿子起名“法勒”,表示他因为敬畏神,顺从了神要人分散全地的心意,并以此为记念。

 

【创十32】这些都是挪亚三个儿子的家族,各按他们的族系、邦国。洪水以后他们在地上分为邦国。

字义批注:

“家族...族系”,本章共列了七十个宗族;“七十”表征完全(参出一5,二四1;士一7),故本章是说明全人类如何从一本产生万族,如何形成他们所住的疆界(参徒十七26)。

话中之光:

①.全世界的人都同出一源,因此我们不应当有“非我族类”的敌视态度,而宜“四海之内皆弟兄”,一视同仁。

②.要紧的是竭力使万民作主的门徒(太二八19);在基督里面就不再有种族、文化、语言等的分别了(西三11;林前十二13;加三28)。

「时代职事 > 个人写作平台」「凡署名原创文章,未经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
最新文章
随机阅读
网站名称 职事简介 探寻印记 关于本站 友情链接 关于作者

个人平台 ® 时代职事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