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你认识主的恢复

埃辰 • 2018-07-07 •

字号

带你认识主的恢复(一)负担

有的时候,里面有感觉了,就知道要写些什么。昨天晚上,里头就不断地重复几个字——“主的恢复”。这几个字不停地重复着,仿佛又有声音在自问自答:什么叫主的恢复呢?你们都说主的恢复,到底在讲些什么呢?别人听到主的恢复,要怎样才能简易地领会呢?于是,我就产生一个念头:为什么不向外界介绍一下主的恢复,告诉别人我们在讲些什么?

自从有了这个念头,我觉得这不仅对外界是紧要的,对内初信者也是重要的。因而,今天我就开始这一系列的写作。我的意思和负担,并非传授什么属灵的知识,或深奥的真理,我只是从我所领受的所经历的,并消化后擘碎的,分送出去,让有文化或没文化的,都能听懂,对主的恢复有一个浅浅的正确的认识和印象。因此,当我们学习真理后,讲说是顶关键的。讲说不是复制,不是粘帖,而是真正成为我的,再分赐给别人。这是牧养的原则。

今天,当我们说到主的恢复时,有的人会误以为,只有“召会群体”才是主的恢复。一方面,这话是对的,因为现时代,也惟有召会群体注意并在实行主的恢复。你若到基督教里,许多人都没听说过,甚至不知要恢复什么。但另一面,当我们说到主的恢复时,这不仅包括“召会群体”,实质上指两千年来,教会历史上所有在主的恢复路线上之信徒。从起初的使徒们,到教父们,再到中世纪改教运动的先锋,又到改教运动的马丁路德,以及约翰加尔文、盖恩夫人、新生铎夫、约翰卫斯理,倪柝声和李常受,等等。这些都是神为着祂的恢复所兴起的人。并在每一个时代,神藉着这些属灵前辈释放一些真理,使圣灵的水流不断地往前。

所以,今天的地方召会乃是沿着主的恢复这条路线,传承并扩大。我们也可以说自己是主的恢复,因为我们是为着主的恢复。但这并不是说,主的恢复是一个基督徒团体的名称,或代表基督教新教里的一个派别。不是的,主的恢复乃是属灵的实际。一面说来,主的恢复是一种状态和性质;另一面说来,主的恢复就是神在地上的行动。

从属灵的实际而言,人是否在主的恢复里,并不取决于你在哪里,而是你是否在这种状态、性质和行动里。主今日的恢复,重点在三方面:神的启示、神人的生活和召会的实行。如果你说你在主的恢复里,但是却不按着真理而行,那还恢复什么呢?譬如,从教会的历史看,弟兄会在真理上是进步的,但又是何等分裂!直到二十世纪,主特别藉着倪析声和李常受这两位弟兄,把真理释放给我们,叫我们看见召会的立场,就是极重要的三个元素:第一,我们需要基督身体真正的一;第二,我们需要地方独一的立场(在地理上的);第三,我们更需要合一之灵的实际。如果我们维持这三个元素,就是站在召会正确的立场上,并使我们能够在一里,避免弟兄会的分裂之路。但我们若不重视这三个元素,一都没有了,制造可笑的一地多会,不过是重蹈弟兄会的覆辙。那在这一项真理上,虽然真理有了,也看见了,然而在那里实行上真没有恢复。如果是没有看见,只能说是因为真理亮光不够就停在那里;如果是看见了不去行,不只是没有恢复,而且那里就是倒退。是不是这样的?

对于初信者,我希望你们能对主的恢复有个大概的印象。起码别人问你什么叫主的恢复,你也能给别人解答。以上我所讲的,是其中的一部分。要想详细地领会,也可以读读“教会历史上恢复的路线”,之前我在本平台发表过。这篇信息是把主恢复的路线理一理,并告诉你在这条路线上,两千年来神主要兴起了哪些人,又恢复了哪些真理。如果读完它,就清楚今天的地方召会,又是什么样的一个群体;我们乃是继续在那条路上的人。

有人会问,为什么叫“恢复”呢?也许我们听说过“归正”,基督教里讲“归正神学”,这外界信徒都知晓。什么叫归正呢?按字义讲,就是回到正道。归正神学,是指由十六世纪的宗教改革家约翰加尔文所发展出的神学,又称为改革宗神学。其神学重心就在于唯独圣经和不断归正。意指强调纯正的教义,以圣经为唯一绝对的权威来发展神学,无论是理性、经验、传统、哲学、科学等等都不能凌驾于圣经之上。而由于人都有可能犯错,归正神学就要不断地以检讨自己的神学是否符合圣经,这就是不断归正的精神。

但我们不讲归正,我们讲恢复。“恢复”的字意,乃是重新得到已经失去的事物,或是将事物复原到正常的情形。换言之,就是这件事物已经存在,在失去或被破坏之后,又被还原成先前的状态,这就叫恢复。“恢复”这词略显简单,但我们说到主的恢复,把它应用到全本圣经的启示上,就看见它是既深奥又紧要。可以说,全本圣经的启示乃是启示恢复的事。

为什么要恢复?乃是因着教会的堕落,才有恢复的必要。从第一世纪起,早期的使徒们就带进了神圣启示的恢复。这些恢复的神圣启示,都很清楚地记载在圣经中。但是不久,教会受到撒但的破坏,而渐渐堕落,慢慢就落入了黑暗的时期。当时人对于在圣经中所记载的神的话,不够那么清楚的认识,甚至产生出许多错误的解释。然而,神的话仍然是要向神的儿女启示出来的,所以从十五、六世纪开始,主就兴起一些新的恢复。我们比较熟悉的,是关于马丁路德和十八世纪英国弟兄会的弟兄们在圣经启示上的恢复。这一条恢复的线,一直延续下来,直到如今。今天,我们看见并相信,神正在恢复某些事物,就是在教会历史中被遗弃、误用、或毁坏的,神现今将其恢复成原初的状态或情形。

我们既然看见主恢复的路线,也看见神正在为着祂的恢复,现今在这地上有所行动,那我们就有必要响应,与祂配合,这就是为着主的恢复。然而,我们若要为着主的恢复,还有必要认识主恢复的四大支柱:真理、生命、召会、福音。如果有人要问,你们天天究竟在讲些什么?这四大支柱,就是我们所讲的。只是每一项都有许多点,这些点有的是中心线,有的是枝叶。从下一篇开始,将带你认识这些项目。


带你认识主的恢复(二)真理的恢复

如果我们对这些项目这些点有所了解,便能对地方召会所教导的真理融会贯通。讲来讲去,其实万变不离其中。有些信徒就是每天这儿吃一点,那儿读一点,好像这就够了,于是得救好多年,脑海里仍是一片迷糊。只因没有把项目归类,没有把点理顺,甚至有些信徒连基要真理(最基本最基础的)都没搞懂,整天只知在啃高峰,那结局会怎样,可想而知。所以,本系列会讲到一些主要的点,只是列出来,给初信者在追求上一点指引,但追求还在于各人。

我们若想认识主的恢复,就要弄明白什么是主的恢复,不仅从字义上,也从属灵的实际上,对主的恢复有个起码的印象。然后,我们就需要在真理上认识主的恢复。带人认识主的恢复,也是如此。

在主的恢复里,最重要的就是真理的恢复。如果没有真理,就没有恢复。真理的恢复,乃是主恢复中的一大支柱;主的恢复就在于恢复对真理的认识。从教会历史看,使徒们之后,真理和福音的光就逐渐衰落;一直落到第七世纪,就完全失去,长达十个世纪之久,世界历史称之为“黑暗时代”。直到改教时期,改教家工作的重点,就是要释放圣经中的真理。从那时起,漫漫长夜过去,真理的光才又开始显明。那时的光,虽如微曦,却是越照越明;直到今天,福音和真理的光可说已是如日中天,明亮而且完全。

然而,这些福音和真理的光,多半只释放在主的恢复里。在主恢复的出版品之外,人看得见的只到十九世纪中叶的真理。可以说,有将近一个半世纪的亮光,在基督教的书籍中是微乎其微。因此,今天在各国的神学里所教导的真理,那个亮光也只是到一百五十年前为止。但在主的恢复中,真理的光乃是直到今天。⑴

基督教在真理上的短缺

我们知道主的恢复背景乃是基督教。那么,今天的基督教是怎样的情形呢?从我个人对基督教的了解,他们在真理上是短缺的。譬如,人有灵、魂、体三部分组成,我们若熟知的灵的功用,就能运用灵,并在灵里接触这位是灵的主,且在灵里来享受祂。但是,基督教里大多数人持守着二元论,即灵魂和身体,所以他们搞不懂人的灵是什么,更不知如何去接触这位神。主耶稣说,祂是生命的粮,吃祂的人就因祂活着(约六48、57)。倘若我们说,我们吃主喝主,使我们在灵里得饱足。这会使许多宗教人士稀奇,也难以用头脑去领会。因为在他们那里,只有学习,用知识武装头脑,谈不上吃与喝,更谈不上享受。

再举例如,我们讲到神的经纶(希腊文,oikonomia,奥依克诺米亚),就是指神的家庭行政安排,神圣的经营。根据以弗所书,“经纶”乃指神的永世计划,就是照神从万世以前,在我们主基督耶稣里所定的旨意。这经纶在以前的世代,没有叫人知道,故此它乃是一个奥秘。那么,这个奥秘是如何安排的呢(弗三9末句)?当我们领会神的经纶,就能清楚知道这经纶自然包括神对人类所有的旨意与安排。如宇宙的创造、人的被造、神的拣选与呼召、基督的成肉身、十架的救赎、召会的出现、信徒的救恩、世界的结局、基督的再临、新妇的婚筵、国度的实现、永世的生活等等,都包括在这经纶里。这经纶贯串神、基督、灵、人、救赎、救恩、召会、末世…等诸多神学题目。

更深入一点,这经纶与法理的救赎与生机的救恩都有关系,包括信徒如何称义、重生、成圣、更新、变化、模成神儿子模样、得荣耀等过程,也包括召会如何成为基督的身体,成为那充满万有者所充满的。所以,这经纶又是何等丰富!它与基督徒信仰的根基本身有极大的关系。因为“经纶神学”乃是贯串全本圣经,并且是基于圣经本身的启示,而非基于人为文化哲学之影响。其所涵盖范围,包括圣经所有主要真理,并能完满解释信徒所有属灵经历。但是,今天的基督教里没有看见这些点,他们讲这个神学或那个神学,却很难说到“经纶神学”,因而在那里通常都是听到“神的旨意”这句话,凡事扯上“神的旨意”,却说不明白神的旨意到底是什么,也很难听到有人把这个奥秘是如何安排的说得清楚。

再举个例子,当我们说到新耶路撒冷的时候,我们今天在召会生活中乃是预尝。可是,基督教里几乎听不到新耶路撒冷的信息。因为启示录这卷书对他们中许多人都是封闭的,有些信徒根本看不懂。如果要讲启示录,照他们的理解和领会,就是在这卷书最后天上掉下来一个物质的天堂,人死后到天堂去。或许,提到启示录,就是讲这个。不要不信,我从前在南方一个人漂泊在外,与基督教接触有两年之久,也是与那里的信徒打成一片,真是从来没有看见一个人讲过新耶路撒冷,有些信徒干脆说,不要读启示录这卷书。甚至,我见一位牧师把李光弘的那篇传福音视频《福乐人生》,用了四个主日礼拜,分四篇道讲完。可是,这样的福音视频,在主恢复的召会里,只是用来给福音朋友或初信者看的,真要在聚会中教导真理,通常是不用的。

再则,那时我接触他们时,经常参加他们的读经聚会。这聚会是牧师带领的,聚会开始前需要有个人带祷告,谁愿意都可以到讲台上去祷告。我记得有那么两次,我就上去祷告,祷告完那些年青的信徒都十分惊讶,私下里问我:“你读过神学吗?”我说:“我没有读过,我信主刚两年。”可见,一个祷告就暴露那里的情形,因为我所学习的,确实要比他们高深得多。然而,可以这么说,在主的恢复里,我只是一个小子,自认为也是最不会祷告的,我也没有口才,但在基督教的聚会里,我分享一小段,牧师坐在那里,不是夸赞,就是嫉妒,这是我能感觉到的。

主的恢复已经把圣经的奥秘完全解开了

说了这么多,只是想告诉大家,在主的恢复里是何等有福!因为我们在这里,圣经的奥秘完全向我们解开了,圣经对我们不再是一本封闭的书。有些圣经教师承认,启示录是一卷封闭的书,它太深了。也有人告诉好些信徒,不要去摸启示录,要离开它。对多数信徒而言,启示录是一卷封闭的书。但是,当我们得着启示录恢复译本,就不能说它是一卷封闭的书了。它是一卷解开的书。启示录恢复译本向我们简明扼要地解释了这卷书。

也许有人会说,“没有人能把圣经完全解开,不同年代有不同的亮光”,这话是事实,但不可否认,圣经中仍有许多宝藏等待我们去挖掘。然而,当我们说“主的恢复已经把圣经的奥秘完全解开了”,这并非是狂妄的话。因为讲到圣经的奥秘,重点无非是基督、那灵、生命与召会(圣经的四要素)。换言之,说得详细点,就是关乎宇宙、神、人、基督与召会的奥秘。当我们把这些要点的基本真理去认真研读和领会,解开圣经就不是一件难事。在主恢复的一些出版书籍里,已充分而详细地对此作了阐述。说到解开,就是“打开矿藏”,基本的真理也已向我们陈明,许多生命的滋养都已出版。当然,对许多走在我们前面的圣经教师,我们非常感激;今天我们乃是站在他们的肩头上。

当我们说到解开,就是矿藏被打开了。打开矿藏与采矿挖掘,是两回事。但在采矿的事上,仍需要进一步挖掘。用李常受弟兄的话说:“我已经设法向你们解开了新约的每一卷书,我把进一步的挖掘留给你们。我不过是‘打开矿藏’,我并没有挖掘得很多。倪柝声弟兄在中国所立的根基,非常帮助我。倪弟兄和我都没有那么多时间进一步的挖掘。我想要进一步的挖掘,我也还在挖掘,但我不信我能作那么多。因此,我把进一步挖掘的事留给你们”。

我个人是生在主的恢复里,长在主的恢复里,对于主恢复里的真理,并非仅凭耳闻,而是在经历里,与基督教的接触中,让我确信我所学习的并所领受的,是何等宝贵!有的人只是听说,但我把自己所学习和领受的,去对比过,两者的差距就出来了。所以,主的恢复就是真理的恢复,在于恢复对真理的认识,叫人在真理上认识主的恢复,也是至关重要的。

考量几件事

我们若要开展主的恢复,并带领别人来认识主的恢复,这需要我们在神的光照下,来考量几件事。

第一件事:我们对主的恢复有怎样的认识?

虽然我们天天在讲主的恢复,但我们自己对主的恢复有怎样的认识呢?还是别人一问,就只知道照着字义去回答一番,别的什么也不知道。如果是这样,我们承认基督教在真理上是短缺的,同样,主的恢复对我们也是短缺的。因为仅仅在真理上,我们的认识就是肤浅的。因而,今天我们就必须认识真理,并且会讲解真理。

真理不仅有许多方面,也有许多的重点。比方圣经讲神,也讲基督,同时又讲圣灵、信徒、召会、国度、新耶路撒冷。圣经从神讲起,讲到神的创造,又讲到人的堕落,再讲神的救赎,然后讲神进入人里面,作人的生命,把人重生、圣别、更新、变化,并且模成祂自己的形像,至终叫人完全进入荣耀;其中又给我们看见信徒,和团体的召会。这团体的召会带进国度,达于终极的显出,就是新耶路撒冷在新天新地里。这些都是包罗在圣经中的真理。

再深入、详细的说,神对我们的救恩,有救赎和拯救两面。在救赎一面,包括了赦罪、洗罪、称义、和好、以及悦纳;在拯救一面,就是祂来重生、圣别、更新、变化我们,把我们模成祂的形像,至终把我们带进祂的荣耀。这是神完全的救恩。诸如此类,都需要我们好好学习、认识,并能清楚地对人传讲。⑵

第二件事:我们对主的恢复有怎样的感觉?

当我们到会所或小排聚会时,是否问过自己:我们到底是在什么样的意义或感觉之下?也许有人会说,“我参加聚会,参加特会,也参加训练,我服事,我财物供应召会。我是在主的恢复里啊!”当然,我们都不会轻看这个,但是,这里有个事实,我们可能是外在地在主的恢复里,却不是内在地在主的恢复里。

什么叫外在的,什么又叫内在的呢?通俗地讲,外在的,就是人虽在主的恢复里,但所做的,并非是为着主的恢复,他们在真理和生命上根本没有真正认识主的恢复。从历史看,曾经有些人也在主的恢复里,后来他们有了自己的工作,甚至离开主的恢复,并在那里公开反对李常受的写作。这就是很明显的,是外在的,主恢复所是对他们来说是黑暗的。从现今看,当我们说在主的恢复里,虽然有些人也说跟随倪、李的职事,也跟随一年七次特会,但是若有领头的只做自己的工作,并在那里有自己的私人同工,且形成自己的小王国或小山寨,这都是外在的。严重地说,这些人是在想改变主恢复的性质,虽然他们头脑里没有这个概念,但他们所做的,都不是在主的恢复这条线上,反而是破坏了这个恢复,是反主恢复的。所以每当有人彰显出那样的行为,我们自己必须要悔改,也在这件事上要审判我们里面所是的,因为我们有可能也变成那样。

毋庸置疑,谁也不希望别人说自己是外在地在主的恢复里,但我们若要内在地在主的恢复里,必须是先在真理里。主的恢复就是真理的恢复,人若不在真理里,岂能说自己是内在地在主的恢复里?我们必须是在真理的里面,来认识主的恢复。真理乃是神自己作为光的照耀,我们若摸着主恢复的属灵实际,就知道我们仅仅传输属灵道理是远远不够的。我们必须要把圣经的内容,一项又一项客观的教导,在神作为光的光照之下,变成为实际,成为真理。自然而然的,这个光,这个真理,就会产生出生命。

那么,我们又该如何做呢?人若想在真理里来认识主的恢复,首先就是要悔改,接受光,审判我们里面所是的;然后,当我们处在一种内在的情形里面,无论是读经,还是实行,一切都会进入内在里了。反之,我们若没有悔改,没有光照,没有这两样作前提,就算是在一种正当的交通里,所言所行通常都是在外在里,结果就产生一地多会,没有同心合意,属灵大道理一套套,其实并无属灵的实际可言。所以,我们就要问问自己:在追求主的事上,在跟随主的事上,我们是不是内在地认识主的恢复,并且是内在地在主的恢复里?还是一直外在地认识主的恢复,也是外在地在主的恢复里?

第三件事:我们对主的恢复有怎样的负担?

说到对主恢复的负担,就不得不提起职事这件事。因为今天当我们说我们是在主的恢复里,就必然要连于职事这件事。许多人搞不明白职事与众召会的区别,甚至混为一谈。其实,职事乃是指主在地上行动的工作。工作有带领的权利,众召会有跟随的自由,这乃是合乎圣经的实行。而众召会是另一件事。这两件事在保罗所写的书信中能区分出来。保罗的职事是一类,众召会是另一类。保罗从未想要迫使众召会在他的职事里跟随他,但保罗为着众召会的确有一份职事。

同样,今天我们确切地知道,倪柝声和李常受,这两位弟兄为着众召会都有他们的一份职事。在我们看来,他们的职事,与使徒们的职事,并与主的职事是一。在倪柝声时代,有许多地方召会都是因着他的职事被建立起来;在李常受时代,乃至现今主恢复中的众召会,都是藉着他职事的元素建立起来的。

那么,我们既说到对主恢复的负担,就不得不提说这份职事,并跟随这份职事。虽然李常受弟兄在《长老训练》第七册第六章里论到“职事与众召会”,他说:“某一个召会接不接受职事的带领,并不断定那个召会是不是真正的地方召会。”但我们知道,若离开这两位弟兄的职事,我们今天就无话可说,要么走回基督教的老路,要么就是离开主的恢复。这是由历史可证明的,有的人离开这份职事,到最后不是去了基督教,就是在世界中死掉,更谈不上在主的恢复里。

所以每一个在主恢复里的信徒,都有必要认识这份职事。即使是外界的信徒,这样也知道,我们为什么传讲倪柝声和李常受的教导。因为我们是在跟随这份职事。为什么要跟随这份职事呢?在提后书一章十五节,当保罗说,所有在亚西亚的人都离弃了他,这不是指明他们离弃保罗这个人,因为保罗这个人离他们很远。这节是指明他们离弃了保罗的职事。在亚西亚的众召会中间有以弗所召会,完全是借着保罗的职事建立的,如使徒行传第十九章所记。他们从使徒保罗的职事接受福音、教训、造就和建立。但是到保罗被监禁在罗马的时候,他们都离弃了他的职事。于是,在亚西亚的众召会就陷入满了堕落的光景中,并有不同于使徒教训的三种异端教训偷着进来,如启示录二、三章所记载的。由此,我们看见离弃职事与遵守主话相对。在亚西亚众召会的堕落,乃是因他们离弃了正确的职事。

我们真是满了感谢,现今能够取用并应用,甚至发展这一条职事的脉络,职事信息的脉络。在这份职事里,使我们对主的恢复有更清晰更透彻的认识。如果我们离开这份职事,到基督教里,真不知主的恢复为何物!既然主把我们摆在主的恢复里,我们就当愿意在这里受成全,被训练,不仅在真理上认识主的恢复,而且要成为主恢复的推广者。这就要我们被真理所构成,使我们这个人被主恢复的本身所构成,也就是被神自己构成,成为一个不可动摇的、不被征服的,不可被破裂的,不可破坏的,坚定的主恢复者。

如果我们看见自从教会堕落后,神圣的真理都是在主恢复这条路线上被恢复,神又兴起了那么多属灵的前辈,就该知道成为一个主恢复者是何等的蒙福!今天,我们需要在这份职事里,与职事是一,不仅学习真理,也要讲说真理,并持续在主的恢复里,为着主的恢复。

(埃辰,2018年7月7日,有空再继续写其它篇幅,如 生命的恢复)


⑴.李常受,《真理、生命、召会、福音-主恢复中的四大支》,第三篇

⑵.李常受,《真理、生命、召会、福音-主恢复中的四大支》,第四篇

「时代职事 > 个人写作平台」「凡署名原创文章,未经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
最新文章
随机阅读
网站名称 职事简介 探寻印记 关于本站 友情链接 关于作者

个人平台 ® 时代职事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