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能不能造出一块自己举不起的石头?

埃辰 • 2012-01-31 •

字号

对于这个问题,只要在网上搜索一下,就会发现:有人喜欢刁难,有人喜欢旁观,也有人在暗暗发笑,又有人感觉挠头,不知如何回答才好。毋庸置疑,有提问,就有回答。我也看到有的人回答得很好、很精辟,大家都可以去参阅。在此,我不愿照着别人的回答再来重复,只是照着我个人的领受作一点分享。

先来讲一则小故事:

一九四六年,抗战结束后,李常受被邀请到南京和上海两地讲道,他以生命树的信息,复兴了那里的许多信徒。刚开始那段日子,有位同工来直接问他:“你真觉得倪弟兄没有错么?”(关乎倪柝声被革除之事)。这就给人看见,李常受在那里讲生命树,但魔鬼却利用他最亲爱的同工,用知识树的对错来试探他。然而,李常受里头的确有生命树,他就问对方:“你们都觉得倪弟兄错了,请问你这样觉得以先,你是活的,还是死的?等到你觉得倪弟兄错了,定他的罪后,你又是活的,还是死的?”在这里,李常受从主学到一个功课,要回复魔鬼借着人发出的问题时,不要先答他的问题,乃要在问题上问一个问题,叫他先作答。

学会反问与回答

讲这个故事的目的,就是要我们学会反问与回答的功课。当我们传福音时,对方难免会对我们有诸多提问。有的提问,很容易答复;而有的提问,就好像是在刁难(即使对方不是故意的)。当你甚觉为难、不知回答才好时,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要直面去回答,你可以从问题中提出反问。

同样,当一个人对你提问时,你知道那背后是出于仇敌的。你最好的方法,也是不要直接去回答对方,而是从问题中提出反问。往往我们因别人的一个问题,而把自己难住了。答不好,别人看你不行,并以为他很了不起;答得好,可能问题一个接着一个(对方不服输的表现),又感觉自己被对方套牢了。但最好的,你能从问题中,学会提出一些反问,把思考的时间和精力,来个“乾坤大挪移”,让他自个人去寻思。这不但巧妙地回答了问题,而且没有理性的辩论和冲突。

举个例子:当人来问你,“神从哪里来?”如果你能引经据典地答复,是他能接受的,那很好。否则,你可以与他说,我们暂且把这个问题放一放,先来看看“人从哪里来?”等这个问题清楚了,再来探讨那个问题,也就容易得多了!(重点还不是答案的本身,是勾起对方渴慕的心)。像这样,就转移了话题。人从哪里来,应该很好回答吧!那就先探讨人、人的来源、神造人的目的、人生存的意义。这些他清楚了,即使他再理性,肯定会有他从前不知道的收获;就算他以此与其它宗教去对比,自个儿亦会有所考量。

反问的功课,不限是在传福音时会用,平时遇见那些难缠型的,也适用(并不一定特指背后出于魔鬼的)。只是怎么应用,各人需要去体会练习。至于我,偶尔也会用到,效果特佳。而回答的功课,在此与本话题无关,只是顺带学点功课而已。主要适用于是非对错、定罪等问题,有时也可应用在我们自己身上,前后光景的比较。这里有一个方程式:“你觉得是这样(或这样说、这样以为、这样做)了,你是活的,还是死的?而在此之前,你没觉得是这样(或没这样说、没这样以为、没这样做),你又是活的,还是死的?”当然,这个方程式要用在适当的场合适当的人,针对福音朋友,那只能叫人觉得不知所云。

以上两点,不详说了,读者自个人揣摩吧!

人和石头,哪个更有能耐?

言归正传,别人若问我“神是万能的,祂能不能造出一块自己举不起的石头?”我不会直面答复他,或给对方一个“能”或“不能”的答案。因为这类问题不是用“能”或“不能”就可解决的。但我可以从此问题中,提出一个反问,叫他先来回答我。我们暂且把神与石头放在一边,先来探讨人与石头。请问:“人和石头,哪个更有能耐呢?”你猜对方将如何回答?

若回答,“人更有能耐;因为人能开山劈石,所以人更有能耐。”那么请问,“大石头把你整个人压着,你该怎么办?”若回答,“石头更有能耐;因为人整个身体被它压着就不能动,所以石头更有能耐。”那么请问:“山再高再大,人为何能把它移走?像古时人也没有现代工具,为何能把巨石砌到万里长城上去?”

这样看来,哪个更有能耐,不是用一句提问就能作断定的,起码要从多方面来讲。而提问的本身,若建立在“因为…所以…”的基础上,是不可取的,并且这“因为…所以…”也不都是成立的。正如有人说,“因为神是万能的,所以祂能造出一块自己举不起的石头。”或者说,“因为神不能造出一块自己举不起的石头,所以祂不是万能的。”其实,这个提问的本身就存在问题。而我们若只是遵循一个单项选择,不仅反映了问者无知,也反映了答者有点自作聪明了。起码这个问题,需要从多方面来讲。并且,必须抛开“因为…所以…”的句式,把这句话这个提问分开来看。

一、神是万能的

神是全能的、无所不能的。祂能使无变有;祂创造万物,万物藉话而成;祂掌管一切,主宰一切;祂能将红海分开,又能叫死人复活,祂也能救一切信祂的人。若说起神的大能,太多太多,没有祂难成的事。

二、不是能不能的问题,而是会不会去做的问题

问的人可能只在意“能不能”,而忽略“会不会”。我们都知道,有许多事情,人不是先考虑能不能,而是先考虑会不会去做,人有做事的原则。人自己既是如此,何况神呢?神也有祂作事的法则。人若跳过“会不会”,而直接问到“能不能”,如此为难神,又岂不如蚂蚁问:“人能不能飞上天啊?”

其实,人能否飞上天,与蚂蚁毫无关系;同样,神能否造出祂举不起来的石头,与人也毫无关系。蚂蚁责难人,对人来说,不算个问题。不是能不能,而是会不会去做;人责难神,对神来说,也不算个问题,不是能不能,而是会不会去做。

三、从“会不会”中看出一个限制

人因会不会去做,乃因伦理、道德、法律,及条件等因素的限制;同样,神因会不会去做,也有祂自己的方式,有祂作事的法则。人可能在某个时候违反原则胡作非为,但神绝不会,因为神的公义(祂宝座的根基,诗八九14,也代表神的权柄),就是神作事的法则。并且,祂作事的法则是永远不变的。而祂的无所不能受到限制,也因祂必须有某些适合祂作工的条件。下面来举几个例子:

1.祂在地上因着在属人身体的光景里而受限制。

主耶稣在路加福音十二章五十节说,“我有当受的浸,还没有成就,我是何等的困迫!”主说到“困迫”,就是受束缚、受拘禁,这词的意思就是没有自由的通道。“我是何等的困迫”,意思就是能力局限在祂自己里面。祂不能同时在两地,所以寻求受浸的日子,就是祂要死在十字架上的日子。主在祂成为肉体时所穿上的肉体里受拘禁,祂必须借着十字架上的死,除去肉身的羁绊,使祂无限量的神圣所是,连同祂神圣的生命,得以从祂肉体里释放出来。并且,凭着祂的死与复活,得着属灵的身体。又藉着圣灵,祂的生命就能赐给祂的子民,结出许多的子粒,达到繁增的目的。

2.基督的身体(教会)可能是祂的彰显,也可能成为祂的限制。

一个人的身体,乃是为着这个人个格的完全彰显。基督的身体是什么?基督的身体就是那彰显基督的。主耶稣是藉着每个肢体来彰显祂自己,祂是藉着祂的教会来彰显祂一切的所是。主在地上时,是在肉体受限制的身体里行动,是在祂肉身的身体里表显祂自己;今天,祂是在属灵的身体(祂的教会)里行动,彰显并表显祂自己。我们是这属灵身体的肢体,我们若不是用来彰显祂,就是限制祂。问题在于我们是否站在让祂显明祂能力的地位上,给祂完全的彰显,或者使祂不能彰显祂自己。

3.人被造有自由意志,神开始受限制。

从伊甸园直到如今,有三个意志在作工:神的意志、撒但的意志、和人的意志。神不愿除去人的意志。祂要人的意志站在祂那边,所以祂也接受随之而来的限制。神不愿强迫人作什么。在已过的永远里,并在将来的永远里,神的无所不能是绝对的;今天祂的无所不能是相对的,因祂受到一些限制。在创造里,神将祂的全能置于人意志的限制之下。神这样作是否冒险呢?我们的度量将成为神能力的度量;神有多大,就在于我们的度量容让祂有多大。这是瓦器里的度量。我们若扩大自己的度量,就是扩大神在我们里面的能力。今天神的能力受我们的度量限制,它是受制于我们的意志、我们的服从、我们的顺从和信心。神的能力取决于我们对祂的信心。我们是规格,是标准。今天神的全能受制于你和我。

4.与神联合,祂就不再受限制。

有一位的意志绝对与神的意志联合,神在祂身上不受限制,这一位就是主耶稣。神能在祂身上,并藉着祂作神所喜欢的。今天神在寻找一些肢体,对祂要有完全的回应,并在他们身上,神的意愿所受的限制会永远除去。神只在创造里,在时间里受限制;祂在永远里不受限制。教会要为祂除去限制,就是让祂在我们身上有自由的通路,让我们成为祂的管道,使神能作祂所要作的,不受任何拦阻。“愿祢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太六10)。这就是说,没有人的意志进来限制祂。权柄的问题得着解决,能力的问题也就得着解决。在国度里,神将不受限制。总结来说,在神那面绝没有能力的问题,或能不能的问题,但因着现今世代的性质,意志是决定的因素,在我们这面就有限制。

最后,我再说,无论你是一个基督徒,还是福音朋友,或不信的人,如果你真的认识这位神,晓得神作事的法则,并祂所受的限制,就不会再问“神能不能造出一块自己举不起的石头”了。并非能不能,而是祂会不会去做。神的意念过于人的意念,神的道路高过人的道路,倘若你的意志与神的意志联合,度量扩充,祂就没有什么可限制的了。即便你有信心叫大山挪移,也并非难事,何况是无所不能的神呢?

(埃辰,2012年1月31日)

「时代职事 > 个人写作平台」「凡署名原创文章,未经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
最新文章
随机阅读
网站名称 职事简介 探寻印记 关于本站 友情链接 关于作者

个人平台 ® 时代职事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