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医治瞎子的方法及启示

整编|时代职事 • 2009-06-08 •

字号

二瞎得医

太九2731:耶稣从那里往前走,有两个瞎子跟着祂,喊叫说,大卫的子孙,可怜我们罢!耶稣进了屋子,瞎子就到祂跟前来。耶稣对他们说,你们信我能作这事么?他们对祂说,主阿,是的。耶稣就摸他们的眼睛,说,照着你们的信,给你们成就了罢!...

瞎眼表明没有视力,看不见神和有关神的事(林后四4;启三18)。这两个瞎子称主为大卫的子孙。在千年国,就是大卫重新修造的帐幕(徒十五16),弥赛亚国里,犹太人要承认基督是大卫的子孙,他们的瞎眼就要得着医治。两个瞎子这样承认基督,乃是预表这事。两个瞎子也是在屋里,因主直接的摸,得了医治。他们眼睛得开,表明里面的视力得着恢复,看见神和属灵的事物(徒九17~18,二六18;弗一18;启三18)。

摘自《马太福音生命读经》第二十九篇


太二十2934:他们出耶利哥的时候,有大批群众跟着祂。看哪,有两个瞎子坐在路旁,听见耶稣经过,就喊着说,主阿,大卫的子孙,可怜我们罢!...耶稣就站住,叫他们来,说,要我为你们作什么?他们说,主阿,要我们的眼睛得开。耶稣就...把他们的眼睛一摸,他们立刻看见,就跟从了耶稣。

这件事乃是紧接着雅各和约翰的母亲求耶稣叫她两个儿子在国度里,一个坐在主右边,一个坐在主左边的记载,指明雅各和约翰是瞎眼的。他们也许以为他们在跟从基督,事实上,他们却在路旁,因为他们还没有看见路。他们对主的钉死与复活没有正确的领会,反而仍在寻求地位。因着他们是瞎眼的,他们就需要得医治。

根据旧约,瞎眼得医治与千年国有关。在新约里原则也是一样。行传26章18节说,“叫他们的眼睛得开,从黑暗转入光中,从撒但权下转向神。” 这指明瞎眼得医治是为着国度。没有一个瞎眼的人是在通往国度的路上。表面看来,雅各和约翰在路上;事实上,他们是瞎眼的,并且在路旁。他们的眼睛还没有得开启,看见十字架的路。

今天,我们必须看见,凡有野心的人都是瞎眼的。只要我们有野心,我们就在路旁,需要医治。两个瞎子一复明,就在路上跟从主。这指明我们看见十字架与复活,就在跟从主的路上。两个得医治的瞎子开始跟从主耶稣时,他们就在路上,不再在路旁。从这两个瞎子得医治的时候,雅各和约翰就开始跟从主了。

主曾问他们,祂将要喝的杯,他们能喝么,他们说能(太二十22)。这里主的话可视为预言。喝十架苦杯,意思就是成为殉道者。雅各是十二个门徒中第一个殉道的,约翰是最后一个。

因而,十字架与复活对我们含意丰富,但对地位的野心必须除去。我们若有野心,就仍是瞎眼的,并且在路旁;我们就不在跟从基督的路上。因着我们是瞎眼的,我们就需要得医治。我们在主的恢复里不是要得地位;我们在这里是要跟从祂上十字架。我们不谈论宝座,却宁愿喝十架苦杯,预备好要殉道。

摘自《马太福音生命读经》第五十五篇


医好耶利哥的瞎子

路十八35~43:耶稣将近耶利哥的时候,有一个瞎子坐在路旁讨饭...就喊着说,大卫的子孙耶稣,可怜我罢!..耶稣就站住...说,你可以看见,你的信救了你。瞎子立刻看见了,就跟随耶稣,荣耀神。众百姓看见了,也都把赞美归与神。

首先要指明的,这里是将近耶利哥,与上面出耶利哥记载不同。指明救主在进耶利哥以前,治好了瞎子。但太二十29和可十46说,祂在出耶利哥时,治好了瞎子。显示路加的叙述不是按照历史事件的次序,乃是按照道德的次序,他的叙述是有属灵意义的。

按上下文,瞎子得看见后,接着就是十九1~9撒该的得救。这指明要接受救恩,需要先恢复视力,看见救主。这两件在耶利哥接连发生的事例,在属灵上该视为一件完整的事例。在黑暗中的罪人需要得着视力,才能晓得他需要救恩(徒二六18)。

这里,瞎子代表门徒。主第三次向十二个门徒启示祂的死与复活之后,他们还是眼瞎。因此耶利哥附近的瞎子代表他们。主医好瞎子,表征祂对付了十二个门徒的眼瞎。他们无法领会主论到死与复活的话,因为他们缺少领悟力和见识。因此,在第三次揭示主的死与复活之后,就有医治瞎子的事例。

在十八9-30所启示,进入神国的条件,就是首先从救主得着看见,然后接受救主作大能的救恩。这样,瞎子就能像悔改的税吏和未受霸占的小孩子一样接受救主,撒该也能舍弃他一切的财富跟从救主。从主得看见并接受主自己,是进入一切属灵事物的途径。

在那里说明了一件事,路加灵里的负担是要给我们看见,所有跟从主的人,甚至祂所拣选的十二个人,都是瞎眼的。不仅法利赛人不能看见神国的属灵实际,可以说,十二个门徒是最欠缺这种视力的。他们当中有三位─彼得、雅各、约翰─曾在变化形像的山上与主同在。虽然他们在那山上看见了许多,实际上,从属灵一面说,他们什么也没有看见,因为他们是瞎眼的。因此,不是只有耶利哥附近的那人是瞎眼的,所有在主周围的人也都是瞎眼的。

今天,我们需要主的医治,叫我们不做属灵的瞎子。我们只有藉着祷告,求主怜悯我们。我们也需要倒空自己,好看见神国的属灵实际。法利赛人以为他们看见了许多,自认为了不起。实际上,他们算不得什么,他们甚至比税吏更虚空。同样的,虽然门徒从主耶稣开始尽职事就跟随神,看见祂尽职期间所发生的事,他们仍然是瞎眼的。而如今,我们以为自己懂得许多,但实际上,我们可能仍然是瞎眼的,没有看见需要看见的事。我们在主面前需要深信,我们算不得什么,什么也不知道,需要祂使我们能看见。

摘自《路加福音生命读经》第四十二篇


医治伯赛大的瞎子

读经:马可福音八22~26

八22:他们来到伯赛大,有人带一个瞎子来,求耶稣摸他。

这个瞎子表征失去内里的视力,在属灵上眼瞎的人(徒二六18;彼后一9)。

八23:耶稣拉着瞎子的手,领他到村外,就吐唾沫在他眼睛上,按手在他身上,问他说,你看见什么没有?

奴仆救主拉着瞎子的手,表明祂对有需要之人亲切、慈爱的关心,彰显出祂的人性。

主拉着瞎子到村外,这可指明,奴仆救主不愿让众人看见、知道祂要为这瞎子作的事,因为祂吩咐瞎子说,连这村子也不要进去(26)。从属灵方面说,这也可指明奴仆救主要瞎子和祂有一段私下且亲密接触的时间,使祂能将恢复视力的元素注入他里面。凡是属灵眼瞎的人,都需要与奴仆救主有这样接触的时间。

主为着进一步专一的医治,就吐唾沫在瞎子眼睛上,按手在他身上。瞎眼连于黑暗(徒二六18)。要看见,就需要光。奴仆救主的唾沫可象征从祂口里出来的话,将神生命之光传输给接受的人,使他得复明。奴仆救主这样吐唾沫,加上按手,比带瞎子来的人为瞎子所求的摸,要丰富得多。主按手在瞎子身上,指明奴仆救主与瞎子联合为一,为要将祂医治的元素注入他里面。

八24:他就往上一看,说,我看见人了,见他们像树行走。

这可说明人属灵的看见。在属灵恢复的初期,他看见属灵的事物,如同这瞎子看见人像树行走;经过进一步的恢复,他就样样都看得清楚。

八25:于是耶稣又按手在他眼睛上,他定睛一看,就复了原,样样都看得清楚了。

这也许指明,当我们的眼睛痊愈后,我们就能很清楚的看见神的事。

八26:耶稣打发他回家,说,连这村子你也不要进去。

奴仆救主这位神的奴仆,在祂全部的尽职中,都不喜欢显扬。

这个事例是紧接着奴仆救主进一步专一的医治人的听、说之后,第三个看的器官。我们这样蒙了医治,就能看见关于神的事。因此,门徒在本福音的下一段落,就开始看见基督并认识基督。


摘自《马可福音生命读经》第二十三篇

医治生来是瞎眼的

约九1~3:耶稣经过的时候,看见一个生来瞎眼的人。门徒问耶稣说,拉比,是谁犯了罪,叫这人生来就瞎眼?是这人,还是他父母?耶稣回答说,不是这人犯了罪,也不是他父母犯了罪,乃是要在他身上显明神的作为。

那人生来就是瞎的。这表征人出生的时候,瞎眼就在本性中了。我们罪人本性就是瞎的,因为我们生来就如此。所以,我们若承认我们有罪,也必须承认我们是瞎眼的。当我们还是罪人的时候,我们失去了视力,看不见任何东西。我们瞎眼是由于我们的罪性。

门徒所题的问题,是按照他们的宗教知识。他们以为瞎眼必定是由于这人或他父母的罪。这问题与四20-25以及八3-5一样,都是对错的问题,属于知识树,结果是死(创二17)。三年半之久,这些门徒在这事上受主训练。甚至过了这段时间之后,门徒之一的彼得,还未完全脱离宗教观念,还是受善恶知识的影响(参传十9-16)。而如今,或许我们以为自己已经脱离了知识树。但甚至现在,我们可能大体还在其影响之下。

接着,我们来看主的回答。主在约翰福音里从不以是非对错答复这样的问题。因为对错的答案是从善恶知识树来的。善恶就和对错一样,对错同属善恶知识树。但在约翰福音中,主临到我们是作生命树。生命树就是神作我们的生命。因此,主答复时不是指向对错,乃是指向神这生命树,祂总是将他们指向神。虽然这时门徒仍然非常宗教,持守着他们的宗教观念,但主却一再要将他们从知识树转向生命树。

约九5:我在世界的时候,是世界的光。

主耶稣看见了这瞎子,就如此说。主是生命的光(约八12)。瞎眼是由于缺少生命的光。每个死人都是瞎子。无疑的,死人看不见任何东西。所以,瞎眼指明缺少生命。你若有生命,你就有视力,因为光开启你的眼睛。因此,首先主就指出,瞎子需要生命的光。

主阿,是的,我生来就是瞎眼的。我需要恢复视力,好看见属灵的事物。主阿,我承认自己是个罪人,我愿接受祢作我的生命。求祢开启我的眼睛,也叫我不落在宗教仪式的虚空里。主阿,惟愿祢的光照,使我从黑暗转入光中,从撒但权下转向神。主,这一切乃是要在我这瞎眼之人身上显明神的作为。阿门!

约九6:祂说了这话,就吐唾沫在地上,用唾沫和泥,抹在瞎子的眼睛上。

这里的泥,和罗九21的泥一样,象征人性。人是泥,我们都是泥。唾沫,按表号说,就是主口里所出的话,就是灵和生命。那从基督口里所出来的话就是灵(太四4;约六63)。因此,用唾沫和泥,表征将人性与主活的话相调。“抹”可证明这点,因为主的灵乃是施膏的灵。

也就是说,我们本性是泥,而主在祂话中的元素或素质是唾沫。当我们是罪人的时候,我们是死的。当我们听见了主的话,祂的话就进入我们这些泥作的人里面。当我们听见并接受了福音,那实在就是主的唾沫进入我们这些泥作的人里面。换言之,泥接受了从主口里所出的东西,就与这东西调和了。

神性与人性调和乃是全世界最有效的膏油,主用调着唾沫的泥抹在瞎子的眼晴上,这表征生命之灵的涂抹。这是随着主在祂的话里,与泥的调和。我们藉着主的话接受主之后,立刻就有生命之灵的涂抹。主用唾沫和泥,抹在瞎子的眼睛上,使他得以看见;这表征藉着主的话,就是祂的灵,与我们的人性调和而涂抹我们,我们被撒但弄瞎的眼睛就能看见了。

约九7:主对他说,你往西罗亚池子里去洗。他去一洗,回来的时候,就看见了。

按人的意思,瞎子的眼晴被抹上泥之后,会比先前更瞎,因为现在有一层厚泥遮蔽眼睛。可主却叫他往西罗亚池去洗,这里的洗乃是把泥洗掉,象征洗去老旧的人性,就如我们受浸时所经历的(罗六3~4、6)。那瞎子去洗,表示他顺从主赐生命的话,所以他看见了。倘若他抹上泥之后,不愿去把泥洗掉,这会叫他比以前更瞎。我们顺从主膏油的涂抹,就使我们得洗净,能看见。

西罗亚这辞,意思是奉差遣。受生命之灵的涂抹,就是说我们一直在受差遣的地位上。主是如此,并且一直顺从。同样,今天主也将我们放在受祂差遣的地位上,而我们必须顺从祂的差遣。

当我们在主话里接受了祂,第一步,主就会叫我们到“水池”那里去洗一洗,去受浸。这样,我们这旧人就被埋在水里了。然而从那时起,我们整天都在接受这个受浸的洗。在基督徒每天的生活中,我们必须应用受浸的洗,将我们的己和旧人的性情,置于死水中。也就是说,生命的灵在我们里面涂抹以后,主的命令“去洗”总是随之而来的。每次我们在主话里接受主,膏油的涂抹就随之而来;然后那膏油涂抹就会命令我们这个出于泥的人,将自己放入死水里,并且站在受差遣的地位上。

摘自《约翰福音生命读经》第二十一篇

「时代职事 > 个人写作平台」「凡署名原创文章,未经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
最新文章
随机阅读
网站名称 职事简介 探寻印记 关于本站 友情链接 关于作者

个人平台 ® 时代职事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