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篇:得胜者

埃辰 • 2013-03-23 •

字号

第十四篇:得胜者

一、神呼召得胜者

在整本圣经里,自从有了神的百姓以来,就有得胜者的问题,或者说,就有得胜者这种人。在原则上,当神的子民大体失败、荒凉时,有少数人顶上去,站在原初该有的地位上,代替并代表神的百姓,尽神所要他们尽的职分,这就叫作得胜者。

1.西乃山下,神拣选利未人

〔出十九5~6〕:如今你们若实在听从我的话,遵守我的约,就要在万民中作我1自己的珍宝,因为全地都是我的。你们要归我作祭司的国度,为圣别的国民。这些话你要告诉以色列人。〔出三二26〕:就站在营门中,说,凡属耶和华的,都到我这里来!于是利未的子孙,都到他那里聚集。

在旧约里,神子民中的得胜者,最清楚的一个起头,就是在西乃山下。神原初是要祂所有的百姓,就是以色列全体的人,都作祂的祭司事奉祂(出十九6)。但在西乃山下,他们大体都因拜了金牛犊,而失败、荒凉了(出三二1~8)。因利未人恨恶拜偶像的事,站在神那一边,维持神的见证。于是,神就拣选守祂命令的利未人,作祂的得胜者,叫他们代替以色列人作祭司(出三二15~29)。从那时候起,神就把祭司这个职分完全给了利未人。约柜由他们负责,不只是在他们肩上,也是在他们中间。当约柜在旷野里行走时,乃是由利未人扛抬约柜(申十8)。当约柜在一个地方停下来时,也是利未人围绕着约柜(民一50、53)。神的见证是在他们身上,也是在他们中间。摩西在此呼召得胜者。这呼召不是神百姓中间分裂的因由,乃是产生炼净。

2.过约但河,利未人维持神的见证

〔书三14〕:百姓离开帐棚要过约但河的时候,抬约柜的祭司乃在百姓的前头。〔书三17〕:抬耶和华约柜的祭司在约但河中的干地上站定,以色列众人就从干地上过去,直到国民尽都过了约但河。

以色列人过约但河时,是利未人的脚先踏在约但河的水里,是他们一直站在约但河里,直等全体以色列人都平安过了约但河(书三14~17)。所以,在以色列人中间,是有少数的得胜者,来维持神的见证。属灵意义上,在河底是死的地位,不是舒服的,不是好看的,不是安息的,不是坐着,不是躺着,乃是站着。在河底抬约柜,是顶苦的。神把祭司放在死里,好叫以色列人有一条路,到生命之地。祭司是首先下水去,末后从水里上来的,他们是神的得胜者。神今日找一班像当日的祭司的人,叫他们先下水,先进入死,先受十字架的对付,站在死里,好叫教会有一条生命的路。神的得胜者,就是神的开道者。

3.在迦南,基甸和他的三百勇士

〔士六1〕:以色列人又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耶和华就把他们交在米甸人手里七年。〔士六6〕:以色列人因米甸人的缘故,极其穷乏;以色列人就哀求耶和华。〔士七7〕:耶和华对基甸说,我要用这舔水的三百人拯救你们,将米甸人交在你手中;其余的人都可以各归各处去。

以色列人进迦南后,他们应该是战士,能为神的国争战,但他们失败了,失去了那个战士的地位。结果就有一班极少数的人,特别是基甸和他的三百勇士(士七7),起来代替全体以色列人为神争战。当全体失去一个地位,这些人在那里站住了,这就是得胜者。

4.旧约中的其他得胜者举例

之后,撒母耳、大卫也是得胜者。再往下去,在以色列人被掳前的以利亚、以利沙、以赛亚,以及被掳中的耶利米、以西结,和被掳后的但以理、尼希米、以斯拉等,这些人都是在以色列人荒凉时,显出来的得胜者。他们有的是在被逼迫中,作神的见证;有的是在被掳到外邦地时,在外邦偶像跟前,站起来维持神的见证,恢复神的见证。

5.楼房上,一百二十名

〔徒一13~15上〕:他们进了城,就上了所住的一间楼房,在那里有彼得、约翰、雅各、安得烈、腓力、多马、巴多罗买、马太、亚勒腓的儿子雅各、热烈派的西门和雅各的兄弟犹大。这些人同着几个妇人,和耶稣的母亲马利亚,并耶稣的兄弟,都同心合意,坚定持续地祷告。在那些日子,有许多人聚集,约一百二十名。

到了新约,神先得着十二个人,后得着一百二十个人。这些人在楼房上有一种新的奉献,不是普通的奉献,而是特别的奉献。正如使徒彼得,站在从天上来的异象这边,放弃他祖先的宗教。他放弃了他的家乡,放弃他与邻舍和朋友的关系,放弃他的亲戚,冒着生命的危险,准备好舍弃他的生命。在楼房上的时刻,乃是转弯的时刻。这是转变时代的一刻。这个奉献的结果,就是带进了教会。教会是从楼房上那一百二十人的奉献产生的。

6.新约中的其他得胜者举例

到了新约五旬节那天,全教会站在那里(徒二1),都构得上神的水准,都在神的地位上,维持神的见证。可惜好景不常,那个光景不久就落下去,教会荒凉了。然而我们都得承认,在那样的荒凉中,保罗是个得胜者,提摩太也是个得胜者。保罗说:“所有在亚西亚的人都离弃了我”(提后一15)。连他的同工底马,也因贪爱现今的世代,离弃了他(提后四10)。保罗目睹教会的荒凉,却仍为主的缘故分诉,就是带了锁炼,被关禁,就是有被杀的危险,都在所不惜。他乃是一直站在教会当有的地位上,维持神的见证;他是一个得胜者。

7.今日教会中的得胜者

〔启二7下〕:得胜的,我必将神乐园中生命树的果子赐给他吃。〔启二11下〕:得胜的,绝不会受第二次死的害。〔启二17下〕:得胜的,我必将那隐藏的吗哪赐给他,并赐他一块白石,上面写着新名,除了那领受的以外,没有人认识。〔启二26〕:得胜的,又守住我的工作到底的,我要赐给他权柄制伏列国;

〔启三5〕:得胜的,必这样穿白衣;我也绝不从生命册上涂抹他的名,并且要在我父面前,和我父的众使者面前,承认他的名。〔启三12〕:得胜的,我要叫他在我神殿中作柱子,他也绝不再从那里出去;我又要将我神的名,和我神城的名,(这城就是由天上从我神那里降下来的新耶路撒冷,)并我的新名,都写在他上面。〔启三21〕:得胜的,我要赐他在我宝座上与我同坐,就如我得了胜,在我父的宝座上与祂同坐一样。

主最后写给教会的七封书信(启二章至三章),非常清楚地说到教会的荒凉。在那七封书信末了,主都有一个呼召,也是一个命令,呼召祂的信徒在教会荒凉时,作个得胜者。一切的立场、道理、道路都不值钱。不是立场对了,就是得胜者;也不是道理对了,就是得胜者;更不是教会的道路对了,就是得胜者;乃是得胜的人,才是得胜者。

约翰写启示录七封书信时,教会已从该站的地位上落下去,大体都荒凉了。就在这时,主来呼召得胜者,站在大体信徒该站而失去的地位上。直到今天,全教会都当站在这个见证的地位上,为神争战;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大体的教会还是落下去了。两千年来,教会的荒凉不断重演,并且是越过越荒凉;然而另一面,历代总有少数人,答应神的呼召,站在教会该站而失去的地位,维持神的见证,为神的国度争战。这一班人乃是得胜者。

因此,在启示录的七封书信里,主对得胜者的呼召,成为非常重要的教训。主对教会的最后一个命令,最后的一个呼召,就是呼召圣徒作得胜者。这些得胜者,就是启示录十二章里,那个妇人腹中所要生出来的男孩子(启十二5)。那个妇人是指神全体的子民,也就是历代蒙神救赎之人的集大成;那个男孩子,是指教会中少数的刚强者,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得胜者。十一节提起这个得胜的问题,说:“弟兄们胜过他,是因羔羊的血,并因自己所见证的话,他们虽至于死,也不爱自己的魂生命。”那些弟兄们就是妇人所生的男孩子,也就是二章和三章,七封书信里所说的得胜者。在十七章和十九两章中,他们随着羔羊争战;到了二十章,他们就跟随主一同作王(启二十4、6)。

得胜者是能顶替失败的圣徒,在教会中作神所要作的事。主在教会荒凉时,对我们惟一的盼望,是要我们作个得胜者。主不是要我们只注重传扬真理,只注重站住教会的立场;祂乃是要我们得胜。你若不是得胜者,你所持守的真理、所走的那道路、所站的立场,就有问题。所以仅仅持守正统的真理,走教会的道路,是不够的,还要作得胜者。

二、基督的得胜

主耶稣出来作工,是先受浸。这就是说,祂死而复活以后才作那三年半的工,是没有肉体在里面的。这三年半的生活,我们称作十字架的生活。主耶稣从不凭自己的意思行事,只凭那差祂来者的意思行事。祂遵行父的旨意,也等候父的时候(约七6)。

撒但试探主,是要主在神的话以外,作一件事(变饼),但主说“人活着,是靠神的话”(路四4)。祂常说“子听见,所以子说”(约十六13),“子不是凭着自己说”(约十四10)。(凭着,原文是出来的意思,意即出于自己的,以自己为源头的。)撒但常叫人在神表明以后,自己再表明,就像撒但叫主表明祂是神的儿子。主钉十字架,也是照神的意思。祂在园中祷告说:“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祢的意思”(太二六39);“这杯若不能离开我,…就愿祢的意旨成全”(太二六42)。末了,就说:“我父所给我的那杯,我岂可不喝呢?”(约十八11)。能接受十字架,就是得胜。不因为外头和里头的东西摇动,就是得胜。得胜,就是在里面没有肉体的份,外面没有世界的吸引和鼓动,下面没有撒但的东西。主一生一世,都没有肉体在祂的生活里。祂都是把肉体摆在一边。主是头一个撒但在祂身上一无所有的人。肉体、世界,在祂里面都没有地位。基督的得胜,是:钉十字架,在消极方面,除去一切的旧造;复活,在积极方面,有新的开始;升天,是得胜的地位。

三、得胜者的原则

神在圣经中作事,是先找得少数的人当作基本,以作到多数的人身上。列祖时代的事,证明这是实在的。那时,神都是零零落落地拣选人,如:亚伯、以诺、挪亚、亚伯拉罕。后由亚伯拉罕以至于以色列人。由列祖时代,而及于律法时代。由律法时代,而及于恩典时代。由恩典时代,而及于国度时代。由国度时代,而及于新天新地。国度是新天新地的序。律法时代里的祭坛和会幕,预表恩典时代里的事。这是神作事的原则,由少及多。

神今日在失败的教会中,找人作那十四万四千人,站立在锡安山上(启十四1)。得胜者,乃是代替教会站在得胜的地位,也代替教会,忍受苦难和羞辱。在全体失败时,神就拣选少数的人,代替全体的人。神叫这少数的人,先负责作神所命令的,以作到多数人的身上。先叫一班少数的人站在死里,好叫多数的人得着生命。神每次都是藉少数的信徒,把生命流到教会里,以复兴教会。把血流出来,才能把生命流出来,如同主一样。神将十字架种在他们心里,叫他们在家庭中、环境里,接受十字架的原则,好叫他们把生命灌输给别人,也叫教会有一条生命的路。

四、神选择得胜者的条件

〔士七3~6〕:现在你要宣告使百姓听见,说,凡惧怕战栗的,可以离开这里回去。于是有二万二千人回去,只剩下一万。耶和华对基甸说,人还是太多;你要带他们下到水旁,我好在那里为你试试他们。我指着谁对你说,这人可以同你去,他就可以同你去;我指着谁对你说,这人不可同你去,他就不可同你去。基甸就带他们下到水旁。耶和华对基甸说,凡用舌头舔水,像狗舔的,要使他单站在一处;凡屈膝跪下喝水的,也要使他单站在一处。于是用手捧到嘴边舔水的有三百人,其余的人都屈膝跪下喝水。

第一次的选择,结果有二万二千人走去,因为他们要荣耀自己。我们舍得生命,却舍不得荣耀。不只应当胜过撒但,也当胜过自己。神只要为祂作工,而不夸功的人。为神作工以后,只应当说“我们是无用的仆人”(路十七10)。当忘记耕了多少田,放了多少羊。神不能与我们同分荣耀。如果我们为自己有所盼望,我们就是被淘汰的。另外,惧怕胆怯的,都请回家。必须不爱惜自己,必须忍受痛苦。最大的痛苦,不是物质的,乃是属灵的。凡要荣耀自己和惧怕胆怯的人,都要被淘汰。得胜不在乎人多,乃在乎认识神。

第二次的选择,是藉着喝水的小事。小事常显出我们自己是如何。当日犹太人和亚拉伯人行路,是将行李背在背上。在路上喝水有两个法子:一是将行李放下,用口对水而喝;二是为赶路,并防备劫路的,就不放下行李,用手捧水而喝。这一万人,用口对水而喝的,有九千七百;用手捧水而喝的,有三百。用口对水而喝的人,是神所淘汰的。用手捧水而喝的人,是神所要用的。有机会放纵而不放纵的人,是经过十字架对付的人。这样的人,神能用他。无论如何都肯让十字架对付的人,神才能用他。

神选择得胜者的三个条件是:第一,完全为神的荣耀;第二,不怕什么;第三,让十字架对付自己。是否得胜者,自己可以断定,也能断定。神试炼我们,我们自己也显出我们是不是得胜者。知道十字架得胜的人,才能继续维持十字架的得胜。

五、得胜者的组成

1.那些被杀的,在祭坛底下的人

〔启六9〕:羔羊揭开第五印的时候,我看见在祭坛底下,有为神的话,并为所持守的见证被杀之人的魂。

这些被杀之人,乃是在第五印时向主呼喊,求主给他们伸冤的殉道者(启六11)。这一班得胜者,包括从亚伯到第五印前所有的殉道者。今天我们是在头四印里。第五印尚未来到,但可能很快就会来到。在旧约时代,有许多殉道者,为着主的权益牺牲自己(来十一35~38)。他们是在旧约里的得胜者,然后在新约里,从早期的使徒到我们的时代,又有更多的殉道者。在已过世纪的教会历史里,许多忠信的圣徒殉道了。但在某种意义上说,许多人不是在肉身上殉道,乃是在心理上殉道。他们是在他们的魂里,在心理上,在他们的情感、心思和意志上殉道。每一天,这些爱耶稣的人都在经历一种殉道。到了第五印的时候,必有许多得胜者向主呼喊,求主给他们伸冤。他们向主的呼喊,要带进第六印,那将是大灾难的开始。

2.男孩子,已死的得胜者

〔启十二5〕:妇人生了一个男孩子,是将来要用铁杖辖管万国的;她的孩子被提到神和祂的宝座那里去了。

这班得胜者,就是从宇宙妇人所生的男孩子(启十二1~5)。这宇宙妇人乃是神子民的总和。从神的子民中,有一个男孩子生出来。这男孩子,指旧约和新约的得胜者,包括在第五印时呼喊的殉道者,以及在大灾难前另外的殉道者。从第五印到大灾难开始,中间的时间很短。但甚至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也可能有一些殉道者。这些得胜者要包括在男孩子之内。因此,男孩子所包括的比在第五印时向主呼喊的人要多。男孩子要在三年半大灾难之前复活,并被提到神的宝座那里去(启十二5)。

3.十四万四千活着的得胜者

〔启十四3~4〕:他们在宝座前,并在四活物和众长老前唱新歌;除了从地上买来的那十四万四千人以外,没有人能学这歌。这些人未曾与妇女在一起受到玷污,他们原是童身。羔羊无论往那里去,他们都跟随祂。他们是从人间买来的,作初熟的果子归与神和羔羊;

这班得胜者,就是大灾难前信徒中初熟的果子(启十四1-5)。他们要在大灾难之前被提到天上的锡安山上,在神的宝座前作初熟的果子归与神和羔羊。另外,也有可能包括其他活着被提的得胜者,如在非拉铁铁非的得胜者(启三10)、儆醒祈求的圣徒(路二一36)、以及两个圣徒中儆醒的一个(太二四39~44;路十七34~35)。无疑的,他们乃是持守主的名,在基督的钉十字架下,靠着基督的死,过受苦的生活。在大灾难之前,也要被提,不需要复活,因为他们没有死过。

4.在大灾难中的殉道者

〔启十五2〕:我又看见仿佛有搀杂着火的玻璃海,且看见那些胜了兽和兽像,以及兽名数字的人,都站在玻璃海上,拿着神的琴。

这班得胜者,就是在大灾难中,那些留下来不向敌基督伏服,受逼迫而被杀殉道的。这些人是晚期的得胜者。他们要在大灾难快结束时复活被提,站在玻璃海上。当男孩子和初熟果子,在大灾难之前,被提到三层天上,享受主作晨星(启二28),但仍有许多信徒因为没有成熟而被留在地上。这一班得胜者,他们经过大灾难,且胜了敌基督,没有敬拜他。他们要受敌基督的逼迫而殉道,然后复活,在千年国里与基督一同作王(启二十4)。

5.团体的得胜者

〔启十九7〕:我们要喜乐欢腾,将荣耀归与祂;因为羔羊婚娶的时候到了,新妇也自己预备好了。

所有的得胜者要在被提后,显现为团体的得胜者。在他们被提之后,他们都要成为一个实体。以上四班加起来,就成为新妇(启十九7),他们是新妇的一部分(这里只包含千年国中得胜的信徒)。与基督成为婚配之后,新妇就成了军队。然后,与基督一同下来,与敌基督进行末了的争战,击败敌基督,在地上建立千年国。

(附加的话:新妇与妻子不同)

得胜者,将是开始和新鲜阶段的新耶路撒冷,作基督的新妇一千年。这一千年要被算作一日(彼后三8),就是婚娶之日。他们要在千年国里作神当时的乐园(启二7)。他们将要承受神与基督的国,更丰满的享受永远的生命,并要与基督一同作王,一同掌权。他们也要在千年国里作神和基督的祭司,享受辖管列国的权柄。对人,得胜者要作王;对神和基督,他们要作祭司。在千年国里,新耶路撒冷的组成只有得胜者。除了得胜者之外,还有很多未成熟的圣徒,但在千年国之后,所有的信徒都要成熟。主有办法使所有的信徒成熟。如果我们不在今世成熟,我们就要在来世成熟,然而在来世成熟的过程是非常严厉的。

在永远里,新耶路撒冷是基督的妻子。在婚娶的日子,妻子是新妇,但过了婚娶的日子,妻子就不再是新妇,只是妻子而已。在今世没有得胜的信徒要有份于新耶路撒冷作为妻子,但他们无份于作新妇,因为他们成熟得太迟。在将来永远里的新耶路撒冷,要包括其他所有经过国度时代之管教而得成全,在神圣生命上成熟的圣徒。也就是说,新耶路撒冷是基督的妻子,乃是由所有得救的圣徒所组成。

六、如何作神的得胜者

1.要恢复向着主起初的爱

启示录第一封书信,是写给以弗所教会的(启二1~7)。要教会中的得胜者,能恢复或说守住向着主起初的爱,在荒凉中必须维持向着主新鲜的爱。虽然信徒工作很热心,也有好行为,并且能劳苦,但里面那个爱失去了,生命上就会有了问题。以至于见证的光也不清楚了,灯台就被挪去了。教会乃是在这种景况下荒凉的;第一封书信,里面所提的光景,乃是荒凉的开始,也是荒凉的一个原因。

2.要至死忠心

第二封书信,是写给士每拿教会的(启二8~11)。主给士每拿一个得胜的呼召,一个得胜的命令,就是要她至死忠信(启二10)。这就是说,要因着爱祂的缘故,连性命都不顾。人所以不忠信,是因有自己利害的冲突。你把自己的利害关系一摆下,你就能忠信了。与人最有利害关系的,就是人的生命。你能不顾你的性命,你就很难不忠信。我们需要学这个忠信的功课,不要说至死忠信,我们有的人连睡眠都不肯牺牲一点。当事情交在我们手中时,就要显出你们是否忠信。一个人在事奉的事上,忠信到什么地步,就可以看出他对主的爱到什么地步。你爱祂到什么地步,就会忠信到什么地步。

3.要脱离当初所没有的教训与组织

第三封书信,是写给别迦摩教会的(启二12~17)。在别迦摩的教会中,有了巴兰的教训(启二14),还有尼哥拉党的教训(启二15)。启示录所说别迦摩教会中的那些情形,到了第四世纪初康士坦丁接纳基督教的时代,就完全应验了。巴兰的教训,一面是叫人拜偶像,一面是为要得利;尼哥拉党的教训,是用组织管辖别人。当那些教训进到教会中时,主就有一个命令,要人作得胜者,就是不接受巴兰的教训,也不接受尼哥拉党的教训。这一个得胜的条件,和第一个条件不同。第一个条件是要恢复该有的,这第三个得胜的条件,是要脱离当初所没有的。在教会荒凉的时候,要作得胜者,就不能有份于那些出乎人的教训,和出乎人的组织。

4.要脱离耶洗别的教训

第四封书信,是写给推雅推喇教会的(启二18~29)。到这时,罗马天主教就出来了。其中满了偶像、淫乱、并撒但深奥之事(启二20、24)。推雅推喇教会,乃是重在权柄的问题。罗马天主教在地上有了地位,在神面前就失去了权柄;所以凡脱离罗马天主教,拒绝罗马天主教里那些东西的人,就能从神手里接受权柄。这一个得胜者的基本条件,乃是要脱离堕落的罗马天主教所带进来一切属世界的东西,如偶像、淫乱、异端的思想等。

5.要脱离软弱

第五封书信,是主对撒狄教会所说的(启三1~6)。撒狄的难处,就是非常软弱,并且这软弱变作她的污秽。为什么软弱会成为污秽,因为软弱乃是死亡的先声,软弱达到极点就是死亡。在神面前最肮脏的就是死,而死的前身就是软弱,软弱乃是死亡的前兆。在神眼中,软弱就是死亡。在撒狄教会中好像什么都有,却什么都是软弱的,没有一件是完成的。一个得胜者,乃是一个强的、活的、明亮、新鲜的人。人在他身上所摸着的,不是死的、软弱的、残缺的,而是活的、生命的、充分的。

6.要保守弟兄相爱

第六封书信,是写给非拉铁非的(启三7~13)。非拉铁非,就是弟兄相爱之意。在这封书信里,主说:“你稍微有一点能力,也曾遵守我的话,没有否认我的名”(启三)。这就是在爱里守住主的名和主的话,并且他们的光景,能从一件事中表现出来,就是爱弟兄。得胜者是爱弟兄的;这个爱弟兄的爱,在使徒约翰的书信里,有着重说明。我们爱弟兄的爱,不是人天然情感的爱,乃是纯洁的爱,这就是非拉铁非的弟兄相爱。

7.要不自满自足

末了,第七封书信是写给老底嘉教会的(启三14~22)。老底嘉的难处是不冷不热,自满自足。我们要在教会荒凉的情形中作得胜者,就必须绝对地厌恶老底嘉这种不冷不热的光景。若是我们因着有真理的亮光和工作的祝福,就满足了,那我们就是在老底嘉的光景里。真理的亮光和工作的祝福,都不能代替主,反而可能顶撞主。若是这些抓住了我们,叫我们满足,主就被关在门外了。相反,我们要在主面前寻求祂自己;不是宝爱主的工作,不是宝爱主的真理,乃是享受主的自己。并且,求主怜悯,叫人能向祂买火炼的金子,又买白衣穿上,买眼药擦自己的眼睛。

(附加的话:两个必须)

第一,必须拒绝自己、世界、和撒但。胜过不正常、错误的,堕落的、黑暗的、罪恶的事,就是胜过一切打岔的事,并抵挡下坡的流;第二,必须学习并使用基督的权柄,作有权柄的祷告。这一种祷告,乃是吩咐或命令的祷告,就是让神用十字架打败我们(在神面前打败仗),也用基督的权柄打败撒但(在撒但面前打胜仗)。

七、得胜者对付蛇

〔创三14~15〕:耶和华神对蛇说,你既作了这事,就必受咒诅,比一切的牲畜和田野的活物更甚。你必用肚子行走,终身吃土。我又要叫你和女人彼此为仇,你的后裔和女人的后裔也彼此为仇;女人的后裔要伤你的头,你要伤他的脚跟。

〔启十二5~9〕:妇人生了一个男孩子,是将来要用铁杖辖管万国的;她的孩子被提到神和祂的宝座那里去了。妇人就逃到旷野,在那里有神给她预备的地方,使她在那里被养活一千二百六十天。天上起了争战,米迦勒和他的使者与龙争战,龙和它的使者也争战,并没有得胜,天上再没有他们的地方。大龙就被摔下去,它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但,是迷惑普天下的,它被摔在地上,它的使者也一同被摔下去。

创世记三章是论到人堕落后,神对撒但、对人类的定命是什么,并神的救赎是如何。女人,是众生之母。所以女人是代表众生,就是神所要拯救的;女人的后裔,就是基督。基督在世上的时候,打伤了蛇的头。头是主要能力的部分。主将撒但一切主要的能力,都打伤了。蛇伤了女人后裔的脚跟,这是说,撒但在基督的背后作工。基督打伤了他的头,走去了,他就在基督的背后作工。这是他在信徒身上的工作,就是背后的工作。女人的后裔,不仅指个人的基督,也指团体的基督;和基督的复活有份的人,都是女人的后裔。

启示录十二章所提到的女人,就是耶路撒冷。不只是指地上的耶路撒冷,也是指天上的耶路撒冷。圣经告诉我们,神是我们的父,主是我们的长兄,耶路撒冷是我们的母(加四26)。这城就是新旧约里所有有基督的生命、得救的人。女人是神所拯救的众子,却受仇敌(蛇)的逼害。神就叫他们中间,有一班得胜者,为他们争战。也就是,男孩子代替母亲战胜,得胜者代替教会战胜。神在末世,找得胜者来结束天上的争战。“神的救恩、能力、国度、并祂基督的权柄”(启十二10),被他们带到天上。蛇在天上,不再有地位。他们无论在哪里,撒但都得退后。因此,神的得胜者在末世所该作的事,就是对付蛇。

八、得胜者的兵器

〔启十二11〕:弟兄们胜过他,是因羔羊的血,并因自己所见证的话,他们虽至于死,也不爱自己的魂生命。

第一件兵器,就是羔羊的血。基督的血,倒出属血气的生命,叫撒但在我们身上,无所作工。撒但的食物是土,就是在属血气的生命里作工;基督的血,对付撒但的攻击。我们在基督的血下蒙保护,不受撒但的攻击,如以色列人在逾越节的血下蒙保护一样。血满足了神的公义,血表明死,所以撒但不能攻击我们;基督的血,答应撒但的控告。我们因有份于神儿子耶稣的血,罪就得蒙洗净(约壹一7)。

第二件兵器,就是见证的话。撒但在教会里所作的一切事,都是要推翻见证。教会是灯台,灯台就是见证。撒但要推翻教会,就是要推翻见证。这里的作见证,特别是对撒但作见证。主受试探时,说的三句话(路四1-13),是对撒但作的见证。我们当向撒但作见证。他对我们说,你们是软弱的。我们当对他说:“主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用神的话,来使用基督的得胜。血是基督的得胜。见证是用神的话,来使用基督的得胜。

第三件兵器,就是不爱惜自己的生命。舍上身体、生命,不可怜自己,“不以性命为念”(徒二十24)。因着亚当堕落,撒但就和人的魂生命,就是和人的己联合(太十六23~24)。因此,我们要胜过撒但,就当不爱自己的魂生命,倒要恨恶并否认(路十四26,九23)。

靠着血,和见证的话,抱着不怕死的态度,争战得胜。这样的人,才能成功创世记三章十五节(女人的后裔要伤蛇的头)的定命。蛇害了女人,所以需要女人的后裔来打败他;神不亲自打败他,需要得胜者来打败他。

注:本篇内容参引倪柝声《神的得胜者》第三篇,李常受《召会的历程》第七篇;为保证查考内容词汇的一致性,本系列仍沿用“教会”。但无疑的,“召会”比“教会”翻译得更达意更准确。

(埃辰,2013年3月23日)

「时代职事 > 个人写作平台」「凡署名原创文章,未经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
最新文章
随机阅读
网站名称 职事简介 探寻印记 关于本站 友情链接 关于作者

个人平台 ® 时代职事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