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合本(弗四12):为要成全圣徒,各尽其职,建立基督的身体。

恢复本(弗四12):为要成全圣徒,目的是为着职事的工作,为着建造基督的身体。


网站名称「时代职事」的由来

职事,希腊文原意为服事、工作。神有许多的工作,在神的工作中,神所特别派人去作的一部分工作,就是职事。有的人神派他作这一个职事,有的人神派他作那一个职事。但在圣经里给我们看见,有一个职事是比其他的职事特别的,是独一无二的。这一个职事,圣经称之为“这职事”或“那职事”;这是按基督身体原则的一个团体的职事,就是新约的职事。在以弗所书四章十二节,神称这一种聚集造就基督身体的工作,为“那职事的工作”,以与其他的工作分别。简单来说,那职事的工作,就是建造基督的身体。

圣经还给我们看见,施浸者约翰以后,主耶稣接续神新约的职事,彻底完成了那一部分的职事。接着,五旬节到了,彼得接续新约的职事。然后,保罗接续以往的职事。甚至,十二位使徒没有不同的职事。反之,他们全都有份于新约中这独一的职事。论到犹大,彼得说他“本来列在我们数中,并且在这职事上得了一份”(徒一17)。这证明十二位使徒全都在“这职事”中,并说出新约里有一个独一的职事。因此,当使徒们祷告能有人替换犹大时,他们求主指明祂所拣选的是谁,“叫他有份于这职事”(徒一25)。使徒保罗也说:“我们受了这职事”(林后四1)。他不是说“我受了这职事”,也不是说“我们受了这些职事”。他又说“我感谢那给我力量的,我们主基督耶稣,因祂以我有忠心,把我放在这职事里”(提前一12)。在这节经文里,保罗不是说“祂把我放在我的职事里”,他乃是说主把他放在新约中那独一的职事里。由此,我们看见使徒们共有一个职事;他们都在作同样的工作,就是建造基督的身体,在他们的职事里却是一。

另外,我们有必要来分辨职事与执事的不同。职事就是工作,执事却是指服事者,就是事奉的人,众执事是指着我们这些人说的。执事虽多,但主在新约给我们看见,我们众人共同所作的同一个工作,并所负的同一个使命,就是为着成就神新约的职事,也是共有的惟一职事,包括众使徒的所有工作。使徒一切的工作,都是要完成新约的职事,将基督供应人,以建造祂的身体。在这一个职事的实际里,保罗有他的一份,彼得有他的一份,提摩太也有他的一份。当我们把所有这些份加在一起,那就是新约的职事。基督身体所有的肢体,都是一个生机体的一部分。我们都需要被成全,为着职事的工作,就是供应基督,来建造基督的身体。

〔什么叫时代的职事?〕

主在每一个时代都有祂特别要作的事,祂有祂自己所要恢复、要作的工作;祂在一个时代所要的那个恢复、所作的那个工作,就是那一个时代的职事(参创六13~14,王下二2~15)。

历世历代,都有主行动的工作。全本旧约充满了不同的职事,在每一个时代里都有那时代的职事。从旧约创世记开头,就看见神在那个时代要作特别的事。虽然亚当堕落了,但在他身上看见的是神的救赎。亚伯是亚当的儿子,在亚伯身上我们看见神救赎的路。再往后,以挪士呼求主名来享受主一切的丰富。以挪士之后,以诺与神同行三百年,直到他被神取去。

当然,亚当是独一的,人要作神的工,就要作亚当所作的,认识自己是个罪人,活着指望就是要得着救赎;这是在亚当时代的异象,我们要事奉神,要照着那个时代的职事,那个时代的异象来事奉神。在亚伯身上那个时代的异象是要顾到神救赎的路。亚伯是从他的父亲承受了这个,他不是说我要作一点不一样的,要作一点新事,不,他是承继了他父亲的异象,并且进一步往前,他在他对神的敬拜里面献上祭物。而以挪士是从亚伯承继一切,亚伯乃是从亚当承继一切,所以就看见这是从前面承继下来的,一个一个时代,站在前人的肩膀上,承受、承继他们的异象,他们的经历,而主还要继续往前。

挪亚时代,主的行动是造方舟。造方舟的工作,就是挪亚时代的职事,挪亚就是那职事里一个首要的执事。然而,单靠挪亚一个人没法把方舟造出来,那时必定有人和他一同造方舟。造方舟的工作就是那时代的职事。挪亚之后,就有亚伯拉罕,我们看见因信称义,借着信神而得称义,并活在与三一神的交通里。以撒是承受神的恩典,他是一个安息享受的人,如果我们要有份于主所作的,就要与以撒是一。在雅各身上我们看见神的拣选,看见生命里的变化,也看见生命里的成熟,但雅各是承继了以往的一切,他就是那个时代的职事。而约瑟是雅各的延续,我们看见在神圣生命里作王。

到了摩西时代,神要建造会幕,以及会幕里面的器具,其中最重要的是约柜。摩西一个人不可能造出那些东西,但他有建造帐幕的职事,那是为着完成神独一目的的工作。在这职事里不只摩西一个人。摩西乃是其中的一个执事,并且无可否认的,他是那职事里的领头人。摩西以后,有约书亚,然后有士师,并有众申言者(先知)被兴起。列王纪下第二章,我们看见以利沙和以利亚,以利亚是时代的职事,我们要有份于主所作的,就要看见谁是那个时代的职事。以利沙的确看见这一个,所以他连于以利亚。

到了大卫和所罗门的时代,神要建造圣殿。造圣殿不仅是一个工作,乃是一个职事。当时并没有两个不同的职事在建造圣殿,所以也没有两个不同的带领。在大卫的时代是大卫带领;大卫过去了,是所罗门带领。但凡在这建造圣殿的职事里有份的人,连凿石头、扛石头的,都是这职事里的执事。

到了新约,先有使徒约翰,作引路的先锋,然后主耶稣就来了,祂说,“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太十六18)。头一个有份于建造教会职事的,就是主耶稣。主的职事是要建造基督的身体。为此,祂拣选了十二使徒,把他们带进建造教会的职事里;然后又带进其他的使徒,其中最显著的是保罗。

这些时代的职事与地方性的执事不一样;路德乃是他那个时代的一个执事,达秘也是他那个时代的一个执事。如果我们读教会历史,特别是主恢复的历史,就会看见这圣经六十六卷的启示,几乎都失去了,因此从十六世纪开始,神兴起马丁路德来恢复因信称义。接着,神又兴起其他的仆人,要做特别的事,并来继续祂恢复的工作。主又使用一些人把这圣经翻译成不同的语言,使我们能够有自己语文里面的圣经。主就是这样,在一个一个时代,一个一个世纪都有祂恢复的工作,每一个时代都有祂要特别完成的工作,那就是那个时代的职事。

在二十世纪初,圣灵复兴的水流就像一股巨流,先倾泄向韦尔斯大复兴,这就像一个坝口,从那里导向西方的美国,又导向东方的印度,然后从印度流到朝鲜,再从朝鲜流到中国。神为着祂的恢复,酝酿着祂自己的复兴运动,同时也开始在中国兴起器皿,来承当教会复兴的责任。于是,祂兴起倪柝声,后来又兴起李常受。这两位弟兄的职事是什么呢?如果我们进入这一份时代的职事,就会发现主所作的乃是恢复了整个新约的职事,就是建造基督的身体。从创世记的生命树开始,到启示录二十二章的生命树,祂恢复了整个新约的职事。主恢复这条线,一直延续至今。因为我们是在这一条线的末了,已经非常接近主的再来,所以主兴起这些仆人,为要成全我们作他们所作的。倪柝声和李常受的职事,就是要成全、兴起所有一他连得的人。倪柝声说,我们若要作一个成功的工作,就要成全众圣徒作新约职事的工作,建造基督的身体,如果所有一他连得的人都受成全,成为基督身体尽功用的肢体,主就要回来。

〔小结〕

简而言之,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异象,我们必须根据那个时代的异象来事奉神。毋庸置疑,倪柝声和李常受,这两位弟兄为着众教会都有他们的一份。他们的职事,与使徒们的职事,并与主的职事是一,都是为着建造基督的身体。在倪柝声时代,有许多地方教会都是因着他的职事被建立起来;关于李常受的职事,他自己说:“我从没有说我的职事是独一的。我在我的著作里一再表明,当我们说‘那职事’的时候,我们是指新约的职事,而不仅是我的职事。如果我的职事是那职事的一部分,为此感谢神。”然而,我们不得不承认,现今主恢复中的众召会,都是藉着他职事的元素建立起来的。

倪柝声又说,一个人能看见、能遇见那时代的职事,乃是神的怜悯。今天,作为从他们的著作受益的人,也可称为属灵的后代,既看见这份职事的宝贵,就必紧紧跟随。当然,跟随的并非是人,而是他们的这份职事。为此,在主恢复的这道水流里,本站创建者愿意借此平台,在这份职事里尽一点力,作一点工,且在职事范围里写作,阐明地方教会的教导和实行,以及分享历史等等。

这是本站名称“时代职事”的由来

最新文章
推荐阅读
热点排行
网站名称 职事简介 锡安文学 关于本站 友情链接 关于作者

个人平台 ® 时代职事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