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经:创世记(第四章)

埃辰 • 2016-07-04 •

字号

【创四1~2】那人和他妻子夏娃同房,夏娃就怀孕,生了该隐;便说,我得了一个男子,耶和华。又生了该隐的弟弟亚伯。亚伯是牧羊的,该隐是耕地的。

字义批注:

“该隐”,得着之意。神曾应许夏娃,她的后裔要伤蛇的头。夏娃相信了那应许(创三15),并且期待得着那后裔,她以为这男孩就是神所应许她的后裔,故给他起名“该隐”。可实际上,真正的女人后裔乃是四千年之后,从童女马利亚而生的耶稣,耶稣的意思就是“耶和华救主”(太一21)。

“亚伯”,意思是“虚空”。该隐并非神所应许的后裔,夏娃不久就失望了。当她生第二个儿子的时候,就称他亚伯,亚伯的名字是很有意义的,说出我们生来是虚空的人。人第一次堕落的结果,使人生一切的事都变作虚空(传一2~3)。

“牧羊的”和“耕地的”,指洪水以前,人只准吃水果和蔬菜(创一29,三18),不准吃肉(参创九3)。因此,亚伯牧羊不是为他的生活生产食物,大概是为着制衣遮羞(创三21)和献祭赎罪。很可能亚当和夏娃得到神的启示,就是人若想亲近神,便须借着羔羊的牺牲。他们就把这个启示讲给儿子们听。亚伯不但相信福音,也实行福音并为福音而活。亚伯在职业上只顾神的满足,该隐却只顾自己的生活,为自己的肚腹而活。

话中之光:

①.离开神的人生,乃是虚空的虚空(传一2);一个真认识人生虚空的人,必然以神为他人生的意义,而为神活着。

②.信徒不当只为糊口而工作,而要把事奉神当作我们工作的目的。

 

【创四3~4】有一日,该隐拿地里的出产为供物献给耶和华;亚伯也将他羊群中头生的,特别是羊的脂油献上。耶和华看中了亚伯和他的供物。

字义批注:

“供物献给耶和华”,该隐没有凭着流血献祭(创三21;来九22),藉着预期的救赎,跟随神的救恩之路,却妄自将自己劳苦的果子献给神,继续人的堕落。该隐敬拜神的方式,乃是照着那狡猾者撒但所鼓动(创四7;约壹三12)之属人的观念和意见,发明了一个宗教(犹11)。历世历代以来,有无数的该隐跟从者,在各个时空,发明各自的宗教。

“头生的和脂油”,预表基督。按照希伯来书十一章四节,亚伯献祭给神是因着信。信是由于听见福音的话(罗十17、14)。这指明亚伯的父母亚当和夏娃,必定曾将神向他们宣扬的喜信(创三15、21),向他们的孩子传扬。亚伯像他的父母一样相信福音,并照着他父母所传扬的话中神的启示,将供物献给神。因此,在这地上的第一个家庭,乃是福音之家,信徒之家。

亚伯是神的第一位祭司,代表所有在基督里的信徒(彼前二5、9)。按预表说,亚伯乃是将基督献给神。按照民十八17,头生的牛、绵羊或山羊(预表基督),必须献给神。这献祭包括洒血在祭坛上为着救赎,以及焚烧脂油,作为使神满足的香气。因此,亚伯的献祭正符合后来摩西律法中的启示,证明他敬拜神的路是照着神的神圣启示,而不是照着他自己的观念。

话中之光:

①.该隐把他种地的结果拿来献给神,目的是要讨神的喜欢,但他这样做,显示他漠视他父母从神所得的启示,而自以为是的来摸神的事。这里也给我们看见,人在饱食之余,也会想到神的问题,盼望与神来往、敬拜真神。然而问题乃在于这样的拜神,是否合乎神的心意呢?凡不照神的旨意而行的,就是走“该隐的道路”(犹11)。

②.该隐的献祭表征人意的宗教,它的特点是:并非出自神的启示,而是凭着己意,用私意崇拜(西二23),并以自己劳苦所得,想靠行为在神面前称义(加三11)。

③.“头生的”是羊群中最好的,“脂油”是羊的身体最好的部分;我们必须将最好的奉献给神。神不只悦纳亚伯的祭物,并且也悦纳亚伯这个“人”;惟有遵行神的旨意的人,才能蒙神喜悦。

④.亚伯所献的祭,所以会被神看中,是因为:(一)不是凭着自己的意思,而是照着从他父母所听见神的吩咐;(二)他是因着信献祭与神(来十一4);(三)他所献的是被杀流血的牺牲。神救赎的路乃是牺牲流血的路,因为没有流血就没有赦罪(来九22)。

⑤.原来夏娃是看重该隐(得着),但神所看中的却是亚伯;人所看重的,常是神所看不中的;而神所看中的,也常是人所轻视的(撒上十六1~14)。

 

【创四5~7】只是看不中该隐和他的供物。该隐就大大发怒,垂下脸来。耶和华对该隐说,你为什么发怒?你为什么垂下脸来?你若行得好,岂不仰起脸来么?你若行得不好,罪就伏在门前;他要恋慕你,但你必须管辖他。

字义批注:

“看不中该隐和他的供物”,这是因为:(一)该隐不在意神的路,拒绝神的路,照着自己的观念,发明了他自己的路;该隐的道路就是行善讨神喜悦,凭人自己的努力,照人自己的发明来敬拜神。该隐这样行,乃是拒绝神,跟从了撒但。(二)该隐不以基督为神的义作遮盖(创三21;腓三9;林前一30)。他像热心宗教的犹太人一样,寻求建立自己的义,不顾神的义,也不服神的义(罗十3)。因此,他没有照神所吩咐的,却以地里的出产代替流血的祭牲献给神。他的供物对神乃是一种侮辱,为神所拒绝。

“发怒”和“变了脸色”,这是外面的表现;神的问话是要使该隐注意他发怒和变脸色的背后原因,和他内心真实的光景。

“罪就伏在门前”,罪与撒但是一(罗七8)。本节把“罪”描写成一个人位化的活物(罗七17),它就是撒但的化身,蹲伏在门前,准备要随时扑过来。我们若拒绝神救恩的路,撒但作为罪就伏在门前,等候机会来抓住并吞吃我们(参路二二31;彼前五8)。

话中之光:

①.该隐的祭物不对,连他自己这个人也不对,所以神不悦纳。该隐的发怒,表明他献供物的动机不对;人与神来往,不单是事物须对,我们这个人也须对。

②.人意的宗教,虽然存心要讨神的喜悦,但因源头不对,所以拜神也是枉然。在宗教里的人,第一个特征是自义、自是、骄傲,稍不遂心称意,便要动怒。

③.听命胜于献祭(撒上十五22),神所看重的,乃是我们的所是,以及顺服神的心。我们不是要把“多余的”献给神,我们乃是把“上好的”献给神。而我们事奉神,不是在乎我们能为神作多少,乃是在乎我们是否先把自己摆上给神。

④.罪一直伺机要陷害人,得着人来作它的工具(罗六13);人虽想尽办法要制伏罪,却归徒然。宗教虽也劝人为善,但宗教不能给人能力以行善(罗七18)。在我们人里面,的确存在着善,意志渴望照着心思中善的律(罗七22~23)讨神喜悦(罗七18~21),但要藉着身体行这善是不可能的。因为现今撒但作人位化的罪,是在我们的肉体里,安家在其中,作不法的主人管辖我们,压制我们,强迫我们作我们所不愿意的。

 

【创四8】该隐对他弟弟亚伯说,我们往田间去罢。二人正在田间,该隐起来打他弟弟亚伯,把他杀了。

字义批注:

“杀了”,该隐,预表属血气的;亚伯,预表属灵的;属血气的总是逼迫属灵的(加四29)。该隐因着他宗教的嫉妒所激起的怒气,杀害了他的弟弟。历代以来,那些照着肉体敬拜神的人,反对、逼迫、甚至杀害那些照着那灵敬拜神的人(太二三35;约十六2;启十七6;参加四29)。该隐献祭给神并杀害弟弟,是在善恶知识树的线上;反之,亚伯乃是在生命树的线上。

话中之光:

①.凶杀,乃是宗教的特征之一;宗教徒彼此残杀,甚至有些狂热的基督教徒,也不例外。

②.魔鬼是世上一切宗教之父,因为它从起初是杀人的(约八44)。经上说,凡恨他弟兄的,就是杀人的(约壹三15)。宗教徒(包括基督教徒)杀人,还以为是事奉神(约十六2)。

③.我们在敬拜神的事上,需要照着神的启示,而非照着人的观念。在该隐身上,我们看到邪恶的种子,这种子在他里面发展为嫉妒,然后发展为愤怒、仇恨、凶杀和谎言。因为该隐拒绝了神的路和神的警告,他就被撒但那杀人者捉住,与撒但一同成了杀人的。这也使我们认识:看见自己的错误,要立即悔改转向神,并坦诚向神及向人认罪。约壹书三章里又说到:我们应当彼此相爱,这就是你们从起初所听见的信息;不要像该隐,他是出于那恶者,又杀了他的兄弟。

 

【创四9~10】耶和华对该隐说,你弟弟亚伯在那里?他说,我不知道。我岂是看守我弟弟的么?耶和华说,你作了什么事?你弟弟的血有声音从地里向我哀告。

字义批注:

“我不知道”,这谎言显示该隐对神的傲慢。在约八44,主耶稣的话暗指该隐杀害亚伯并向神说谎,指明在杀人和说谎的行动中,该隐与魔鬼撒但是一,撒但是该隐的源头(约壹三12)。因为该隐拒绝神的路和神的警告,他就被撒但这杀人者和说谎者得着,与撒但一同成为杀人者和说谎者。他不但说谎,还顶撞神,说:“我岂是看守我弟弟的么?”

“血有声音”,就是血会说话,意即血在神面前作见证。亚伯的血和耶稣的血都说话(见来十二24);亚伯的血从地里说话,耶稣的血从天上说话。

话中之光:

①.信徒之间,有彼此看顾、彼此帮助的本份(罗十四7;腓二4;提前五8)。

②.热衷于宗教的人,他们拜神,但目中却无真神,因此他们说谎并不以为耻。

③.人所犯的罪,都彷佛有声音达到神的耳中(创十八20;十九13;出二23,三9;雅五4)。

④.凡为作见证而被杀的人,有一天神必为他们伸冤(启六9~10,十九2)。

⑤.主耶稣的血所说的,比亚伯的血所说的更美(来十二24),因此信徒因祂的宝血,得以坦然进到神面前(来十19)。

 

【创四11~12】地开了口,从你手里接受你弟弟的血;现在你必从这地受咒诅。你耕地,地不再给你效力;你必流离飘荡在地上。

字义批注:

“你必从这地受咒诅”,意即这地不再给你效力;这地不能再收容你。

“流离”,原文义:摇摆、变迁不定,摆动;“飘荡”,徘徊、往来、伤悲,忧愁。这里的意思是该隐在地上必成为一个被赶逐的逃亡者。“流离”重在指外面的流离失所;“飘荡”重在指里面的飘荡无定向。

话中之光:

①.无神的宗教生活,不只没有神的祝福,甚且是活在咒诅之下。

②.没有神的人生,不知从何来,也不知往何而去,活着没有指望(弗二12),也没有意义。

 

【创四13~14】该隐对耶和华说,我的刑罚太重,过于我所能承担的。你今日赶逐我离开这地面,以致我不得见你面;我必流离飘荡在地上,凡遇见我的必杀我。

字义批注:

“刑罚太重,过于我所能承担”,该隐这话并非认罪,而是出于自怜的怨叹。

“不得见你面”,就是从祢面隐藏,得不到神的看顾和保护。

“凡遇见我的”,指亚当和夏娃所生别的儿女。

话中之光:

①.人最大的刑罚,莫过于被神弃绝,这是过于人所能承担的。

②.人生最大的痛苦,乃是失去神面光的同在。

③.人第一次堕落(指亚当),还能见神的面;但人第二次堕落(指该隐),就不得见神的面;人越堕落,就离神越远。

④.凡弃绝神的,也必被神弃绝;无神的宗教徒必然没有神的祝福。

⑤.杀人者总是怕自己也会被人所杀。

 

【创四15~16】耶和华对他说,既是这样,凡杀该隐的,必遭报七倍。耶和华就在该隐身上作一个记号,免得人遇见就击杀他。于是该隐离开耶和华的面,去住在伊甸东边挪得之地。

字义批注:

“挪得”,原文意为流浪、飘荡,逃离。

话中之光:

①.宗教和文化是人类的两大发明。人发明宗教的目的,原是要亲近神、敬拜神,但由于是随着己意的缘故,不但不讨神喜悦,反而得罪了神,结果更远离神。人一失去了神,就失去了神的供应、喜乐和保障,因此人就发明文化来取代神。

②.该隐献祭的原意是要事奉神,结果因献祭而导致杀人,最后离开了神;凡随己意事奉神者,结局常是这样。

③.宗教徒杀人,以为是替天行道,其实这并不是出于神的本意。

④.人第一次堕落(指亚当),只是离开伊甸园(创三23);人第二次堕落(指该隐),是离开耶和华的面。凡是远离神的人,就必定“住”在地上。

 

【创四17~18】该隐与妻子同房,他妻子就怀孕,生了以诺。该隐建造了一座城,并按着他儿子的名,将那城叫作以诺。以诺生以拿,以拿生米户雅利,米户雅利生玛土撒利,玛土撒利生拉麦。

字义批注:

“以诺”,意为开始、学习、被引进、被献上,被训练。人一离开神,就“开始学习”(以诺)生活的技能,自我供给、娱乐、保卫,这就形成了文化。这个不是与神同行三百年的以诺。

“城”,是人们可以安居的社会单位,可大可小。城是人用地上的材料,以人工来建造,成为人聚集生活的中心(创十一1~4);它表征人类文化的集大成。该隐离开神的面之后,为着保护和自存,就建造了一座城。他在这城里产生了无神文化。在伊甸园中,神是人的一切—人的保护、维持、供应和娱乐。人失去神,就失去了一切。这迫使人发明人的文化,其主要元素是城为着生存、畜牧为着维生、音乐为着娱乐、以及武器为着防御(创四20~22)。在本章所发明出来的无神文化,要继续发展,直到在大巴比伦达到极点(启十七~十八)。

“以拿”,指见证的城;“米户雅利”,指神要抹除,击打的;“玛土撒利”,指属神的人;“拉麦”,指健壮的,有能力。

话中之光:

①.谁是该隐的妻子,大多数解经家认为是亚当和夏娃所生的女儿。在圣经中,兄妹结婚的事,是在摩西律法之后才禁止的。人类初期,可能少有所谓“近亲不良遗传因子”。

②.信徒在地上,是过帐棚的生活;我们所想望的,不是地上人工建造的城,而是天上神所经营、所建造的城(来十一9~10)。

③.该隐按他儿子的名来称呼他所建造的城;远离神的人,他所想、所打算的,常是为着他自己的儿女。

④.所有该隐家谱里的人,神都不记载他们的年日,表明他们活在地上的日子,在神面前都算不得数(参阅创五章)。

⑤.人“开始学习”(以诺)过无神的生活,逐渐发展出一套无神的文化系统,而以其为“见证”(以拿)和夸耀。人在建造无神文化的过程中,虽然明知神在反对并要“消除”(米户雅利),并且也知道人是“属于神”(玛土撒利)的,但仍一意孤行,“强有力”(拉麦)地推展其文化建设,因此神就任凭他们(罗一24、26、28)。

 

【创四19】拉麦娶了两个妻子,一个名叫亚大,另一个名叫洗拉。

字义批注:

“拉麦”,这名在希伯来文的意思是强壮、有能力;拉麦是人类的第七代,是个有能力的人。他娶了两个妻子,实行一夫多妻制。因此,一夫多妻制是开始于挪得地的以诺城,挪得的意思是“流荡”。拉麦为了满足他的情欲,实行了一夫多妻制。一夫多妻制是违反神为着人生存所命定的自然律。婚姻是人类生存所必需的。但婚姻必须照着一夫一妻的原则受限制。这原则是神所命定以维持人类生存的。拉麦是第一个破坏婚姻中神圣原则的人。

“亚大”,指妆饰和娱乐。她是个妆饰并美化自己的人;亚大是注意妆饰的妻子。“洗拉”,指保护和遮盖。拉麦是无神文化的中心人物,他代表一切醉心于文化的人,注重“妆饰”和“娱乐”(亚大),美其名为“保护”(洗拉)身心的健康,实际上却是在放纵肉体的情欲。拉麦有这两个妻子,就暴露出他的情欲。

话中之光:

①.人一离开了神,就会放纵情欲,为要满足肉体的欲望,便开始娶多妻,破坏了神“二人成为一体”(创二24)的定规。

②.凡醉心于无神文化的人,男的多纵情声色,女的多打扮自己。

 

【创四20~22】亚大生雅八;雅八是居住帐棚、牧养牲畜之人的始祖。雅八的兄弟名叫犹八;他是一切弹琴吹箫之人的始祖。洗拉也生了土八该隐;他是打造各样铜铁利器的。土八该隐的妹妹是拿玛。

字义批注:

“雅八”,原文指流动,领导。雅八是牧养牲畜之人的祖师,他发明了牧养牲畜以谋生。他成了游牧的人,从一地流荡到另一地,因为他没有地可以为他效力,使他不得不作一个流荡者,牧养牲畜以谋生。为自己谋生,乃是人类文化主要的一面。城的发明是为着人的生存,而牧养牲畜的发明是为着人的生活。

“犹八”,原文指音乐、快乐之声,欢腾。他发明了琴和箫。什么是音乐?音乐是一种娱乐,叫人快乐。人为什么需要这样的娱乐呢?因为他失去了神作他的喜乐,而神是人真正的享受。犹八发明音乐,因为在那时候人是空的。他是在虚空里,没有什么能满足他。因为没有什么东西能娱乐他,他就必须为自己发明一点娱乐。今天各种的娱乐,原则都是一样。人因为没有神,所以需要娱乐。

“土八该隐”,原文指该隐的扩展,该隐的流出。他是武器的发明人。他所造的武器是为着杀人的。现代的兵工厂就是创世记四章里的武器的完满收成,这一切武器当然是为着人的防卫。

“拿玛”,这名的意思是使她自己可爱可悦。她为什么要使自己有吸引呢?乃是为了男人的情欲。这也是现代社会的一面;年轻女士都喜欢把自己打扮得可悦可爱。因此,现代文化的每一项,都以种子的形态存在于创世记第四章。现在我们知道人类文化的源头。它是因为人失去了神而出现的。

话中之光:

①.当时神命定人耕地以养生(创三17),但人却发明了游牧(雅八)生活的文化。人又发明了音乐(犹八),这是人类艺术文化的开端。世人因为没有神作他们的喜乐,故需要以各种的娱乐来消愁解闷。

②.该隐是人类第一个杀人者;人类自相残杀,进一步扩展(土八该隐)而发明了利器以自卫,这是人类战争文化的开端。人因着失去神作他们的供应、喜乐和保障,便发展无神文化来自养、自娱、自卫,最后,竟至杀人取乐(拿玛),强横凶暴。

③.拉麦满足他的情欲,亚大用妆饰品妆饰、美化自己。从这一对父母生出了犹八,他是发明音乐的人。这里我们看见一个家庭,由情欲、妆饰和娱乐所组成。这是什么样的家庭!今天许多家庭就是这样:父亲满足情欲,母亲讲究衣着妆饰,儿女追求娱乐。这不是现代的家庭吗?

④.我们看见两个相反的家庭。亚当的家庭是信福音的家庭,父亲开路相信福音,母亲铺路,儿子亚伯走在这路上。但拉麦的家庭是追求世界的家庭,父亲满足情欲,母亲讲究妆饰,儿子犹八追求娱乐。这是何等的对比!

⑤.我们看见人类第一个文化,无神的文化,所发明的四样东西:城为着生存,牧养牲畜为着谋生,音乐为着娱乐,以及武器为着防卫。这四项也是现代人类文化主要的方面。因着人失去了神,这些都一一出现了。现今世界的情形,就像创世记四章里所发明的文化,是由这四样元素所组成的。无神的文化在创世记四章开始发展,且要继续发展,直到在大巴比伦达到极峰。

⑥.洗拉这名的意思是遮护或遮盖,这是指何种的遮盖?就是用武器作遮盖。拉麦的一个妻子是为妆饰,另一个是为遮盖,为覆罩。她是用以作遮护,来遮盖他。人产生了无神的文化,这个文化的结果是满足情欲,犯奸淫,互相争斗、凶杀。我们在拉麦身上已经看到这些的实例。

 

【创四23~24】拉麦对他的两个妻子说,亚大和洗拉,听我的声音;拉麦的妻子,听我的言语:壮年人伤我,我把他杀了;少年人打我,我把他害了。若杀该隐遭报七倍,杀拉麦必遭报七十七倍。

文意注解:

拉麦比他的祖宗该隐还要傲慢,夸口说他杀了伤他的壮年人,害了损他的少年人。因此,拉麦不仅是多妻者,还是杀人者,狂傲的夸口者。他又说,谁若伤害我,必要遭报,而且比神允许该隐,向杀害该隐的人施行的报应更多十倍。换句话说,他骄傲狂妄,自以为足够有能力照顾自己,比神照顾该隐还要好上十倍。

拉麦是无神文化的中心人物。无神文化不只使人纵情声色(创四19),并且也使人强暴凶杀;杀人却不愿被人杀。读了这短短的一段话,我们就能看见人类的头一个文化,无神的文化,是何等可怕。这一切邪恶的事必定发生在该隐所造的以诺城里。这可以称为城市生活,跟今天大城市中的生活一样邪恶。

 

【创四25~26】亚当又与妻子同房;她就生了一个儿子,给他起名叫塞特,说,神给我另立了一个后裔代替亚伯,因为该隐杀了他。塞特也生了一个儿子,起名叫以挪士。在那时候,人开始呼求耶和华的名。

字义批注:

“塞特”,意思是新苗、茁芽、设立、代替,偿还。亚伯殉道后,神设立塞特顶替亚伯,走神救恩的路。前章该隐和他的后裔预表旧造的族类;本章塞特和他的后裔预表新造的族类,因蒙神的拣选和救恩,得以归入基督耶稣,一举一动有新生的样式,而脱离了旧造的败坏(参罗六3~7)。

“以挪士”,意为脆弱必死的人。这表明塞特已经认识人的软弱和脆弱。以挪士是人类的第三代,从那时起,人才呼求耶和华的名。

“呼求”,原文意‘向…呼叫’,‘向…呼喊’,意即用听得见的声音呼喊。因为人领悟自己的生命是虚空,领悟自己是脆弱必死的,于是自然而然地开始呼求耶和华那永远者的名。他们虽然是虚空软弱的,但藉着呼求主的名,就变得丰富且刚强,因为他们进入了他们所呼求者的丰富和力量(罗十12~13;徒二21)。

话中之光:

①.人若不肯与神同心,为神所用,神必从别处兴起另一班人来,以成就祂的旨意。

②.神的见证人是不会断绝的;这一个被杀了,神还会兴起另一个来代替。

③.许多时候,我们仍会软弱至极,所以需要呼求主名,因为对于一切呼求祂的人,主是丰富的(罗十12~13,原文)。

④.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徒四12)。

⑤.呼求主名是经历属灵的呼吸,每当我们操练我们的灵,并释放我们灵里和心里所有的,向祂大声呼求,主这生命之灵就要进入我们里面。

「时代职事 > 个人写作平台」「凡署名原创文章,未经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
最新文章
随机阅读
网站名称 职事简介 探寻印记 关于本站 友情链接 关于作者

个人平台 ® 时代职事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