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犹大书》(二)认清你我的身份

埃辰 • 2020-12-30 •

字号

写作特征

《犹大书》的写作,有一个明显的特征,就是作者犹大好用“三”为组合单元。

例如:谈到受信者的身份,他写道:“写信给那蒙召,在父神里蒙爱,并蒙耶稣基督保守的人”(犹1节)。这里有“蒙召、蒙爱和保守”;谈到信徒的补给方面,他说“愿怜悯、平安与爱,繁增的归与你们”(犹2节),这里有“怜悯、平安与爱”。

论到背道者三个遭受审判的例子,他提到“不信的以色列人被毁灭(犹5节),不守本位的天使被拘留(犹6节),行淫的所多玛、蛾摩拉人被火焚(犹7节)”;论到假师傅的生活表现,他提到是“污秽身体、轻慢主治的、毁谤在尊位的(犹8节)”;而论到背道者的三个人物及事例,他提到“走该隐的道路,为利往巴兰的错谬里直奔,在可拉的背叛中灭亡(犹11节)”。

讲到要在三件事上装备自己,他说到“在至圣的信仰上建造自己,在圣灵里祷告,保守自己在神的爱中” (犹20~21);又讲到对三种被诱惑之人该有的态度,“ 有些人疑惑不定,你们要怜悯他们;有些人你们要把他们从火中抢出来,搭救他们;有些人你们要存畏惧的心怜悯他们,连那被肉体玷污的里衣也当憎恶”(犹22~23)。 

“三”的组合,是人类内心的一个潜意识的单元,如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以及语气加强再加强,等等。作者这般排比式的写作,是为了易记忆,且容易上口。除了喜欢用三的组合,他还对大自然情有独钟,形容背道者的特征时,他特意用了生动的比喻来描绘,如:他们是爱筵上的礁石,是随风飘荡、没有雨的云彩,是秋天没有果子的树,是海里涌出沫子的狂浪,是流荡的星(犹12~13)。

由此可见,简短的《犹大书》,虽然作者从神来的负担迫切(不得不写信),提到的事情十分严肃(论及背道),呼吁之声非常强烈(为信仰争辩),但作者在写作中并没有说教和命令,而是在言语中又透露出一丝委婉和诗情画意。他的语言风格,丰富多彩,也适合今天的牧养者借鉴。就是正确的牧养,应该是将神的话擘碎再分送出去,结合现实,通俗易懂,让人容易领会。而非一味说教和灌输,向颁布律法似的,俨然显示自己所拥有的真理是多么高深莫测,但这只是从人来的奥秘,在喂养人的事上,并无助益。

《犹大书》是新约里唯一引用次经经文的书卷,如《摩西升天记》和《以诺壹书》,可这并不影响它在圣经正典的地位和权威。因为使徒保罗也曾引用两位希腊诗人的诗句(徒十七28),也许是指亚拉突(Aratus,约在主前二七O年)和克里安提(Cleanthes,约在主前三OO年)。他们二人向丢斯(Zeus或Jupiter)所写的诗中都说过同样的话,认为丢斯是至高无上的神。提多书一章十二节,保罗又引用了革哩底本地一个异教先知的说话。这位先知可能是指以彼门尼德斯(Epimenides)。根据传说,他是主前六百年左右革哩底当地的人。然而,所引用的言论,都没有被提升至圣经正典的地位。另则,保罗在他的书信中曾引用古人遗传而非旧约圣经内的故事,例如:“雅尼和佯庇”敌挡摩西的故事(提后三8),并非出自旧约,而是根据犹太人的传说(一般认为他们二人是古埃及国的术士)。但圣灵准许保罗引用,因为对读者有益而非离奇怪诞,我们也就无需批评。

认清你我的身份

《犹大书》一至三节,乃是讲到身份、补给和任务;“耶稣基督的奴仆,雅各的兄弟犹大,写信给那蒙召,在父神里蒙爱,并蒙耶稣基督保守的人:愿怜悯、平安与爱,繁增的归与你们。亲爱的,我尽心竭力要写信给你们,论到我们共享之救恩的时候,就不得不写信劝你们,要为那一次永远交付圣徒的信仰竭力争辩。”(犹1~3)

在第三节,我们看到写这卷《犹大书》并非作者犹大本来的意思。这里暗示犹大原初的意向,是要“尽心竭力”写一封关于信徒得救恩的信,也许是长篇大论的著作,来完整地论到“同得的救恩”。但是,当他往来各地时,却屡屡见闻教会中有异端和假弟兄的出现,这类人给教会带来的伤害是致命的;不仅混乱神的道,而且陷教会于可怕的危险之中。以致于犹大被圣灵感动,深觉救恩真理正面临危机,就不得不取消原意,在下笔之后,火速发出这一封激昂严厉的警告书,优先揭发异端假教师的真面目。同时劝勉信徒们要保守纯正的信仰,常在神的爱中,仰望基督的怜悯,站稳各人的脚步,并要为救恩真理争战。

毋庸置疑,这个“救恩真理”乃是“一次永远”交付的,是所有信徒共同享有的,就如共同的信仰一样,不可增添,也不可减少。因为任何的加添和删减,乃是把基督的福音更改了(参加一6~9)。因而,为信仰争辩,要为信仰打那美好的仗(提前六12),这不仅是作者犹大的负担,也是每一位得享救恩之人的任务,是我们都该履行的职责。

犹大认清自己的身份

作者犹大以什么身份来写信呢?他自知在教会中并不是出名的人物,但他并不称自己是主耶稣的肉身兄弟。倘若他直接如此宣称,岂不是要吸粉无数,不管他说什么,含金量是不是极高呢?然而,他似乎要隐藏这个身份,却称自己是主耶稣基督的奴仆。一面表示在新生命的领域里,从前那肉身血统的关系,已经升华为属天的关系;另一面也表示他不再为自己而活,乃是为服事主而活(参林前六20)。这位犹大是存心谦卑的,一点不敢凭肉身自夸,或以此标榜自己。然而,为了易于澄清他自己的身份,他还是要加上说我是“雅各的兄弟”。意即:虽然你们不知道我是谁,但我仍要透露一下,我与那位鼎鼎大名的“教会柱石雅各”有弟兄之谊。这样一说,每个人就都知道是那一个犹大所写,这封信也能引起读者注意。

写信是初期教会使徒们或神的仆人最注重的工作之一。当时的交通不方便,书信要靠人带,使徒们除了口传之外,还是尽量地写信来劝勉信徒。使徒保罗在书信中也提到介绍信之事,可见当初也有这样的实行。介绍信是紧要的,它的作用起码有两个:第一,叫人能认识你;第二,防止假弟兄混进来。然而,作者犹大并非十二使徒之一,乃是个普通的门徒,他现在要写一封公函,信的内容很重要,也是当前各地所需。这份信发出后,别人是否愿意来读,读了能否认可或接受呢?照着介绍信的实行,他澄清自己的身份,也是有必要的。

只是这种实行,在今日教会中造成一种陋习。换言之,若没有这种实行,照着天然的人性,也会在教会中衍生出一种普遍的不良状态。即以外貌看人者,不计其数;他们要看那说话者的权威、资格和地位,否则他说什么都是无足轻重的,或值得去追究责任的。甚至有些信徒,对教会中的腐化和罪恶,麻木或眼瞎到一定程度,也无法用灵碰着说话者里面的负担,仍站在那里怀疑或责备:这封“揭发信”是谁写的,要查找源头,作者的背景是什么?或曰教会如此美好,怎会有如此“造谣”之事,是谁在抹黑教会传播消极?!......这好比他们站在黑暗中指责《犹大书》的作者:你是谁?你的背景是什么?你也不是使徒,有什么资格说话?又有什么资格谈论教会中这等重大之事,难道你想自称使徒吗?如此云云。

诚然,两千年来,像作者犹大这样的,对神对人对教会,有迫切负担并勇敢说话的,确实不多。但在说话者的身份这件事上,犹大给自己的定位就是:一、我是主耶稣基督的仆人,像许多弟兄一样;二,我不出名,可我的哥哥雅各,你们总该认识的;三,我虽是主耶稣的肉身兄弟,但我不凭肉体夸口(若是说出来,恐要吓你们一跳)。

犹大认清自己的身份,乃是值得学习的。与主耶稣的肉身关系,暂且不说。就说他有一位很出名的兄弟雅各,在耶路撒冷治理教会(参徒十二17),可他自己却甘心退居幕后,不求权位,默默服事。由此,我们也在他身上看到许多值得称赞的点。不像今日有些信徒,没有任何属灵的负担,就喜好与名同工串个门,合个影,然后到处宣扬,误以为自己就是真理的传播者和捍卫者,并以此来抬高自己。然而,基督徒最大的荣耀,是作“耶稣基督的仆人”,能被主所用,而非凭着肉体夸口。我们在教会中,也应当不求出人头地,乃求向主而活(罗十四8)。

受信者该认清的身份

《犹大书》是一封公函,未表明他们所在的地方,却表明他们的身份。“写信给那...”,这里的定冠词“那”,表示特定人物,而非一般人。这班人乃是被蒙召的、蒙爱的和保守的。这个意思是,受信者乃是得救的一班人,这个得救并不是出于人自己的主动,乃是出于神的呼召(参加一15),被圣灵感动而信祂。这班人不仅蒙召,而且蒙爱。这是指神先爱了他们(参约壹四10),他们才能爱祂(参约壹四19)。并且,所有的信徒都是父赐给主的(约十七6),这班人是为着祂蒙保守,也是蒙祂保守的。

《犹大书》是写给当时的犹太人,也是写给今日的基督徒。这里就告诉我们:凡是信徒都是被蒙召、蒙爱并蒙保守的人。神呼召我们,为要把我们从世人中分别出来归祂为圣(参彼前二9)。凡被神呼召的人,就被神放在客观成圣的地位上(参林前一2)。神爱我们,是要我们作祂爱的器皿,将祂的爱流露到别人身上。自从得救之后,我们就一直活在神的看顾之下,我们的软弱、失败和跌倒,都不是神的本意,而是我们在神之外另有所靠和所求,自甘堕落。但无论如何,在这条道路上,我们永不孤单,因为有耶稣基督自己作我们的“保守”,我们是蒙祂保守的人。

这个“三”的组合,一面说出我们能有今日的地位和光景,都是出于神,另一面也说出祂在我们身上必有祂的用意和目的,所以我们要问:“主啊,我当作什么”(徒二二10)。当作什么呢?先认清自己的身份是顶重要的。

仰望怜悯并为信仰争辩

面对教会的败坏,作者犹大深恶痛绝,他所求的是什么呢?他说:“愿怜悯、平安与爱,繁增的归与你们”(犹2节)。在这句问安里,作者提到怜悯而不说恩典,也许是由于教会的堕落与背道。在二十一节,他也是嘱咐信徒保守在神的爱中,等候我们主耶稣基督的怜悯。而在使徒保罗的书信里,只有提摩太前后书,开头的问安说到神的怜悯。神的怜悯要比神的恩典达到得更远。在教会堕落的光景中,神的怜悯是需要的,因这怜悯带进神丰富的恩典,够应对任何的堕落。

怜悯,指我们可以不顾自己的属灵光景,随时坦然无惧的来到施恩座前得帮助(参来四16);平安,指神的平安越过现实的环境和知识,而保守我们的心怀意念(参腓四7);爱,指神的爱就是神自己。神已将这爱随同所赐给我们的圣灵,浇灌在我们心里(参罗五5),作了我们里面的动力,叫我们在一切的环境中得胜有余。我们基督徒面对异端的侵袭,教会的败坏,单靠自己无法站稳,必须有从神赐的怜悯、平安与爱,方能胜过。

这里作者犹大告诉我们,在这样的光景中,我们需要在神的爱中仰望怜悯。其实,接下来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任务,就是为信仰争辩。这样的争辩,是关乎“三一神位格”和“十字架救赎”的基要真理;至于对其它各项真理,如受浸、按礼、立场,以及被提和大灾难等的看法和解释,却不可强求一致,以免舍本逐末。其实,教会历史二千年来,神的子民对真理某方面某个点的认识,一直彼此争论不休,因为恐怕如果自己放弃或妥协,就是放弃信仰。基于此,必须抗争到你死我活的地步。实际上,就是他们把犹3节的经文给误用了。因为竭力争辩的意思,并不是要人拼命为自己对真理所作出的诠释抗争,而是为那一次永远交付我们的信仰,必须竭力维护。

其实,早于初期教会的时候,离经背道的种子就已经播下。使徒保罗提醒以弗所的长老,在他离去后,必有凶暴的豺狼进入他们中间,不爱惜羊群,就是在他们中间,也必有人起来,说悖谬的话,要引诱门徒跟从他们(徒二十29、30);使徒约翰在约翰壹书里也提到这些敌基督者,他们曾是基督徒中间的一分子,但后来却离开了,即是背弃了他们的信仰,这样便将他们的真实面貌表露出来(约壹二18、19)。

今日的基督徒,所当作的:一是要认清自己的身份,问问我是谁;二是要持守纯正的信仰,常在神的爱中,仰望耶稣基督的怜悯;三是要为那一次永远交付我们的信仰竭力争辩。《犹大书》是来自军队的呼召,我们乃是”属灵的军队“。那么,今日我们的问题不是”我将会成为一个士兵吗?“因为,如果你已接受耶稣基督,你便属于这军队中的一员了。神并不是在寻找自愿者,而是祂已经招募你了。问题是:“我会是一个忠心的基督精兵吗?”

不愿在神的话语中寻求并认识真理的人,很容易会堕入背道的陷阱里。但愿我们都能装备自己,在信仰上站稳,并能够拿起属灵的武器,竭力为信仰争辩。

(埃辰,2020年12月30日)

「时代职事 > 个人写作平台」「凡署名原创文章,未经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
最新文章
随机阅读
网站名称 职事简介 探寻印记 关于本站 友情链接 关于作者

个人平台 ® 时代职事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