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犹大书》(一)背景与我们所处的时代

埃辰 • 2020-12-26 •

字号

著者与著地

《犹大书》的作者自称为“耶稣基督的奴仆,雅各的兄弟犹大...”(犹1节)。那么,这个犹大究竟是指哪一位?

在新约圣经中,至少提到六位犹大:①.卖主的加略人犹大(太十4);②.主耶稣的肉身弟兄犹大(太十三55);③.雅各的儿子犹大(路六16,又名达太);④.加利利聚众闹事的犹大(徒五37);⑤.扫罗得救后接待他的大马色人犹大(徒九11);⑥.到安提亚去的作教会首领的,被称呼巴撒巴的犹大(徒十五22)。

上述六位犹大,仅主耶稣的肉身弟兄犹大与本书自称“雅各的弟兄犹大”的条件相符,因为主耶稣的弟兄当中也有一位名叫雅各(参太十三55),他就是《雅各书》的作者(参雅一1),又被称为“教会的柱石”(参加二9)。虽然在路十六16和徒一13,也提到另一位雅各的儿子犹大(儿子或译作兄弟),但那一位犹大是十二使徒之一,而本书17节说:“你们要记念我们主耶稣基督的使徒从前所说的话”,这表明本书作者自己并不在使徒之列。由此我们得出一个结论,本书的作者犹大就是主耶稣的肉身弟兄犹大,他也是雅各的弟兄。教会传统亦是这样认为。

这位犹大,可能和他的弟兄雅各一样,起初并不信主(参约七5)。当主死而复活以后向他们显现(参林前十五6~7),这才使他们相信祂,并且也可能有份于耶路撒冷楼房中的恒切祷告(参徒一14)。他们都不在十二使徒之列,只是普通的门徒,不过雅各后来成为耶路撒冷教会的柱石(加一19,二9),被众教会所知;而犹大由本卷书信看出,他是自称为主的仆人,又屡次用亲爱的口吻(犹1、3、17、20),并发出严肃的教训,可知他是一位为人谦卑,而灵里火热,满有先知热忱和爱心的人。他虽然无显要的名声,但借着称为雅各的弟兄,藉此见证自己的身份。

犹大的名字Jude,意思是敬拜或赞美。在新约圣经中同名的人,曾有数次提到,犹大虽与卖主的犹大同名,但他们的工作和信心绝不相同。“犹大”本是一个好的名字,可惜被加略人犹大用坏了。但雅各的兄弟犹大,并没有因为与卖主之人同名而受到影响。其实,名字并不能真正影响一个人;如果人坏,就算名字好,又有什么用处?人好,就算跟一个最坏的人同名,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关于《犹大书》的著地,毫无资料可查,很难寻证。本书没有指明写给何地何人,但从背景与内容看,与彼得后书二章所提的相似,书中引证许多旧约的史实,可知是写给谙熟旧约圣经的人,必然是指犹太信徒。我们从彼后书三章一节的口吻,似乎可以看出这些收信人,乃是分散在小亚西亚一带的教会(彼前一1),其著地大概在耶路撒冷或犹太地。

写作时间

关于《犹大书》的写作时间,书中并没有明确,而透过作者述及的一些事情,可以给写作年代一些资料。根据本书的内容:”从前一次永远交付圣徒的信仰“(3节),”要记念我们主耶稣基督之使徒从前所说的话“(17节),以及书中所描写关于异端假教师的话(参4,10~16),语气都显示已经成为事实,不像《彼得后书》那样用未来式语气,如”将来…必有…“(彼后二1),”在末世必有…(彼后三3)。由此可以断定,《犹大书》成书日期应比《彼得后书》较晚。

而《彼得后书》是在使徒彼得为主殉道之前不久所写(参彼后一13~14),彼得是在罗马死于暴君尼罗(主后54~68年)之手。因此,合理的推测,《彼得后书》应是在主后66~68年写于罗马。而《犹大书》并没有提到耶路撒冷遭毁灭(主后70年),所以成书时这事可能仍未发生。故此,本书写作日期可能是主后67~70年之间。

但另有一种说法,耶路撒冷被毁也可能是较早期发生的事。假定犹大长寿,活到八九十岁,那么《犹大书》也可能是写于主后80年左右。只是耶路撒冷被毁这事件,所造成的创伤仍然令人难忘,因此这位敏感的希伯来基督徒不愿提及。然而,在约翰的著作书中也都丝毫未提耶路撒冷焚城的事,倘若以耶路撒冷被毁这事件,断定成书日期,又似乎不妥。

另外,有些人认为,《犹大书》的写作时间,应是在主后80~90年。当时除了使徒约翰以外,其他的使徒们可能都已为主殉道。并且,使徒约翰的著作,包括《约翰福音》、《约翰一、二、三书》和《启示录》都晚于主后70年。虽然对本书的写作时间仍存有多种争议,但现今,有些解经家通常都认为《犹大书》成书日期早于主后70年。

写作动机与背景

如果说,《彼得后书》是一本警告书,常用将来式时态预告假师傅的出现;那么,《犹大书》则是一本揭发书,对已成的事实,用现在式时态来形容异端和离经背道之事。在第一世纪,即在犹大的时代,教会已存在信仰上的内奸,他们以神的仆人自居,实际上是假师傅,并且是基督十字架的仇敌。《犹大书》的目的,就是要把这些叛徒揭露出来,并缕述他们最终的厄运。同时,犹大也告诫信徒要防备离经背道的事,应当如何面对之,以及如何持守信仰。此外,针对威胁福音真道的虚妄信仰与传错谬道理的假教师,呼吁基督徒要竭力抗辩,并鼓励他们作属灵的争战。

《犹大书》虽然简短,但是直言不讳,言辞尖锐有力。这封信的气氛是“军队式”的,圣灵引导他放下竖琴来吹号,《犹大书》是一个来自军队的呼召。从中,我们也可以看出作者犹大是一个充满属灵勇气的人。当他把基督徒中间的异端分子“揪出来”,并把他们的真实面貌表露出来时,必然要遭到一些人的反对。然而,鉴于基督徒所“同得的救恩”正面临极大的危机,因为有些异端假教师“偷着进来”,改变神救恩的性质,又否认主耶稣基督的神性,并诱惑信徒,放纵情欲,且造成教会内部的腐化,故此特地写信呼吁所有的信徒,应当起来为那纯正的信仰竭力争辩,以免教会重蹈以色列人的覆辙。

当主耶稣肉身的弟兄雅各成为耶路撒冷教会的长老之后,犹大则可能带着妻子到各地往来作工传道(参林前九5)。这使他有机会接触到那班异端假教师,对他们的邪说与恶行有第一手的经历,因此才会如本书所记,对他们深恶痛绝。而当他看到这一切混乱的情形,心情沉重,内心的属灵负担就迫使他,“...我尽心竭力要写信给你们...不得不写信劝你们...”(犹3节)。由此可见一个真正神的仆人所该具有的品质,以及一个忠心的神仆对神工作所存的态度。这也让我们起码有两点认识:一是牧者应更加关注信徒的属灵状态,二是内在的腐败比外在的逼迫更削弱教会。

我们所处的时代

《犹大书》只有一章,内容极短,常被神的子民忽略。若是捧读,往往只是留下要为信仰争辩的印象,仅此而已。也有可能,一些信徒从未读过这卷书。殊不知,它跟我们的这些日子有很大关系。《使徒行传》记载了教会早期所发生的事,但《犹大书》所论及的,乃是发生在《使徒行传》所记载的早期教会历史以后的一些史实。在某种意义上,这也告诉我们教会末了要出现的事。如果说,记录教会早期历史的《使徒行传》,可以称作是使徒们作工的记录;那么,论到教会时代末期所会发生之事的《犹大书》,就可以称作是背道者的行传,或堪称《叛徒行传》。因为那离经背道的局面,引出了大罪人——就是那沉沦之子—— 的出现(帖后二3)。

不要自居我们就是非拉铁非,也不要以为我们会一直处在非拉铁非的时代。Watchman Nee说:“这一个教会的应验,自然是我所不敢臆断的。在现今教会衰微的时代里,擅自以为自己是非拉铁非中人者,乃是一个不健康的举动。更好的还是把这样的事交给那说‘我知道你的行为’的。如果我们知道,在教会历史中,在撒狄之后有非拉铁非这一段,那么,我们就应当来追求达到这教会的地位。圣徒最要紧的,就是不停留在撒狄里-如果主是引导他到非拉铁非。不然,恐怕他就要进入老底嘉。”

事实上,就预吿来说,教会时代最后的时期,是老底嘉教会,就是在启示录所提到的那七个教会的最后一个。我们今天就正活在这段末期的日子,我们是活在老底嘉教会的时期。老底嘉教会,即背道的教会,在非拉铁非复兴之后,走向堕落和退后。最令人叹息的,就是我们如果谨慎一看,这里所有的腐败都是由非拉铁非的失败而来。老底嘉不过是出自非拉铁非而已!那里的祝福,是作这里定罪的伏线。

非拉铁非的性质,就是亲近基督、尊重基督、为基督受苦。主的警告是要每一个非拉铁非信徒持守他所有的。然而,人失去他所有的,就要叫他不再成为非拉铁非人。到末了,惟有得胜者才真是非拉铁非人,别的都被淘汰,堕落为老底嘉人。老底嘉的特色,不仅是不冷也不热,而且充斥着人意。这样一来,照着人自己的拣选,就顺从潮流的风尚,“增添好些师傅”,又“耳朵发痒”(提后四3)。再往后退一退,这个结局就是随着己意,放纵情欲,来行事为人。

在第一世纪时,有很多假教师说,基督徒随着自己的喜好做任何事情,就不用惧怕神的惩罚。他们轻视神的圣洁和公义。保罗也斥责过同样的错误教导(参罗六章)。今天,仍然有基督徒轻视罪恶,以为信仰和行为没有多大关系。我们若再稍微留意,《犹大书》所论及的假师傅和离经背道之事,现今在教会中普遍存在。主耶稣说过:天国的奥秘,就像妇人把面酵放在三斗面里,面酵就把全团面发起来(太十三33)。在使徒时代的末期,面酵已经偷偷地放在三斗面里,一直在微温的温度下继续发酵,直到教会历史末了的老底嘉时期。温度刚好合适发酵,直到全团——代表整个教会——完全发起来。 

这正是我们现今生活的时期,我们正处于离经背道的世代。因此,我们必须要知道教会今天所发生的事,认清这个现象,以《犹大书》的警告和劝勉应付之;为信仰争辩,识破作恶者的行径,保守自己常在神的爱中。正因这个缘故,这卷简短的《犹大书》对我们来说,是非常有关系的,也非常重要。

本书的重要性

⑴.《犹大书》与《彼得后书》

《犹大书》三至十八节有许多处经文与《彼得后书》二1~三3近乎雷同,如:异端假教师和他们的教训偷进了教会中(犹3节;彼后二1),不守本位的天使(犹6节;彼后二4),所多玛、蛾摩拉二城的事(犹7节;彼后二6),异端假教师污秽身体、轻慢主治的、毁谤在尊位的(犹8节;彼后二10),异端假教师与那没有灵性的畜类一样(犹10节;彼后二12),使徒们曾预言末世必有异端假教师出现(犹17~18;彼后三2~3)。

这就引起了这两本书谁抄袭谁的争论。而我们知道,《彼得后书》早于《犹大书》,两本书虽有雷同的经节,但仍有其不同之处。《彼得后书》论到的讥诮者因耶稣迟迟不再来而大做文章,但《犹大书》则没有提及这方面。无可讳言,犹大应曾参考过使徒彼得的书信,但他也加进了许多《彼得后书》所没有的事。因此,我们可以这样说:《彼得后书》是属事先的警告,《犹大书》则是属现实之事的揭发。

⑵.《犹大书》的特色

《犹大书》作者引用了犹太人民间的作品及伪经的记载。如亚当七世孙以诺的预言(犹14~15),以及当时犹太人众所熟悉的传说故事——天使长米迦勒为摩西的尸首与魔鬼争辩(犹9节)。这些作品资料,可见于《以诺壹书》和《摩西升天记》,它们都属于圣经旧约及旁经之外的犹太人作品,往往托名为族长或先知所作,通称为“伪经”。

《以诺壹书》作者甚多,书中收有不少片断记载,假以诺之名出版,说是他所得启示。希伯来文原著,似乎出自一群法利赛人之手,写于主前163~63年 。内分五卷:论最后的审判、比喻、天火、洪水、劝勉和咒诅。希伯来文原著已散佚,保存下来的有希腊与拉丁译本残片。

《摩西升天记》也是由一法利赛人在巴勒斯坦以希伯来文写成,成书于主后7至30年间。现在只剩一部拉丁文译本,用先知口吻讲述。书中描写撒但与神的敌对,及世界末日景况,但未讲弥赛亚的事,只提到外邦人也要受神的审判。

其它尚有《以赛亚升天》、《禧年书》、《所罗门诗篇》、《十二先祖之约》等多种,其中大部分为预言性质,自称书中异象为旧约人物所见,有的十分荒诞无稽。

虽然作者犹大所引的典籍在早期的教会备受推崇,但我们不能下定论说作者视这些资料为圣经。另一方面,也不能因为作者引用伪经而贬抑其著作,就像保罗也引用非基督徒的诗句作品来表达真理(徒十七28;多一12)。这并不影响其著作的权威性。

⑶.早期教会文献记录

罗马的革利免(主后90年)的著作中已经可以找到一些可能提及《犹大书》的话语。亚力山大的革利免(主后150-215年)、特土良(主后150-225年)、俄利根(主后185-254年)皆接纳此书为正典。此书被收入“穆拉多利经目”中(约主后170年),也被亚他那修(主后296-373年)及迦太基会议(主后397年)所接纳。但是,优西比乌(主后265-340年)视此书为有问题的经卷,不过他承认很多人相信本书是出自犹大的手笔。

⑷.在圣经中的地位

《犹大书》是在《启示录》之前,故可视这卷书为新约书信的总结,又是《启示录》的序言。新约书信详论救恩的真理,作为我们信仰的依据,藉以取得并享受神。但若无本书的“打结”,则所得救恩恐怕有“随流失去”的可能。而《启示录》预言末世的结局和审判,以及千年国度的奖赏和永世的美景。《犹大书》则在《启示录》之前揭开序幕,给我们摆明两条道路:凡竭力持守那纯正的真道者,就是蒙主保守的得胜者,必会有份于将来的奖赏;反之,凡往错谬的道路上直奔的,便会受神审判而被惩罚。

本书在圣经中有承先启后的地位,藉此一目了然。虽然本书篇幅有限,但在离经背道的情况日益恶化的今日,所论的正切合大众所需。

(埃辰,2020年12月26日)

「时代职事 > 个人写作平台」「凡署名原创文章,未经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
最新文章
随机阅读
网站名称 职事简介 探寻印记 关于本站 友情链接 关于作者

个人平台 ® 时代职事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