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让我爱而不受感戴》之简介

George Gao • 2020-09-16 •

字号

《让我爱》这首诗歌,首见于《讲经记录》第十四期,为倪柝声一九三一年大病初愈之后写的一首词。后见于《歌中之歌》的书末,此书乃是一九三五年五月倪柝声在杭州西湖用两周时间查读雅歌的记录,后整理而成。这首诗歌的歌词是这样的:

【让我爱而不受感戴,让我事而不受赏赐;让我尽力而不被人记,让我受苦而不被人睹。只知倾酒不知饮酒,只想擘饼不想留饼;倒出生命来使人得幸福,舍弃安宁来使人得舒服。不受体恤,不受眷顾;不受推崇,不受安抚;宁可凄凉,宁可孤苦;宁可无告,宁可被负。愿意以血泪作为冠冕的代价,愿意受亏损来度旅客的生涯;因为当祢活在这里时,祢也是如此过日子。欣然忍受一切的损失,好使近祢的人得安适。我今不知前途究有多远,这条道路一去就不再还原;所以让我学习祢那样的完全,時常被人辜负心不生怨。求祢在这惨淡时期之內,擦干我一切暗中的眼泪;学习知道祢是我的安慰,并求别人喜悦以度此岁。】

创作背景

起初,这首词的题目是「一九三一年」 ,在编排时,还特地在“我今不知前途究有多远”的句子旁加注:「一九三一」。

倪柝声在一九二八年出版《属灵人》之后,病情急转直下,夜间盗汗、不能安睡,骨瘦如柴,声音嘶哑。照人来看,日子已屈指可数,谁知仍支撑到年底。因着主所赐的三句话:“因信而活”(罗一17)、“凭信而立”(林后一24)和“因信而行”(林后五7) ,竟然得到了奇妙的医治。病愈后之第一个主日站讲台连续三个钟头,一如常人。虽然如此,终归是元气大伤。整整经过了一年的休息,才略见好转。在一九二九年十二月的《复兴报》“一封个人的信”中,他发表病后感言,写道:“自一九二六年以来,我的身体实是一天弱过一天,屡次患病,加之身上还有许多责任,不能休息。所以,总是每况愈下。自从我写完属灵人之后,我的心力都已用尽,就一病缠绵,直到如今。”对于他的病情,他只用“一病缠绵,直到如今”短短的八个字,而其中所经过的却是作者一九二九年近乎留白的一整年。大约就在这封公开信之后的一段“惨淡时期之内”,作者藉着填词来道出他的心声。

那么,一九二九年,倪柝声在病中究竟经历了什么呢?在这疗养的一年里,读者只能从《复兴报》的代邮栏中,获取他近况的一鳞半爪。诸如:“这几个月内,父神向祂的仆人,我们的弟兄倪柝声,已经施了怜悯和大恩,我们感谢祂!不过倪弟兄在以后的四五个月内,要安静地等候神,更深一步求神清楚的启示,才好走前面的道路。”(三月二十七日);“倪弟兄虽然在这几个月内,安静在神的旨意中,复兴的信息,却仍然是他要负责的。”(五月十八日); “倪柝声弟兄虽仍在休息,静候神旨的期间,但感谢父神,祂没有使祂的仆人虚度时日!”(八月九日)。

那些安静在神旨意中的日子,也是心灵在神面前不断沉淀的日子。到年底,等他大病初愈后的第一封公开信,他就说:“自然我在病中的经历是与我自己顶有益处的。我从起初就是祷告说,但愿神使我在这次病中得着我所当得的。我真不愿空病了一场。回顾这过去年余,我能顶感恩地说,神这样的待我是不错的,没有一天是可少的。此次的经历自然有许多是不可以公开的,但我深信是为着我个人的富足,也是为着众人的益处。”

虽然病中的经历有些是不可以公开的,但藉着这首似乎是倪氏一生绝无仅有的词,透露出一些作者的心路历程。

推敲考究

仔细推敲这首词中的句子, 诸如:“惨谈时期” 、“暗中的眼泪”、“心不生怨”、“忍受一切”、“血泪”、“亏损”、“无告”、“被负”、“凄凉”、“ 孤苦”、“擘饼”、“倒出生命”、 “舍弃安宁”、“倾酒”和“受苦”等等,就会发现一年来作者不只是“一病缠绵直到如今”, 在肉身受伤之余,还加上心灵上的重创。正如约伯所受生理上的苦楚,远远赶不上来自三个朋友的心理煎熬。

倪柝声自己说:“我身体的受伤,是多年积蓄所致的,另一方面,是因着写《属灵人》而加剧。”写《属灵人》增加了他肉身上的苦难,然而这本书的问世也给作者带来莫大的压力和苦难。既然像作者所说的这是一本可实行的书,那么大家用显微镜对准作者,并期待他身体力行的心理,是可以了解的。作者病得医治的神迹虽然使他又多活了四十四年,但这期间他所遭受到的误会、攻击、反对和丑化,再都显出这是一种绵延一生的苦难。

更深的一层来看,假定撰写《属灵人》果真是神所托付,那么神所期待的是在广大的读者群中,将兴起属灵人和属灵人的见证,然而这正是神的仇敌所恨恶的,其反对、其反扑都是可以预期的。作者的病前病后在他同工的眼里,也许没有人像李渊如小姐所报导的那样精确,她在《复兴报》上写道:“在这个期内,我们的弟兄竟然是度着兵凶战危的生活!当他写《属灵人》时,是如何在撒但的齿缝间度日;当《属灵人》写成之后,撒但更是竭其阴府的权势,想把我们的弟兄打到一败涂地,好使属灵人的见证都归于空虚而后已!这样的战争,好像真是旷日持久,要使我们唱悲歌的了。但是,我们慈爱的父亲,得胜的救主!就是在这样危急的时候,领我们的弟兄在升天的地位里,胜过仇敌猛烈的攻击!我们今天含着欢欣的泪向主感恩,使我们在祂的得胜里仍然能出这一期的《复兴》!”(一九二八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这样看来,这首词中的“受苦”还不是指一般性的苦难,是更深的一种:如同保罗受苦,“为基督的身体,就是为教会,要在我肉身上补满基督患难的缺欠”(西24)。在性质上是一种产难,为了产生属灵的个体人和属灵的团体人。

论到属灵见证的诞生,一九二八年是重要的一年。就是这年秋间,倪柝声《属灵人》完稿后开始大病场。也是在这年的一月,上海的弟兄们租得了哈同路文德里的房子,二月一日,就起首有特别的聚会,讲到神永远的旨意,和基督的得胜。这次聚会,影响最大的是江北和平阳一带的圣徒。虽然他们只来了二三十位,但神给他们亮光,教导他们怎样走道路。没有几年,在江北已有七八百人得救或复兴,分散在十几个聚会点。平阳、泰顺带也是十几个聚会点,得救的和复兴的加起来,共约四千多人。这都是主亲自做的工。

当这些新兴的见证在中国各地如火如茶的展开时,倪柝声却在死亡线上孤军奋斗了两年,直到一九三〇下半年才见好转。 就“在这惨淡时期之内”,倪柝声已感觉到各方对于新兴见证的反应是贬多于褒,嘘声多于掌声。这可以从倪病后的公开信里看出一些端倪:“亲爱的弟兄们,主的再来真是快了,我们应当忠心。往下我们也许要受更多的误会,更烈的反对, 但是这是命定的,我们应当忠心。背道的人要加增, 跌倒的人也要加多,黑暗要更深,我们所受的待遇要更恶;但是这些不过是告诉我们主已经近了。”(一九二九年十二月)

这一连串的“更”,更多的误会、更烈的反对和更恶的待遇,证实了百合花果然在荆棘丛中。不只如此,根据倪柝声的观察,这分明是一个孤单的见证,他说:“在现在爱心冷淡、 师傅多加、耳朵发痒的时候,我们知道,我们的见证,是要被许多人弃绝的。但是,我们知道,我们这样的孤立,是值得的。我们也能孤立,因为我们是站在神这边。”(一九三〇年三月十二日)。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有“血泪”和“亏损”,为什么“无告”、“被负”、“凄凉” 和“孤苦”!

面对如此的境遇,再加上肉身的软弱,“我今不知前途究有多远,这条道路去就不再还原”。作者学会了一个祷告:“让我学习祢那样的完全,时常被人辜负心不生怨。”他想起主的命令:“所以你们要完全,像你们的天父完全一样”( 太五48)。原来神所求于他的是一个完全的爱;一个毫不期待报偿的爱:“让我爱而不受感戴,让我事而不受赏赐;让我尽力而不被人记,让我受苦而不被人睹。只知倾酒,不知饮酒;只知擘饼,不想留饼。”

写这首词的同一年起,作者连续几年在上海,带领逐章逐节地查读马太福音。这样的细读工夫足以证明在这之前,也许就是养病休息的两年之间,天国福音的信息,已经在他的心中盘旋不已。国度的呼召,使他“愿意以血泪作为冠冕的代价,愿意受亏损来渡旅客的生涯”。

词作者被误传

江守道曾以英文发表过《倪析声弟兄的简史》(TheFinestoftheWheat),文中提到这首诗歌,并且也提到此诗是在一九三〇年代写的;陈则信讲述《倪弟兄的简史》时,也提到此诗。然而,香港出版的赞美诗中载有这首诗歌,却注明这首诗歌词作者是中世纪的圣法兰西斯,前半段至“来渡旅客的生涯”止。当倪柝声翻译时,又加上末了的数行。至于曲谱,是由林知微姊妹作曲(1976),这点都无异议。

圣法兰西斯,何许人也?St.Francis of Assissi,原名GiovanniBenadone(1182~1226),又名方济各,是天主教方济会的创始人。

有人因为读过圣方济的和睦祷词,就误以为“让我爱而不受感戴”这首词就是他祷词的中文翻译。其实所谓“和睦祷词”,还无法肯定是圣方济的作品。我们姑且将它的中文翻译介绍如下:

【主啊!让我作个使人和睦的使者。何处是恨,让我播下慈爱;何处是伤,让我播下宽恕;疑惑成团,让我播下信心;心灰意冷,让我播下希望;灰暗重重,让我播下光明;悲伤失意,让我播下欢乐。我主!使我多安慰人,少求被人安慰;多了解人,少求被人了解;多爱人,少求被人所爱。因为有所舍去才有所得着,饶恕别人才会被人饶恕,惟有透过死亡,才得进入永远生命。】

细读圣方济的祷词,并使之与倪著“让我爱而不受感戴”作详细比较,发现两者大不相同。导致误会的原因,是两者思想皆源自马太福音的登山宝训,也因此,用字遣辞有些许雷同之处。可是圣方济祷词主要的根据,是马太福音第五章九节:“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称为神的儿子。”主题是“和睦之子”;而倪词的根据则是马太福音第五章四十八节:“所以你们要完全,像你们的天父完全一样。 ”主题是“完全的爱”。论到爱,圣方济的原则是:“ 多爱人,少求被人所爱”,一个在“爱”与“被爱”之间“多”与“少”的选择;倪的原则却是:“让我爱而不受人感戴”,一个完全不求回报的爱。

事实上,这个所谓的圣方济祷词无法追溯到第十三世纪,最多只能推到一九一二年。当年在法国巴黎一份法文的天主教杂志LaClochette《小铃铛》上刊登了这首祷词,这可以说是这首祷词的最早出处。作者没有具名,有可能是杂志发刊人伯柯篓神父Father Esther Bouquerel (1855~1923)的作品。直到一九二七年,在法国第一次有人说作者是圣方济。

这首祷词的英文最早翻译是出现在一九三六年培基KirbyPage(1890~1957)所著的《勇敢地活下去》书中,不久在美国就传开来。再加上斯匹曼枢机主教(Cardinal Francis Spellman)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散发了几百万份的祷词,终于引起了全世界的注意。

如果这首祷词最早的英译果真是一九三六年,就比倪著“让我爱而不受感戴”足足晚了五年,可见倪柝声受圣方济祷词的影响几乎是零。

爱的诗篇

不管诗歌的词作者是谁,这都是倪柝声一生的真实写照,也是圣灵在人里面谱写的爱的诗篇,现今可以唱颂了。有许多圣徒也喜爱将这首诗书写出来装裱,以作为座右铭。李常受晚年说:“今天你们若是到我的睡房去看,我睡房没有别人的相片,只有倪弟兄的相片。还有倪弟兄所说,‘让我爱而不受感戴’的那篇文字,挂在我睡房的一边。我怀念他,我永远怀念他。”

(George Gao,本文诗歌源考摘自:陈希曾《晒熟的美果》,P200~205)

「时代职事 > 个人写作平台」「凡署名原创文章,未经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
最新文章
随机阅读
网站名称 职事简介 锡安文学 关于本站 友情链接 关于作者

个人平台 ® 时代职事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