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1964年)

埃辰 • 2018-04-11 •

字号

台湾和香港的异议者

在一九六四年里,那些异议者在台湾闹事达到高峰,闹到一个地步,他们喊着说:“聚会所是大巴比伦,李常受是建造巴比伦者。神的荣耀离开了,神要拆毁巴比伦,不留一块石头在石头上。…召会完了,李常受也完了。…所有属灵的人都到我们那里去,天下就是我们的了。”这使许多人受到影响,不聚会了。表面上,这棵主恢复的树,被他们砍掉了很多枝子;在他们看,几乎都砍光了,没有了。但感谢主,根还在那里。⑴ 而那班在马尼拉和在台湾闹事的人,极力把史百克请到远东。他先到菲律宾,接着要到台北。这时,张郁岚和张晤晨束手无策,弟兄们只有祷告。他们也写信问李常受,但得到的回复仍是“只有祷告,交在主手中”。大家实在没有办法。就在这个当儿,从英国有封电报给史百克,说他那将近四十岁的独生子忽然死去。因而,史百克立刻从马尼拉回英国,未能去台湾。⑵

夏天的时候,香港召会的许骏卿长老到洛杉矶参加特会,就向张宜纶问起,为何陈则信写信向李常受认罪,却没有回信?事情是这样的:在一九六〇年,陈则信写信给张郁岚,定罪李常受讲异端。但在一九六四年上半年,江守道再次到香港时(第一次香港召会向他关门),说主怎样使用李常受在美国作美好的见证。于是,陈则信就正式写了一封信向李常受认罪。可李常受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价值,因为陈则信没有直接得罪他,而更需要找张郁岚把这件事对付过去,所以就没有回信;他也把他的这番话告诉了张宜纶。许骏卿回到香港后,就问陈则信有没有这事,他回答说:“我真的写了那封信么?”随后,许骏卿便写信去问张郁岚,张郁岚就把那封信复印给他。最后,他才从香港发信去对付。

另外,在陈则信写信向李常受认罪的同时,巴若兰小姐也写信向李常受认罪;不久,她又写了第二封信,承认李常受是“神所给在香港工作上的权柄”。李常受就觉得,这位姊妹是翻来覆去,变来变去,变得太快了。主的话是可靠的,圣经中的原则是,姊妹们必须蒙头。对于远东的工作,可以说是倪柝声和弟兄们流汗、流泪,甚至几乎是流血打拼出来的。这位西国姊妹,第一是个姊妹,第二是从远处来的,怎能今天这样明天那样,说长道短呢?

后来,李常受对这件事是这样处理的,他告诉巴若兰小姐,主给他的负担是作美国和台湾,主没有叫他作太多,所以他不愿意作她的权柄,也不接受她服他的权柄。巴若兰小姐跟随主多年,自然不是个糊涂人,李常受话中的意思她是明白的。其实,这位姊妹所以能那样说来说去,都是因着香港说李常受讲异端的人给她地位;他们将她高举到一个很高的地位上。然而,不管她年龄多高,也不管她多“属灵”,无论如何,她总不能忘记她是个姊妹。李常受从她身上学了功课,使他对姊妹们有彻底的认识。他对姊妹们没有重的信任,因为姊妹们太摇动,太不稳定,并且不懂大局,耳朵又太软,东听西听,说长道短如同“儿戏”。虽然巴若兰小姐的意思不是儿戏,但她的作法就是儿戏。从那以后,他们没有再见过面,李常受绝对相信她的良心里并不快乐。⑶

训练和特会期间一些人的情形

八月,纽约有为期四周的训练,李常受释放了二十四篇信息,总题是“神的经纶”。他开始用“经纶”这词,特别讲到神要如何把祂自己作到人里面,并且说到人的构成,人如何受造,有身体、有魂、有灵,而灵如何是个接受神的机关。同时,他也说到神是三而一的;这三而一不是为着道理,乃是神为着把祂自己分赐给人的一个步骤,一个手续。神是三而一的,才能把祂自己作到人里面;而人也有灵、魂、体三部分。首先,人的灵把三而一的神接受进来,然后祂要从人的灵里,浸润到人的魂,最终浸润到人的体,将整个全人变化。

在纽约训练期间,李常受和英格斯都住在老顾勒家。那时,李常受正在预备编辑英文诗歌,这是他和弟兄们收集、编写英文诗歌工作开展的第三年。到年底,他也已写了二百多首诗歌。由于英格斯会弹琴、懂音律,李常受就把他带在身边,请他整理、修润。有一天,江守道去看英格斯整理诗歌,见李常受的新诗里有许多首,都讲“基督是灵”,就对英格斯说了一些他很不以为然的意见。李常受得知后,过了一两天,就和他坐下来谈这个问题。江守道承认圣经中的确有“基督是灵”的教导,却因着宗教的传统,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不敢讲,他说:“圣经里是有基督是灵这话,但今天你若把这个摆出去,别人不能接受。”而李常受告诉他:“既是圣经里有这个真理,你就让我讲吧!至于人接受不接受,我的看法是这样:马丁路德的时候,他讲因信称义,天主教不接受,并且大大反对。当时,他若是顾到人接受不接受,而定规讲不讲,这个恢复就根本没有起头,因信称义也不会恢复。今天,主的恢复在地上还是往前去的,基督是灵也是恢复当中的一项。我若不教导基督是赐生命的灵,我就没有职事。我到美国这里来,主要的负担就是循着这条路线来尽职事。”李常受又说到同工不必尽然相同,就像开车一样,开法不同,但不必拘泥在这些事上,只要目标相同,路径相同,总是要达到目的地。然而,江守道听了这些话,很不以为然。

这次训练结束后,众人交通要去哪里访问,李常受就提议,有个负担想去见《神终极的心意》的作者弗朗奇(DeVern F.Fromke),他住在密苏里州。因为去年他和马健源出去访问,住在一位弟兄家,见他家的客厅有这本书。他读了以后,大为惊讶,没想到美国竟然有圣徒能写出这样一本高水准的属灵书籍。他实在盼望有一天,能见到这位作者。等他一说完,马伦·比尔(Bill Mallon)就说:“他是我的朋友,我来这里参加训练前,在他家住了一段时间,也是他把《工作的再思》借给我看的。”李常受很喜乐,就请马伦拨电话给弗朗奇,告诉他,弟兄们九月初想去访问他。弗朗奇非常高兴,也很欢迎。于是马伦就陪同李常受一起去访问他。⑷

在后半年里,李常受释放了一系列论到基督就是那灵的信息。那时,有些基督徒像侦探一样跟踪他,从一地到另一地。他们把他在信息中所说的记下来,加以曲解,以便日后印成书来攻击他。⑸ 秋天,他到德州达拉斯市去尽话语职事。在一次聚会中,他交通说到:“今天我们不需要教训,我们迫切的需要乃是活基督。”⑹ 他先后去达拉斯有三、四次,很受他们欢迎。末了一次,那些人看趋势,知道他恐怕要讲召会问题了,所以接待他的那家主人,就要求他说:“李弟兄,我们这里的人,生命程度不够,请你千万不要讲召会问题。”然而,讲了五、六天后,在最后一个晚上,李常受里面的负担实在过不去,就在聚会中,请大家读罗马书十二章。那些人立刻知道,他要讲基督的身体,讲召会,他们就垂下头去。当然,他这么一讲,达拉斯就再不请他去了。然而就在那个晚上,一个青年人,名叫腓力斯·本生(Benson Phillips),还没有结婚,正在求学,就被主得着了。虽然在那个聚会里,有人拒绝李常受,但主得着了一个人。因着这位弟兄被主得着,以后德州地区兴起多处聚会,也都在他属灵的带领下,这是主的作为。⑺

十二月,在洛杉矶一次特会中,李常受释放了“神建造的异象”。他说:“生命与建造乃是整本圣经两个关键的词。生命是神在基督里作活的内容,建造乃是三一神团体的彰显。生命与建造这两者几乎全然被今天的基督教所忽视,这是何等可怜!为着正当的召会生活,这两者都必须完全得着恢复。近几年来,主已在美国开始这个恢复。我们有充分的确信,主为着成就祂的定旨,必将快速地终极完成这事。”

弗朗奇也来参加特会了,他是极为稳重、正派、清洁的人,真理非常清楚,实在是神话语的出口,并且相当有分量。他头一次来,弟兄们就给他说话的机会,差不多每天都有一堂聚会是他讲道。有一天,他站起来作见证说:“李弟兄去访问我的时候,我在机场等候飞机降落。当李弟兄从飞机上走下来时,圣灵在我里面对我说,你要把自己交给这个人。”他的声音响亮,他也实实在在地交出来了。后来他问李常受怎么办?李常受就请他到家里吃饭交通。他告诉李常受,他那里有一个印刷部门,出版一份刊物,有三千多订户,是很有规模的,他愿意统统交出来。以后,他带李常受到卡罗莱纳州各处去讲道。

有一回,在纽约曾经定罪江守道把多妻制带到美国的蔡斯,听说李常受和弗朗奇在北卡罗莱纳州一个地方讲道,就来见弟兄们,表现得极为谦卑。他年龄比弟兄们都要大,弟兄们不能拒绝他,就在房间里加了一张床,让他同住。因此,他和弗朗奇接上了头。到了冬天,蔡斯就请弗朗奇和江守道,以及伦敦的蓝贝尔(Lance Lambert),一同成立了一个讲道团,要在沃巴纳(Urbana),有一个夏天的特会。他也发信给李常受,请他担任讲员,但李常受拒绝了。开头,蔡斯和江守道,都很看重沃巴纳的聚会,他们认为这是个好机会,可以作一些事。然而,以后作了二、三年,没有人能管得住蔡斯,最后他们是不欢而散,没有结果。可惜弗朗奇因着在这个团体里和蔡斯接触,难免受到了一些影响。⑻

其它纪要

一九六四年,加州有两处召会,纽约有一处召会,德州有三处召会。也有许多人被李常受的职事所吸引,搬到洛杉矶过召会生活。然而,这样也招来了一些公会的注意,特别是更正教里的南浸信会。因为主的恢复在美国所得着的,几乎都是南浸信会的子弟。虽然人数不算太多,但都是南浸信会牧师、领袖们的子弟,也都是从他们所办的大学出来的学生或毕业生。因此,一度引起他们相当的注意。他们中间有位博士学者,是神学教授级的人,曾经花工夫研究地方召会。他写了一篇文章,名为“东方奥秘派”,也就是东方的内里生命派。内容说到李常受是个中国人,所以李常受所讲的,总是带着中国哲学伦常的味道。写得虽然算是客气,却是瞎子摸象,瞎摸瞎说,对地方召会简直毫无认识。⑼

此外,曲郇民再到东京去住了半年。期间,有弟兄从富士山移民到东京,加强了东京的事奉。半年后,曲郇民回到台北,就和弟兄们交通,如果要在日本带进日籍的圣徒,必须有会说日语的弟兄去,于是就打发黄共圜次年到日本,继续加强那里的服事。这是日本见证的开头。⑽


⑴.李常受,《历史与启示》,第十七篇

⑵.李常受,《历史与启示》,第十八篇

⑶.李常受,《历史与启示》,第十二篇

⑷.李常受,《历史与启示》,第二十二篇

⑸.李常受,《创世记生命读经》,第二十九篇

⑹.李常受,《神新约的经纶》(中册),第二十五章

⑺.李常受,《历史与启示》,第二十五篇

⑻.李常受,《历史与启示》,第二十二篇

⑼.李常受,《历史与启示》,第二十五篇

⑽.李常受,《历史与启示》,第十九篇

「时代职事 > 个人写作平台」「凡署名原创文章,未经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
最新文章
随机阅读
网站名称 职事简介 探寻印记 关于本站 友情链接 关于作者

个人平台 ® 时代职事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