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清理程有异端邪教(三)

埃辰 • 2015-01-10 •

字号

伍、对其危险性作分析及提防应对

最后编者要来谈一谈网络上的反应,以及对其危险性的分析,并我们当前所能做的提防应对。

一、从前无知者与同情者的反应

自二〇〇五年此异端在网络上兴风作浪,争战的圣徒,一面多方遭受攻击、诋毁和侮辱;另一面也遭受少数圣徒的不解和误会。从前仅是极少数圣徒,他们表现出的不同态度和应对方式,以下列举两例:

1. 不愿听到这类事,哪怕一点点。用他们的话说,宁愿多听点主话。而你提出来,显然使众人受搅扰,你是个罪魁祸首。你若提得多了,那你就是属于自恃清高、骄傲的那类。并且,你的争战是你的事,谁叫你与他们纠缠呢?主的恢复是注重生命的,別到处定罪別人。健康的人吃什么都是益处,若摸到知识、对错、善恶、名义、地位,越吃死得越透!

2. 有分辨,可对异端分子满怀同情。用他们的话说,应该以主的赦免去怜悯他们,用主的爱去包容、接纳他们,使他们能回转过来。于是,仍与他们私下保持往来关系。

二、从前爱里劝勉的话

亲爱的弟兄姊妹,我们注重生命是对的,我们不到处定罪别人,也是适当的,可我们想活在真空里,恐怕不容易。很显然的,对于程有一伙,这不是定罪的问题,而是争战的问题。健康的人吃什么都是益处,但谁是健康的呢?倘若我说,我是健康的,可是否要照顾到身边还有不健康的人呢?难道我在基督身体上仅是单独存在的吗?无论健康与否,只要吃的东西是好的,有营养的,必能摸着一点生命的实际。可是,这吃也不安稳,你吃的环境已经被人破坏;你不愿去理会它,但它却自找上门来,并在你吃的食物里掺进许多“垃圾”。那么,你还吃得下去吗?你若吃得下去,可它又把这掺假的食物到处发放,说这是好的。像这样,你是告诉别人真相呢?还是等别人吃了中毒后,默默走开,让别人自己去经历呢?!

关于对他们“同情者”,这里有何可说的?简略来讲:我们要知道,天然的人性里有堕落的元素,喜欢同情那些自表无辜的真异端,表面是体恤人性,实际上是撒但在作工。马太福音十六章二十三节:“祂(主)却转过来,对彼得说,撒但,退我后面去吧!”这就是最好的说明。

然而,弟兄姊妹,在这末后的时代,即使是信徒也会受迷惑,成为“爱自己者”,有事不管己,有高高挂起的感觉,这不足为怪。但主恢复需要有一些警醒的人,有一些“柝声”响起,有一些一手拿兵器一手建造的人。我们不愿轻易定人有罪,但仇敌越来越狡猾。如果这些人是因为真理不清,愿意交通,完全没有必要如此作(网络行径昭然若揭,罪证确凿),没有必要处心积虑地卧底这么久,又将程有的说教“祭出来”。这样的灵若不祷告,就不会出来。让我们加强我们的祷告,积极供应弟兄姊妹们健康食物,以便有辨别的能力;让我们一同建造神的城,将蛇、蝎拦阻在外!

三、可拉、大坍、亚比兰的叛变事例

在民数记十六章,我们看到可拉、大坍、亚比兰的叛变事例,这次背叛的因由是争地位、权力。在九至十节,摩西说:“以色列的神将你们从以色列的会众分别出来,使你们亲近祂,办理耶和华帐幕的事,并站在会众面前服事他们,又使你和你所有的弟兄,利未的子孙,一同亲近祂,这在你们岂是小事?你们还要求祭司的职任么?”这里说到祭司的职任,在可拉、大坍、亚比兰眼中很像程有之辈所说的“挤到水流职事站坐高位”、“绿色通行证”、“红头介绍信”等等(双引号内容引其信件之句)。

再看摩西的忠信与态度。“摩西听见这话,就俯伏在地”(民十六4)。摩西虽然谦卑地俯伏在地上,却没有放弃神所赐他作神代表权柄的地位(民十六5~11、16~18)。摩西非常生气并祷告说:“求祢不要看重他们的供物。我没有拿过他们一匹驴,也没有虐待过他们一个人”(民十六15)。摩西祷告求神不要接受他们的供物,这是严重的。神的仆人这样祷告是很不容易的。这里摩西似乎被迫为自己表白,神并没有为此定罪他。我们对待这样的事,是否也俯伏在地,非常生气呢?而程有一流,他们一味地发表文章,诋毁并攻击海外同工,他们的颠倒黑白、污言秽语,不比可拉、大坍、亚比兰的叛变事例还要严重吗?

经上说:“可拉、大坍、亚比兰,同着妻子、儿子和小孩,并一切属他们的人和财物,都被地吞下去,活活的下到阴间”(民十六28~33)。这是神的审叛。民数记乃是关于争战的书,在属灵的争战中,对神来说是非常严肃的。而百姓的心态如何呢?经上又说:“次日以色列全会众都向摩西、亚伦发怨言,说,你们杀了耶和华的百姓了”(民十六41)。百姓向摩西和亚伦发怨言,证明他们背叛的天性还没有被征服。这里面有很多属人的爱在以色列人的里面,他们觉得这些人也是我们的弟兄,摩西、亚伦阿,你们怎么这么残忍呢?试问,我们中间的情形呢?今天,甚至仍有些人把他们当作“弟兄”,漠视提醒,更有甚者,私下保持往来关系。但是,我们实在需要学习摩西那样的忠信,那样的绝对,为神的真理站住。

在民数记十七章,讲到亚伦发芽的杖。“于是摩西告诉以色列人。他们的首领就把杖交给他,按着宗族,每首领一根,共有十二根;亚伦的杖也在其中。摩西就把杖放在见证的会幕内,在耶和华面前”(民十七6~7)。从前至今,他们(程有一伙)要为自己表白,这是不是徒劳无功呢?请把你的杖放到见证的会幕里吧!你若是在复活里,你若是在生命里(民十七8),何来那么多属肉体、属魔鬼的言论呢?

四、王红杰律师的采访和声明

从二〇〇五年至二〇一二年,程有一伙除了在现实中扩展人数(据河南弟兄们说,河南叶县那一带有一千多人,外省有一小撮),也并没有放弃网络。在这期间,他们的网站吸引了许多主恢复里的圣徒。并且,许多不知情的人,看到他们的网站上布满了主恢复里的内容,都以为他们是主恢复里的。甚至,看着他们的网站和平台搞得有声有色,还对其大赞“劳苦”。

二〇一三年,网上一度热传河南“平顶山案件”,由律师在博客发文,引来主恢复里诸多圣徒的转发、代祷和关注。但众人都不知此案件乃是为程有一伙打官司的,只因个别律师曾为召会打官司在信徒中间获得极好的名声,就误以为这个案件与主恢复里的圣徒有关。然而,案件当事人与主的恢复、地方召会无关,众地方召会根本不接纳他们。毋庸置疑,此案件在律师的角度希望获胜,但是,站在地方召会的立场来看,此案件的获胜,将会给主的恢复(地方召会)带来严重的困扰和灾难。因为程有一伙会更加肆意妄为,尽毁坏之能事。当然,据说案件最后落得荒唐、可笑的结局。

二〇一三年七月一日,王红杰律师采访了程有,在十五分钟的视频问答中,程有对《解剖毒瘤》一书中论到他的全盘否认,并说那些指控全是弟兄姊妹所编造的,暗指对他的污蔑和栽赃陷害。譬如,他是否做过成为“中华大地之父”的那个梦,有没有对同工讲过,有没有设立权柄,有没有受人敬拜,等等等,他一概否认。七月四日,王红杰律师在新浪博客发表了一份声明。此声明中说,他因赴河南平顶山办理“呼喊派”案件,意外走访了程有及他的当年同工王天玉、郭松,以及当年知情人程学建和刘小有,以及因“呼喊派”于八三年就下监的王信才,就程有被指控为“常受主”异端的相关事项进行了访谈。未受任何人的委托,发表了声明。其声明内容主要有五点:

①.程有从未在任何地方向任何人声称:其曾梦见神膏他做“中华大地之父”,也未向同工讲过这个梦,更未受到同工的所谓拒绝;②.程有未设立蓝强石为“河南省之父”;也未有人立刘小友(实际为“有”)为叶县的父;③.程有从未有过奉“程有名祷告”的教导和实行,也从未声称是“二次来临的基督、耶稣”;④.程有从未在叶县“白某”家聚会;⑤.在所谓“常受主”的说法提出时,程有已经下监了;此事与程有无关。

此外,王律师说这次访谈,有的做了录影,如有必要,将整理并加字幕后发到网络上(因当地用的是乡音,不加字幕许多人可能听不懂)。”又说,“关于教义有许多争论,而且一字之差可谬之千里。因此本声明只涉及“事实”部分,不涉及教义部分。”还说,“关于所谓‘常受主’的事情,许多当事人都在;如有疑义可赴当地亲自了解。而目前流行的说法,来源过于单一,可信度太低。”

五、编者对“声明和视频”的回应

编者得知这份声明和这视频,也还是很久后,程有一伙加我微博然后故意给我看的。然而,平时我是懒得理会他们,虽然他们时不时重演二〇〇五年的卑鄙行径,如盗用头像或照片,注册微博或网页并以不雅内容示人,甚至故意来挑战,但我仍是对他们百般容忍,不予纠缠。当看到这“声明和视频”后,我就对这伙人再次特别关注起来,并与王红杰律师有初次的新浪微博对话,主要陈述这“声明和视频”所带来的负面影响,且可以提供当年参与者及受影响者的“第一手资料”,以证实对程有的指控是确实可信的。另外,我说,如有必要亲赴河南采访。王律师的回应是:“就我掌握的材料,就算政府都没有那么去定罪程有。定罪程有的来源只有白家。是否有其它来源的指控资料?欢迎提供一手材料。...能否帮我联系他们,我也采访一下他们。如果是历史误会,希望可以消除。”

在上述对话后没几天,本人于二〇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亲赴河南。原预计在河南至少要有两天的走访,因打算奔赴各地,采访当年的参与者及受影响者。但是,与那里的弟兄们交通后,实感没有必要再费周折。因为对于无视者,就算有再多的第一手资料,仍是无视。其实,真相早已大白于天下,只是不为人人皆知而已。再则,所谓的“第一手资料”,据知王律师都阅览过,只是不予理会。之后,本人在网络发文对此事作了大概说明,其中有几点需要在此重申:

1. 对王律师历来为“召会案件”所做的,表示肯定和赞许。关于此点,无人敢否定。并且,亦因此,王律师在召会的信徒中间口碑颇佳。

2. 王律师说,“发表声明未受任何人之托”,但实质是处处为程有圆谎,岂不怪哉!而声明的内容,并无实际价值,却带来了极严重的负面影响。我说没有价值,如:程有否认的,就占了声明的前四点内容,其中是否在白受恩家聚会,《解剖毒瘤》一书中根本就未提及,又是自作多情,无中生有的辩词;而最后第五点,程有是否与“常受主派”有关。仅以时间推论,程有在一九八七年底被捕,而所谓的“常受主派”是在他们被捕后无“主”的情形下,一九八八年才产生的。那么,这个连小学生都会算。难道仅凭借这么简单的算术题,就能否认程有与“常受主派”无关?恐怕这样的定论,也只能愚弄小学生罢了。

另则,这种“无关”的论定,显得过于武断和极不负责任,也是对曾受程有及他的异端教训所伤害的诸多信徒的再次伤害。作为一个律师,既然明说不涉及教义部分,岂不知辨别异端乃是教内之事?并且,异端的判定,并非仅仅根据于所谓的“事实部分”(时间推论说)。那么,王律师究竟是站在什么样的立场和角度,那么干脆地来下结论的呢?既然未受任何人之托,发表那份声明,仅仅是出于个人的正义,尊重“事实部分”,而罔顾因程有及他的教训所带来的负面和破坏的事实部分吗?我们历来所说,程有是“常受主派”异端的始作佣者。并且,个人认为,在这个称号之前,他是一个头目;在现今,他也俨然是残余分子的头目。而中间的时段所发展及演变的过程,都源于他和他错谬的教训。我们要领会“始作佣者”是什么意思?形象地比喻,好比是一根搅屎棍,搅浑一池清水,然后这根搅屎棍拿开了,而池里的水受到污染并质变,难道与那根搅屎棍没关系?这岂不是人进饭馆吃完饭不愿付账,嘴一抹说没吃,为自己开溜找凭借么?假如用律师式的理性思维来讲,一个人灌输了一种思想或教训给别人,然后别人去做坏事,难道就与这个人无关?倘若如此,法律上可能就很难成立“主谋”之说。此外,程有再狡辩,都掩盖不了他是“常受主派”始作俑者的事实,以及他以往的种种丑陋行径。甚至,他的那些异端教训,也是掩盖和撒谎无法改变的

3. 王律师说,“就我掌握的材料,就算政府都没有那么去定罪程有”。对于这样的说辞,真叫人不可思议?王律师打了那么多场宗教官司,岂不知政府向来不按教义定罪的么?再则,政府若没定罪程有,那他为何被判刑十五年?难道他是冤枉的,正如倪柝声或其他为主坐监的弟兄一样?即便一样,那些弟兄都承认政府给他们定了许多的罪。但到王律师这里,程有被判十五年,敢情是弟兄姊妹定罪他并判他刑的,或是外星人来审判他的?!

4. 王律师说,“关于所谓‘常受主’的事情,许多当事人都在;如有疑义可赴当地亲自了解。”既然许多当事人都在,为何仅仅采访程有一伙的人(据河南弟兄们说,都是他们那一条线上的人)。作为一个律师,调查取证绝不可听信片面之词,这是常理。那么,河南众召会里有许多的当事人,为何不见去采访一人?难道是联系不到?就算自己联系不到,从同行一打听,想了解想采访并非难事,甚至是轻而易举!

5. 王律师说,“而目前流行的说法,来源过于单一,可信度太低。”据我所了解的,除了所谓的“白家”之言,而所谓的“第一手资料”,王律师都读过,起码从同行那里早已获得相关资讯。但是,王律师却不理不顾,甚至无视其他当年参与者及受影响之圣徒的见证,反而以“过于单一、可信度太低”为借口?!

6. 王律师说,“本声明只涉及‘事实’部分,不涉及教义部分。”那事实部分究竟是什么?是程有及他一伙人的片面之词?但实质是,又对其他人所见证的事实部分,简直做到忽略不计!遗憾的是,王律师采访程有后三天,就迫不及待地发表了声明。这样的一份在主恢复里起极大破坏作用的声明,甚至连与地方召会的任何一位同工都没有打过招呼,并且没有向河南当地的召会弟兄们证实一下。更为遗憾的是,再过不多日,采访程有的表演式的视频,竟然堂而皇之地上传网络了,甚至在视频字幕中为程有喊冤、鸣不平?当然,作为一个律师有权利这么做,不需要向任何人打招呼,或再去证实什么。即便是非律师,任何人都可以在网上做什么,只要公安机关不找上门。

7. 关于采访视频,明眼人从中就可看出,那是预备好的采访问答。程有的狡猾就在于他死不悔改,历来喜欢诡辩,从他的错谬教训中便能知晓。当然,对真理认识浅者,即便看他的错谬文章,也未必能看出啥问题,以为他所讲的都是真理。而他的最高明之处,对于披露他的内容,一概否认,装作可怜,以博人同情。当问到在安阳聚会时,那次被称为“认父”的聚会,程有是否记得当时情形?他的回答含糊其词,模凌两可。而其所言,又在愚弄大众。因为他说,他那个时候领受了“人成为神,神成为人”的负担,所以带进了那样负担的交通。然而,这个真理的启示,乃是李常受弟兄在一九九四年新春特会释放的信息,然后全地才开始进入这份职事信息中。难道程有在八十年代初就领受了,比李弟兄超前十年,并有负担交通这件事?其实,他的那个交通负担,与李弟兄所讲的,根本不是一回事,而是他神化人、敬拜人的异端教训。至于他所否认的,我们不要仅仅偏信于程有的一面之词,或一份极不负责任的律师声明。我们还得听听其他弟兄姊妹怎么说,这是最起码的,必须的。

本人对王红杰律师历来为召会所做的,还是非常赞赏的。但是,为什么这里会涉及他,那自然与他所发表的声明和采访程有的视频有关。这个负面和消极的影响,是确实存在的,并且现今程有者们还凭此博人同情和认为那是程有被冤枉的证据。为此,本人不得不澄清一些事实,并以揭露程有的谎话连篇。若真有语气过重的话,请王律师谅解。但从另一面来体会,程有者们曾经对披露他们的圣徒所做的,这点过重的话,简直不算什么。倘若在这其中真有什么误会之处,本人也愿意在弟兄们的引荐下,来坐在一起面对面交通,谈及这一切的事。为着除去误会和隔阂,并达成共识,且在网上作一番澄清和说明。求主预备。

六、程有一伙网络现状及企图用心

1. 当以往喊冤或正名被拒绝后,他们自己单干竖大旗。为着让更多人知晓,他们才是代表主恢复的“正统”,才是“忠信跟随倪、李职事”的一班人。从以往言行中,他们就在标榜自己,这点不可否认。

2. 在现实中扩展缓慢,因众召会都不接纳他们,而网络是最好的凭借。因此,他们在网络这方面很费功夫。那么,怎样下功夫呢?既然是为着迷惑并拉拢主恢复里的圣徒,就必须要搞些最能吸引人的。因着海外网站多数无法正常访问,国内网络服事又跟不上,于是他们便有可乘之机,照着众圣徒的需要,上传些最新诗歌、提供文件下载,以及书籍内容和交通信息等等等,以吸引眼球,为着更多人气。

3. 当网络微信发展起来的时候,他们更是抓住机会。因为微信传播速度快,又有隐蔽性。于是,他们就建立了微信公众平台(主恢复,微信号:lordsrecovery)。其实,他们是历来擅于仿冒,不管是网站内容,还是网络帐号名称或昵称。因为“主恢复”本身就是一个很好的品牌,即使注册后一言不发,也会有许多人不请自来,主动关注。而他们若借此“品牌”再发送些丰富的主恢复相关的内容,岂不更能吸引并迷惑人?人气立刻就上去了。事实是,他们此招果然成功。现今有不知其数的主恢复里的圣徒,在关注订阅这个平台,并天天转发他们平台搞出来的东西。

4. 目前他们还不敢明目张胆,大肆散布程有的言论,仅是偶尔掺杂些不同口味不同色彩的东西。虽然来源不明,但是不会太过引人注意,众人还以为是摘抄福音书房所出版的哪本书籍中的信息。若对真理有扎实根基的人,又确实不知他们底细,即便看到有不同口味的东西,也不会过于在意。然而,在他们的招牌网站《主恢复独特资讯网》,一直放着毒瘤文章的链接,掺杂在主恢复相关网站和论坛的链接中,鱼目混珠,以叫人误入阅览。

5. 就着网络的情势,若国内在网络服事方面再跟不上,要不了三、五年,他们将掌控国内网络领域,他们的说话将成为国内网络上的主流的舆论导向。访问他们网站的人,将占到主恢复里国内经常上网的圣徒之三分之二,另有少数海外华人圣徒,包括对他们不知情的同工。也就是说,国内主恢复里经常上网的圣徒,将会至少有三分之二被他们吸引去。因为没有别的地方可去,或已去习惯了,众人都往那个异端网站,往他们的平台跑。其结局,就是该异端自然而然地确立了他们一直以来所向往的“主恢复正统”地位。此目的一旦达成,然后他们就可以随意将错谬当作真理教导人,或实施他们的不良计划。

七、现今网络上圣徒的反应及异端所带来的消极

1. 有部分圣徒,确实是知道他们的底细,也曾知晓他们历来的行径。故此,这部分圣徒是坚决远离他们。另有部分圣徒,能接受提醒,便立即与他们断绝关系。

2. 也有许多圣徒访问其异端站点,以及他们的论坛。并且这些人中,有许多圣徒认为那些网站是我们主恢复里的,甚至认为那些人是多么“为主”劳苦,且私下与他们保持往来关系。有的人甚至说,“我看不出他们的网站有何问题?”

3. 在经常访问他们网站的人中,有些已经完全被其毒害。主要表现为,对程有抱有同情,为他们的网站作宣传,并对反对他们的声音自觉作辩护。有的人说“程有老弟兄仍在路上”,有的人说“你没见过程有凭什么定罪他”,有的人说“主恢复在大陆有许多的流,许多的工作,只要跟随圣灵的水流就好了”。这话中之意味,就是受了程有一伙的蒙蔽。当人被灌输这种思想后,再问到为什么他们与别处召会没有身体上的交通,他们就可以顺理成章地说,“国内有许多的工作许多的流,各地都是这样。”这就成为他们被众地方召会拒绝而走独木桥开展的理由和借口。接着,他们叫人跟随圣灵的水流。其实,他们说到有许多的流,归根结底,那一个箭头就是指向他们才是圣灵的水流,只要跟随他们就行了。

4. 有些人阅读过他们网页的毒瘤文章,受其影响,从而对海外的同工们不屑一顾,充满质疑,仅对程有之说话唯命是从,但这些人中不排除起初就接受他们的教训的。虽然在他们的微信公众平台,也发些特会信息,但那不过是为着吸引和迷惑人的。

5. 许多圣徒因着他们所发的内容,自以为获得帮助,却不知正中他们的诡计。有的人说,“只要他们所发的内容对我有帮助就好了”。更有的人,明知那些网站和平台是异端搞出来的,却抱着无所谓态度,并失去明辨是非的能力。甚至愚昧到一定地步,不管是否对别的圣徒有妨碍或绊跌,就一味盲目地转发他们搞出来的东西,或许连自己都没读过。

6. 一个真实而越发普遍的现象是:当一个人阅读他们转发的东西(就算表面上看起来都是主恢复里的信息),只要达半年之久,就真会以为他们是主恢复里的圣徒,并因他们“为主”是多么劳苦而感动;达一年之久,就会认为他们说的都对;达一年半之久,已对他们及他们的网站和平台,有足够深的感情,他们说什么,就会听什么;不超过两年,就完全被他们掳去了,就算他们在转发的内容里掺进不同口味的东西,甚至是错谬邪说,也无法分辨,还会跟在后面喊阿门!更有甚者,一听到反对他们或提醒众圣徒的声音,第一反应就是为他们作辩护。

7. 有一点为难的是,虽然编者洞悉程有一伙的网络行径,并对他们的企图心知肚明。然而,在网络上提醒弟兄姊妹时,果效甚微,甚至有的地方全体关注并订阅他们的微信公众平台。并不以我的提醒看为严重,甚或产生质疑。他们所要的是证据,是众召会的交通,这样他们才会相信。对此,我表示理解,因为许多人都不知程有是谁,好像我无事生非似的。

8. 网络上有一部分圣徒,因着王红杰律师所发的声明和采访程有的视频,即便听到提醒的声音,仍是不以为然,还把程有当作“老弟兄”看待,并认为他没有什么危险性,更是无视程有的错谬教训和他昔日的历史。

八、应验中及预见性的危害

编者于二〇一一年就写文说,若将来国内信仰环境开放,主的恢复也必要面临挑战和乱象,如宗教的敌对和分班分会之情形。而其中需要我们警惕和预防之一的,是异端外渗(从外向里渗透)。那里着重说到:“那从前混在我们中间搞破坏的‘常受主派’异端分子(其实是程有一伙),目前正以他们的招牌网站引诱人,大肆拉拢人心。因觊觎之心,由来已久,现今牧者若不注意和提防,那时醒来,必将发现羊群遭殃,或有多人已入狼口。即便在现今,有些人已成为他们的囊中之物、盘中美餐。可惜的是,那已失落的,有的人竟沦为他们的辩护者;而遗憾的是,另有些人虽知他们的丑陋行径,却报以同情和无所谓态度。哪知,与他们有丝毫的瓜葛,都中了撒但的诡计。因为有围观,就会导致他人上当受骗,等于为其作了免费宣传,其性质是何其恶劣呢!但将来,只要环境稍助其利,与‘东方闪电’联合,必有可能,以渗透、拉拢、吞吃,尽毁坏之能事。”

弟兄们,这并非是危言耸听。虽然现今我们没有看到这伙人与“东方闪电”联合,或许时候未到,但将来环境真若使他们置于一个地步,联合之事也未必不可能。然而,对于我这段话提到的其它方面,现今都已显露了,正如我在以上第六点和第七点所谈到的,而这是一个网络服事者多年亲眼目睹并亲身体会的情形。

九、带进负担的交通并加强网络服事

弟兄们,我能猜到你们中间有许多同工都是不常上网的,甚至有的年长弟兄从来不上网的。多年来,我也深有体会,国内许多同工对网络这方面陌生,有的甚至存在片面的观念,只是一味地认为网络是虚拟的,所以对网络上发生的事并不关心。但我们要知道,现今也是网络的时代,除非能够阻止众圣徒上网,否则我们就该正确、全面且平衡地来看待网络,并将网络重视起来。

时至今日,我不得不把这个负担交通出来,因为此异端邪教的发展速度,网络远胜于现实中开展。倘若我们再轻视这一伙人,十年后再看,将会有许多同工后悔没有接受当初的这番交通。因为这伙人从未放弃卷土重来、东山再起;而今他们已非处于萌芽或消亡状态,乃是以毒芽的姿势在悄然生长,并向外扩展。如果今日不加以抵制,有一天我们将会发现,我们所做的工作,后面留有一个很大的破口,并且这破口乃是为撒但一伙预备和存留的。正如许多牧人只管放羊,用草喂养他们,但有一天,猛然发现,四周都围着狼群,并有许多羊已被他们掳去。甚至有些羊已然被毒害,成为你们的反对者。到那时,当狼在羊群中肆无忌惮地行走时,恐怕牧人想做什么来挽回,兴许连自身都难保了。

而今,我们所能做的,甚至是力所能及的,就是各地主恢复的众召会众同工,能够对此重视起来。并将此作为负担,交通给当地的弟兄姊妹,特别是经常上网的圣徒,提醒他们不要再去访问其异端站点《主恢复独特资讯网》(留心者才会发现网站异样,内含带毒言论的网页链接),抵制并拒绝,也要提醒别人。当前,凡是网站、微博和微信等平台注册的名称和昵称,含有“主恢复”字样的,都请注意和当心。因为他们惯用“主恢复”自居,以此作为门面吸引、拉拢和迷惑人。亲爱的弟兄们,关于这份交通,我暂且于此。关于国内网络服事方面的交通,待日后再理清。

愿主祝福祂的众召会,并在国内兴起更多为祂摆上的人!荣耀归于神。阿门!

(埃辰,2015年1月10日)

「时代职事 > 个人写作平台」「凡署名原创文章,未经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
最新文章
随机阅读
网站名称 职事简介 探寻印记 关于本站 友情链接 关于作者

个人平台 ® 时代职事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