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清理程有异端邪教(二)

埃辰 • 2015-01-10 •

字号

肆、对程有的错谬教训之剖析与驳正

同样,在此不愿将程有的错谬教训一一搬出来。虽然,这伙人曾经频频散播程有的《今日的见证》、《正当的信仰》等信息,并且专门在与主的恢复有关的网站刊登,企图鱼目混珠,将其包裹着职事话语的异端言论偷偷搀进健康教训中,让人误以为这些似是而非的说法乃是被多数主恢复中圣徒所接受的。但是,我们真没必要对着垃圾堆,再向人一一指出哪些是垃圾。而为着弟兄姊妹有所辨别,并从中认清其异端本质,且为着希望能挽回一些被其迷惑的圣徒。在二〇〇五年九月,《中福论坛》还是刊登了相关辩正文章。以下关于《今日的见证》之驳正内容,由在美国的jh弟兄(康京宏,已故)和David弟兄当时撰写。对于程有的错谬教训和险恶用心,可窥一斑。若弟兄姊妹觉得篇幅太累赘,只要读一下驳正的内容即可。

谨防程有《今日的见证》的诡论(一):关于重生得救和得救的证实

程有:对于这一个,早在一九二五年倪弟兄就讲得救与得救的证实。并借此带进了一个大的恢复。我开始不解,一个人一信主,得救不得救还需要证实?也许弟兄们明白圣经,读信息比我多,我想不多说你们也会知道。是的,一个人信神不一定都得救。就如经上所记,从亚伯拉罕生的不都是亚伯拉罕的后裔,惟独从以撒生的才能称为亚伯拉罕的后裔,并且从以色列生的,不都是以色列人,惟独基督是真以色列人。经上也有按名是活的,其实是死的,那自称是犹太人,其实不是犹太人,乃是撒但一会的人。

驳正(jh弟兄):让我们看看圣经,“所有信神的以色列人”真的“信神”吗?看看列王记里的以色列人是如何学着外邦人离弃活神转而敬拜偶像的;耶罗波安使以色列人陷在罪中,违抗神敬拜的章程(王上十二);亚哈王为讨好妻子耶洗别追杀先知(王上十八);玛拿西使儿子经火,又观兆,行法术,立交鬼的和行巫术的,多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王下二一);最后以色列人全体被掳到巴比伦(王下二四)。他们拒绝接受预表基督的羔羊之血的洗罪,是存有不信的恶心(来三12),实在是毒蛇的种类:“你们去充满你们祖宗的恶贯吧!蛇类,毒蛇之种,你们怎能逃避火坑的审判”(太二三32)。怎么能说这些毒蛇之种是信神的呢?(约八45)。而得救的以色列人乃是信神的,是按照神公义的拯救办法,筑坛献祭,接受预表基督救赎的牛羊之血的洗罪(来九22)。

“那自称是犹太人,其实不是犹太人,乃是撒但一会的人”是指那些自称为神选民的人,以为生来是肉身的犹太人就能继承亚伯拉罕因信称义的恩典。岂不知,亚伯拉罕不能代替他的子孙后代信神,他的信是不能遗传的,反而他肉体里堕落的罪性倒是能遗传给后代。所以“自称为犹太人”是自己称义自己,与神的拯救无分无关。如今在美国的许多所谓的基督徒,因为生在基督徒家庭里,就以为基督的拯救自然而然地遗传给了下一代,后代不用接受基督的拯救,也属于信神的人,这跟那“那自称是犹太人,其实不是犹太人,乃是撒但一会的人”的道理是一样的。麦子地里有稗子,是主允许的(太十三29)。

驳正(David):倪柝声弟兄对得救的证实的恢复是因为直到他那时基督徒还不敢肯定自己得救与否,救恩是否稳固,救恩是否还会失去。对于这样基本的事实,由于对主话的不清楚,就连基督教教师(包括西方传教士)都无法肯定自己是否真的得救。甚至你若说自己已经得救了,别人还认为你是骄傲自大。所以,当倪柝声弟兄从圣经里认识到,一个人的得救是可以证明的:(1)信而受浸的必然得救(可十六16);(2)那灵与我们的灵同证我们是神的儿女(罗八16);和(3)我们因为爱弟兄,就晓得是已经出死入生了(约壹三14)。同时,圣经明言“凡呼求主名的就必得救”(罗十13)。倪柝声弟兄已经根据圣经将得救的真理恢复得清清楚楚,仅过几十年,程有虽称自己紧紧跟随倪柝声弟兄的职事,自己对得救的真理反而不清不楚。虽然他引用新约、旧约的例子,目的却是将人对得救的真理搞糊涂,进而为他下面的目的铺路。他说,“我开始不解,一个人一信主,得救不得救还需要证实?也许弟兄们明白圣经,读信息比我多,我想不多说你们也会知道。是的,一个人信神不一定都得救。 ”他在这里就是一个典型的悖论:一开始明明是在讲“得救的证实”,意思就是一个基督徒可以借着主的话证明或肯定自己是一个得救的人。倪柝声弟兄在这里是为了让一个得救的人可以明确自己是得救并属神的人。程有在这里开始了他典型的“偷梁换柱”,突然转换话题到“一个人信神不一定得救”。而后他就以此为根据来“阐明”他的论点。我们都知道信神和信耶稣基督不完全一样,我们所信的耶稣基督是宇宙间独一的真神。但一个人得救是借着信入耶稣基督,这就没有好“含糊其词”的了。

程有:也许有人会把信而受浸当作得救的证实,或是呼求主名当作得救的证实。这些都不错,好象律法本是好的,只要人用的合宜,同样,圣经本是好的,只要用的合宜。就如教会是照圣经标准设立的,照样,各宗各派的团体,也以圣经为他们的根据。一个对的人能正确运用圣经,也能正确分解圣经,错的人用圣经,不但污秽自己,也污秽圣经,连神也被他们污秽了。

驳正(David):这些话都是铺垫,将圣经中得救的证实无形中就巧妙地打了问号,使人开始不将“信而受浸,和呼求主名”当作得救的证实了。甚至以其特殊的推理来将这样的话联于“对的人或错的人“,其实是戴大帽子唬人。如果你接受倪柝声弟兄从圣经中所认识的得救的证实,那么“信而受浸”就是对的,为什么还拐弯抹角地否认呢?原来程有的“模糊概念”是为以后垫底的。

程有:就着新约的眼光看,所有信神的以色列人并不一定都得救,得救的不过是剩下的余数,难道是神错了吗?断乎不是!是他们自己绊跌,并且他们这样在道理上绊跌乃是该当的。因为他们信神却不信神所差来的,不随从一个对的方式来信。

驳正(David):这里他又将旧约和新约开始混淆了,请特别注意他所说“信神却不信神所差来的,不随从一个对的方式来信。”因为他下面的推理就是引到一个结论:今天他才是神所差来的,借着他来信才是对的方式。

程有:什么叫作对的方式?就拿以色列来说,主拣选的十二门徒与一百二十人跟随主耶稣一同敬拜父神,十二门徒与一百二十人是对的方式,整个以色列围绕圣殿的事奉不是对的方式,只有跟随主耶稣的敬拜方式才是对的方式。因为十二门徒与一百二十人被主耶稣经营了,是绝对顺服主耶稣的,绝对不与犹太教发生关系的,在这里面的人,除不信的以外都是得救的人。(犹太人未得救,经上说是因为不信主耶稣),这就是倪弟兄说的,在一个方式的灵里敬拜神。

驳正(David):先将程有这里几个混淆的事实说明一下。使徒行传一章十五节里的一百二十人包括十一个门徒和后来被立为使徒的马提亚。主拣选的十二门徒不都“在跟随主耶稣一同敬拜父神”,因为出卖主的犹大已经死了。另外,当时他们“摇签”拣选马提亚的方式也是旧约圣殿里事奉的方式,并不是新约里“对的方式”,照程有的思想他们该是在“错的方式”里。同时,程有在这里又进一步的自相矛盾了:“因为十二门徒与一百二十人被主耶稣经营了,是绝对顺服主耶稣的,绝对不与犹太教发生关系的,在这里面的人,除不信的以外都是得救的人。”我们且不追究“被主耶稣经营了”是什么意思,但就他说“因为十二门徒与一百二十人被主耶稣经营了,是绝对顺服主耶稣的,绝对不与犹太教发生关系的;”那他们就应该都是“在对的方式里敬拜”并且都是应该得救的人了。但他紧接着又说“在这里面的人,除不信的以外都是得救的人。”既然“在这里面的人”都得救了,为什么还有“除不信的以外都是得救的人”?

程有:那么其余的犹太人没有得救,不是因为不信神,而是信神却反对神的儿子,反对神所差来的,到保罗被差遣,信主耶稣的人反对耶稣基督的使徒保罗,难道这些人也得救了吗?或是说这些人不信神呢?或者说是主错了,或是保罗错了呢?这是人所共知的,但当日有谁知道呢?若是知道不会落个你们的祖宗杀害先知,你们修造先知的坟墓,他们若是知道,就都早已随从神所差来的主耶稣了,并且也随从耶稣基督的使徒了。

驳正(David):程有这里的逻辑就是:信神却反对神的儿子,反对神所差来的,反对使徒保罗;他们若跟随神所差来的主耶稣,也就要随从耶稣基督的使徒了。注意,他开始将使徒一般化了,就是为以后树立他自己来铺路。

程有:历世历代都是这样,因此主说:使创世以来所流先知血的罪都要归在这世代的人身上。这话重在指那些信神却攻击神所差来的人,我们是末了的一代,近几十年来,信主耶稣的人处处都是,自称是教会的也太多了。至一九二九年就有一千五百多个团体,但他们不是一个得救的方式,不是一个得救的团体。

驳正(David):神的仆人们受到攻击甚至受到其他基督徒的攻击也是常有的事,是主允许的十字架道路。但我们绝对不能下结论说他们不是得救的人。这样的结论只有主耶稣能说,我们一个蒙恩的罪人毫无地位定罪别人得救与否,就连倪柝声弟兄和李常受弟兄都没有说过这样的话。任何一个真正重生得救的信徒都不应该说这样的话。即使逼迫我们的是假基督徒,主还是不要我们“薅集稗子”,直到收割的时候(太十三24~30)。至于“他们不是一个得救的方式,不是一个得救的团体”的说法,我们不明白程有具体想说什么,但从后面的结论来看,他认为人若不从他的方式得救,就不算得救。这点我们后面会论述到。

程有:一九二九年各国差会打发人来中国传福音,讲道人太多了,工作是作了不少,但是不少人却反对倪弟兄,成为敌对倪弟兄的人。他们作了那么多工,带领那么多人信了主,但那些人不一定得救,因为神拣选了倪弟兄,倪弟兄的立场对,信仰方式对。至于信而受浸必然得救,或是其它真理,乃是为这样方式预备的,神的话是为一个方式,一个经营,一个立场,一个范围说的。若是弟兄们能明白,我说,首先是为一个人说出的。就如罪是由一个人而来,众人就都成为罪。恩典和称义也是由一个人而来,众人就都称义了。照样,律法是借着摩西传的,恩典是由耶稣基督而来,都是显明在一个人所带领的方式里,借着一个人带进神的应许,教会也借着一个人被带到神面前,借着这个人给众人恩典,使预定得救的人,借着这个人得救。借摩西带进律法,由耶稣带来恩典。这乃是说出旧约的一种经营方式和新约的一种经营方式。在这一个方式的灵里,就是一个得救的人。因此说主耶稣是得救的证实,是得救的方式。就如唐醒离开倪弟兄,就是离开了得救的方式,或者说离开了得救,失去得救的指望。

驳正(David):这里程有将两个错误的观念混在一起来说明他就是以后要来的“那一个人、一个方式、一个经营、一个立场、一个范围”。罗列一堆的辞藻,无非就是在为树立自己埋下伏笔而已。第一个错误就是想树立倪柝声弟兄的“神格”位置,认为除了和倪柝声弟兄在一起以外的人,都没有得救。这是邪恶的教训,是借倪柝声弟兄的声望为自己竖碑。甚至大胆推断唐醒后来离开倪柝声弟兄就是离开了得救和得救的指望更是荒唐至极。且不论唐醒,李常受弟兄是在认识倪柝声弟兄之前就清楚得救的,是在倪柝声“一个范围”之外得救的。照程有的推理,李常受在认识倪柝声以前应该是没有得救才是,实在可笑。这样的逻辑竟能迷惑人来跟随他?同样,若程有的推理是对的,那么他是在路德会“得救”的,并且从来没有见过倪柝声弟兄或李常受弟兄,所以他得救没有呢?只有主耶稣知道,我们不能下结论。

第二个错误就是将救恩的门“停留”在一个人身上,抹杀圣经的话。我们只用几个例子来说明。在马太福音二十八章十九节,主耶稣复活后对门徒们说“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主耶稣死而复活以后,嘱咐门徒们前去传扬福音,使人得救。在保罗被主得着之前,彼得和十一使徒、腓力、司提反等都是传扬福音,带人归主的。中国几千万的基督徒难道都不是真正得救的吗?还是他们非要经过程有的按手和受浸才算数呢?我们还要说什么呢?

程有:或许有人会说呼叫阿爸父,圣灵与我们的心同证我们是神的儿女。求告主名就能得救,这话至于我一点都不否认。但是请试想,那些没有得救的以色列人,他们不也是称神为父吗?难道圣灵也证明他们是神的儿女?若是不站在对的立场上,什么应许的话对他们也不是,求告主名对他们也不是的。经上明明有称呼主阿主阿的人,主说:“你这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奉主名赶鬼治病,传道的,主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今天还有的团体以信而受浸作得救的证实,但却是宗派(浸信会),他们不也是信而受浸吗?他们难道合主的心意吗?这说出主的话并不错,是错的人把它用错了。不在神的经营中和立场上取用神的话,不在一个对的方式里取用这话,作也是错的。一个人无论明白多少圣经,有多好的行为,若没有得救的证实,就仍未得救,若未接受得救的证实,也仍未重生。就如犹太人的官尼哥底母一样。人的得救,完全是在于对神所差来的那一位的相信。因为经上说:“人心里相信,就可以称义,口里承认就可以得救。”关于得救与证实,还有许多话要说,但弟兄们若有灵的带领,借这仅有的话,就可以认识得救的证实。

驳正(David):首先,程有对于一个人的得救成为基督徒和一个基督徒的得胜混为一谈,这一点我们在此不多讨论,有兴趣的圣徒可以去读倪柝声弟兄最早的信息之一《默想启示录》便会有所认识。当然,主恢复的文字里对得胜者有许多的阐述,弟兄姊妹们可以多加研读。

其次,程有在这里用了撒但对夏娃的伎俩:提出问题,使人迷惑。首先,他说“或许有人会说呼叫阿爸父,圣灵与我们的心同证我们是神的儿女。求告主名就能得救,这话至于我一点都不否认。”但接下来就在此之上堆加他自己所谓的看见,来摇动这一得救的证实,翻来覆去,使人头晕眼花,反而不知何为圣经的正确教导了。

总体而言,程有自己对圣经和倪柝声、李常受弟兄的话囫囵吞枣,一知半解。但他又有自己规划好的目的,所以就先从摇动得救的根据和证实开始下手。表面上,他似乎是在提出得救的证实,并引用倪柝声弟兄的话语,但实际上,他却使用混淆旧约和新约、以问题的方式来变相地否认这些得救的证实和根据。从他后面的话就很清楚,他是在为他自己作今时代唯一救恩的门和根据打基础。

谨防程有《今日的见证》的诡论(二):关于受浸与按手

程有:《包罗万有的基督》你们也读过,从逾越节的羔羊开始,一路经历基督的各方面,但人不都有信,这说出基督是一直向前的,人是堕落的,出埃及有多少人?进入美地有多少人?这些人也出了埃及,过了红海,在云里海里受浸归了摩西,吃了一样的灵食,也喝了一样的灵水,仍旧死了。他们没有经历基督作约柜,作帐幕,没有经历基督作迦南美地,形式并不少,但并没有得救,乃是因他们虽受浸却拒绝摩西,虽吃灵食,喝灵水,看见约柜与帐幕的,却反对带领他们的摩西,这仍是老旧堕落。

驳正(jh弟兄):他们在埃及地把羔羊的血涂在门楣和门柱上,又吃了逾越节的羊羔,这还不算得救!他们后来过红海受浸归了摩西,从属世界的埃及彻底圣别出来,难道还不算得救!他们倒闭旷野,没有进入加南美地是指他们没有得胜。若仔细看看《包罗万有的基督》,就不会有这种极端的错误观念:“他们没有经历基督作约柜,作帐幕,没有经历基督作迦南美地,形式并不少,但并没有得救…”

程有:浸乃是一个接纳的手续,倪弟兄非常注意,他不愿意接纳错一个人,不愿意把任何一个未得救的人接纳进教会,神所接纳的他也接纳,神不接纳的他也不接纳,这完全是教会负责弟兄的责任,教会不能凭着自己接纳。摘自《教会之路》、《初信造就》的(合一)。

驳正(jh弟兄):《教会之路》和《初信造就》所讲的接纳是按照神的接纳标准来接纳弟兄姊妹。甚至还特别强调对于天主教只有洒水礼所产生的信徒,以及只信灵浸不相信水浸的一些教派的信徒,他们中间的确有得救的弟兄—蒙神称义、蒙基督保血救赎的弟兄,我们都该接纳。程有的“浸乃是一个接纳的手续”,是歪曲篡改倪弟兄的原话,是在神救恩的条件之上又人为添加的人造条款,纯粹是异端邪说。

程有:感谢主,我被圣灵感动,看见了神的心意,也接受了倪弟兄和李弟兄的信息,看见一个人的得救是建立在受浸与按手上,教会的建造也是建立在受浸与按手上,按手不但是教会建造的根基,也是一个人得救的根基。我因着向众教会负责,向一个信徒的得救负责的缘故,觉得应该按圣灵的意思行,不能不按手,因为神已经托负了我。

驳正(jh弟兄):说“一个人的得救是建立在受浸与按手上”是根本违反圣经真理的。因为人心里信,就得着义;口里承认,就得救(罗十10);你们得救是靠着恩典,藉着信;这并不是出于你们,乃是神的恩赐(弗二18)。得救“是靠着恩典,藉着信”,是来自神的恩赐,这恩赐就是神的儿子耶稣基督(约三16),所以得救是建立在神的儿子耶稣基督上面的(约三18),并且教会的建立也是在耶稣基督这个磐石之上的(太十六8)。用受浸与按手取代神的儿子耶稣基督,实实在在是敌基督的灵(约壹四3)。

程有:对于受浸与按手,不知弟兄们是怎样领会的,但倪弟兄照圣经的话强调说:受浸与按手是教会建造的两道根基,这是不能马虎的,更是关乎教会上面建造的。根基若马虎,什么都马虎了,根基若错了,什么都错了。根基的问题若不解决,上面的问题都解决不好。就如腓利传福音,人受了浸,也得救了,但并没有得着圣灵。结果查出原因是由于只有第一道根基,而缺少了第二道根基,还得有彼得约翰给他们按手,才有圣灵赐下来,因这是不可少的第二道根基。这是信徒进入教会的一道根基,是教会接纳信徒的手续。要说有许多根基,就如懊悔死行、信靠神、各样的洗礼、按手之礼、死人复活、永远审判等。倪弟兄曾说:若是根基问题没有解决,无论作了多少,总要回过头来,从头作起。或者无论作了多少,总要拆毁,重新作起,免得带进更大的损失。

驳正(David):程有完全是凭自己的认识来曲解圣经和倪柝声弟兄的话。这里的根基根本不是教会建造的根基。教会的根基乃是基督和基督的启示。倪柝声弟兄所说受浸、按手等是基督徒生活里“几项基本真理的根基”(《初信造就》第七篇 按手),哪里是说教会建造的根基?保罗在林前四章10~11节里清楚地指出,“我照神所给我的恩典,好象一个智慧的工头,立好了根基,有别人在上面建造,只是各人要谨慎怎样在上面建造。因为除了那已经立好的根基,就是耶稣基督以外,没有人能立别的根基。”程有只是取用第十节,却故意留下第十一节不理,目的是为了将教会建造的根基和立场都推理成是施浸和按手的人,进而来高举人,最后将这高举实化在他自己身上。这点我们在他后面的话语中会更清楚地认识出来。

同时,程有将根基和在此根基上的建造又混为一谈。根基立定了,但人不一定都作同样的建造。保罗在下面又接着说,“然而,若有人用金、银、宝石,木、草、禾秸,在这根基上建造,各人的工程必然显露,因为那日子要将它指明出来;它要在火中被揭露,这火要试验各人的工程是哪一种的。人在那根基上所建造的工程若存得住,他就要得赏赐。人的工程若被烧毁,他就要受亏损,自己却要得救;只是这样得救,要像从火里经过的一样”(林前四12~15)。

程有:这里我们说受浸与受浸的真实意义。照圣经上看,旧约暗示受浸的经节已经多了,新约的起头和全部新约也说到受浸。约翰来了,叫人懊悔死行,乃是从人堕落老旧的光景开始的。因此,浸是为着更新。受浸乃是接受一个见证,约翰来了是叫人悔改离开罪恶的凭借,人借着浸接受约翰,没有约翰就有浸了。接受约翰就是受浸的真意义。接受约翰就是悔改,就是脱离罪恶。没有约翰就有了浸,说明浸是为神所差来的而预备的一种礼仪。受浸是不论次数的,每接受一个新的见证,就需要受浸,脱去宗派的痕迹,需要受浸,脱去老旧需要受浸。受浸乃是叫人一面脱去罪恶,一面得救;一面从一个旧方式出来,另一面同时进入一个新方式,新范围。

驳正(David):我们对他这些话不需要作过多的分析,因为对圣经稍有认识的弟兄姊妹都会发现程有实在是一个混杂的人。我们仅将其错误之处指出就可以认识他的别有用心了。第一,他完全不知道什么是受浸和受浸的意义。这点我们在下一段就会清楚认识。第二,“受浸乃是接受一个见证,约翰来了是叫人悔改离开罪恶的凭借,人借着浸接受约翰,没有约翰就有浸了。”我们姑且不谈此句话根本不通,其实质就是将受浸联于接受约翰,接受约翰作见证。我们有谁从圣经中能读出这样的“亮光”?“受浸是不论次数的,每接受一个新的见证,就需要受浸,”这是哪里来的教训?圣经?倪柝声?李常受?还是程有为了将人带到他这“新的见证”,而有的“新鲜教训”?

程有:就如以色列人过红海,这个浸是脱离法老,脱离埃及,完全受神人摩西的带领,也是从法老那堕落老旧的埃及里,进入一个新的方式——旷野里;过一些时候,在旷野老旧了,又借着约旦河的浸进入迦南美地,因此,浸是不论次数的。浸就是从旧的带领进入新的带领里,所以倪弟兄说:“浸是从一个不对的团体中出来,进入一个对的团体。”这乃是借着浸说出,想得着神,必须借着神所差来的。若不是这样,受浸也是枉然,那是一种按仪文的旧样,不是照灵的新样式。因为受割礼不受割礼无关紧要,要紧的是作新造的人。并且在挪亚的时代,人都受了浸,但借着浸得救的并不多,只有挪亚一家八口人。挪亚就是在灵里所受的浸,且借着浸向前了。他自己一家的人乃是跟着挪亚向前了,那些借着浸没有得救的人,乃是照着仪文的旧样,是有浸而无向前,结果有的人受浸浸死了,有的浸活了。这说出受浸是为着经营行走,脱去老旧,努力向前求更新。同样的浸,在有的人身上是死的,在有的人身上是活的。又如基督的香气,对这等人是死的香气,对那等人是活的香气。

驳正(David):在这段话里,程有的存心就开始暴露无遗了。第一,他开始高抬摩西的地位并开始强调新的带领。同时,他开始将跟随新的带领于“得着神”挂起钩来了;第二,他还煞有介事地引用加拉太书六15节,弟兄姊妹们只要读一读恢复本此节的注解,就知道他对主的话知之甚少;第三,程有说“并且在挪亚的时代,人都受了浸,但借着浸得救的并不多,只有挪亚一家八口人。挪亚就是在灵里所受的浸,且借着浸向前了。他自己一家的人乃是跟着挪亚向前了,那些借着浸没有得救的人,乃是照着仪文的旧样,是有浸而无向前,结果有的人受浸浸死了,有的浸活了;”又说“并且在挪亚的时代,人都受了浸,”圣经在哪里说过这话?这完全是撒但为了掩盖他那时代跟随者的结局而有的谎话!“结果有的人受浸浸死了,有的浸活了,”程有将受浸完全理解成了“泡在水里”一下,甚至将那些被水溺毙的人都说成是“受浸浸死了”。这根本就是否认“信而受浸”的真理。弟兄姊妹们,对于一个连受浸的意义都不清楚,还自称是跟随倪柝声和李常受的教训的人,我们千万不要上当啊!我们只要将倪柝声的《初信造就》的第一篇读一下就会明白程有实在是“肤浅”。

程有:神的话说明,信而受浸必然得救,那些受浸而死在洪水中的人得救了没有?这难道是主错了吗?断乎不是!虽然是浸,在这等人身上是形式,是宗教,因他们受浸却不信挪亚,不跟从挪亚。《包罗万有的基督》你们也读过,从逾越节的羔羊开始,一路经历基督的各方面,但人不都有信,这说出基督是一直向前的,人是堕落的,出埃及有多少人?进入美地有多少人?这些人也出了埃及,过了红海,在云里海里受浸归了摩西,吃了一样的灵食,也喝了一样的灵水,仍旧死了。他们没有经历基督作约柜,作帐幕,没有经历基督作迦南美地,形式并不少,但并没有得救,乃是因他们虽受浸却拒绝摩西,虽吃灵食,喝灵水,看见约柜与帐幕的,却反对带领他们的摩西,这仍是老旧堕落。

驳正(David):对于程有这段话,我们就没有必要再浪费笔墨,因为他完全不明白“信而受浸”的重点是“信”。就如钉在十字架上的那个强盗,虽然无法受浸,但主耶稣接纳了他。程有却只是利用“浸”,来强调那时人要得救,就要跟从挪亚或摩西,否则就是被“浸死”还是没有得救。他的用意就是为他后面的目的铺路:人要借着跟从他的“浸”,才能得救。

程有:浸乃是一个接纳的手续,倪弟兄非常注意,他不愿意接纳错一个人,不愿意把任何一个未得救的人接纳进教会,神所接纳的他也接纳,神不接纳的他也不接纳,这完全是教会负责弟兄的责任,教会不能凭着自己接纳。摘自《教会之路》、《初信造就》的(合一)。经上说:“人若没有基督的灵,就不是属基督的。”难处就在于教会的领头弟兄不知道谁是没有得救的人。因此显出神所没有的爱心,包括了没有得救的人,接纳了神所没有接纳的人。倪弟兄说:“这看着是合一,其实是破坏了基督徒真实的合一。”

驳正(David):倪柝声和李常受弟兄的职事是向神的儿女敞开的,并且教会是向罪人打开的。对于信的人,只要他们是得救的并且没有明显的罪或持守不悔改的罪,我们都要接纳。明显的罪如淫乱、拜偶像、分裂、讲论并散布异端教训等。对于不信的人,我们更是要将他们带到教会中来,在爱心里向他们传扬福音,使他们能够得救。程有在这里又是自相矛盾,并且堂而皇之地取用倪柝声弟兄的话语。其实弟兄姊妹自己去读一读倪弟兄的原话就明白程有的别有用心。“信心软弱的,你们要接纳,但不是为判断所争论的事……因为神已经接纳他了。你是谁,竟审判别人的家仆?他或站住或跌倒,自有他的主人在,而且他也必要站住,因为主能使他站住…”(罗十四1-4)。

程有:…神在每时代所设立,所差来的人都是真道。就如保罗,倪弟兄,李弟兄,他们虽然不是同一时代的人,但他们却都是当时的立场、真理、道路,因经上说:他就是道路,这就是大哉敬虔的奥秘,历世历代隐藏在创造万物之神里的奥秘,信仰的奥秘,无人不以为然,就是神在肉身显现。因此主耶稣说:“你们信神也当信我。”但犹太人的难处就是信神不信耶稣基督,他们不得救就是在此,信神而不信神所差来的。

驳正(David):在这些话里,程有的目的就更是显明了;程有一直强调并突出“人”来与基督并列。这里的说话不但是错误的,更是异端的教训。并且,他甚至将主耶稣所说“我就是道路、实际、生命”扩大化,应用在保罗、倪柝声和李常受身上。这也是典型的异端——消弱基督是唯一的拯救根源。言下之意,尽在不言中了——他也是。

程有:…敌挡保罗就是敌挡真道,敌挡神所设立的人就是敌挡真道,就是敌挡基督。有人说李弟兄不是信神,而是信一个名叫倪柝声的人,李弟兄却不以为自己的信仰错了,不以倪柝声为羞耻,公开对宗教人士说:“我能信从神那里差来的一个名叫倪柝声的人,这是荣耀。”这一个人不是偶像,也不是罪人,而是被神首先称为义的人。我也是这样的信仰。这就是真道的奥秘,这是我们该有的信仰,是真实的信仰,对的信仰…

驳正(David):程有为了引人盲目地跟随他,竟进一步扭曲真理,扭曲别人的话语。甚至将李常受弟兄所说“我是跟随一个人,倪柝声”,改为“有人说李弟兄不是信神,而是信一个名叫倪柝声的人,李弟兄却不以为自己的信仰错了,不以倪柝声为羞耻,公开对宗教人士说:‘我能信从神那里差来的一个名叫倪柝声的人,这是荣耀。”将李常受的信仰他都“帮着”改变了!更有甚者,他谬误到一个地步,甚至改变圣经对人的定罪——“人人都犯了罪”,说“这一个人(倪柝声)不是偶像,也不是罪人,而是被神首先称为义的人。我也是这样的信仰。”程有竟将倪柝声弟兄等同于基督的身位,何等的亵渎圣灵。倪柝声弟兄不过是一个蒙恩的罪人,程有竟说他不是罪人。弟兄姊妹们,我们还要说什么呢,求主开我们的眼睛,识别清楚。

程有:作神的儿子完全是在乎他对神所差来的这一位的认识和接受。这就是两者之间各负其责,一面负信的责任,一面负赐给他权柄作儿女的责任。这说出,作神的儿子乃在乎神所设立的那一位给他权柄,作神的儿子不是自称,乃是他信神所差来的。神所差来的赐给他权柄作神的儿子,他才算是神的儿子……惟独信神也信神所差来的,这才算数,这才是信。因这个信称义,因这个信受浸,这才算信而受浸。因此不是天热受一次浸或几次浸,这种浸在圣经里是没有的,不是呼喊主名就可以受浸,求告主名的人太多了,合乎正确信仰的人太少了。

驳正(David):程有在这里将“神所差来的”作模糊处理,让人看不出是指耶稣基督还是指他,这又是“一大进步”,离他的目的越来越近了。同时,我们实在看出他对“信而受浸”的真理一窍不通。

程有:借着圣灵和信息的带领,回顾以往所作的,有许多人受浸信主了,至今仍未得救,结果也是正当恢复的难处,败坏自己,也败坏别人,我们需要走正当恢复的路,借此带人真实得救……感谢主,我被圣灵感动,看见了神的心意,也接受了倪弟兄和李弟兄的信息,看见一个人的得救是建立在受浸与按手上,教会的建造也是建立在受浸与按手上,按手不但是教会建造的根基,也是一个人得救的根基。我因着向众教会负责,向一个信徒的得救负责的缘故,觉得应该按圣灵的意思行,不能不按手,因为神已经托负了我。这样,怎么说呢?我自己原不配得,但神的恩典临到我,怜恤我,这不在乎我,乃在乎主…

在这按手的事上,我相当为难,不作也不是,作也好象不是。因为不作拦阻了圣灵的工作,作又招来了许多人的恶意攻击。又好像我起来作圣灵的工,没有人给我托负或按手。再说,圣灵托负了我,我若不照圣灵的意思行,凭人的托负和按手,按人的观念去行,却拦阻了圣灵,拦阻了神。但我为要让主有路,在这两难之间我有挑选,深知听人违背圣灵,凭圣灵又顶撞了某些人,但我还是挑选了神,神是第一,如何呢?因此,我就没有去和其他人商量,就顺从了圣灵,照了神的旨意。 ……如此看来,圣经的话都是对的,都是需要恢复的,就是看是谁所行的,是否是主所打发的人去行的,不是主所打发的是作恶的。受浸是归入一位神人基督人,按手是在这一个方式里接受权柄,接受祝福,接受打发托负,接受膏油。蒙头是服权柄的记号,掰饼是在这个方式里守住等次,作合一的见证。因此,按手也不是一种仪文,乃是灵,乃是为着一个经营。至于按手的人,并不一定受人托负才能按手,不受托负就不能按手,应该照灵的带领,受托负的并不一定靠得住,有圣灵的引导和启示就可以,如亚拿尼亚对保罗的按手,只要是圣灵,任何人都不可以拦阻,除非不懂灵的人。

驳正(David):从这几段话就可以看出程有的庐山真面目了:拐弯抹角地说自己就是神所设立的,是神所差遣的,是圣灵所托付的,是有权柄的等等。最终,他连得救是基于信入耶稣基督都完全不顾了,甚至将受浸归入基督都偷偷地改为“受浸是归入一位神人基督人”了。我们知道,一个基督徒可以称为“基督人”,但在受浸上,连保罗都不敢让人说是“浸入保罗的名里”,程有竟荒唐到如此的地步!其它的请弟兄姊妹们自己来看一看就清楚了。

谨防程有《今日的见证》的诡论(三):圣灵、使徒和使徒的工作

程有:圣经中我不能细说,但我知道圣灵就是神,神就是圣灵。神无论作什么总是要与人配合。因此,人未被造出来以前,圣灵乃是运行在水面上,一有被造的人,圣灵不再单独,而与人成为一。……圣灵的工作始终都是与人配合的,如圣灵仿佛鸽子降在拿撒勒人主耶稣身上,圣灵像气被吹进亚当的鼻孔里,像风与火降在使徒们身上。约翰福音二十章主耶稣说:“父怎样差遣我,我也怎样差遣你们。”说了这话,就向他们吹一口气说:“愿你们受圣灵,你们赦免谁的罪,谁的罪就得赦免,你们留下谁的罪,谁的罪就留下了。”

驳正(jh弟兄):创二7:“耶和华神用地上的尘土塑造人,将生命之气吹在他鼻孔里,人就成了活的魂。” 创六3:“耶和华说,人既是肉体,我的灵就不永远与他相争;然而他的日子还有一百二十年。”这两节圣经清楚地告诉我们,人被造是借着耶和华向人吹生命之气,不是圣灵。也就是说,圣灵在那时不与人是一。后来人堕落了,圣灵就不与人相争了。再看约二十22:“说了这话,就向他们吹入一口气,说,你们受圣灵。”直到神成为人,经过了一个为人、死、复活、升天的过程以后,成为赐生命的灵,这赐生命的灵才能与人是一。

程有:保罗在安提阿被圣灵呼召,但他以前是逼迫教会的,杀害圣徒的人,按人的眼光不配作使徒,但他们事奉主禁食祷告的时候,圣灵明说:“要为我分派巴拿巴和扫罗,作我召他们所作的工。”这句话说出工作是神的却让人去作。虽然他们五个在一起事奉,但是圣灵呼召他们作神的工。保罗未蒙召之前,他们五个都是牧师和教师,显出的都是恩赐,而不是职事。但神的心意是重在职事而不是恩赐,恩赐是低贱的,不值钱的,能破坏教会的;职事是成会圣徒,建造教会的。

驳正(jh弟兄):林前十二章保罗针对属灵的恩赐做了一些解释,4~11节说:“然而,恩赐虽有分别,灵却是同一位;职事也有分别,功效也有分别,神却是同一位,在众人里面运行一切的事。主却是同一位;只是那灵的表显赐给各人,是要叫人得益处。…但这一切都是这位独一且同一的灵所运行,照着祂的定意个别分给各人的。”这些恩赐是圣灵运行的结果,是要叫人得益处的。说“恩赐是低贱的,不值钱的,能破坏教会的”,是对圣灵工作贬低与否定。

程有:保罗这个人,在罪人中是个罪魁,然而却蒙了怜悯,被神分别出来成为圣洁,称为义者,神用膏膏了他,使他成圣,如同膏了亚伦一样,以他为立场,为着道路,使他成为更美职事。他没有分别出来是罪人,分别出来就是义人,被膏立成为真理的典范,信徒的目标。

驳正(jh弟兄):约十四6:“耶稣说,我就是道路、实际、生命;若不藉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 来一9:“所以神,就是你的神,用欢乐的油膏你,胜过膏你的同伙。” 来五4:“这大祭司的尊贵,不是人自取的,乃是人蒙神呼召所得的,像亚伦一样。”圣经启示说,只有主耶稣是道路,保罗只能做栽种和浇灌的工作。至于立场,如果是指根基,也是主耶稣自己,不是保罗。说保罗成圣像亚伦,成为更美职事,是对希伯来书的篡改。希伯来书里说耶稣受膏像亚伦,胜过祂的同伙,并带来更美的新约。信徒的目标,也是主自己,保罗不是信徒的目标。这里极力把保罗神格化,实在是居心不良。

程有:倪弟兄最初被兴起来,根据神的话找教会,但看见地上一千多种团体,不合圣经标准,没有根基,只有某种道理,不是以基督为根基,乃是以浸信、圣洁、长老等道理为他们的根基。倪弟兄就重新带进圣灵的工作,给教会立好了根基。

驳正(jh弟兄):林前三11:“因为除了那已经立好的根基,就是耶稣基督以外,没有人能立别的根基。”提前三15:“这家就是活神的召会,真理的柱石和根基。”四福音里也说到类似的话,太十六18,路六48,等等。这根基已经立好了,倪弟兄所做的是回到正确的教会合一立场上来建造教会。合一的立场是关乎到基督身体的合一见证,不在这立场上的信徒,仍在生命上与主是一,其生命和信仰的根基仍旧是基督自己(弗四3~6)。倪弟兄自己并没有立教会的根基。基督的各宗派是立场不对,他们仍然持守圣经中的基本信仰,以基督作他们的救主。不能把教会的根基与教会立场混为一谈。不在正确的教会立场上的信徒,仍然是神家里的人,其信仰的根基仍然是主自己。说他们“不合圣经标准,没有根基,只有某种道理,不是以基督为根基”是歪曲和诽谤。程有把重生得救的条件缩小了,加进了他自己编的教会立场这一人造条款,既混淆视听又容易叫人误解倪弟兄关于教会立场的发表。

程有:没有真使徒,也没有真教会,凡不承认有使徒的团体都不是教会,凡不承认有亚当的都不是夏娃,为着教会的建造,为了成全神的永远计划,必须得有使徒,不认识使徒就不认识基督,讲基督的人太多了,认识基督的人太少了,倪弟兄说:讲基督照一千篇道讲。

驳正(jh弟兄):这里对使徒地位过分地夸大了:“不认识使徒就不认识基督”,把使徒放在基督前面,是本末倒置了。认识基督是在于有人传福音的(罗十14~15),得到那灵在于听信仰(加三2、5),不是在于认识使徒。程有篡改了不少倪弟兄对使徒和教会立场的发表。

【编者注】:亲爱的弟兄姊妹,从以上的驳正内容中,我们就很容易看出程有的教训是多么荒谬和危险;这位读了几本主恢复里的书籍,就断章取义地标榜自己是“今日的见证”、是“今日的使徒”之险恶用心,更是昭然若揭,甚至这在历史中已有陈明,他确实是这样行并教导人的。然而,时至今日,他的跟随者来与我辩白时,却无视这些歪理邪说,也对其历来行径只字不提,却是一味地喊着程有“被冤枉”、“为什么定罪程有”等等滑稽、无厘头的说辞,岂不可笑?!

「时代职事 > 个人写作平台」「凡署名原创文章,未经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
最新文章
随机阅读
网站名称 职事简介 探寻印记 关于本站 友情链接 关于作者

个人平台 ® 时代职事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