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经:创世记(第三十五章)

埃辰 • 2016-08-05 •

字号

【创三五1】神对雅各说,起来,上伯特利去,住在那里;要在那里筑一座坛给神,就是你逃避你哥哥以扫的时候向你显现的那位。

字义批注:

“上伯特利去”,雅各曾在伯特利向神许愿,承诺神若保守并看顾他,他所立为柱子的石头就必作神的家(创二八20~22)。在此,神提醒雅各履行他那一方所许的愿(参创三一13)。雅各从巴旦亚兰回来,到了迦南地的示剑,就住在那里(创三三18~20)。然而,这构不上神的目标。照着神心头的愿望,神的定旨是要得着伯特利,就是祂在地上的家。因此,雅各必须从示剑往前到伯特利去。三十四章一切不幸的事件,都被神主宰的使用,使雅各无法留在示剑,并预备雅各接受神的嘱咐,上伯特利去。雅各经过示剑上到伯特利去,表征我们经过了个人的基督徒生活,上到团体的召会生活,为着建造神永远的居所,就是今日的召会和永世的新耶路撒冷。

伯特利是圣经中的一粒大种子,就是神家的种子。当以色列,变化过的雅各,繁增为以色列家时,在神眼中,以色列家就是神的家(参来三6)。至终,帐幕和后来的圣殿被建造起来,象征以色列家乃是旧约时代神在地上的居所。在新约一开头,主耶稣成为肉体而来,作帐幕和圣殿的实际(约一14,二18~21)。然后,在太十六18主预言,祂要以祂的信徒为石头(彼前二5),以召会为神的居所,神的殿(弗二22,林前三16~17),建造在祂自己这磐石上(林前三11)。这就是伯特利,神的家(提前三15)。最终,这伯特利要扩大,终极完成于新耶路撒冷,就是神永远的帐幕,在其中有神自己和羔羊为殿(启二一3、22)。

话中之光:

①.神在直接向雅各说话之前,祂先兴起第三十四章的环境,迫使雅各服下来,然后,神才对他说话。所以,环境常是神说话的先声,也是神间接的说话。信徒在神面前越属灵,就越能明白神藉环境对他说的话。

②.伯特利是神的家,就是召会。神的心意乃是要我们活在召会中(住在那里),同被建造成为神的居所(弗二19~22)。

③.伯特利乃是雅各最初奉献给神的地方(参创二八18~22);许多基督徒经过多年以后,他们的阅历比当初得救时长进很多,但他们的心愿也许和雅各一样,失去了当初在伯特利奉献的心愿了。也许你忘记了你当初奉献的心愿,神却没有忘记;你不坚持你的奉献,神却坚持要你履行你当初向祂所起的心愿(传五4~5)。

 

【创三五2~4】雅各就对他家中的人,并一切与他同在的人说,你们要除掉你们中间的外邦神像,也要自洁,更换衣裳。我们要起来,上伯特利去,在那里我要筑一座坛给神,就是在我遭难的日子应允我的祷告,在我所行的路上与我同在的那位。他们就把手中的一切外邦神像和1耳朵上的环子,交给雅各;雅各把这些都藏在示剑附近的橡树底下。

字义批注:

“除掉你们中间的外邦神像”,偶像是一切顶替真神的事物(参约壹五20~21)。为着伯特利,神的家,偶像必须除掉(林后六16)。不仅如此,凡是不洁、污秽、玷污之物,都必须清除(林后七1)。要使伯特利成为实际,旧人同其旧生活样式(由旧衣服所表征—赛六四6),也必须脱去;新人同其新生活样式,就是召会生活,则必须穿上(弗四22~24)。

“耳朵上的环子”,耳环是为了美化自己。雅各把耳环连同外邦神像(偶像)都埋了,指明在雅各和他家人的感觉里,耳环与偶像同样可憎(参出三二2~4)。

话中之光:

①.家长应当带领“他家中的人”归主,并且事奉主(书二四15)。

②.当神兴起环境来向我们说话的时候,常会显明我们里面隐藏的偶像;原来在我们里面的声音还不够摸着我们,还不能使我们甘心放下来,但借着外面的环境就会使我们服下来。

③.奉献最能叫我们看见自己的错误。每一次当我们回到当初奉献的心愿时,我们就会看见我们是在什么地方堕落了。

④.非圣洁没有人能见神(来十二14);人若要亲近神,必须除掉偶像和罪恶(书二四23;赛二六13)。

⑤.雅各一站在对的地位上,说话就显出神的权柄,他的妻子、儿女就毫无异议的交出外邦人的神像;当我们真正要走神的道路时,身上自然会流露属灵的能力,进而影响身边四周的人。

⑥.不要以为自己是那么属灵,以为自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每一次在神强烈的光照底下,我们就要看见,我们还有偶像,还有金耳环,还有许多东西须要埋葬。

⑦.神像和耳环都是用金银造的,价值贵重,但对一个全心要神的人来说,他为要讨神的喜悦,乃是不计一切代价的。

 

【创三五5】当他们起行往前时,神使周围城邑的人都惊惧,就不追赶雅各的众子。

字义批注:

“都惊惧”,一指神是他们惊惧的来源,另指他们的惊惧达于极度。

“就不追赶雅各的众子了”,暗示此后圣经记事的重心,将从雅各转移到他的“众子”身上了。

话中之光:

①.人走在神的道路上,神就负人一切的责任;反之,人若不走在神的道路上,就不要奢望神会来负他的责任。

②.当我们奉神的命从事神的工作时,我们是在祂的特别保护之下,所以我们可以放胆的说:“主是帮助我的,我必不惧怕,人能把我怎么样呢(来十三6)?

③.只要我们真的除掉一切不该有的东西(参创三五),鬼魔、世界和罪恶都要惊惧,而不敢再来搅扰我们了。

 

【创三五6~7】于是雅各和一切与他同在的人,到了迦南地的路斯,就是伯特利。他在那里筑了一座坛,并且称那地方为伊勒伯特利,因为当他逃避他哥哥的时候,神在那里向他启示祂自己。

字义批注:

“路斯”,含有刚愎之意。

“坛”,坛是为着奉献。雅各在示剑立坛奉献(创三三20),是为着他个人;他在伯特利筑坛奉献是为着神的家,要完成神永远的定旨,满足神心头的愿望。

“伊勒伯特利”,意,伯特利的神。在伯特利,神不再仅仅是个人的神,乃是神的家这团体的神。

话中之光:

①.人的天然在未被神破碎之前,乃是刚愎的(“路斯”的字义);但他一经神的破碎,就成了可供神安息的所在,即神的家(“伯特利”的字义)。

②.神不只是我们个人的神,神更是伯特利的神。一个人只有被带领进入召会生活中,他的心胸才会变得更宽广,也才会知道神所要得着的器皿是一个家,是一个团体的器皿。

③.神所造的不是一堆一堆的零零碎碎的石头,神所造的乃是一个彰显祂自己的家;必须有团体的见证,才能达到神的目的。

④.光是个人还不能满足神的心,即使有很多个别的为主作工的人,也不够满足神的心;需要有团体的器皿来达到神的目的,才能满足神的心,因为我们的神,是“伯特利的神”。

 

【创三五8~10】利百加的乳母底波拉死了,就葬在伯特利下边的橡树底下;那棵树名叫亚伦巴古。雅各从巴旦亚兰回来,神又向他显现,赐福与他,并且对他说,你的名原是雅各,从今以后不要再叫雅各,要叫以色列。这样,神就给他起名叫以色列。

字义批注:

“亚伦巴古”,意,哭泣的橡树。

“以色列”,神在毗努伊勒把雅各的名改为以色列(创三二28),但在那里雅各对这新名并没有多少经历。乃是在伯特利,雅各才真正更新成为新的人,就是变化过的人(参罗十二2)。这种改变只有在伯特利,也就是在正确的召会生活里,才经历得到。召会完全是一个新人(弗二15),召会生活乃是变化过之以色列的新生活(加六16),这生活就是在基督里的神。

话中之光:

①.有人说,圣经在此处特别记载底波拉之死,很可能因她来自拉班的家里(参创二四59),多少与外邦神有关(创三五2),所以神将她取走,以免雅各家里的人受外邦神的影响;也有人说,“奶母”代表从人来的同情、安抚和照顾,神为着坚固祂在雅各心目中的地位,所以也将她取去,如同神像和耳环一样,也埋葬在橡树底下(创三五4)。

②.一个人被神摸着天然的生命,那是作以色列(神的王子)的起点;而到了神的家里,认识基督的身体,乃是作以色列的成全。

③.得着光照,天然的生命受对付,是毘努伊勒经历的起点;到伯特利-神的家,却是毘努伊勒经历的成全。

 

【创三五11~12】神又对他说,我是全足的神;你要繁衍增多,将来有一国,有多民从你而生,又有君王从你腰中而出。我所赐给亚伯拉罕和以撒的地,我要赐给你;我也要把这地赐给你的后裔。

字义批注:

“全足的神”,希伯来文,ElShaddai,伊勒沙代。本章和十七章在‘全足的神’(11,十七1)这神圣称呼的启示上,在更改人名表征人的变化(10,十七5)这事上,并在得着繁增而产生多民和君王的应许上,都彼此呼应(11,十七4、6)。这三件事指明神的全足以及祂变化祂的百姓,是要他们繁衍增多,产生变化过的人,作为建造伯特利神家的材料。

话中之光:

①.“我是全足的神,你要繁衍增多”,这话暗示我们的“生养众多”,乃是“全能的神”所使然;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罗一16)。我们传扬福音,应当依靠神的大能。

②.神的最终心意,乃是要得着一班子民,在地上彰显祂自己。这一班人,乃是在地上作祂团体的彰显。

 

【创三五13~15】神就从祂与雅各说话的地方,离开他升上去了。雅各便在神与他说话的地方立了一根石柱,在柱上浇了奠祭,并且浇上油。雅各就给神与他说话的地方起名叫伯特利。

字义批注:

“立了一根石柱”,这是重复雅各在创二八18所作的。在二八章,伯特利,神的家,仅仅是一个梦,还不是雅各的经历。这里雅各在伯特利立了第二根石柱,将自己奉献给神,以应验二八10~22的梦,并还他向神所许的愿。这石柱是雅各经历中的第二个里程碑(参创三一52)。

“奠祭”,见这是圣经中头一次提到奠祭(民十五1~5,二八7~10;腓二17;提后四6)。这里提到奠祭,联于伯特利的柱子,指明奠祭是为着神的建造。雅各在柱上浇油之前,先在其上浇奠祭,这表征奠祭的浇奠带进那灵的浇灌(徒二33),为着圣别神的家(出四十9)。

话中之光:

①.信徒今天与神相交无论多么的甜美,总是短暂而且会中断的,但我们将来却要永远与神在一起(启二一3)。

②.雅各初次到伯特利的时候,他对主没有什么经历;他不过是一个年轻的抓夺者,他没有酒可以浇奠给主。因此在二十八章他无法浇奠祭。但二十年以后,在他已经被主摸着,多少有了一些变化以后,他回到伯特利。因着他有了一些经历,他就有酒浇在柱子上作奠祭献给主。请记得,奠祭完全与我们的经历有关。

 

【创三五16~18】他们从伯特利起行,离以法他还有一段路程,拉结临产甚是艰难。正在艰难的时候,收生婆对她说,不要怕,你又要得一个儿子了。她将近于死,魂要离开的时候,就给她儿子起名叫便俄尼;他父亲却给他起名叫便雅悯。

字义批注:

“近于死”,拉结是雅各照着他心头愿望的天然选择(创二九18~20)。拉结的死乃是雅各丧失他天然的选择,这对他是深刻而切身的对付。雅各失去拉结,但在这过程中却得着预表基督的便雅悯。“拉结”必须死,“便雅悯”才能出生。同样的,神至终会取去我们天然的选择,使我们生出基督以彰显神。神的目的不是要祂拣选的人遭受损失;神的目的乃是要借着他们生出基督。

“便俄尼”,意,我苦难之子。

“便雅悯”,意,右手之子。便雅悯是基督的预表;基督先是便俄尼,苦难之子,那是从祂出生开始,经过祂在地上的整个人生(赛五三3);至终,祂成了便雅悯,神的右手之子,那是从祂复活开始,并在祂的升天里(太二六64)。

拉结给雅各生的两个儿子,便雅悯和约瑟,都是基督的预表。虽然约瑟先出生,但在预表上他是接续便雅悯,因为约瑟生平的记载(创三七~五十),是接在便雅悯出生的记载之后。约瑟像便雅悯一样,预表受苦并得高举的基督。约瑟前半生受苦,是苦难之子;后半生被高举,在法老右边登宝座(创四一40~44)。

话中之光:

①.生产是倾倒生命,所以是很痛苦的事;保罗为圣徒再受生产之苦,好叫基督能成形在他们里面(加四19)。

②.生命是经过死亡还能存留的,故是得胜的生命。经过苦难(便俄尼)而进入荣耀(便雅悯),十字架乃是得胜的原则。

 

【创三五19~20】拉结死了,葬在通往以法他的路旁;以法他就是伯利恒。雅各在她的坟上立了一个碑,就是拉结的墓碑,到今日还在。

字义批注:

“葬在通往以法他的路旁”,后来便雅悯人可能将拉结的骸骨移葬在他们自己的境内,其新坟离泄撒不远(撒上十2),又靠近拉玛(耶三一15;太二18)

话中之光:

①.我们若要走在神的旨意中,我们里面一切阻挡神的人事物都必须对付干净;我们若不自动的去对付,神也必兴起环境来对付。

②.拉结果如其先前所言,因生产还子而死(参创三1);信徒在神面前不要随便说话,以免自食其果。

③.“伯利恒”是主耶稣降生的地方(太二6);“死”在拉结身上发动,却显明了耶稣的“生”(参林后四11~12)。

 

【创三五21~22】以色列起行前往,在以得台的那一边支搭帐棚。以色列住在那地的时候,流便去与他父亲的妾辟拉同寝,以色列也听见了。雅各共有十二个儿子。

字义批注:

“以色列起行前往”,在此时之前,雅各的名字已经改为以色列(创三二27~28,三五10),但这是他头一次真正被称为以色列。这指明雅各在伯特利的经历和拉结的死之后,已成为一个变化过的人。

“同寝”,利亚所生的流便是长子,本该承受长子名分。然而,他因着情欲的玷污,失去了长子名分(来十二16),使长子名分归与拉结的儿子约瑟(代上五1;创四九3~4,四八22)。约瑟因着他的纯洁得了长子名分(创三九7~12)。

话中之光:

①.雅各在以得台停留下来,就遭遇到这件令他难堪的事;我们在属灵的道路上要一直往前,稍事逗留便会出问题。

②.流便犯淫乱的事说出,外表的沐浴自洁(创三五2;利十四8~9)无济于事,要紧的是内心的洁净更新。

③.雅各来到一个能享受安逸生活的地方(以得台)。当他享受安逸生活的时候,罪恶的事发生了。罪,尤其是奸淫的罪,总是在我们安逸的时候进来。流便与雅各的妾在那地方行淫,指明雅各不该停留在那里。他该直接前往希伯仑。他若没有在以得台旁支搭帐棚,也许这件邪恶的事就不会发生了。

④.你不可以在以得台旁支搭帐棚,你必须从旁经过。无论我们在基督徒生活的任何阶段,总有一个台要诱陷我们。生活的安逸对跟随主耶稣的人总是一个试诱。每个跟随主的人都晓得,最终的目的地离他很远。因为旅途这样遥远,你就盼望沿途找到休息的地方。但每当你来到羊群的台,你不该以为这是休息的地方,这乃是网罗。你要从旁经过,继续往前。你跟随主无论多疲惫,还必须说,“主,帮助我。我不要在任何台旁休息。每当我来到一个台,我总要逃开,我绝不把它当作休息的地方。”你若这样作,就会得着保护和拯救,脱离网罗。

 

【创三五27】雅各来到他父亲以撒那里,到了基列亚巴的幔利,乃是亚伯拉罕和以撒寄居的地方;基列亚巴就是希伯仑。

字义批注:

“希伯仑”,雅各经历了更深刻、更切身的对付之后,就在希伯仑进入与神完全的交通里(希伯仑,意,交通,来往)。亚伯拉罕曾经来到示剑(创十二6),经过伯特利(创十二8),并住在希伯仑(创十三18,十八1),而以撒几乎一生都在希伯仑度过。雅各跟随亚伯拉罕的脚踪来到示剑(创三三18),经过伯特利(创三五6),并住在希伯仑。雅各在希伯仑享受完全的安息、喜乐、满足、并与主亲密的交通。他乃是在希伯仑才开始在生命里成熟。

话中之光:

①.“希伯仑”是在“伯特利”之后;我们的肉体若没有受过对付,就永远看不见交通的紧要。我们必须认识了伯特利的生命,才会觉得若不在希伯仑(交通中),就不能过日子。

②.在希伯仑的交通,意思是亲密、平安、满足和喜乐。在召会生活中是美妙的。然而,我们在刚开始经历召会生活的时候,并没有完全的交通。这交通是在希伯仑。今天许多在召会生活中的人,并不是在亲密、平安、满足和喜乐的属灵光景中。所以虽然你已经在召会生活中,但你仍需要往前,经过更深刻、更切身的对付,直到来到希伯仑,进入与主完全的交通里。在这交通中,你与主之间会有完全的喜乐、满足、平安和亲密。

 

【创三五28~29】以撒共活了一百八十岁。以撒年纪老迈,日子满足,气绝而死,归到他本民那里;他两个儿子以扫、雅各把他埋葬了。

字义批注:

“共活了一百八十岁”,以撒六十岁时生雅各(参创二五26),故以撒死时雅各年一百二十岁。而雅各是在一百三十岁时到埃及(参创四十七9),当时约瑟正三十九岁(参创四十一46~47,四十五6);从约瑟十七岁时被卖(参创三七2),到雅各下埃及时约有二十二年,故雅各回到希伯仑以后,以撒至少还活了十二年。

“埋葬了”,以撒乃是在信心里死去,这由他埋葬在麦比拉洞的事实所指明(创四九30~32,二三9)。

话中之光:

①.以扫和雅各友善地一起埋葬他们的父亲,显出神改变人心的奇妙;无论一个人是怎样的败坏,神都有办法改变他。

②.雅各来到希伯仑,进入完全的安息以后,神把他的父亲取去,就使他完全得释放,脱离一切属地的束缚。在本章末了,我们看见一个完全被变化并得释放的人。雅各现今在希伯仑,在完全的安息、喜乐、满足、亲密并与主的交通中。在希伯仑,雅各与主之间没有间隔了。

「时代职事 > 个人写作平台」「凡署名原创文章,未经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
最新文章
随机阅读
网站名称 职事简介 探寻印记 关于本站 友情链接 关于作者

个人平台 ® 时代职事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