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经:创世记(第十一章)

埃辰 • 2016-07-11 •

字号

【创十一1~2】那时,全地的人只有一种语言,都说同样的话语。他们往东边迁移的时候,在示拿地遇见一片平原,就住在那里。

字义批注:

“示拿”,原文字义是“吼狮之地”;本节表征人们在安逸的生活环境中,容易上魔鬼的当,被它所吞吃(彼前五8)。

“平原”,即巴比伦平原。

“住在那里”,是要长期定居,不会也不想离开的意思,但后来却被迫分散了(参创十一8)。

话中之光:

①.信徒在召会中若都“说一样的话”(林前一10),该是多么美丽的光景!

②.我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太五37);不应当一口两舌。

③.如果人都服在神的管治之下,彼此的心意应当能够沟通才对。

④.心中的谋算在乎人;惟有耶和华的筹算,才能立定(箴十六1,十九21)。

⑤.摩西五经里每次出现“住在那里”,都暗含人自以为安稳之意;但每当人自以为平安稳妥的时候,正是撒但趁机作工的时候。

 

【创十一3】他们彼此商量说,来罢,我们作砖,把砖烧透。他们就拿砖当石头,又拿石漆当灰泥。

字义批注:

“砖”,是用泥土烧成的,而人是尘土造成的(创二7),故烧砖表征人工。土是为着生长生命(创一11),作砖乃是杀死、烧毁土里生长生命的元素。就表号说,土表征人性(创二7,三19;太十三3~8;林前十五47上)。因此,撒但所煽动的背叛,将人里面生长神圣生命的元素烧毁杀死,并误用人来建立一种人造无神的生活。砖是石头的代用品,其强度不及石头。

“石头”,是主建造召会的材料(太十六18,“彼得”的原文字义是“石头”),神要将属土的人变化成活石(彼前二5),故石头表征神工。神的建造是用石头(王上六7;太十六18;约一42;林前三12上;彼前二5;启二一18~20),那是藉着神创造并变化的神圣工作所产生的;而巴别城和巴别塔的建造却是用砖(参出一11、14),那是人劳苦烧制神所造之土所得的结果。

“石漆”,就是沥青,表征人天然的美德。考古学家发现,巴比伦一带地方是古代沥青工业发源地。石漆是灰泥的代用品,其凝结力不及灰泥。而“灰泥“,表征经圣灵变化后的品格。

话中之光:

①.只听人的意见,而不等候仰望神,往往容易作错事。

②.人工建筑所采用最好的材料,只不过是砖与石漆罢了;属灵的建造,只能采用金、银、宝石(林前三12~15),以免通不过试验。

 

【创十一4】他们说,来罢,我们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顶通天;我们要宣扬我们的名,免得我们分散在全地上。

字义批注:

”城“,指有城墙等防卫设施的城市,表征属人权势的范畴。凭人工建造的城,表征人已弃绝神,并以人造无神的文化顶替神(见创四17)。

“塔”,偏重于宗教性的意味,预表撒但所设计并推动的“假合一”。造塔的目的是为宣扬人的名,并宣告他们对神的背叛与反对。亚伯拉罕筑了一座坛,并呼求耶和华的名(创十二7~8),与人在这里所作的成对比。

“通天”,当时人所谓的“天”,意指“神的居处”;故他们建塔的用意“塔顶通天”,是指要达到神的座位(参赛十四13~14)。或者是,他们建此高塔的目的,意在躲避另一次洪水。但不管造塔的目的如何,在此表明人只信赖自己的双手,而不信靠神的应许(参创九11)。

“要宣扬我们的名”,指沽名钓誉,而不归荣耀给神。根据历史记载与考古证据,巴别城和巴别塔满了偶像的名。因此,人在巴别跟从撒但,高举自己敌对神,弃绝神的名,否认神对人的主权和权柄,而堕落到拜偶像。这是人第四次的堕落,就是受撒但煽动,从神权柄下的人类政权,堕落到全人类集体背叛神。

“免得我们分散在全地上”,神的旨意是要人“遍满地面”(创一28,九1),但人却执意不要分散,这明明是抗拒神的命令。

话中之光:

①.“来罢,我们要...”,意即他们不要靠神,而要靠自己;世人的光景都是寻求自我、高举自我,而全然离弃神;世人喜欢表现自己,显扬名声,这乃是人悖逆神的根源。

②.有些基督徒捐款兴建宏伟的教堂,或赞助公益事业,出发点也在于传扬自己的名;这在神的眼中看来,无异是有份于建造巴别塔。

③.今天有很多基督教团体,只在意传扬自己团体之名,而敌视不在其名下的基督徒,原则上也落在建造巴别塔的光景中。

④.撒但知道神要建造新耶路撒冷城,它就抢先鼓动人建造巴别城,用意是在对抗神、破坏神的计划。

⑤.神作事的方式是“从天而降”(启二一2),而人的方式是“从地达天”;人想凭着自己的力量升到天上,即所谓“人定胜天”。但是,人若不靠着惟一的天梯,即基督(创二八12;约一51),就不能上去。事实上,人惟一能够达于天的,乃是“罪恶滔天”(启十八5)。

 

【创十一5~6】耶和华降临,要看看世人所建造的城和塔。耶和华说,看哪,他们是一样的人民,都说一样的语言;这不过是他们开头要作的事,以后他们所图谋要作的,就没有能阻挡的了。

字义批注:

“世人”,指人的子孙。

“一样的人民”,指外表的一致;“一样的语言”,指思想、观念的一致。有上述两项“一致”作基础,作起事来就无往不利。神在这里的意思是说:若不拦阻他们,而让他们长此下去,他们将来必然会为所欲为,无恶不作了。

话中之光:

①.信徒建造召会的存心和所用的材料,在神的眼前都赤露敞开,无可隐瞒。

②.神不愿意人以天然肉体来成就属灵的事(加三3);神亦并不喜欢由人发起,来为祂作什么事;神喜欢人听从祂的话,遵行祂的旨意(撒上十五22)。

③.凡不以荣耀神为目的的事业,无论它们是多么的好,都不能讨神的喜悦。

④.神并非嫉妒人团结起来作事,而是要阻止人在错误的动机下为所欲为,以免人铸成大错,无可救药。

 

【创十一7】来罢,我们下去,在那里变乱他们的语言,使他们的言语彼此不通。

字义批注:

“我们”,这里的代名词,指明三一神亲自下来,在巴别直接审判那个背叛。“来罢,我们下去”,,与狂傲的人们所说“来罢,我们”(创十一4)针锋相对;从“我们下去”这词组看来,可知塔顶距离天还有相当的差距,人们自以为通天,事实上是不可能的。

“变乱他们的语言”,为使人不能联合起来反对神,神就用分裂和混乱审判了背叛的人类:人类被分散、分开生活,不再能集居一地(创十一8~9),并且语言也被变乱、混乱了,不再有同一的语言,亦即没有相同的领会、意见和观念(创十一7、9)。与此相反,在正确的召会生活中,却有合一与和谐:所有的信徒有一样的心思和一样的意见,用同一的口说一样的话(林前一10;罗十五5~6;腓二2,四2;参徒二5~11)。

“使他们的言语彼此不通”,意即不能明白对方所表达的意思;故“言语不通”,亦表明彼此的见解、思想、观念不能沟通,各说各话,各行其是。

话中之光:

①.彼此话语不通,心意不能沟通,是人们不能配搭合作的原因;在召会中若要合作得好,言语的沟通非常重要。

②.许多时候,人们所讲的话似乎句句都听得懂,但是并没有把里面的心意表达出来,因此,讲者和听者彼此还是不能沟通。凡是彼此不能沟通的话,在对方的耳中就都是“方言”,应当求助于某些沟通专家,就是“翻方言的”(林前十四27~28)。

③.神作事总是治本不治标:祂并未拆除高塔,而是变乱人的言语,而人的本身乃是问题的根源。

④.今日基督教中间分门别类,乃是历代信徒企图以人工来建造“假合一”的结果;惟一的拯救,乃在于回归到建造神所要的“真合一”。

 

【创十一8】于是耶和华使他们从那里分散在全地上;他们就停工,不造那城了。

字义批注:

“分散在全地上”,人们原来所害怕的是“免得我们分散在全地上”(创十一4),而神的审判就是针对他们所担心的。

话中之光:

①.无论人如何顽强有力,根本不能与神相对抗。

②.人是先和神出了问题,然后人和人彼此之间才出了问题;故此,若要解决人和人之间的问题,须先解决人和神之间的问题。

③.若不是耶和华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劳力,若不是耶和华看守城池,看守的人就枉然儆醒(诗一二七1)。

 

【创十一9】因为耶和华在那里变乱全地人的语言,使众人分散在全地上,所以那城名叫巴别。

字义批注:

“全地上”,创世记十一章,一至九节共提到五次“全地人”和“全地上”(原文同一词),表明世人都有份于建造巴别塔,就是说所犯的这个罪恶是团体的,不是个人的。

“巴别”,即混乱之意。原文拼法与“神的门”相近,但摩西写创世记有意把它解作“变乱”。“众人分散”的原因乃在于“变乱...语言”。

话中之光:

①.人们所赖以维系人际关系的言语既经变乱,难怪人世间充满了“你猜我忌”的情形。

②.有时,召会中信徒的分散,乃出于神的作为(徒八1、4),为要叫我们明白并遵行祂的旨意。

③.神的儿女应当从分裂的事实学取教训:即刻停止建造“假合一”;神不能容忍“假合一”,因此,祂就使人与人之间产生混乱;召会中一切的混乱,都是起因于不得神的喜悦。

 

【创十一10~11】闪的后代记在下面:洪水以后二年,闪一百岁生了亚法撒。闪生亚法撒之后,又活了五百年,并且生儿生女。

字义批注:

“又活了”,这一段闪的家谱,只记“又活了”多少年,并未如塞特的家谱明记各人死时的年岁,以及“就死了”之结语(创五3~31)。他们“活”着的目的,只是为了“生”某一个人,并且这个人是与生出“亚伯兰”(亚伯拉罕)有关联的;意即这个家谱里的人,都是为着神的选召铺路。

话中之光:

①.“又活了”,而不是“就死了”,表明信徒在基督里不是死了,乃是睡了,将来还有复活的盼望(帖前四13~14)。

②.若非神的选召,人在亚当里面就没有生存的意义。

③.人在那里建造巴别塔,神则在这里安排要呼召亚伯拉罕。

④.在众多抗拒神心意的人中,神仍为祂自己留下一班清心爱神的人(罗十一4)。

 

【创十一26~27】他拉活到七十岁,生了亚伯兰、拿鹤、哈兰。他拉的后代记在下面:他拉生亚伯兰、拿鹤、哈兰;哈兰生罗得。

字义批注:

“亚伯兰”,意指崇高的父。

“亚伯兰、拿鹤、哈兰”,三人的排列次序,可能不是依照年纪的大小(参创九18)。据推测,他们年龄的次序应为:哈兰、拿鹤、亚伯兰,但因亚伯兰是这个家谱的主角,故排在最前面。

话中之光:

①.根据创世记,从亚当到挪亚共有十代,从闪到亚伯兰共有十代,系洪水将他们划分成两个相等的十代;而第二个十代中,第十章仅记载从闪到法勒前面五代,故“巴别”将他们划分成两个相等的五代。圣经常喜欢将家谱划分成相等、平均的段落,例如马太福音第一章的三个十四代,很显然地有些代被故意删掉。因此,一些圣经学者没有考虑到删掉某些代的可能性,而根据圣经的家谱来推算人类生存在地上的年岁,造成了一些不必要的争论与误会。

②.有一件值得注意的事实是,人类的寿命在洪水之前和在洪水之后有了显著的变化,由九百多岁急剧地减到六百岁,再减到四百多岁、二百多岁,最后到一百多岁,这是说明罪恶给人类带来了生理和环境生态的改变。人的寿命短缩的主要原因,是社会上充满罪恶与悲惨所致。

③.创世记十一章二十七节,与十至二十六节,有有密切的关连,因为原文是以“而且”开始的。从此,圣经的记述焦点转到了亚伯拉罕的家族,这也表示:神正要从堕落的人类当中,选召人出来,而有新的开始。

 

【创十一31~32】他拉带着他儿子亚伯兰和他孙子哈兰的儿子罗得,并他儿媳亚伯兰的妻子撒莱,一起出了迦勒底的吾珥,要往迦南地去;他们走到哈兰,就住在那里。他拉共活了二百零五岁,就死在哈兰。

字义批注:

“他拉”,按照徒七2~3,神在迦勒底的吾珥向亚伯拉罕显现,呼召他:‘从你本地和你亲族中出来,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去。’这是神头一次向他显现并呼召他。然而,亚伯拉罕没有立即接受神的呼召,起初信心并没有那么大,仍在吾珥住了一些时候。直到亚伯拉罕的兄弟哈兰(人名)死了以后(创十一28),神主宰地使他父亲他拉将家人从吾珥迁到哈兰(地名)。因此,起首离开吾珥的不是亚伯拉罕,乃是他的父亲。

“迦勒底的吾珥”,迦勒底,预表拜偶像、鬼魔之地;吾珥,光之意。他拉原在“吾珥”事奉别神(参书二十四2);当时的吾珥,是中东文明最先进的城市。

“哈兰”,位于幼发拉底河上游,是从米所波大米到巴勒斯坦商道上的重要城市。从吾珥到哈兰的路程约有一千一百英里;从哈兰到迦南地约有四百英里。迦南地即今日的巴勒斯坦,在当时尚属落后、未开化的地区。亚伯拉罕从迦勒底的吾珥出来,没有进入神呼召他去的迦南(徒七3),却定居在哈兰,直到他的父亲他拉(逗留之意)死在那里。这给我们看见,亚伯拉罕不愿绝对答应神的呼召。

话中之光:

①.荣耀的神亲自向亚伯拉罕显现,叫他离开本地、本族(预表所处的黑暗环境、情形和周围的人事物)。这是神第一次对他的蒙召。亚伯拉罕是离开了本地的;但本族只离开了一半,罗得还跟着;至于父家,他不只没有离开,并且把父家带走了。亚伯拉罕的走,不是他自己定规的,却是他父亲定规的。一个没有得着呼召的人,反而作主动的人;一个有呼召的人,反而作了跟从的人!他虽然离开了迦勒底的吾珥,但没有进到迦南地,而停在半路上。

②.亚伯拉罕蒙神呼召的经历,也是我们每一个人蒙神呼召的经历。在那时,我们还未认识神,也不晓得他的作为。可当我们堕落到极至的时候,这位荣耀之神,就亲自呼召了我们,并带进光的照耀。神告诉我们说,你要离开,到我所指示你的地方去。从你所处的黑暗环境中出来,也要从那能阻挠你得福的四周人事物分别开来。作为今日的年轻人,我们所处的地方比迦勒底更糟。但是今天神对年轻人的呼召,比对亚伯拉罕的更清楚也更强烈。我们都已经蒙了神荣耀的呼召,我们必须离开我们所处环境中一切黑暗的情形,以步上达成神目的的旅程。

③.舍不得亲人和敬老尊贤的观念,常会令人无法遵循属灵的原则,以致停顿不前;信徒属地的关系,常成为奔走属天道路的拦阻。死亡断开了我们属地的关系,但我们不是寄望亲人之死,而是认识到自己已经与基督同死,这一个认识使我们能胜过属地的关系。然而,许多信徒虽然顺从神,但是只顺从一半,停在半路上。

④.许多人没有神的呼召和启示,就自告奋勇,以其本身所具备的学问、才干、金钱、地位、经验和声望,带领召会的事奉,至死一事无成。

「时代职事 > 个人写作平台」「凡署名原创文章,未经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
最新文章
随机阅读
网站名称 职事简介 探寻印记 关于本站 友情链接 关于作者

个人平台 ® 时代职事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