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常受晚年有哪些主要的负担和嘱托?

整编|时代职事 • 2019-06-10 •

字号

改制实行新路

一九八四年十月,李常受回到台湾,带领实行神命定的事奉与聚会之路。当时,他有很强的感觉应该回到台湾,为主的恢复有一个新开始,他称之为新路。因为他领悟,在主恢复里聚会和事奉的方式是老旧、传统、天然、且照着习惯的,以至于众召会都在停顿的状态里。不仅如此,借着他的观察发现,就连整个基督教几乎已经停顿下来。统计数字显示,几个主要宗派的人数都在减少。基督教人数的增加虽少,回教徒和佛教徒的增加却很多。这事实使李常受对主恢复中的情形有极重的负担,他认为,在这末后的时代,主不会尊重祂过去所容忍不合圣经的实行。①

论到改制的目的,他又说:“消极方面为叫我们真正脱离遗传的宗教,积极方面乃为恢复每个肢体活生机的功能,使基督和祂的身体得以开展。虽然我们用‘改制’一词,但我们不是改变一种作法,或一个制度;我们的目的,乃是愿意在今时代,看见主和祂的身体,在祂的恢复里得着开展。”②

受约束只有一种出版

一九八六年二月下旬,李常受在长老训练中着重强调“受约束只有一种出版”。他说:“我们若对主的恢复认真,就必须避免任何一种在难处上的牵连。我们在中国大陆时,只有倪弟兄有出版,福音书房单单也惟独属于他。…我自己从未出版任何东西。我总是将我的稿件寄到在倪弟兄和他帮手之下的福音书房;我的稿件该不该刊登,在于他们的分辨。我喜欢有人检核我的作品,看看在真理上是否有些不准确。…我们只有一种出版。一切都是经过倪弟兄的福音书房出版的,因为出版其实就是吹号。吹号不仅是在口头的信息中,更是在文字上。...我盼望你们有些弟兄多多发展并解释我所释放的一切信息。不要仅仅说一些论点,加上你自己的‘色彩’和‘风味’,这使味道改变,把我的信息破坏了。…我不狭窄。...这不是说我很能干或很有知识。

但我不喜欢看见一些人仅仅重复我所说过的,假装那是他们的作品,带着他们的风味和色彩。…这不是说我很能干或很有知识。这全在于我们主宰的主有没有给你这一份。即使我在中国大陆写了一些书,我也从来不敢自己出版什么。我不喜欢有另一种声音。只有一种声音必定是一,所以我们必须受约束只有一种出版。…有些人在浪费他们的时间,撰写并出版他们自己的材料。这不是他们的份。…我劝你们众人要顾到这事。你必须吞没异议,不要让异议吞吃你。”③

操练申言和晨兴

一九八八年十月十日,李常受在台北释放“当前的角声与当前的需要”。在信息的开头,他说:“我盼望给大家有一点交通和劝勉。我在主面前有好多祷告和仰望,觉得主的恢复,...需要向主求一个新的复兴。”与此同时,他也开始告诉并鼓励在台北的圣徒操练申言。他说:“我像一个教练,把最好的、最上的、最超越的打球方法传授给他们。…以往许多圣徒不清楚在召会聚会中该作什么;带领的人嘱咐他们并勉励他们说话,但他们不知道如何说话,或说什么。我鼓励所有的长老、同工、和全时间者,藉着每周末写一篇申言稿,带头操练申言。”

在信息的末了,他又说:“你们每天早晨最好能够早起;为要早起,就必须早睡。不能早睡,就难得早起。早起对基督徒有莫大的益处。每天当太阳升起的时候,就是我们起床和主交通的时候。...我希望这件事在我们中间能好好实行。所有的同工配着长老们,在各地要吹这个号,唤醒众圣徒,个个早睡,早起。一早起来,就先与主有好的接触。不管别的事情多忙,多重要,都要等到和主接触之后再去作。…早晨这样与主的接触,最好是半小时,最少也该有一刻钟。这应该是很容易作到的。”④

不赞成独立自治

一九八八年十一月五日至八日,李常受访问韩国众召会。他在汉城召会谈及基督身体的建造时,他说:“有人讲地方召会乃是一个自治会,自己治理自己,一地一地各自分开。这个说法好像是对的,其实是错的。因为不是每一个召会都是一个身体,乃是所有的召会加起来是一个身体,而身体是不能划自治区的。若是肩膀、手臂、手、头、胸、腿等等,各自划分为自治区,就把身体完全分割了。即使身体表面可以分成一个一个的部分,里面的血液循环也不能分。两周前去看望一位老姊妹,正好一位中年姊妹来为她的痛针灸。非常奇妙,她是在老姊妹的手指上扎针,竟然能治好她的脚痛。这就说出人的身体是生机的,整体的。林前书十二章二十六节也说,一肢体受苦,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受苦。所以一个身体是不能被分割的,各个肢体也不能独立自治。”⑤

(一九九二年十一月底,在亚特兰大感恩节特会中),他释放了“基督身体的构成与建造”,又说:“我们都需要在同心合意里有身体的感觉,并在一里以身体为中心。在同心合意里,我们应当有身体的感觉;在一里,我们应当以身体为中心。在我们的考量里,基督的身体应当是第一,地方召会应当是第二。美国成了地上最高的国家,不是因着美国各州的自治,乃是因着各州的联合。任何一个地方召会宣告自己是自治的,那是何等的羞耻!地方召会完全是自治的这种教导,使基督的身体分裂。”

持守使徒的教训

一九九〇年二月初,李常受在安那翰释放信息时,他说:“我们的宪法乃是使徒的教训,…我们若想要持续在使徒的交通里,就必须先持续在使徒的教训里。教训必须在先,然后才有交通。很少基督徒能告诉我们,使徒的教训和使徒的交通是什么。因为这两件事完全被人忽略了,所以整个基督教是混乱和分裂的。…使徒的教训乃是神在新约中的整个说话,…今天神仍然说话,神在子里向我们说话。”⑥

研读所有我们出版的书

一九九一年五月,在加州安那翰有国殇节特会中,李常受释放了“世界的局势和主行动的方向”。他在特会中呼召众圣徒移民去俄国开展。同时,为着主的恢复和复兴,他说:“主的恢复乃是藉着为祂说话的人扩展的。…主将神圣真理赐给我们的步骤。第一、我们有在圣经里的神圣启示,就是圣经的文字;第二、为要使人得着神圣的真理,就需要有圣经的翻译;第三、除了翻译圣经之外,还需要有圣经的解释。…生命读经不是取代圣经,反而是解开圣经,解明圣经,把圣经里追测不尽的丰富释放出来。因为圣经已经翻译并解开了,所以我们需要明白圣经。我们必须藉着研读翻译的和解开的圣经,学习神圣的真理。…如果我们对主的恢复认真,我们必须研读所有我们出版的书。…愿主使我们有负担学习神圣的真理,并为着主的恢复和复兴,将这些真理传布到各处。”

对付主恢复内在的难处

一九九三年八月十三至十五日,李常受在安那翰对加拿大长老们交通了“召会生活中引起风波的难处”。他说:“今天我们中间第一个难处是与承认神的说话有关。我从没有告诉别人不要说话,而我是惟一的说话者。我从没有说我的职事是独一的。我在我的著作里一再表明,当我们说‘那职事’的时候,我们是指新约的职事,而不仅是我的职事。如果我的职事是那职事的一部分,为此感谢神。我们中间的难处,首先是因着我们忽略了神的说话。...我们中间也有一个难处,就是不承认领导。...我与倪弟兄在一起的时候,我们总是以他为权柄,因为神的话藉着他临到我们。因此,不是他在领头,而是神的说话在领头。神的话才是领导。...第三个难处就是有人想要在恢复里作自己的工,因而使我们中间有了分裂的趋势。...我们中间另一个难处,就是我们在主恢复的实行上不够强,实行召会生活时,忽略了主恢复的基本真理。...第五个难处是我们不在意惩治。那个惩治就是避开制造麻烦者。”

相调的实行

一九九四年五月二十七日至三十日,李常受在加州安那翰释放了关于相调的信息,后汇编成书为《相调的实行》。他说:“我们不该忘记,众地方召会不是神的目标。许多被带到这恢复里的人,爱地方召会到极点,他们非常强调地方召会。然而,我们不该以为,我们进入地方召会的生活,就达到神永远经纶的目标。...我宝贵众地方召会,和你们一样。但我宝贵众地方召会,是因着一个目的:众地方召会是将我带进基督身体的手续。众召会是身体,但众召会也许没有基督身体的实际。因此,我们需要在众地方召会里,使我们能被引进或带进基督身体的实际。”

要有一的见证

一九九五年八月二十三日,李常受在安那翰开始释放“三一神的启示与行动”。他说:“你们每一位在主的恢复里,不是同工就是长老;就这一面说,你们乃是重要人物。主的恢复将来如何,就看你们长老和同工如何。因此,我认为我在这里所释放的乃是非常紧要的。我愿意在这关头,使你们对十大紧要的‘一’有正确的认识。这样你们就会知道我们是谁,我们在哪里,我们该往哪里去。‘我们’就是指主的恢复。”

十二月十五日,他与八位同工交通时,又说:“弟兄们,主恢复真正的危机,不是从外来的,而是有同工没有看见基督的身体,没有身体的感觉。结果他们就作自己的工,作自己的职事,作自己的事;他们没有一的见证,就是基督奥秘之身体这个一的见证。…我请求你们对这工作,给予最高的合作。我说,最高的合作,意思就是你们要昼夜深入探究这些事,就像我所作的;第二、你们必须经历这些事;第三、你们必须过神人的生活;第四、你们必须作得胜者,持守身体的每一个原则。”⑦

要正确地跟随人

一九九六年八月十九日至九月十六日,李常受与长老们有一系列的谈话。他说:“我愿意进一步与你们交通一些紧要的事。我们必须提防几个因素...在召会里,你可能想要作长老,甚至作领头的长老,作长老中领头的。再则,你的野心也可能是要为你的工作得着一个地方,甚至一个区域。…区域就是小王国,你可能想要成为这区域中的皇帝,叫每件事都在你的控制和统治之下,每个人都必须听从你。…你的野心又可能是要俘掳人作你私人的同工。你可能为这目的吸引、迷住并夺取人。这意思是说,在主恢复中你的工作里,你有一个党派,里面有一些非常接近你的人被你俘掳、吸引并迷住。他们欣赏你的能力,称羡你的性能,所以和你站在一起。然后,他们就成为你专属的同工。他们是一般的同工,却又专特的成为某人的同工。...我们也应该提防骄傲,...提防自义以及暴露他人的失败和缺点。...我们还必须提防不模成基督的死。”

要继续一年七次的聚集

一九九六年秋天的时候,在李常受的家里,弟兄们以及有特别服事的弟兄们来在一起。李常受对弟兄们说:“在我走到主那里去之后,全时间的训练必须继续;一年两次的夏、冬季训练也必须继续,还有每年的国际华语特会,长老负责弟兄们的两次训练,国殇节特会和感恩节特会,这七次的聚集必须继续。我要你们把这个当作我的遗嘱,整个主的恢复,你们要继续一年七次的聚集。”⑧

要照着神的接纳而接纳人

一九九七年二月,在美国加州安那翰有新春国际华语特会。李常受交通说:“关于照着神并照着神的儿子接纳人,有太多要我们学的。我们已过在这些点上有过疏忽,因而对不起基督的身体,对不起许多主里的弟兄姊妹,为此我在主面前有很深的悔改。…当然,公会中的分门别类是错的,是神所最定罪的事,但在公会中真正蒙恩得救的人,都是神的儿女,他们都是神所接纳的。因此,我们也当接纳他们,但我们绝不可有份于他们所在的分裂。”

相调的讲者

一九九七年三月二十四日,李常受写了“一封感激、交通的信”。他说:“写给所有与我一同有份于主恢复的人,就是那些爱职事,借着职事享受并分享包罗万有之基督那追测不尽之丰富的人,也是那些乐意出代价寻求、赢得、且跟从我们所爱的主耶稣,并在营外忍受祂所受凌辱的人:我从心的深处实在感谢你们,对这些年来你们对我的爱、关怀、和代祷,充满了感激。我信主已经垂听你们的祷告,并会记念你们为祂的一个微小奴仆所作的一切。...主若给我力量和时间,我愿在要来的日子中,继续事奉并为祂说话。主给我看见,祂已经预备了许多弟兄,与我相调着同作奴仆事奉。我觉得这是主为祂的身体所作主宰的供备,也是现今为着完成祂职事的路。我非常宝贵你们照着内住之灵的带领并引导,继续为我有更多的代祷,让主照着祂最好的旨意答应你们,好成就祂永远的经纶,以终极完成祂永远的目标新耶路撒冷。与你们同有份于经历并赢得基督者。”

不要再作自己的工

一九九七年四月这段期间,李常受交通到一段话,他说:“同工们要看见,我们只该作一个工作...我们这么一层一层爬上去,爬到最高点就是大家都一致了,都没有肉体了,没有天然了,都是在灵里,都是天国,都是新耶路撒冷里的人。这就是那个最高点。...相调弟兄们照着我所讲的去讲,我信他们所讲的不会差。长老同工们也都看见了,他们的工该怎么作法,他们该作什么工,达到什么目的。今后不要再作自己的工,只作新耶路撒冷的工。”⑨ 这是他离世前最后的负担和嘱托。


李常受曾说:“我一直受倪弟兄的教导、造就、并成全,而且他一直是为我所尊敬、观察、并衡量,达四分之一的世纪。我有充足的信心和把握,我如此为着主的权益,在地上主当前的行动上跟随这一位恩赐,乃是绝对出于主的。我说我跟随一个人,一点都不觉得羞耻,这人乃是今时代独特的恩赐,并今时代神圣启示的先见。…我藉着倪弟兄所看见关于基督、召会、灵、与生命的启示。我从他所得着生命的灌输,以及我从他所学习关于工作和召会的事,需要永世来估量其真正的价值。…我们回头来看,倪弟兄有什么成就?我又有什么成就?我们所作的,都是留下来给主自己恩待祂的儿女们;我们所作的,就是主的恢复。”⑩


①.李常受,《恢复的进展》,第五章;《划时代的带领—新路实行的异象与具体步骤》,第十六篇

②.李常受,《划时代的带领—带领圣徒实行主所命定新路》,第五篇

③.李常受,《长老训练》(八),主当前行动的命脉,第十一章

④.李常受,《当前的角我们当前的需要》,第四篇

⑤.李常受,《神的经纶与基督身体的建造》,第六篇

⑥.李常受,《三一神作三部分人的生命》,第一篇

⑦.2002年冬季训练,《哥林多前书结晶读经》,第八篇

⑧.2001年国殇节特会,《神人的生活-一个祷告的人》,第一篇

⑨.2006年夏季训练,《基督的身体结晶读经》,第十二篇

⑩.李常受,《圣经中管制并支配我们的异象》,第二篇

「时代职事 > 个人写作平台」「凡署名原创文章,未经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
最新文章
随机阅读
网站名称 职事简介 锡安文学 关于本站 友情链接 关于作者

个人平台 ® 时代职事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