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柝声和李常受对说方言的看法?

整编|时代职事 • 2019-06-10 •

字号

一九三二年七月间,倪柝声应邀对黄县南浸信会神学院的学生及会友讲道。这期间,李常受陪同,并参加了倪柝声所带的所有聚会。

那时,南浸信会神学院正接受了灵恩运动的事。在那些年间,灵恩运动在华北相当得势,倪柝声讲道的神学院也受到这种运动的影响。当时与会的人不单是神学生,也有浸信会的教友。李常受在那里头一次目睹灵恩派稀奇古怪的实行;有跳的、有打滚的、有笑的、有叫的,真是大开眼界。有许多奇怪的现象,一直持续很长时间,然后牧师便拍手大声喊着说:“现在是安静的时刻,现在是安静的时刻,…”大家就都安静下来,然后倪柝声才开始讲道。

神学院聚会结束后,倪柝声和李常受一同走路回家。在路上李常受问:“弟兄,他们作礼拜怎么会是这一个样子?太可怕了!这是什么聚会方式,又喊,又跳,又滚?”倪柝声回答说:“弟兄,在新约里没有规条告诉我们该如何聚会。”这话令李常受十分震惊,却使他想知道倪柝声到底是否赞同那种实行,但确知的是,倪柝声也不坚持任何外面的形式。①

关于说方言的问题

在二十世纪初期,灵恩运动来到美国,并且扩展到西岸,在洛杉矶的艾苏萨街(Azusa Street)开了一个特会。后来产生了两派教义。一派是温和的,告诉人说,若不说方言,就没有受圣灵的浸。然而,较强的一派说,若没有受圣灵的浸并说方言,就不能得重生。这些灵恩派的人就分裂了。宣信(A.B.Simpson)是那里的一个领导者。因着他不同意这些教训,他就离开,创立了“宣道会”。其他许多温和派的人,继而成立了“神召会”。

当灵恩运动在中国大陆盛行时,李常受认为灵恩运动可能有一些出于主的东西,并觉得地方教会不该太狭窄,乃应该向他们敞开。于是,在一九三六年的秋天,他在北平率先接触灵恩运动,并参加他们的聚会;一边花些时间观察他们,② 一边他自己开始说方言,同时也帮助别人作这样的事,甚至鼓励那些不会说方言的人模仿着说。③

当时,他相当地卷入说方言的事,身为研读圣经的人,却无法成功地领会这事。他越观察他们,就越怀疑他们是否在说真正的方言。因为他仔细研读圣经,并用希英对照本查考,发现“方言”这词在希腊原文有两个字,或为glossa,指说话的器官或方言(英文tongues),或为dialektos,意思是“本地话”(英文dialect)。方言(tongues)和本地话(dialect)在使徒行转二章四、六、八和十一节交互使用,指明所说的语言(或,方言)必定是一种本地话,就是听得懂的语言,而不仅仅是舌头所发出的声音。但他观察那些说方言的人,借着发出无意义的声音,或一再重复同样的声音而说方言。因着他们知道这些声音不是真正的方言,就宣称他们所说的方言,是未知的语言或天使的语言。

带着这个疑问,李常受去请教一位在神召会里领头的人。这位领头人是从美国西岸来到中国的,他六十多岁,是通晓希腊文和认识圣经的学者。在他们的谈话中,他告诉李常受,希腊文glossa不一定是方言的意思。李常受就打开使徒行传二章,指给他看,方言(tongues)和本地话(dialect)交互使用,请他指出他所教训的一致性,这位领头人竟然没法回答他。后来,他将手放在李常受的头上,说:“你的头脑太大了。”④

这种回答无法使李常受满意。这次谈话后,他就放弃说方言的实行,也开始领悟几点:

1.从一九二五年开始,虽然他那时未曾说方言,但是他完全确信自己重生了。照样,许多圣徒从未说过方言,也得了重生。慕迪、司布真和达秘从未说过方言,马丁·路德也没有说方言。这些有名的人虽然未曾说过方言,但是都重生了。中国内地会的创始人戴德生也未说过方言,但不能说他没有重生。许多开西大会有名的讲者都未说过方言,但不能说他们没有重生。圣经中没有一处经节说,人若没有受圣灵的浸,若从未说过方言,就没有重生。

2.在一个灵恩派的聚会中,人说方言时,所说的话可能只用四个音节。另一个人可能为他翻译,说:“我的百姓啊,时间不多。我必快来。要儆醒祷告。要热心,彼此相爱,并且传福音。”第二天他们都来在一起,同一个人用前一晚所发同样的声音又说方言。然而,这一晚另一个人会为他翻译说:“我的百姓啊,教会在这里需要一个大会所。你们凡有钱的,都该捐出钱来盖会所。主必祝福你们。”第三日,这位弟兄可能用同样的方式说方言,而另一个人将他的话翻成第三种不同的意思。像这样,语言学家会告诉你,那由四个音节组成的简单语音,在三个晚上都是一样的,却有三种非常不同的翻译。这指明这种说方言不是真的,完全是人工制造的语音,只是一种用舌头发出来的声音。并且,没有一种真实的本地话只包含四或五个音节。⑤

3.那些提倡说方言的人坚持,说出来的方言不需要是听得懂的人类语言。他们宣称,说方言只是发出某种声音。其实,今天许多所谓的方言不是地方方言,乃是无意义的舌音。然而,需要强调的,五旬节那天所说的方言,却是圣灵所造成的神迹。“各人因听见门徒用听众各人的本地话讲论”(徒二6),那些加利利人所说的方言乃是地方方言。但今天不可能听见说方言的人,在为着这目的举行的聚会中,说任何的地方方言。⑥

4.李常受认为,他并不反对圣经中所提到真正的说方言。因为圣经有说方言这件事,但不是今天所实行的说方言。圣经中的方言,必定是一种完全听得懂、且有意义的本地话。在这事上,信徒们该回到神纯正的话上,因为今天这一种影响,搅扰了许多寻求神的人。⑦

那个时候,李常受说方言的消息传到上海,倪柝声听见了,就用林前书十二章三十节的话,拍了一封电报给他,说:“岂都是说方言的吗?”其实,使徒保罗所提到关于说方言的这话,乃是那些灵恩运动人士的难处。李常受觉得,倪柝声有地位拍这样一封电报给他,因他比自己年长,这封电报劝他对说方言这件事要谨慎,也实在给他莫大的帮助。后来他说:“倪弟兄从来没有说方言。有些人说,说方言是恩赐惟一的显明,但他坚决不赞同这点。许多属灵的伟人从来没有说方言。我们不该被愚弄。然而,有些基要派的教师,跟随达秘的教训说,说方言和其它恩赐的显明,在时代上已经过去了。我们不赞同这点,这太极端。我们不能说恩赐过去了;各种恩赐仍在这里,但必须是真实的。”⑧


①.李常受,《正当教会生活的恢复》,第十七篇

②.李常受,《神圣的经纶》,第十二章

③.李常受,《那灵与基督的身体》,第十六章

④.李常受,《享受基督的丰富以建造召会作基督的身体》,第九章

⑤.李常受,《神圣的经纶》,第十二章

⑥.李常受,《使徒行传生命读经》,第八篇

⑦.李常受,《神圣的经纶》,第十二章

⑧.李常受,《享受基督的丰富以建造召会作基督的身体》,第九章

「时代职事 > 个人写作平台」「凡署名原创文章,未经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
最新文章
随机阅读
网站名称 职事简介 探寻印记 关于本站 友情链接 关于作者

个人平台 ® 时代职事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