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柝声恢复职事的情形(1948年)

整编|时代职事 • 2019-06-10 •

字号

倪柝声在上海恢复尽职

对于倪柝声恢复尽职的使命,李常受接受负担和调停任务。所以,当他访问福州,住到倪柝声家里时,就说:“倪弟兄,四月间在上海有一个全国性的交通聚会,华北、华中的弟兄们都要来,我实在必须坚决地请你和我们一同去上海,你去担负交通聚会的责任。”倪柝声看李常受很坚决,也到了这个境地,最终就答应了,并受邀主领哈同路的聚会。①

到了上海,因着倪柝声参加全国性的交通聚会,这叫众人非常喜乐。因为上海地方教会已经复兴了,所以那次到会人数相当多。并且,当倪柝声到那儿时,发现来自全国各地的六十位同工,及三十几位长老,和上海教会的人都在等他。②

在这次特会中,倪柝声请众人唱《葡萄一生的事》。但许多唱的人不一定就了解他的用意,因为那葡萄就是指倪柝声自己。葡萄一生的事就是受苦结果子,描绘葡萄不断受各种苦难和对付,却仍然结果子叫别人喜乐。经过多年的受苦之后,倪柝声渴望藉着唱这首诗歌,来表达他属灵的情操。这首诗歌原是散文体裁,由法文翻成英文,再由倪柝声翻成中文。后来,当李常受刚到台湾完成编写第二集诗歌时,又到香港与倪柝声配搭同工一段时间,在他们最后相处的日子里,倪柝声帮助修改了其中的歌词,再加上三节而完成。最后两节的歌词说:“估量生命原则,以失不是以得;不视酒饮几多,乃视酒倾几何;因为爱的最大能力,乃是在于爱的舍弃,谁苦受的最深,最有,可以给人。谁待自己最苛,最易为神选择;谁伤自己最狠,最能擦人泪痕;谁不熟练损失、剥夺,谁就仅是响钹、鸣锣;谁能拯救自己,谁就不能乐极。”③

倪柝声在工作上是最年长的弟兄,另一面,李渊如是最年长的姊妹,向来各处教会的同工和长老,对他们二位实在是最尊敬的。然而,因着上海地方教会的风波,李渊如受影响误解了倪柝声。虽然倪柝声已经出席了好几次聚会,李渊如也都到会了,可是他们总没有恢复见面。

有一天上午,汪佩真姊妹里头的负担特别重,就在上午聚会结束时,对李常受说:“李弟兄,我实在不能再忍,倪弟兄在这里,我们现在就过去,请李小姐来,和倪弟兄见面。”李常受对这事里面也很有负担,就说:“好,我也赞成。”他们就一人从前门进,一人从后门进,到了李渊如住的地方。李常受进门时,李渊如在客厅里,那时她心情非常重,因为局面是如此,一面她在那里参加聚会,一面倪柝声也在那里重新讲道,她和倪柝声的问题,却不知到底该怎么办?汪佩真一见李渊如,就哭了起来,对她说:“你必须见见倪弟兄。”李常受接着说:“是的,李小姐,今天实在是时机成熟了,请你去见见倪弟兄。”李渊如看了看汪佩真,说:“好,我去!”这样,她跟着他们来到倪柝声那里。他们二人一见面,就握着手,所有的问题都过去了。

在倪柝声恢复尽职的那些交通聚会里,每一次差不多都是他说话。然后,他要李常受也说一点。有一次,当他谈到为什么去作生意时,他说:“我去作生意,如同寡妇被迫再嫁。”他给了众人一个统计,从哪年到哪年同工有多少,后来因着营养不足,肺病死去的有多少,他们的家属所受的贫穷灾苦又是多少。他告诉众人,当他看到这样的情形时,只好去作生意。说到这里,他哭了。随后,李渊如也哭了,众人都哭了,全场哭在一起。在倪柝声说过话之后,李渊如也起来说了一段话,意思是,她对那个上海风波事件懊悔极了。这样的交通,使大家更了解一些实情。认错的很多,认罪的很多,悔改的也很多,整个上海地方教会就完全恢复了。④

藉着这次特会,倪柝声的职事完全得着恢复。一九四八年四月九日至五月十五日,他在哈同路与同工们交通的一系列信息,后来都收录在《倪柝声恢复职事过程中信息记录》里。

在倪柝声的职事恢复后,当年有许多大事发生,列举如下:

一、交出来撇下一切跟从主

倪柝声引用使徒行传四章的话说,当五旬节时,圣灵动了工,信的人都一心一意的,没有一个人说,他的东西有一样是自己的,凡物都是大家公用。他们当中也没有一个缺乏的,因为人人将田产房屋都卖了,把所有的价银都拿来放在使徒脚前,照各人所需要的分给各人。所以,他说过去世界霸占了我们,玛门霸占了我们,今天我们都要从世界里被连根拔出,大家才能建造在一起。我们要把我们的所是、所有、所作,实实际际地交给教会。⑤ 李常受说:“钱的问题不解决,神的福音就没有办法好好的出去。”⑥

二、到福建鼓岭山上去受训

当时正值解放前夕,西教士们纷纷回国,倪柝声早有筹备,就用六年经营生化药厂的一点收入,全都买了鼓岭山上的房子及土地,作为将来训练同工之用。那个时候,倪柝声也征求家人的同意,已将倪家在福州的三处房产全部奉献出来。第一期训练正式从六月开始,为期四个月,接受训练的同工大概有八十多位。在第一期鼓岭训练结束的聚会中,倪柝声把一个“二十年福音传遍中国”的计划摆在众人面前。虽然按着鼓岭山上受训的情形,无论谁在那里,都不能不觉得,就福音而论,主是把全中国都交给了倪柝声和他的同工们,他们实在应当为着主有点作为。但主的意思不是如此,所以这个大计划没有作成。

三、盖建南阳路聚会所

倪柝声对李常受说:“总要把造会所这件事作成功,这是我们中间最高的山。我们爬了多少年没有爬过去,这一次你总要靠着主的恩典,爬过这座山,买地造会所。”最终,弟兄们在南阳路145号找到一块很大的地,分三期付款。接着由李常受负责设计、找人画图,盖造会所。⑦

四、书报方面得着恢复

倪柝声负责安排出版《见证报》代替《复兴报》,专一述说生命的信息;《道路报》代替《基督徒报》,主题是宣说圣经真理,指明属灵道路;《执事报》代替《敞开的门》,性质乃是指出事奉的路,帮助事奉主者和各地教会前进,并解决职事上的困难;《福音报》代替《佳音报》,主题乃是传扬神的福音,内容是福音信息、得救见证和福音故事。⑧

五、“白衣游行”上街传福音

开始于南京,后消息传到上海。于是在下半年,上海进行大规模穿福音背心上街传福音游行。队伍从南阳路145号出发,最前的拿着一张大的福音旗子,后面是铜鼓、喇叭及漫画队伍,接着弟兄姊妹都穿上福音背心,手拿小旗子,唱着“需要耶稣!需要耶稣!人人都需要耶稣!”的福音诗歌,又喊“上海人哪!赶快悔改,罪恶不去,平安不来!”和“信耶稣的,得永生!”的口号。弟兄姊妹一边走,一边唱,一边喊口号,一边分发福音单张。福音单张上印有“晚上请到南阳路145号来听福音”。...这样作外面似乎轰轰烈烈,但收效不大,因为借福音队伍而来听福音的人不多。当时是上海解放前夕,所以这样传福音的方式使进步人士和广大人民产生政治上的误解。一九五六年上海教会进行肃反时,凡参加队伍的弟兄姊妹都背上了一条“参加反动的白衣游行”之罪名。⑨


①.李常受,《历史与启示》,第八篇

②.金弥耳,《中流砥柱-倪柝声》,第十五章

③.李常受,《历史与启示》,第十二篇

④.李常受,《历史与启示》,第八篇

⑤.张锡康,《上海地方教会六十年来的回顾》,第十三章

⑥.《倪柝声文集》,倪柝声恢复职事过程中信息记录,第十四篇

⑦.李常受,《历史与启示》,第十篇

⑧.李常受,《今时代神圣启示的先见—倪柝声》,第二十六章

⑨.张锡康,《上海地方教会六十年来的回顾》,第十三章

「时代职事 > 个人写作平台」「凡署名原创文章,未经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
最新文章
随机阅读
网站名称 职事简介 探寻印记 关于本站 友情链接 关于作者

个人平台 ® 时代职事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