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茅岭纪行与感怀(一)枫树岭的那些事

埃辰 • 2019-05-20 •

字号

【编者按】:倪柝声于一九〇三年十一月四日出生,一九七二年五月三十日夜至三十一日凌晨二时这段时间离世。他离开我们已经四十七年了。谨以此文缅怀主仆倪柝声,并追忆锁炼下二十年艰苦的日子。

(一)枫树岭的那些事

我们要去的地方是白茅岭,确切地说,是白茅岭农场。

白茅岭农场,又称上海市白茅岭监狱,一九五六年三月作为上海市内游民、残老、流浪儿童和孤儿的教养外移基地,建于皖南郎溪、广德两县交界的丘陵地带,占地约四十平方公里。系上海市监狱管理局下辖的行政单位。

许多人听说过安徽广德县白茅岭农场,却搞不清这农场在安徽,又怎会变成上海的。其实,上海市劳动局管辖的农场遍布在上海近郊和安徽、江苏、福建和青海等省的边荒地区。在安徽广德县的白茅岭农场是其中最大的一个,像市内的提篮桥监狱一样,白茅岭农场内的犯人被编列为“上海市劳动改造和教育第二总队”。

白茅岭农场分为两部分:一是劳改监狱(瓦屋湾监狱),二是农场。农场又由数个分场所组成,如枫树岭分场和白云山分场等。分场下又分许多生产队。提篮桥监狱的基督徒犯人,通常被转到枫树岭分场下的“副业队”,又称“牛尾巴村”。男队劳动的场地叫“南村”,女队劳动的场地叫“西村”,这并非行政单位上的村名。副业队也是第四队,在哪里呢?现今已无历史的遗迹,经多方打听,我们得知:枫树岭分场大门前的那一片农田,都属于第四队,又叫副业队。农田依在,物是人非,连当时的犯人宿舍都被改建成现代农村矮屋的样子。因为没有历史感,所以我们并未前往参观。而据说十公里外其它分场的那一排排低矮的房屋,才是同时代犯人宿舍的原貌。那时的犯人,几乎都是住这样的矮屋。

在枫树岭副业队再次重逢

一九六九年底,倪柝声被移送到白茅岭农场下的枫树岭副业队,继续劳动改造。通过他的劳改难友吴友琦的回忆和叙述,我们能知悉他刚到副业队的情形。

那是一个十分平常的日子,没有什么特别的。对于劳改犯来说,每天都过着千篇一律的生活;劳动、休息、吃饭、睡觉和开大会,平时总是这些项目。那一个下午,收工快要吃晚饭时,食堂也开始热闹起来了。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有一个青年人,他像往常一样,去食堂打饭。这个人就是吴友琦。一九六六年十一月,他从提篮桥监狱转移到白茅岭农场的瓦屋湾监狱继续服刑。次年夏初服刑期满,他就被派到深山区的杨村伐木,旋即转到枫树岭副业队劳动。

这一次他去食堂打饭,另有一个人格外引起他的注意。起初,他并没有注意那个人,因为他进食堂就看见有几个新来的,坐在一张方桌旁边,他们的行李都放在饭厅的泥土上。他心想,这些人与我有什么关系呢?通常而言,犯人都习惯保持一颗冷漠的心,因为农场不是别的地方,大家在此接受劳动改造,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所以与自己无关的人,他们不太感兴趣,也不愿牵扯其中,免得节外生枝,落下改造不好的表现。吴友琦这样想着,他只是朝那些新来的瞥了一眼。然而,就在他继续去打饭的时候,感觉那其中有个人站起来看着他。别人都坐着,为什么那个人要站起身看着他呢?他觉得这有什么缘故,就回头向那人望去。这一望,使他又惊又喜,“这不是老倪么?是老倪啊!”

对,这位老倪就是倪柝声。倪柝声的身高大概有六尺二(一米八七),在众人中还是显眼的,何况他站着,一眼就被认出来了。倪柝声站在那里对吴友琦笑,像是碰见老朋友的样子。的确,他们是很要好的朋友。在提篮桥监狱时,他们就曾一同坐监,住在同一个楼层,长达五年之久。甚至被分在同一个小组,并睡在同一个房间里。此时此景,一个三十岁出头,一个年近古稀;一个穿着干活刚回来脏兮兮的劳改服,一个穿着轿夫模样的粗布大褂。这两个人就像世间不配有的人,但在这特定的环境中,在枫树岭分场,又再次重逢了。吴友琦急忙走上前去,握着倪柝声的手,激动地说:“哎呦!老倪,你来啦!你到什地方?”

“到副业队。”倪柝声大声地说,嗓音沙哑。他年纪大了,身体又不好,为了能使吴友琦听得更清楚,他尽量抬高音调,并难掩兴奋之情。而旁边那几位新来的,都用羡慕的眼光看着他们,因为能在这里碰见朋友,实在太好了,有人可以照顾,也不怕刚来被欺负。

“唉!你不懂啊!我们这里就是副业队!”吴友琦说,“副业队有好几组,你分到第几组啊!”

倪柝声回答说分到第几组,吴友琦更激动地说:“哎呀,我们是同一个组啊!”他对倪柝声的行李、被褥都记得,接着他又说:“这是你的行李,我替你拿上去。”

“等一下!”倪柝声说,“等一下!”。

吴友琦看着他,说:“啊,你大概还没吃饭吧?”

倪柝声“嗯”了一声。

“我去给你打饭!”吴友琦说。

“不要,不要,我自己来!”说着,倪柝声就用提篮桥带来的大茶缸打饭去了。

饭吃好后,吴友琦就带倪柝声到副业队宿舍去。他们的床相对挨着。倪柝声的床靠门,是最坏的地方。虽然别人关门、开门的声音都会吵到他,但是他也不挑剔就安定下来。

住几日后,吴友琦注意到倪柝声的反应相当迟钝,已不像在提篮桥时那样有精神。并且他常常夜间盗汗,衣裳都会湿透。当时,倪柝声自己有一个偏方,就是将芝蔴和白糖拌在一起吃,便会好些。可他没有钱,吴友琦就暂时借钱给他,并带他到农场的合作社买了许多包蔴酥糖。又过了一段时间,倪柝声才向吴友琦提起来,他到白茅岭以前是先被分配到上海郊区的“青东农场”。他在那里遭到小流氓场员用鞭子毒打,连棉袄背后都打穿了几个大洞。所以他似乎被打怕了,因而反应都迟钝了。

(注:一九六七年四月,倪柝声在提篮桥服刑期满,被秘密转送到青浦区的农场。据说他对“场长”传福音,被同作“场员”的小流氓毒打。)

插曲:青东农场

为什么倪柝声被转到青东农场呢?他的刑期就是到一九六七年四月。正当全世界各处的人都为他的释放而祷告时,正当倪师母张品蕙等候他刑满释放的日子时,从提篮桥监狱的广播里不时地传出声音,警告囚犯:“如果你被判五年或七年,虽然你的刑期已到,但是我们对你的改造仍不满意的话,你将再延长五年或七年。”

如果倪柝声能证明自己已经改造好了,虽然还需要度过被剥夺公权的生活,仍然可以从提篮桥被释放出来。那么,怎样才算被改造好了呢?监方自然希望他在最后一关 “考试及格”,公开放弃信仰,以作为信徒改造的良好样板。为着达到最好的效果,负责人常用已经放弃信仰的信徒在批判大会上作见证,以期影响被批判者的心态。然而,倪柝声接受改造的底线是“绝不肯放弃信仰”,确实是执行劳改政策的负责人最头痛的问题。这在多次针对他开控诉大会,以及监长经常找他谈话,可以得着证明。

有一天,监警把倪柝声叫出去,过了很长时间才回来。他们要他放弃信仰,如果答应了,就让他回家,但倪柝声不同意。当时,有两位分别姓蓝(上海某个很大的医院的院长)和姓张(上海某个县的县长)的,他们在天主教中都是比较有名望的;他们答应放弃信仰,一会儿监房的广播喇叭就响了。监长讲话说:“现在有两个犯人,通过政府的教育改造,思想转变了。表现很好,愿意公开放弃他们过去的信仰,放弃反动立场。现在他们两个人自己讲话。”随后,那两个人就轮流讲话,臭骂自己,说天主教是帝国主义利用的特务组织,并顺着政府的意思说了许多,且彻底认罪悔改,甚至痛哭流涕。他们讲完了,监长就宣布:“现在经过狱长的批准(监长是监房的头头,狱长是整个监狱最大的头头),他们两个人提前释放,今天就回家。”

倪柝声何曾不想回家呢?他那么想念他的妻子,张品蕙也在等着他、盼着他。只要他说句放弃信仰的话,就可以回家了。然而,他没有说,因为他根本无意要这样做。每次被约谈之后,他回来就告诉吴友琦,说:“他们要我放弃信仰,我不放弃!我对他们说,‘因为你们没有看见,我看见了。’”他最后一次说这话的时候是在一九六六年底,离刑满释放只剩几个月,那时文革已爆发了。但在这弯曲悖谬的时代中,倪柝声持守着他的信仰,宁可至死,也要为主作见证,导致他后来被加刑五年。

兴许这就是他被转到青东农场的主要原因,最终考虑他身患疾病,年老体衰,后来把他移送到白茅岭农场,分到副业队,作为劳改犯人“刑满留场”的半改造分子。

(图注:吴秀良教授在《破壳飞腾》里为我们提供了枫树岭分场的示意图,现今除了枫树岭分场大院和主干道仍在,其它如房屋几乎荡然无存了,但这张图是从杭州去的方向。)

在农场的劳动情况

副业队的工作一般包括刨地、插秧、锄草、种菜、挑粪、采茶、打铁和烧窑等。年老和病患的,一旦被批准为“残老”以后,劳动量和强度相对减轻,做些锄草、拾穗和看地的任务。拾穗就是农忙收割时跟在收割人后面拾取遗落的稻穗;看地者常常是女场员,多半在夜间,主要负责是防止周围的农民来偷田里的蔬菜和农作物。

关于倪柝声在农场的劳动情况,因着他患有心脏病,所以就被分派做些轻松的活。比如收割黄豆时,里面有石头或烂泥或叶子,他和几个残老场员就留在宿舍里捡一捡,弄干净。他们工作主要是在宿舍外面一个晒衣服的场地。有时候在宿舍周围拔拔草,有时候让他们洗一洗马桶,或派他们搞搞家务,把宿舍地上的烟头扫扫,清理一下别人所吐的痰,反正都是手工劳动。

本来副业队没有食堂,与残老队合用一个。以后残老队和副业队闹矛盾,副业队就把食堂迁到公路对面山坡上。但是倪柝声的体力太弱了,爬两个坡去吃饭,实在没有办法,所以吴友琦每天三顿饭都替他打来给他吃。再后来倪柝声连那些轻微的工作都没有力气做了,从此他就整天坐在那里读报纸、看看书、写写东西。他写东西写的很多。小说他不看,只看马列和毛主席的著作。他对毛选四册全部都可以背出来。他曾对吴友琦说:“如果有人问我毛主席说的这句话在第几页第几节,我都能告诉他。”他还幽默地说:“我其它事情不能做了,为人民服务还是能做的。”

其实倪柝声并非完全盲从毛的思想。正因此缘故,他在农场的最后一两年所过的日子相当艰苦,不但在生活上遭到刁难,而且还受到不停的批斗,一直到死。

「时代职事 > 个人写作平台」「凡署名原创文章,未经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
最新文章
随机阅读
网站名称 职事简介 锡安文学 关于本站 友情链接 关于作者

个人平台 ® 时代职事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