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路得记》(五)跟从主并享受逾格的恩典

埃辰 • 2018-06-24 •

字号

路得在波阿斯的田里拾取麦穗,并遇见波阿斯。波阿斯叫她不要往别人田里去,只要紧随使女们。他又吩咐仆人不可触犯路得,若渴了,她还可以到器皿那里喝仆人打来的水。路得就“面伏于地叩拜,对他说,我既是外邦人,怎么在你眼中蒙恩,使你这样顾恤我呢?”(得二10)。

路得一直不忘记自己是一个“外邦人”,所以即使是像“拾取麦穗”这样卑微的工作,也是因着“蒙恩”,是不配得的。我们本是外邦罪人,是火坑里的材料,是不配蒙恩的,然而却蒙了逾格的恩典。但在属灵的追求上,一旦经历了一点点主的恩典,我们往往会落入自以为蒙主殊恩,而自高自大的情形中。因此,我们须要常常提醒自己,我们如此享恩,并非我们配得的,应当从心里把感谢和爱戴献给那赐恩者,就是“面伏于地叩拜”,像路得的谦卑(参撒上二五23;撒下一2)。

波阿斯的回答,使我们看到跟从主的回报。他说:“自从你丈夫死后,凡你向婆婆所行的,并你离开父母和出生地,到素不认识的民中,这一切事人全都告诉我了。愿耶和华照你所行的报答你;你来投靠耶和华以色列神的翅膀下,愿你满得祂的酬报”(得二11)。这里要特别强调的是,路得离开父母和出生地,父母代表魂生命的源头,本地(摩押地)指罪恶的世界。从这句话让我们想起,神呼召亚伯拉罕,要他离开本地、本族和父家(参创十二1);我们若要跟从主,就当舍己,天天背起十字架来跟从主(参路九23)。

路得为着跟随主而撇下了一切,她在田里遇见波阿斯,如同神亲自以祂的同在来报答她;并且不是一点点的报赏,而是“满得祂的酬报”。若主说是满的,那定规是何等的丰满!如果我们真正进入幔内,在深处与主有密切的交通,主就要安慰我们,为我们祝福,好像大祭司在天上为我们代祷一样。“满得祂的酬报”,这是主的愿望;而这个赏赐,不只是“一伊法大麦”(参得二17)那满怀的收获,却是主将祂自己给了我们,这乃是最大的赏赐。许多人信了主之后,总想从主那里得着奖赏,但我们的眼目若被开启,就知道没有哪一样奖赏,比主自己更大更好。

主的话常常使我们大得安慰和鼓励,正如路得说:“我主啊,愿我在你眼前蒙恩;我虽然不及你的一个婢女,你还安慰我,亲切的与你的婢女说话”(得二13)。波阿斯的说话触动了路得的心;这句话一方面表达出她的感谢,另一方面也显示出她对自己的前途满有信心。路得的话,也提醒我们,不要看自己过于所当看的(参罗十二3),而要看别人比自己强(参腓二3);我们总要看自己“不及你的一个婢女”。但在现实中,许多信徒因为一点恩赐,一点服事,往往看自己是何等大的仆人,又是何等了不得,这就是失去了卑微的地位。

主开路得的心眼,看见在波阿斯的那块田里所有的人都比她大,所有的人都能帮助她,她实在不及任何一个婢女,因为那些婢女只要把麦穗留点在地上,就足以成全她脱离贫乏。主今天也要让我们看见,我们比众圣徒最小的还要小(弗三8),每一个弟兄姊妹都能够帮助我们。今天我们之所以丰富,乃因为基督的身体(教会)是丰富的,神的儿女是丰富的。

从路得遇见波阿斯这简短的对话中,我们能够看见主基督是何等和蔼可亲,又是多么富有且慷慨。不但如此,“到了吃饭的时候,波阿斯对路得说,你到这里来吃点饼,将饼蘸在醋里。路得就在收割的人旁边坐下;波阿斯把烘了的穗子递给她。她吃饱了,还有余剩的”(得二13)。“将饼蘸在醋里”,这里的“醋”是农家自己用谷物发酵制成的酸酒,是希伯来人日常的饮料。吃饭的桌子是为着那些工人和仆人们的,在这筵席里有酒(醋酒)、有饼。路得是外邦人,在主的桌子上本来是没有份的,但是主把她带到桌子面前,让她吃饼,并且用饼沾醋。饼代表基督的身体,杯代表基督的血,饼和杯分开了,代表死;主把祂的死陈列在这里,让所有蒙恩的人一同有份于这桌子,彼此有交通,一同认识并经历神的爱。

吃,乃是说到交通和联合,惟有我们“吃”下去的食物,才消化在我们里面成为我们的生命。这里不仅说吃饼,乃是说吃烘了的穗子。按字句讲,将刚割下的麦穗用小火烘熟,剥去外壳便可吃。这种吃法,一方面是感恩,吃初熟的果子;一方面也是方便,新麦穗未晒干,烤来吃特别香甜(参撒上二五18)。但是,从灵意上讲,吃烘了的穗子,乃是特别说到主经过火炼和审判而显出成熟馨香的生命。“波阿斯把烘了的穗子递给她”,说明那烘了的麦穗是从主手中接过来的。主自己就是那烘了的麦穗,是经过十字架的火炼的。路得吃饱了,还有余剩的,指明主的供应真是绰绰有余。

吃饱是为着作工,只吃不作的人,必不蒙主悦纳(参帖后三10)。吃完饭,“她(路得)起来又拾取麦穗,波阿斯吩咐仆人说,她就是在禾捆中拾取麦穗,也可以容她,不可羞辱她;并要从捆里抽出些来,留给她拾取,不可斥责她。这样,路得在田间拾取麦穗,直到晚上;将所拾取的打了,约有一伊法大麦”(得二15~17)。路得起来又拾取麦穗,这告诉我们:只要一次尝到和主交通甘美的经历,必会引起我们更大的饥渴,促使我们更迫切地寻求与主中间的甜美交通。当我们有这样的迫切和寻求时,“就是在禾捆中拾取麦穗”,也成为我们的享受和收获。本来,“在禾捆中拾取麦穗”,这是指别人劳苦的成果,但主对我们说,“只要我们肯殷勤作工,祂常让我们白白享受别人所劳苦的”(参约四38)。这表明主的工人应当彼此分享工作的成果(从捆里抽出来任由路得拾取),因为主喜欢祂的工人们能够互相看顾。

在此,主又吩咐,“不可斥责她”。这是十分严重的警告,目的为使那些收割的工人不致阻止路得得着波阿斯的供应。最终,路得拾得“一伊法大麦”。一伊法,约合22公升,满满一袋是当时一个女子所能拿得动的份量。所以,我们当趁着白日,竭力多作主工(拾取麦穗);黑夜一到,就没有人能作工了(参约九4);我们来到主面前时,主总是照着我们各人的度量,使我们充充满满的满载而归。

其实,路得所得到的麦穗,并不是路得凭自己拾得的;她虽然殷勤,但并不是殷勤使她能得着这么多。人需要殷勤,人需要追求,但殷勤追求不一定得着,乃是追求又蒙怜悯的才能得着。这就是要我们作工时,眼目所注意的不单是工作,更是主自己。如果我们得着了恩典,那是主故意把麦穗丢下来让我们得着的。路得在遇见波阿斯之前,是一穗一穗的拾取;在遇见波阿斯之后,是一把一把的大量拾取。这里隐含的意思,乃是一个人在遇见主之后,他所吸收属灵的丰富,远胜过先前。

波阿斯的供应超过路得所需的,而路得也乐意与拿俄米分享所得的丰盛。经上说:“她就把所拾取的带进城去给婆婆看,又把她吃饱了所剩的拿出来给婆婆”(得二18)。许多时候,我们失败不是在环境艰难时,而是在当主给我们恩典之后,我们却离开了主自己,以致主不能再向我们施更深的恩典。与别人分享主恩,是蒙更深恩典的诀窍。当路得这样分享的时候,“婆婆对她说,你今日在哪里拾取麦穗,在哪里作工呢?愿那顾恤你的蒙福。路得就告诉婆婆她在谁那里作工,说,我今日在一个名叫波阿斯的人那里作工”(得二18)。

拿俄米的问话告诉我们应当饮水思源。享受恩典之余,不但要感谢赐恩者,而且要更多认识这位赐恩的主。也许人看“拾取麦穗”算不得是工作,但是从拿俄米和路得的问答中,她们两个人都认为是“作工”;这给我们看见,工作不分大小,无论尊贵或卑贱,都是主量给我们的一份,所以都应当尽心竭力地去作。

本篇讲的是路得遇见波阿斯后所享受的恩典,这告诉我们要像路得一样舍己地跟从主,我们要时时处在卑微的地位,以及享受主之后,仍要殷勤作工,但我们的眼目要注视主自己。此外,从主那里得着了丰富,我们只有与人分享,才能蒙更深的恩典,也不要忘记赐恩典者。为了特别强调赐恩的主,路得记第二章最后,拿俄米的话使我们对此进一步确认。她对儿媳说:“愿那人蒙耶和华赐福,因为他不断以慈爱待活人和死人。拿俄米又说,那人与我们相近,是我们的亲人。摩押女子路得说,他也对我说,你要紧随我的仆人拾取麦穗,直等他们收完了我的庄稼。拿俄米对儿媳路得说,女儿啊,你跟着他的使女出去,不叫人遇见你在别人田间,这才为好。于是路得紧随波阿斯的使女拾取麦穗,直到收完了大麦和小麦;路得仍与婆婆同住”(得二20~23)。

从这一段话,以及路得和波阿斯的对话,我们就会发现路得所注意的仍是工作与收割。或者说,她所注意不过是麦穗──主的粮食和赏赐。而拿俄米所注意的乃是“不要往别人田里”,拿俄米(预表圣灵)引我们注意那位赐恩者──波阿斯。所以,我们也需要那灵常常校正、提醒我们对主的话的认识。我们蒙恩的秘诀:一面是一直跟随主,殷勤地追求主;另一面是再不以别的来代替主,再不从世界里去寻求我们的满足。那灵的工作,永远是要使我们的眼睛,从一切属灵的恩赐转向主耶稣自己。

路得一直持守在卑微的地位中,因为她与波阿斯的婢女常在一处。主的话是说:“你要紧随我的仆人拾取麦穗,直等他们收完了我的庄稼”。在主这个麦田里面,有许许多多基督的仆人和婢女;换言之,基督有一个身体,我们都是这身体中的肢体,我们有许多的弟兄姊妹,就像波阿斯的那些仆人和婢女们;当我们与主联合的时候,我们就和所有神的儿女联合,我们不只舍不得我们的主,我们也舍不得我们的弟兄姊妹。

路得这外邦罪人,蒙恩后,却始终是卑微的。神永远只能赐恩给谦卑的人。路得最美丽的地方是一直不离开主的同在(仍与婆婆同住);当我们有一点属灵的经历,尝到一点甘美滋味时,永远不可停在那里,必须一直与主同住,受主教导,我们才能被引进到更深的经历中去,直到完全。

(埃辰,2018年6月24日)

「时代职事 > 个人写作平台」「凡署名原创文章,未经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
最新文章
随机阅读
网站名称 职事简介 探寻印记 关于本站 友情链接 关于作者

个人平台 ® 时代职事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