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倪柝声的祷告看基督徒的宗教情怀

埃辰 • 2018-06-07 •

字号

昨天我在微信平台发表了“倪柝声在开西大会上的祷告”,但发出后又看到另一段话,使我颇有感触。为了完整叙述这件事,我先把这段祷告,复制如下:

“主掌权!祂在掌权!祂是万有的主!没有什么能摸着祂的权柄!那出去损害主在中国和日本之权益的,乃是属灵的权势。我们不为日本祷告,我们不为中国祷告,但我们为祢儿子在中国和日本的权益祷告。我们不责怪任何人,他们不过是主仇敌手中的工具。主,我们在祢的旨意中站住。主,粉碎黑暗的国。主,逼迫祢的教会就是逼迫祢。”①

也许有些基督徒看到这段祷告,不能深入领会。但这个祷告能抓住众人的心,并成为参与此次聚会的人难以忘怀的回忆,确实是有讲究的。这个祷告是倪柝声当着一位日本基督徒的面献上的,发生在一九三八年七月二十二日,那时侵略的日军大肆破坏,日益加剧。到九月三日,第二次世界大战全面爆发。于是在十月的第一个主日早晨,倪柝声要求教会为欧洲紧张的情势祷告。他请求几位弟兄与他一同带领会众,他把自己和教会一同带到神的面前,不求别的,只求神的旨意行在这次危机中。在这令人相当感动的时刻之后,许多人记得他的结束祷告,他说:“主啊,我们能说祢的教会为此祷告了!”紧接着,礼拜一的祷告会,分在城里几个家中举行,信徒们迫切向神诉求,不让日本人闯入租界区。

为了帮助信徒澄清观念,倪柝声于一九四〇年初,发表一篇谈话,讲到“不是为中国人(英国人或美国人),而是为基督里的男女”。他教导神治理世界之主旨的祷告态度。他从波斯王古列到西班牙的无敌舰队,指出神在世界历史中的安排,都是为着祂自己的子民。他说:“因此,我们必须知道如何祷告。这种祷告是能使英国、德国、中国及日本的基督徒一同跪在一起,并且众人都能为所求的说‘阿们’的祷告。如果不是,那么我们的祷告必定有了错误。我们可以告诉神,日本人对祂的态度。但是,我们也要同时告诉祂,在中国的基督徒及宣教士,在态度上过于倾向于美国。而上次欧战中有许多祷告是不荣耀神的。我们不要再陷入同样的错误中。教会必须能站在超越国家问题的地位上祷告说:‘我们在这儿,不为中国人也不为日本人的胜利祷告,我们只为神所宝贵的儿子之见证而祷告。’如此祷告,就不是虚空的言语。如果整个教会都这样祷告,那么战争必定很快就被神的方式解决了。”②

读到此,有些人认为倪柝声在开西大会上的祷告,乃是上世纪三十年代中的一个启示,这就不奇怪了。因为这个启示告诉我们“神治理世界之主旨的祷告态度”,与“教会必须能站在超越国家问题的地位上祷告”,以及“世界各国甚至敌对国的基督徒能跪在一起说‘阿门’的祷告”,而不是“为中国人或日本人的胜利祷告”。

这样看来,启示与人的情怀是相对的。什么叫人的情怀呢?世人不必去谈,但根据我的观察,在基督徒中间,这种情怀特别严重,尤其是显于宗教情怀。什么叫宗教情怀呢?如有的基督徒认为,不信耶稣的就该下地狱,那些不信神的国家就该灭亡。因此缘故,一旦发生战争,只要是西方所谓的基督教国家的导弹扔过去,就拍手称赞。这些所谓信神的人,无视于那些手无寸铁的生命瞬间消失,也无视于那些孤儿寡母流离失所,被迫逃离家园,更不顾那里还有我们的弟兄姊妹。他们把战争看作平常,只读了旧约里的神(战争实质是把罪恶除尽),却看不见新约里耶稣的慈爱和怜悯。于是乎,那一种宗教的情怀不仅蒙蔽其双眼,而且导致其失去人的人性,并对神所造的生命连最起码的尊重都没有,甚至轻视或不屑一顾。

这种宗教情怀显于眼前的,就是有太多基督徒抱着美国的大腿,又把以色列看作自家亲戚一样。我翻遍整本圣经找不出有什么样的依据,来支持抱美亲以的。按事实说,美国在历史上虽曾被神所使用,如成为清教徒的乐土,又帮助以色列复国。这是神兴起美国,利用美国,为祂旨意效力。但如今的美国确已恶贯满盈,不仅霸权,而且肆意贱踏生命,是最不和平的世界流氓。从旧约列王列代的教训看,得出一个结论:先恶后义必为义,先义后恶必为恶。一个人,一个王,一个国,都是这样;神若不赏罚分明,就不是祂的个性。看看伊拉克,看看利比亚,以及那些饱受战争苦害的难民,都是美国发动战争所造成的。美国的清教徒精神,使他们在美国创业,开拓疆土、扩大产业、并以增加财富视为天职。正如美元上所印:“我们信靠上帝”(In GOD we trust)或“神与我们同在”。但是,这种精神已经演变为掠夺和杀戮。所谓的战争,不过都是冲着美元去的;美元流向世界,财富流向美国。所以在过去二十年里,美国是世界上唯一连打过四场对外战争的国家。为什么要如此频繁地发动战争?开战的理由十分充分且冠冕堂皇,谁会把它们与纸币联系在一起?只不过是为美元而战,这就是美式战争的全部秘密。

美国虽是个主要信奉基督教的国家,大部分的美国人都信奉基督教,总统宣誓就职亦是按着圣经祷告,但它真算不上是纯粹的基督教国家。很多华人认为美国是一个“基督教国家”。如果这么讲是指美国的官方国立宗教(国教)是基督教,那就大错特错,与事实完全不合。因为美国的宪法是禁止政府“设立宗教”的,就是说禁止政府把某一特定的宗教设立为“国教”。另则,现今的美国,不仅有州立法,甚至还有些基督教会支持同性恋,并公开任命同性恋者为牧师和执事,这些都是圣经所禁止的。可见其信仰上的堕落程度。今天的美国需要反思和悔改,需要在神的面前谦卑下来,而不是继续依靠自己的经济,军事和技术力量骄傲自恃。当一个国家在背离神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时,被嘲弄的并非神。因此,美国需要为自己的道德沦丧悔改,否则必重蹈历史上诸王诸国的覆辙。

再看以色列,谁都知道以色列民族是神所拣选的。这是神要实现对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的应许。当我们读旧约时,就清楚以色列的历史,以及神在其间是如何主宰的。从以色列的历史而言,以色列人虽敬拜神,但向来就是顽梗、悖逆和不信的,直至到了新约,犹太人与罗马联合,把主耶稣钉上十字架。从应许而言,只因犹太人的不信,才使我们这些外邦人,如今是基督徒,成为神对以色列人列祖所应许的答应,多如天上的星、海边的沙。

一面说,犹太人连主耶稣都杀了,基督徒应当恨才是;另一面说,犹太人放弃了机会,才使基督徒有份于神所应许的福分。但为什么有那么多基督徒看以色列像亲戚似的呢?我思来想去,原来并非因以色列民族是神的拣选,也并非因圣殿在耶路撒冷,无非是有太多信徒被宗教情怀所使然。

当这种宗教情怀在人的心里,根深蒂固,久而久之,就失去了倪柝声那样的启示,以及启示中的胸怀,反而变得狭隘和目光短浅。如美国对别国发动战争,如以色列对周边国家频繁发动战争,我在网络上看到许多基督徒都是向着美国和以色列一边倒。这究竟是为什么?难道他们是在执行神的旨意吗?但我们不要忘了,在末世哈米吉顿的战争中,圣经已经不提美国了。而以色列是要被列国围攻群殴的,到时美国也帮不了它。这里就有故事了;在主基督再临前,美国到底是充当什么样的角色?作为世界警察,历来什么事都要管的,却在那时被圣经忽略了,显然已失去大国的风范和地位。再则,有些解经家认为,末七的来到,是开始于敌基督与以色列国立定七年的盟约。这个盟约很大可能就是“中东和平条约”。又因着敌基督很大可能是从欧洲某国家兴起来的,所以最后帮助以色列议定和平条约的,可能不是美国,而是欧洲共同体。今天的世界局势我们看到,美国虽然仍是一个大国,但是渐渐被许多国家所弃,不过出于国家利益关系,保持表面恭敬,碍于情面而已。另一面,我们也看到欧盟在国际上的地位,渐渐凸现。美国沉下去,欧盟崛起,仿佛也是一个必然的趋势。

至于以色列,将来为什么会被群殴,一方面有神的主宰,最终让犹太人走投无路,然后基督来为他们开路,叫他们仰望并承认这位耶稣是基督,以至于以色列全家都得救。可见那时的情景十分凄惨。但这并非说,以色列就是多么好,而是神不能违背祂自己,为要应验祂说过的话。甚至,现今的以色列宗教政策,比中国和叙利亚都要严禁。在叙利亚,领导者是支持基督教的,基督教界也拥护当权者。可叫人纳闷的是,美国对叙利亚发动袭击,许多基督徒看叙利亚像仇人似的,认为活该;反而对以色列一点恨意没有。另有的人总是抱怨中国的宗教政策,但岂不知以色列国对待基督教更为苛刻么?

无论从圣经,还是历史看,以色列不过是见证神的话,以及应许的应验,并为着神的旨意效力,没有什么可赞美的,基督徒保持一颗平常心就行。如果有人抱着宗教情怀,并凭着感觉说,“这一生一定要去一趟以色列,到以色列去祷告,圣灵会感动,灵命会大增”,其实这也顶多称为朝圣或迷信罢了。对基督徒来说,耶路撒冷不是朝圣的圣地,只是旅游的胜地。

现在我们回过头来看倪柝声的祷告,只有除去人的情怀,特别是基督徒的宗教情怀,才能真正看见那个祷告是启示。否则,正如他说:“有许多祷告是不荣耀神的,...是虚妄的”。怎样祷告,怎么做,也就清楚了,还有待各位细细体会!

(埃辰,2018年6月7日)


①.译自“开西大会,一九三八年”,第二四六页

②.金弥耳,《中流砥柱-倪柝声》,第十三章

「时代职事 > 个人写作平台」「凡署名原创文章,未经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
最新文章
随机阅读
网站名称 职事简介 锡安文学 关于本站 友情链接 关于作者

个人平台 ® 时代职事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