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着主恢复的往前,需要保持谦卑并看见转变的原则

埃辰 • 2018-06-03 •

字号

一九三四年以前,上海的地方教会尚未有长老,那时还是跟从弟兄会的路,只有负责弟兄。这个负责弟兄的名称是从哪里来的?这是从弟兄会的教训,主要是从达秘的教训来的。他有一个观念,认为就时代论而言,使徒已经过去了。长老既是经由使徒设立的,现在既无使徒,因此就很难有长老,只能有负责弟兄,这是他们的逻辑。后来倪柝声认识到:“我们需要长老,但是今天我们是非正式的使徒,因此我们只能指派非正式的长老。”

为着这件事,他相当谨慎,并出版了《聚会的生活》这本书。同时,他把“负责弟兄”改变为“非正式的长老”。再后来,他得了更大的光,就非常清楚了,在《工作的再思》一书里,便放胆说“使徒们还在这世上。”他甚至还说出了使徒的定义:使徒就是主所差遣打发的人。所以他说:“今日既然还有使徒,他们所设立的人当然就是长老;并不是非正式的长老,而是正式的长老。”

对于倪柝声的转变,曾经有人定罪他说:“不要听倪柝声,他是一直变的。”倪柝声因他的变被人定罪。当这样的话传到他耳中时,他说:“对,我是一直变的,我们需要变。”⑴

不光是设立长老这件事。一九三五年十一月,倪柝声在泉州交通到“全国工作分区计划”,定规到大城市开展主恢复的见证,也定规各区域的负责人。他说:“...这样的分区好像使徒时代,不仅耶路撒冷是中心,安提阿也是中心。他们分犹太人区和外邦人区,彼得等负责在犹太人中间的工作,保罗等负责在外邦人中间的工作。工作虽有分区,但交通还是一个。”⑵ 在那时候,多数的同工都留在一个地方,没有出去广传福音,建立教会。

到了一九三七年一月,主又给倪柝声看见在新启示上的工作方向,他非常着重使徒,使徒的脚踪,而后是教会的建立,再后是使徒们设立长老,长老们治理教会,使徒们到各处去照顾。他又特别指出:“一个事奉主的人,最好不要长久留在一个地方,应该多往外去。主给我们真理的亮光多一些,那不是仅仅为着我们,而是为着所有神的儿女。”⑶

再到十月份,在同工聚会中,倪柝声正式地说到安提阿的原则,就是出外作工的路线。他从经文来探讨教会生活中的“神的路线”,所引用的真理大多数是经过逐次学习及过去几年的经历,加上因领受了更大的亮光而作的调整。倪柝声在《工作的再思》“引言”中说:“如果我们不骄傲,如果我们更谦卑,我们就能得更多的光,就能更清楚明白神的心意。可以说,我们的宣言就是没有一定的宪法,乃是随着圣灵从一本开放的圣经里,随时领受新的亮光。我们没有什么是最终决定的,什么时候一这样,我们就把圣经亮光的门关了。我们必须时常把我们的心开启,预备接受神新的光,免得我们落在神的旨意后面。我们是何等乐意知道我们自己的错误!但愿神不丢弃我们,将我们留在黑暗里,叫我们错了而不知道。”⑷

最后到一九四八年,倪柝声说:“从前释放的《工作的再思》信息,是看见安提阿的路线,但还不够,还要看见耶路撒冷的路线。”这就是住定下来的路线,主要的是叫同工留在大城市,帮助建造地方教会,在地方上作刚强的见证。他说:“你们都要到一个地方住下来,并且在一区之内,选择一个比较大的地方作中心。同工们都住在那里,重要的同工也要在那里作长老,并且作带头的长老,带领那里的教会。”

随着亮光的逐步开启,倪柝声的交通以及所带来的教会实行一直在调整,一直在变;这也指明主恢复里的实行的确会有改变。因着这样的调整和改变,他曾被人定罪,甚至新加坡有一位同工说,从前他们很尊敬倪柝声,只因为一会安提阿的路线,一会耶路撒冷的路线,使他们向倪柝声关闭。而李常受和倪柝声必然是站在一起的,所以后来他们也向李常受和他的同工们关闭。⑸

耶路撒冷的路线,这种作法在地方教会实行了多年。直到一九八四年十月,主在我们中间开始了新路,以完成祂的恢复。李常受说:“从一九八〇年起,我开始察觉,我们多少变得有点迟钝,对我们中间属灵的光景和情况没有多少感觉。多年来,我们只照着我们藉着倪弟兄所看见的往前,我们无意疑惑我们该不该仍旧继续在那条路上,我们没有察觉自己是多么老旧,多么冷淡,多么停留在我们老旧的实行上。这实行在一九四八年是新的,但到了一九八〇年,已经变得不再是新的了。我们在一九六二年,带着我们照那藉倪弟兄所得着关于耶路撒冷路线之异象而有的实行,将主的恢复带到美国。在前十年里,这恢复又新又活,不像已过七、八年那样又冷淡又老旧。这冷淡且老旧的光景和情况,台湾比美国更严重。...从一九八〇年后的五年间,每当领头人来到美国和我见面,我总是慎重且彻底地嘱咐他们,甚至警告他们,那里的工作不能这样继续。...为什么在为主作工的事上,我们会停留在老旧里?这是天主教的作法;从教皇制度建立以后,天主教的规条存在了十四个世纪多,几乎没有任何改变。我们多少有点一样。”⑹ 这是使李常受重新考虑地方教会的作法并开始新路实行的主要因素。

本篇信息是告诉众同工和众信徒,在已过的历史间,主恢复里的实行并非一直不变的。以倪柝声在《工作的再思》“引言”中所说的,假如我们一直保持谦卑,而神向我们不断地施怜悯,将来我们还会有更进一步的调整。倪柝声在此特别强调,不要骄傲,不要仅仅遵守事奉的外在形式,不要把一切属灵的真理作成规条。因为任何出于神的事,无论是内在的,还是外在的,若是在灵里就是生命。若是在字句里,就是死。譬如,当倪柝声在这本书里说:“我们就是今天的使徒,正式的使徒,不是非正式的;我们所设立的长老,也是正式的长老;这些长老所治理的教会,就是正式的教会。”等这本书出版后,确实有许多人乃是照着字句,守规条,而不在灵里,并开始认为自己是使徒,实际上他们是自选的使徒。⑺

照着今日的情势看,国内也确实有许多地方,把真理作成了规条,又如把“一城一会”演变成抢地盘。他们自以为是在持守真理,但是若在字句里,只是在道理里,却不在灵里,也不在合一之灵的实际里,连召会的立场和见证都失去了,仅仅遵守外在的事奉形式,还扯个大旗竖在那里,又有什么意义呢?不光如此,我们是否能保持谦卑,并承认那种冷淡且老旧的光景?反而,我们自以为看见了“更多的光”,却无法正视消极的情形,也没有悔改,这就叫人很难更清楚明白神的心意。甚至有些地方有些情形,是不能去碰的,即使是一种普遍的老旧的实行,也是不能去改变或改正的。否则就是异议,就是发表意见,这是何等短浅且可怜的说辞啊!

然而,《工作的再思》出版几十年后,李常受对进一步的亮光,他总结说:“这件事证明了我们中间三点的原则:第一,证明我们在主的恢复里,不是一次判定就永远不改。因为主的恢复是向前的,今天我们所看见的只有这么多,我们就照着这么多往前;再过二、三年,我们看见得更多,当然就要在新的看见上改正、往前;再过一段时间,又往前了,自然要再改。第二,证明我们并不是盲目的、绝对的跟随弟兄会。有些地方我们得他们的帮助很多,这是确实的;然而我们一旦发现他们的错处、弱点,就把那些放弃了。我们有圣经的证明,我们乃是照着圣经往前。第三,证明我们无论怎么讲,都是绝对照着圣经的光,照着圣经的真理而行。虽然我们注意重点,不注重“毛发”、小点,但我们还是尽力照圣经的亮光而行。这是我们的态度,也是我们的存心,更是我们所站的立场。”⑻

(埃辰,2018年6月3日)


⑴.李常受,《正当教会生活的恢复》,第十九篇

⑵.《倪柝声文集》,特会、信息、及谈话记录(卷一),第二十四篇

⑶.李常受,《召会的历程》,第十七篇

⑷.《倪柝声文集》,工作的再思,“自序”

⑸.李常受,《历史与启示》,第十一篇

⑹.李常受,《长老训练(八)-主当前行动的命脉》,第六章

⑺.李常受,《哥林多前书生命读经》,第一篇

⑻.李常受,《历史与启示》,第三篇

「时代职事 > 个人写作平台」「凡署名原创文章,未经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
最新文章
随机阅读
网站名称 职事简介 探寻印记 关于本站 友情链接 关于作者

个人平台 ® 时代职事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