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让我爱”的故事

埃辰 • 2018-06-07 •

字号

我是二十三岁得救的,得救后不久,我这个果子就被交给身体。于是弟兄们乐意成全我,或带我去长见识。记得那是十二月份,天气已经转冷,有一位弟兄带着我,我们乘了半天汽车,到达苏北某地。在那里与弟兄们相见,然后又有弟兄带我去乡下,到偏远之处。在那里,我又看到许多年轻的弟兄姊妹,大概有几十个。

我是来参加年轻人的成全训练的,为期三天。训练的场所比较简陋;讲台上,一张黑板,一张桌子,下面都是窄木板当课桌,众人坐在小板凳上,或砖头上。其实,这并没什么,我一点也不嫌弃。那时我见到这类的情景很正常,因此缘故,再看那地的福音是何等兴旺,倒是激励我更爱主,更有追求。

印象中是训练的最后一天晚上,黑板上写着一首歌词,名叫“属灵金言”。那时的诗歌本上没有这首,众人都稀奇,因为从来没听过。成全我们的同工,在诗歌方面也很有恩赐,当他把歌词写在黑板上之后,就略作介绍,这是倪柝声弟兄的一首诗歌。然后他带我们读几遍,读完他就开始教唱。说实话,当时我学这首诗歌十分为难,因为眼睛高度近视,那天眼镜也坏了,黑板上一个字都看不清楚。所以,当弟兄姊妹都在看着黑板学唱时,我就只能熟悉旋律。这样,学了一阵,大家也自唱几遍,聚会就结束了。

趁着就寝前的短暂时间,我就跑到黑板前,把歌词全部抄下来。按着训练的规定,就寝时不能交头接耳,或有人私开小灶亮着灯啥的。我知道这点,就赶紧在心里默背。等到熄灯时,我就把这首歌词背下来了,但还不太熟。当时我们弟兄们都是打地铺,一个挨着一个睡;把那些窄木板和砖头之类收拾完毕,那间屋就是我们的寝室。因为睡得较早,我一时无法适应,所以就把那已经背好的歌词,在脑海里翻来覆去地回味。等到第二天清早起床后,再把歌词拿出来看几遍,像这样,就把歌词背熟了。

我清楚地记得,吃完早饭后的小聚会,大家都站起来唱着这首诗歌。我也跟着唱,无论是歌词,还是旋律,都熟记于心。在我估计,那一批的年轻人中,我是第一个把那首诗歌拿下来的。特别是歌词,我越背越唱越宝贝。我也有一个负担,就是回去后,在小排中教大家唱这首。因此,在我回程途中,就不停地吟唱。等到家后,当晚聚会我就把这首诗歌教给大家。但有的姊妹觉得羞愧,因为她会唱几百首诗歌,可这首从未听过;也有的弟兄说,这首歌词太好了,但是经历太深了,普通人也难以达到这个境界。

而我就是喜欢这首,后来我把歌词写在圣经背面的扉页内。一年后,我离开那里,独自到南方去。人在外漂泊,心里空虚无比。虽然走到哪都带着圣经,但是很难去打开读,只是感觉圣经带在身边,心里似乎受点安慰。有一天,我坐在无锡太湖公园的一偶,看着大人们带着孩子在放风筝,那个场景非常甜美,其乐融融。我心里想,自己何曾不是如此,从前与弟兄姊妹在一起聚会,不也是这样吗?想着想着,情绪低落,灵里受压。我就情不自禁地拿出圣经,随意翻翻,看到扉页上的那首“属灵金言”,又禁不住流下泪来。但不知为什么,我的里面困迫,有一种声音在催促我,要我立即跪下去祷告。我看看四周,草坪上有许多人,我就回应那个声音:“这样好吗?被别人看到怎么办?”可是,那个声音好像含有某种力量,不容我讲理,只是说:“你跪下吧!”于是,我也不顾及什么了,就直接跪下去。当我跪下去时,我不知要祷告什么,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所幸就唱“让我爱”。我这个人唱诗歌,通常第一遍找不到感觉,但唱到第二遍、第三遍时,感觉就来了。

我就跪在那里,唱着“让我爱”,越唱越流泪。一遍接一遍,我也忘记唱到第几遍,直至我没有泪可流了。然而,我顿时感觉在我身上有了一个奇妙的变化。先前的那种低落没有了,灵里也得释放了,全身都轻松了。从前听别人讲圣灵的充满,可我却从来不清楚那是一种怎样的体验。但那个时刻,我整个人就像被圣灵紧紧抓住,把我罩在那里,我也不再顾及有没有人看见我的异常行为。所以在那个时刻,我也把自己再次奉献给主,并立志要好好读圣经。

从第二天开始,我就天天背圣经,直至用半年时间,背完新约后二十二卷书。我还记得,这期间有一天,大概是两个月后,我走在路上。一边走,一边默背以前背过的;我通常是隔几天就会把以前背过的,在脑海里快速默背一遍,以免忘记。那天我走在路上,也是这样背的。背着背着,我感觉像是天为我开了,我整个人沐浴在光中,脸上充满喜乐的表情。我又感觉全世界都是我的,而我是主的。这样的光景,持续了约十几分钟,直到我走完那条路。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圣灵的浇灌吧!

我信主至今已有十几年,只有那个时候,我曾经历了圣灵的充满和浇灌,之后再没遇碰过。这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所以每当我想起那段经历,又不免想起“让我爱”这首诗歌。后来有段时间,我与礼拜堂的信徒有所接触,也把它介绍给好几位信徒,他们读完歌词都说好,也会唱了。但,许多人唱这首诗歌,灵里若无感动,也确实难以体会诗歌中的意境。

有流传说,这首诗歌的词作者是中世纪的圣法兰西斯(又名方济各),当倪柝声翻译时,又加上末了的数行,曲子是林知微姊妹谱的。然而,追究诗歌的词作者是谁,若说是圣法兰西斯,又好像站不住脚,虽然圣法兰西斯有一首著名的“和平祈祷词”,与这首很像,激励了许多爱主的圣徒,但是从风格到内容却很不一样,并且在天主教的网站上根本找不到这样的诗歌,更何况与倪柝声同工几十年的许多弟兄都能见证这是倪柝声生前所写的。

归根结底,不管诗歌的词作者是谁,这都是倪柝声一生的真实写照,也是圣灵在人里面谱写的爱的诗篇,现今可以唱颂了。李常受弟兄晚年说:“今天你们若是到我的睡房去看,我睡房没有别人的相片,只有倪弟兄的相片。还有倪弟兄所说,‘让我爱而不受感戴’的那篇文字,挂在我睡房的一边。我怀念他,我永远怀念他。”

歌词:

“让我爱而不受感戴,让我事而不受赏赐;让我尽力而不被人记,让我受苦而不被人睹。只知倾酒不知饮酒,只想擘饼不想留饼;倒出生命来使人得幸福,舍弃安宁来使人得舒服。不受体恤,不受眷顾;不受推崇,不受安抚;宁可凄凉,宁可孤苦;宁可无告,宁可被负。愿意以血泪作为冠冕的代价,愿意受亏损来度旅客的生涯;因为当祢活在这里时,祢也是如此过日子。欣然忍受一切的损失,好使近祢的人得安适。我今不知前途究有多远,这条道路一去就不再还原;所以让我学习祢那样的完全,時常被人辜负心不生怨。求祢在这惨淡时期之內,擦干我一切暗中的眼泪;学习知道祢是我的安慰,并求别人喜悦以度此岁。”

(埃辰,2018年6月7日)

「时代职事 > 个人写作平台」「凡署名原创文章,未经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
最新文章
随机阅读
网站名称 职事简介 探寻印记 关于本站 友情链接 关于作者

个人平台 ® 时代职事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