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国内召会改制之初探

埃辰 • 2018-05-10 •

字号

改制的历史

一九七五年九月,李常受到台湾带领。因着台北召会已有二十六年的历史,经过多年的演变,难免有些转变。李常受认为,时间越久,召会的组织越易形成,召会也就越有组织;召会越有组织时,召会就会越堕落。而一个工作或一个召会有没有价值,全看把组织拿掉之后,剩下的有多少。因此,无论到哪里作工,都要尽力避免组织。于是,台北召会按着需要,进行改组、改制;行政简化为两位长老及每分家两位执事,七十七个分家合并成二十一个分家。但同时,李常受盼望在同工中能有更多合适的人被兴起作长老。

在有组织时,有七、八十家擘饼的地方,到会人数是七千多人。经过改制,组织去掉了,众人只照着灵而行,照着灵事奉,都不靠组织,只靠灵行事,结果到会人数从七千减到四千多,有三分之一的人不见了。这证明在改制以前,到会人数有三分之一是靠组织来托住的,此外的三分之二是靠生命。对于这点,有的人说很可惜,掉了三分之一的人数。李常受却认为还不错,把组织拿掉,还能有三分之二,并没有完全掉光。若是公会把组织完全停下,恐怕剩下的,只有百分之十了,大部分都会散了架子。①

从一九八五年初,李常受继续在台北劳苦,带领训练初期的全时间同工,并建立正常召会生活的榜样。有一百三十位青年人进入全时间事奉,仅仅两个多月,有十六队共六百人为着福音被差遣出去。行动的中心、核心,就是那一百三十位青年人。十六队以全新的方式出去,三周之内,他们就浸了一千九百七十五人。这是出自没有老旧的传统,也是改制实验的开头。②

改制的样板和必要

1、聚会方式偏离主要是由于阶级制度

今天基督徒聚会方式的偏离,原因主要是由于阶级制度。没有阶级制度的建立,就不需要一直有大聚会。我们自己必须承认,我们不仅在传统的影响之下,也在阶级制度的影响之下。地方召会一直实行大聚会,就是实行阶级制度。你也许说,我们中间没有圣品阶级和平信徒。然而实际上,只要你所在地的聚会全是大聚会,那里就有平信徒,而圣品阶级也非常隐密的在建立着。惟一能消杀并拆毁圣品阶级、平信徒体制,并毁坏阶级制度根基的,就是小聚会。

2、会中存在控制的事

一九七六年,我交通到马太二十三章时,曾很强的反对控制的事。一九八四年二月在长老训练中,我更强的反对控制的事。然而,有些人漠视这话。只要地方召会中有控制,就有阶级制度的建立。所有领头的人都需要将召会释放给圣徒们。...我的一切教训和信息,都是向众召会传输异象,让这异象来控制人。这种控制不是人的控制,乃是借着属天的异象而有属天的控制。我鼓励所有的长老这样作。要从控制圣徒转到在话上劳苦。有些长老害怕失去长老职分。他们恐惧战兢要保有他们的地位,为要把所在地的召会摆在他们手下。

3、建立小王国

今天难处的根是长老们想要保有一个小王国,而同工们则受到试诱,要在主所祝福之恢复的范围里作一番事工。长老若是无意保有自己的王国,就不会有难处。长老不控制,他们不害怕失去地位,他们愿意看见每个人都强过他们。...有些同工喜欢留在恢复里,然而却作自己的工作。难处的根就是要作“工作中的工作”。...我们必须记住,在主的恢复里,难处的根首先是长老要保有一个王国,而同工则要利用这个恢复的范围和祝福,作另外的工作。③

4、走下坡路

约在一九八〇年,我开始注意到那里的工作和召会在走下坡路。一九八〇至一九八四年,我和那里的领头人有很严肃的谈话,告诉他们应当考虑他们的作法。他们现有的作法不管用。然而,一旦我们陷在一件事里面,就很难从其中出来。也许局外人看得很清楚,但自己却被所实行的蒙蔽了。④ 到了一九八四年,我看见我们中间落下去的光景,许多圣徒都在半睡眠状态中,我里面很受重压。当时,我知道这种情况绝不是去各处开几次特会所能解决的,乃是必须从根彻底作起。⑤

对改制的基本认识

1、何谓“改制”

关于“改制”,当李常受弟兄使用这词时,他不是指地方召会在神前的地位、或性质、行政次序及众召会之间关系的改变。“改制”乃是“恢复”。恢复“神所命定照着圣经所启示事奉和聚会的路”(简称“神命定之路”),脱离基督教的遗传,人意的宗教、人类的文化、属人的哲学,等。好在地方召会中,启发成全圣徒生机的功用,带进神圣生命的流通,执行神圣的经纶,达于神的建造(基督的身体),终极总结于新耶路撒冷。在《新路实行的异象与具体步骤》一书,他又交通到:虽然我们用“改制”一词,但我们不是改变一种作法,或一个制度;我们的目的,乃是愿意在今时代,看见主和祂的身体,在祂的恢复里得着开展。

2、不是改真理,而是改实行

我们不能改变地球,但我们能改良环绕地球的交通工具。我们也不能改变真理,但我们能改良我们的实行。已往我们对聚会方式的实行,多少有些受传统方式的影响。我们生在传统的事物里,且被这些事物包围,我们很难放下这些事物。…也许我们在自己的传统里…。在新的行动,就是主今日的行动里,我们百分之一千喜欢回到圣经。⑥

3、不成为接纳的条件

你们是地方召会,不在于你们是否接受这条新路。这不是一种运动,也不是承认一个召会是地方召会的条件。无论你们接受不接受这条路,只要你们站在召会的立场上,不仅承认你们的召会,也承认所有在恢复中的召会为地方召会,你们就是地方召会。倘若一个地方召会不接受这条新路,我们就不再承认她是地方召会,这会成为宗派。这不是主的恢复连同包罗一切的召会生活的实行。⑦

4、不是强制,而是提议

一九八四年十月,李常受写完新约恢复本的注解,即刻来到台湾推动新路,看出他的殷勤与托负感。他“提议他们(长老、执事)作一次革命性的改变”。⑧

5、尝试研究

从八四年我回来改制,开头的时候就一再声明,由于这一条新路我们自己并没有走多少,所以我们在这里乃是试作。我们需要很多的研究,而全时间训练中心乃是我们的实验室,所作的都还没有定型。所以我们的训练怎么作,人且不要批评,因为还不是定局,还不到下断语的时候。⑨

改制历史中主要实行的点和劝勉

1、小排聚会拆毁圣品阶级

惟一能消杀并拆毁圣品阶级、平信徒体制,并毁坏阶级制度根基的,就是小聚会。

2、同心合意,殷勤劳苦

全世界向主的恢复都是敞开的。我恨我们没有那么多适当的人出去扩展主的恢复。我期待并盼望你们许多人被兴起,比我更为有用。你们许多人能作见证,我没有把主任何的工作保存在我的“口袋”里。我请求你们忘掉控制别人。让我们作服事圣徒的奴仆。不要存心在主的恢复里作另外的工作,主的恢复已经有独一的工作。⑩

3、多项恢复

恢复新约福音祭司的体系;恢复基督身体的生机,个个肢体都是活的,满了灵,满了生命;恢复以弗所四章,所有有恩赐的人都成全圣徒,作职事的工作;恢复林前十四章,个个圣徒达到为主说话,作申言者的境地。

 4、过主今日恢复中的召会生活

如:晨晨复兴,日日得胜。活在灵中,事奉照着灵而行。同心合意,彼此和谐。不受教训之风吹动,不传与神新约福音祭司体系不同的教训。⑫

今日国内召会的情势

1、“一地多会”普遍

从南往北,从东往西,一地多会的情形非常严重,轻则一地两会,重则一地五会,甚至听说还有一地八会的。每一班都说自己对,自己是正确的;每一班都拿着职事的话,每一班都说自己是主的恢复,每一班都跟随时代的说话。结果,如一地八会的,那里起码有七个宗派,剩下一个在本地往往处于半死不活的状态,叫局外人说不上她的情形。

2、控制的事并不少见

有些地方,召会被控制在一个人手里,或几个人手里,小王国小山寨出尽风头。领头者犯罪可以借“不摸消极”敷衍过去,很难采取召会的对付。为财为利为私心,就是要牢牢控制信众。并且有些地方实行统一,打着“一城一会”作为招牌,实行市区管辖县城,县城管辖镇村,财务要上缴,统一规划安排。甚至有的地方本来市区没有召会,于是有些人看着像投资项目似的,硬要移民几户过去,不是为传福音,而是建立金字塔式的“市行政机构”,凡是县或镇不服从的,一律采取孤立手段,对外称其搞分裂,不让外界与其有交通。

3、组织泛滥,阶级突出

有些地方比组织的基督教还要组织,不管是长老还是同工,就像捧着金饭碗,害怕失去失去职分,下岗是绝对不可能的。自己自动下岗,更是万万不可能的,除非老了不能动了。而阶级制度主要表现为召会的决议,从来都是几个人定规说了算,只要信徒听从身体。

从圣经看,召会正当的实行,并不像天主教、推雅推喇那样专制,也不像老底嘉那样民主,召会里应该是耶路撒冷的原则。耶路撒冷是所有的弟兄都讲话,而让负责的弟兄来断定。当初,耶路撒冷的会议是使徒和长老的会议,不是召会的会议,责任是在使徒和长老身上。然而,那里有一班人,从前是法利赛人,今天说就是信徒,他们对割礼这件事有看法。于是辩论已经多了(徒十五7),使徒们才站起来说话。

这里给我们看见,召会定规事情,不是像推雅推喇,上头一两个人定规了就算,乃是全体弟兄们都有讲话的机会,不只讲话,还有辩论。每一个人都可以说,都可以辩论,但不是一直辩论下去。直到辩论多了,话说得够多了,才让负责的弟兄,或在神面前有属灵分量的人,作长老的,作使徒的,他们来说他们的意见是如何。听了那么多之后,所有负责弟兄的意见都是相同的,他们就这样断定下来,别的弟兄也得学习接受这个意见。所以说,“那时,使徒和长老并全召会,定意…”,这叫作召会的办事,但并非交给投票,最终的断案是交给在属灵上有分量的人。

更进一步讲,耶路撒冷的会议,那场聚会虽然是使徒和长老的事,但是让弟兄们说话,让弟兄们全体要来的都可以来,要说话的都有机会来表示他们的意见。这确实是圣经里面安排事情的原则。这样作的时候,至少是叫有属灵分量并对的弟兄,或负责的弟兄,在那里听的时候,知道怎么样断定。然而现实中,许多在召会里负责的弟兄,缺少这个听话的习惯;只听某个人的话(如有名望的、亲密的),或只听几个人的话,没有听所有人的话。负责的弟兄,有权柄的弟兄,是有能力能够坐在那里听所有反对的话,而不是一味打压或遮掩。故此,倪柝声弟兄这样说:如果有一个弟兄不能听反对之人的理由,那这个弟兄就不配作召会的领头。⑬

实质上,耶路撒冷的决议,并非使徒们说了算,而是基于众人的辩论,然后他们才站起来说话并决断。但是,在召会中,当众人的辩论没了,工人们也不听众人的声音,只是极少数人在那里交通,或代表身体,这乃是对“身体”实行的误用,从而树立错误的榜样和典型。另则说,召会中这些代表权柄的,不能容忍信徒发表异议,不能允许他们发表意见,不能听到别人说一点不好,这是什么呢?肯定一点,绝非耶路撒冷的原则,也非召会办事的规矩。久而久之,组织形成,圣品阶级形成,都是隐形地存在着。最要命的,这种误用变成理所当然,演变成命令和服从或执行。其实,这也是滥用“身体”一词。

4、属灵光景走下坡

许多地方都在抢地盘,许多地方都在相互指责,没有同心合意,没有和谐。工人们忙着他们不该忙的,忘记本分是牧养信徒。一年七次《晨兴圣言》演变为主粮,万事大吉,导致许多信徒要么消化不良,要么面黄肌瘦。不为召会扩展找出路,喜欢海内外到处跑,拉关系,回来举大旗,写着“我是正统”。实质上自己的召会立场对不对呢,有些地方已失去召会的见证,却是太有恩赐忽悠跟随的信众的。

再则,信徒享受高峰真理的灌输,走出去,讲出来别人听不懂;无法去化解所享受的,只是照搬硬套,练嘴皮子一个比一个溜。职事的话,出口成章,属灵一套套,但能咀嚼消化的极少,能消化过变成自己的出口,少之又少。这个责任完全归咎于领头者,每次特会来了,自己先练“听抄”,免得叫人看出自己里面没货。然而,许多领头的,自己都是缺乏对基督的经历,可想而知,那里信众的属灵情形了。总体而言,普遍都是这样,仿佛已成习惯或定律,不能轻易去打破那种状态的。

小结

在此我只是提及改制的历史,以及相关的内容,并略略说到今日国内召会的情势。要不要改制,并非我说了算的,也不是几个人说了算的,因为现今无人能有这个能力去撼动什么。退一步讲,那时李常受弟兄也是说,提议,尝试和摸索。并且在他交通出来后,也有些领头的,是不去理会的。而我的这点负担,只是把这件事提出来,算不上什么。要不要改制,怎么改制,每个地方先要有认识,然后要有交通和考量,怎么做,就是后话了。但有一个不得不承认的事实是,若不改制,国内召会情势必会愈发严峻。改制乃是“恢复”,才会使主的恢复更加往前。

 (埃辰,2018年5月10日)


①.李常受,《划时代的带领—带领圣徒实行主所命定新路》,第十三篇

②.李常受,长老训练(八)—主当前行动的命脉,第六章

③.李常受,长老训练(五)—关于主今日行动的交通,第六章

④.李常受,长老训练(五)—关于主今日行动的交通,第四章

⑤.李常受,《关于生命与实行的信息(下卷)》,第二十三篇

⑥.李常受,长老训练(七)—同心合意为着主的行动,第一章

⑦.李常受,长老训练(七)—同心合意为着主的行动,第八章

⑧.李常受,长老训练(五)—关于主今日行动的交通,第四章

⑨.李常受,《关于生命与实行的信息(下卷)》,第十六篇

⑩.李常受,长老训练(五)—关于主今日行动的交通,第六章

⑪.李常受,《主今日恢复中的召会生活》,第四篇

⑫.李常受,《主今日恢复中的召会生活》,第五篇

⑬.倪柝声,《教会的事务》,第九篇

「时代职事 > 个人写作平台」「凡署名原创文章,未经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
最新文章
随机阅读
网站名称 职事简介 探寻印记 关于本站 友情链接 关于作者

个人平台 ® 时代职事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