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中常被误用、套用和乱用的三点

埃辰 • 2018-03-31 •

字号

如果我们读了教会历史上的改教及复兴运动,就会发现那些被神使用的人,在他们身上或多或少具有以下特点:

1.不满足于现状,不囿于死沉和形式,有革新的精神;

2.追求真理的纯正,不怕得罪人,甚至有殉道的勇气;

3.对信仰非常理性,惯于独立思考,不盲从不随大流。

试想,如果他们只是一味地盲从、服从领袖或教会(基督的身体),做一个听话懂事的信徒,后来又怎会有改教和复兴?但我们回头来看,那些“反叛”的特征,正是神使用他们的因素之一,成为改教行动的表显。又因这种革新精神,才使得圣灵的水流藉他们得以往前,否则就没有出口。历史如此,现在和将来都是如此。一个派别、一个团体、一处教会,时间久了,组织自然形成,一些不符合圣经的,或更多带着人意的,以及异教的东西,就会掺杂进来。严重的,腐化、罪恶和败坏,到处滋生。如果谁说他们的教会是完美无缺的,这只表明打自己的脸;若是这样,就无需用话中之水来洗涤洁净了(参弗五17)。因而,我们的态度如何,教会的情形就如何;态度决定教会的属灵光景,这是至关重要的。

下面就着教会中常被误用、套用和乱用的三点,做些细解分析:

第一,不看消极

圣经中有三分之一的篇幅是讲到消极的,为什么神不把消极抹去?乃因这是在现实中可能或必然会发生的。消极的存在,是作为失败的忠告,人从这教训中吸取教训,才能成为成功或得胜的借鉴。盲目地掩盖或遮丑,只会使事情越来越暗昧,无助于往好的方向发展。但是,圣经中也有“不看消极”的事例,如挪亚醉酒,含就是看他父亲的消极,传播并受到咒诅。这个事例所带给人的只是一种属灵看见,亦仅适用于此。倘若将它当作真理普遍教导,或过分提说,乃是错误的。因为无论从圣经本身,还是教会历史看,都不适用。反之,这种教导的灌输,会导致对教会中的罪恶和败坏无视,各人视若无睹,或掩耳盗铃,实际上这是一种装作的自命清高和真实的麻木不仁。

倘若不看消极,改教的先锋们便是无事生非,存心捣乱的,他们都是发表个人意见者。然而,可有“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态度呢?如果没有,恐怕连自知都没有了,也没有悔改,更非在光中行,不过仍是在黑暗里。圣灵的水流涌到一个地方,众人都不看消极,那里却仿佛只有一群机器人,什么都习惯的,什么都习以为常了,大家浑浑噩噩。像这样,水流就无法往前,最终只能成为一潭死水。没有革新或改制,潭水就愈发浑浊,没有往前的出口,也就难以流进新鲜的活水。

第二,权柄论

虽然圣经中有属灵权柄的启示,即代表权柄,神喜欢神治,不喜欢民主,如老底嘉教会,其原意就是唯恐带进平民(或平信徒)的意见和决断。但是过于抬高权柄论,乃是过于抬高人自己,因为太高看这堕落的人了。权柄论,应用于属灵的人,自有生命之律的运行和约束,合情合理,也在神治的范围之内。可现实是,谁是那属灵的人呢?谁才有资格作代表权柄呢?因为神不可能直接发给某个人一份聘书,所以就衍生出一些非属灵或假装属灵的领头人。一旦权柄论发生在这些人身上,带来的结果就是:自居或自封权柄,高举权柄,滥用权柄,并叫人服从这权柄。严重的,权柄论会导致异端邪教,如常受主派\东方闪电,起初就是接受并鼓吹权柄论。

因此,我本人不反对权柄论,却不提倡。对于某些不太正常的教会,如那里比较混乱,或有专制独裁,教会只在某个人或某几个人的手里,在特定的情形下,应采取民主制,这是现阶段对“权柄团队”最好的约束,没有别的办法。这种约束,是对堕落之人执行人的律(与生命之律相对),规范并预防一切有野心的、懒惰的、贪财的,和各种犯罪败坏的。不合格,就下去,让每个事奉神的人意识到:权柄制并非终身制。

正常的教会,应该尽量采取权柄制,因这是神治;但不正常的教会,就该施行民主制,否则顾此失彼,弊大于利。

第三,听从身体

从圣经看,教会正当的实行,并不像天主教、推雅推喇那样专制,也不像老底嘉那样民主,教会里应该是耶路撒冷的原则。耶路撒冷是所有的弟兄都讲话,而让负责的弟兄来断定。当初,耶路撒冷的会议是使徒和长老的会议,不是教会的会议,责任是在使徒和长老身上。然而,那里有一班人,从前是法利赛人,今天说就是信徒,他们对割礼这件事有看法。于是,辩论已经多了(徒十五7),使徒们才站起来说话。

这里给我们看见,教会定规事情,不是像推雅推喇,上头一两个人定规了就算,乃是全体弟兄们都有讲话的机会,不只讲话,还有辩论。每一个人都可以说,都可以辩论,但不是一直辩论下去。直到辩论多了,话说得够多了,才让负责的弟兄,或在神面前有属灵分量的人,作长老的,作使徒的,他们来说他们的意见是如何。听了那么多之后,所有负责弟兄的意见都是相同的,他们就这样断定下来,别的弟兄也得学习接受这个意见。所以说,“那时,使徒和长老并全教会,定意…”,这叫作教会的办事,但并非交给投票,最终的断案是交给在属灵上有分量的人。

更进一步讲,耶路撒冷的会议,那场聚会虽然是使徒和长老的事,但是让弟兄们说话,让弟兄们全体要来的都可以来,要说话的都有机会来表示他们的意见。这确实是圣经里面安排事情的原则。这样作的时候,至少是叫有属灵分量并对的弟兄,或负责的弟兄,在那里听的时候,知道怎么样断定。然而现实中,许多在教会里负责的弟兄,缺少这个听话的习惯;只听某个人的话(如有名望的、亲密的),或只听几个人的话,没有听所有人的话。负责的弟兄,有权柄的弟兄,是有能力能够坐在那里听所有反对的话,而不是一味打压或遮掩。故此,有前面的弟兄这样说:如果有一个弟兄不能听反对之人的理由,那这个弟兄就不配作教会的领头。

实质上,耶路撒冷的决议,并非使徒们说了算,而是基于众人的辩论,然后他们才站起来说话并决断。但是,在教会中,当众人的辩论没了,使徒们也不听众人的声音,只是极少数人在那里交通,或代表身体,这乃是对“身体”实行的误用,从而树立错误的榜样和典型。另则说,教会中这些代表权柄的,不能容忍信徒发表异议,不能允许他们发表意见,不能听到别人说一点不好,这是什么呢?肯定一点,绝非耶路撒冷的原则,也非教会办事的规矩。久而久之,组织形成,圣品阶级形成,都是隐形地存在着。最要命的,这种误用变成理所当然,演变成命令和听从或执行。其实,这也是滥用“身体”一词。

小结

以上三大点,往往存在误用、套用和乱用。稍有不慎,就会走入岐路,成为人放纵败坏逞肉体的掩饰说词,也成为野心家控制信众“正当”的理由,并且成为圣品阶级统治的工具。因此,从经历和事实看,并从教会的实行和真理的实践看,即使是一项顶纯的真理或教导,一旦被过分高举,也会走向片面,甚至偏激。无论何时,在真理上保持平衡,是非常重要的。

(埃辰,2018年3月31日)

「时代职事 > 个人写作平台」「凡署名原创文章,未经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
最新文章
随机阅读
网站名称 职事简介 锡安文学 关于本站 友情链接 关于作者

个人平台 ® 时代职事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