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工是否可以去宗教里被按立?

埃辰 • 2015-10-30 •

字号

负担的话

本篇交通文字乃是根据国内某地之情形而有,其它地方若遇同样问题,不妨参阅。这样的情形,在我们中间确实是难见的,本人也是初次听闻。此番交通,不勉强人接受,仅是把该陈明的说出来,但盼当事人与弟兄姊妹有一个清晰的更多的认识,并照着里面的感觉,且联于身体的交通,在光中而行。

问:请问弟兄,有一位在召会中是服事的,并在训练中心作教师的,但为了一本证,就让宗教人士按立了。回来后,许多弟兄感觉这是对主恢复的凌辱,并违背真理的原则,又造成很大难处。不知弟兄对这事怎么看,望给予回复。

答:这样的事是令人惊讶的,并且发生在一个教师的身上。只要是主恢复里的圣徒,只要他们稍微读一读地方召会的历史,总会听闻初期历史阶段倪柝声弟兄被革除的事。而“被革除”的背景,与这件事是一样的。那么,为何被革除呢?下面我们来看那一段历史:

一九二四年,在福州的召会中开始出现了争议,起因是三位负责弟兄之一的王载,接受宣道会守真堂的创办人吴伯瑞(John Woodberry)的提议:若要公会请他,就必须被按立作传道人、作牧师。于是,王载规定一个日期,预备请吴伯瑞从上海到福州,在会所里给他按手,封立他作传道人。倪弟兄知道这件事后,就不同意,并且释放了一篇信息,讲到“约柜的历史”。他说:“约柜在正当的情形中,是在帐幕里。但以色列人失败后,情形意外,约柜就离开帐幕,搬到另外一个地方。当所罗门作了王,他先到帐幕那里去献祭,夜里神在梦中向他显现,照他所求的赐他智慧。等他醒了,他知道约柜不在那里,他的敬拜也不应该在那里,就回到约柜所在的地方,在约柜前献祭敬拜神。”同时,倪弟兄指出,约柜就是基督,帐幕就是召会的外表;基督不在公会里,基督不在这一套外表里,如按立等事。这一讲,王载按立的事就作不成功,使得他非常不悦,其他弟兄们因对真理不清楚,就都同情王载,觉得倪柝声是个有异议的人。

之后,倪弟兄出远门到杭州传福音,又到南京协助《灵光报》的工作。而此时,王载和其余几位同工却在福州联合起来,说:“倪弟兄不要召会了。”他们就趁着倪弟兄出远门时,把他革除了,为要把他逐出福州召会的工作。有些护卫倪柝声的青年人就打电报和写信告诉他这个消息,催他赶快回去。因着学十字架的功课,布道工作又忙,倪弟兄将此暂搁,不予回应。当他回福州的途中,里面有声音对他说:“不能争,争是血气。”于是,他为了避免分裂,什么都没作,离开福州,暂住马尾附近的罗星塔。他一面觉得自己是个被革除的人,一面觉得不应该有纷争。另外,他也有一个很深的负担,就是专职作文本工作。那时,他写了一首诗歌,来表达他的处境和内心的感觉,前两节是:“我若稍微偏离正路,我要立刻舒服。但我记念我主基督,如何忠心受苦。我今已经撇下世界,所有关系都解。虽然道路越走越窄,但我在此是客。”

弟兄姊妹,这是倪柝声的故事,也是他受苦事例中的一个。如果我们是跟随倪柝声职事的,并与他是站在一起的,我们里面必然会有一种很深的感觉。甚至当我们读完这段历史之后,我们也有同样的感觉,就是我们能够体会倪弟兄所受的苦。而这样的苦,乃是归咎于人对真理认识不清。主恢复在我们中间已有八九十年了,这么多年弟兄们在这件事上看得很清楚,遗憾的是,现今却有人冒出来行历来我们所弃绝之事。倘若倪弟兄仍在世,必会再次受苦,而今也使弟兄姊妹受苦。确实是这样的;今天,若有领头的,不单是行被按立之事,而且就是心里想着往基督教靠一靠,其实就是作了极坏的榜样,并且是要把弟兄姊妹往一个不好的情形里、往基督教的老路上带。虽然或许还没有采取行动,但是作为领头的,若有此行或此想,那实在是极其危险的,因为领头的一举一动一念,不单单是他个人的事。甚至,同工之间产生纷争和难处,受苦的都是群羊。有些苦,虽然表面不那么明显,或并非身体和心理上的,但实质上,影响并不会立刻消除,并且难处始终成为污点,不容易抹去。总之,若有人离开圣经的教导,并离开我们历来的教导和实行,想换成一种发明的,那里定规不会健康。世人都讲苦海和火坑,意思是处在一个不堪的受苦和遭罪的情形;凡是领头者若有偏离的,最可怕的,紧接着就是许多弟兄姊妹被带进这样的情形里。然而,若有人想被按立得着一个证,不是不可以,但他可以去基督教啊,因为基督教才更适合他。但是,一个领头者若仍在主的恢复里,却接受宗教里的一项,这是什么?这是掺杂或混杂。倘若他继续做教师,该怎么教导呢?所以,这件事必须被对付过去才行。

问:李弟兄在《今时代神圣启示的先见》一书里见证倪弟兄反对按立并被革除一事,但那位领头弟兄自认为是众召会带头的,说让这事过去就算了,以后谁也不许再提起,但弟兄们对这事一直放不下,所以本地召会有很大的难处。

答:对这件事放不下,是在情理之中的。假如是一个非领头的弟兄,因真理不清,跑到基督教里被按立了。那么,弟兄们可以私下去交通,陈明我们历来的教导和实行。倘若对方接受,也承认去被按立不对,只要在受影响的小范围作个说明就可以了。或当事人弟兄在聚会中,自己作个说明,那这件事也算过去了,以后都不必再提起。但是,作为一个领头的,其按立之事已被广而告之,并造成很严重的负面影响,那就不是轻飘飘地说声“过去,不必再提”这样简单了。一个人,若真是属灵的,并且认识到自己做的不对,就确实会有卑微的说话和承认错误的态度。这种说话和态度,甚至连世上品行端正的人都能做到。否则,我们就该考量那个人。再则,一个真正有属灵分量的人,要认识到权柄是从神而来的,而不是滥用权柄来掩盖自己的过犯。

对于现今某些地方存在的一些难处和消极,有一种情形是,有些长老同工确实是顾到群羊及基督身体的建造,不让弟兄姊妹过多谈论,以免被传播、发酵,甚至使初信者被绊跌;但另有一种情形是,犯罪者为了掩盖其罪,以此为遮护,所以不让别人提起,也禁止信徒谈论。这就造成那里没有清明的天,并且召会的光景越来越浑浊。正如李弟兄说:“然而不幸的是,在一些地方召会中,天似乎是多云而狭窄的。在那些召会以上的天,是小而狭窄的。那里没有开阔的天,光景是幽暗而碰不得的,使人很难说什么。在这种碰不得的光景中,你说什么都会得罪一些圣徒。无论你说什么,总有一些人对你不高兴。但一个地方召会若是正常的,在其上的天就是清明而宽广的。无论你说什么,都不会有人被冒犯。我们必须来到清明的天之下,这样我们才能与主并彼此之间,都有正常的交通。”

对于某些人总是自认为是领头的,自称他的说话是代表众召会的,李弟兄也说到:“一个正确的地方召会,要有充分而正确的配搭、完全正直的配搭。并且,任何一个地方召会见证的声音,不该是个别信徒的声音,而该是配搭的声音、一个团体身体的声音、神自己的声音、也像争战军队的声音。对于召会的见证,不该是个别信徒一直为那个地方召会说话,乃该是一个配搭的身体发声(大水的声音)作见证;不该是任何个人的声音,而该是全能者的声音(结一24),并且像争战军队的声音。”(参引《以西结书生命读经》第十篇)

其实,李弟兄的这两段说话里,是讲到一个不正确的地方召会的情形,也说到两个点:一、有些地方那里的难处是别人碰不得的,叫人不敢说什么的;二、有的人只看见他个人,看不见召会中的配搭,看不见团体身体。这一种就是他个人代表一切,是能够代表团体身体的,甚至他是能代表神的。从以往事例我们能够看到,有的人是看不见配搭的身体发声的说话,虽然他一个人在那里说,并宣称他可以代表团体身体来说话,但实质上代表不了,不过是代表他个人。若是召会中有人只看到他自己,却自认为他是可以代表众召会的,不过是滥用权柄而已;并且这种权柄还不是属灵的,也不是圣灵在那里运行,只是属灵的权柄被其利用,而成为一种命令或控制的手段罢了。

问:这件事,海外有些弟兄也知道,有的弟兄所给的答复是:“关于按立之事,在主恢复的召会中并无这样的实行。至于某弟兄跑到外面去聚会,在不注意的情形下被按立,并且回来后并没有在召会中做什么,所以弟兄们不必担心他会把弟兄姊妹往宗教里带。李弟兄说,千错万错只要在一里就好。希望弟兄们敞开交通,保守我们在一里。”不知弟兄怎么看?

答:因着国内召会目前的情形似乎太过复杂,所以弟兄姊妹需要对以下两方面作些了解:一、各地的召会,虽联于身体上的交通,但行政是独立的。所以,外来圣徒无权干涉其行政,甚至不好说什么;二、说复杂,其实也并不复杂,复杂都是因一些野心家闹起来的,只要我们守住那份单纯,就一点不复杂。

基于以上两点,我们来看,有些复杂的事,都是些野心家闹起来的。他们生出事端,又特别喜欢跑到海外去,为要证明自己对。这类人,正如李弟兄说的,“我们若不在主的作头之下,我们来见一位弟兄,假装自己很好、很属灵,我们就是在圣徒中间玩弄政治,就是假冒为善的人。在这情形下,圣灵不会为我们作见证。召会常常被这些政治的手段所伤害。”(《实行召会生活的基本原则》第三章)。有些人在本地制造难处,又跑到海外去告状,表明自己的清白,其实是贼喊捉贼。然后回到本地,继续加剧那里的难处。这等人,就是李弟兄所说的政治家或假冒伪善者。

然而从另一面,我们也看到圣经中有控告长老,把这样的事带到使徒面前的例子。譬如使徒保罗说,“若是对别人我不是使徒,对你们我总是使徒,因为你们在主里正是我使徒职分的印记”(林前九2)。所以,保罗能够带着权柄去断案,并且说些话,甚至是命令式的,因为他有那个权柄。正如已过台湾的历史,五六十年代有几人闹风波的,达八年之久,台湾的弟兄们真是没办法,直到李弟兄从美国回到台湾,叫那几位停止工作,这才使风波得以平息,因为李弟兄有那样的权柄对那里作安排。但是,照着现今国内的情形来看,即便是海外的弟兄,能对国内某地召会有这样权柄的实在不多,几乎难见。所以,一个真正有属灵分量和看见的人,即便与国内一些同工有交通,并交通到一些地方难处上的事,并不会直接说,你们做得好,他们做错了;或他们做得对,你们做错了。因为这样讲,不免会得罪人,而且有可能使难处更严重。但弟兄们仍会从“一”的角度陈明一些真理及我们的实行,并劝慰地说,要彼此敞开交通,保守在一里。否则,叫他们怎么说呢?说再多,就不好;作安排,更不可行。至于人听不听劝,他们是没有办法的。

因着此缘故,我们可以看出海外弟兄们的为难,虽然他们也为国内某些地方忧心,但并不能做太多。所以,我也曾听到有的弟兄说,海外的弟兄们认为,国内的事还需国内弟兄们自己解决。是的。有些事虽然可以拿到海外去,与那里弟兄们有所交通,但并非就能得着一个绝对的断案。更为难的,是有些野心家并非真理不清,就算什么都懂,回来后仍是一如既往,行他所行的。

问:对于此答复,我们感觉海外弟兄并不清楚实情,并且有些人对他说谎,拿证是需要审批的,又岂能说“不注意”呢?

答:对于国内非登记的宗教团体而言,若其中有人想去拿证,拿证多是为了在某个时候能够应付环境,或者说获得一种好处。但是,要想拿个牧师证,并非像答一份考卷那么简单,也不是按立一下就行。按立,不过是其中的一项而已。如果用“不注意”来给其行为作定论,就未免太轻率(或者是未知实情,或者对拿牧师证这个程序不太了解)。起码,一个想要去拿证的人,他肯定会对相关细则或程序有所打听和了解;并且,作为一个在主恢复召会里领头的,需要考量“按立”后的影响及后果。甚至,作为一个教师,他不会不知晓倪柝声弟兄当初是为什么被革除的。基于此,可以在这位领头者身上看出:一、他对于跟随倪柝声的职事,并不十分在乎;二、他对地方召会历来的教导和实行,存在一种挑战的心理;三、他对主恢复不是那么绝对,甚至有意要与基督教拉钩;这样的危险是,不仅带进掺杂,而且召会若处在一个受苦的环境里,基督教里再给他一点好处,他自己未必就能有份于耶稣受苦的交通,甚至会拉一批人回到宗教里去。四、他要么真理不清,要么就是受宗教的影响太深;五、以往弟兄姊妹对于他的个人地位抬得过高,其权柄也被过于滥用。

然而,任何一位弟兄,甚至长老同工都有可能犯错或走偏的时候,但我们要考量这个人,在他身上是否真有属灵的知识、分量及权柄,我们也要看这个人对事情处理的态度,并对其所行的,是否有一个实质性的交通和交代。个人以为,这件事发生在一个领头者身上,并是人人皆知的,那么就必须要召会对付过去才行。否则只为表面上的一,或想着掩盖一下让它过去,不过是采取和稀泥的原则。这样的原则,不但不能解决问题,而且会误导信众,以至于类似的事发生,众人都不觉得严重。其实,这是召会败落的一个因素,并且是助长了这样的败落。如果某地召会不能对付这样的事,从中就看出召会的软弱,都无法胜过一个人的过错。另一面也表明,召会不过是被一个人所掌控了。其所谓的权柄,就是一个人说了算。

如果是一个正确的弟兄,他的心是清洁的,并他所行的动机是单纯的,只是因“不注意”,或根本不存在我以上所说的那些特征,那么他就有必要做三件事:一、与当地弟兄们有一个敞开的交通,认识到自己确实是因不注意而行;二、在众召会的聚会中,需要向弟兄姊妹有一个事件来龙去脉的说明,以及承认错误的态度和交代;三、有必要考量是否暂时停止教师方面的工作,或从某些职分上退下来。如果他这样行,弟兄们及弟兄姊妹,心里都会释然,也自然看他如以往,甚至更能从他身上看到一个主仆人的品行。否则,只能说当事人落在黑暗里,并使那里召会的天空愈发阴霾,甚至将来有可能会成为一个大难处的导火线。

问:弟兄们要求被按立的弟兄停一停,要顾到我们的见证,但当事人不肯停,自认为是领头的,并说谁再提这事,要追究谁的责任。但是,为着主恢复的见证,维持真理的绝对,又不得不交通,求主宝血遮盖。

答:这正反应目前国内召会多个地方存在的一些情形,有些领头的,已经俘掳、吸引并迷住了一批人。这些信徒欣赏他的才能,有的成为他私人的同工,有些已形成了他们的圈子。在中国人的历史中,不管达官贵人,还是地痞流氓,一旦有点小势力,就什么都不怕,因为背后有“势力”。所以,现今国内召会中的野心家,他们背后也都是有“势力”的。而这些势力,都是一些真理不清被牢笼的信徒所组成。否则,即便一个人再有野心,怎么就不怕召会来对付?凡有势力的,到一定时候,都会大旗一挥,另立山头,这是必然的。因为中国人都晓得一个理:一山不容二虎。其实,凡是不听召会同工们交通决议的,凡是不怕召会对付的,就完全是个人主义,看不到身体,并且是不怕得罪神的。

问:为此,弟兄们在众召会交通,并印发了文字,内容是:“关于牧师的按立:一、不符合圣经教训;二、倪、李职事中找不着榜样;三、全球在主恢复中史无前例;四、牧师按立是出于宗教做法;接受宗教的一项,那团体就是罗马教的儿女(启示录生命读经563页);五、向人跪是圣经不许可的;六、使主的恢复的召会羞耻;七、使地方召会见证受凌辱;八、是主恢复的败落”。但是,感到无济于事。

答:如果这个弟兄不受召会对付,同时他也没有为自己所行的,向信众有所交代,那么我是赞成弟兄们把这件事带进众召会交通,以及有文字上的陈明的。并且,我是完全赞同印发文字中的各个点。事实亦正如此。至于“感到无济于事”,倒也不觉得奇怪。现今的为难,主要有两点:一是许多人已经被俘掳去,二是许多信徒对真理认识不清。这就像我多年与异端争战一样,也存在这种的为难,那是深有体会的。但我们要晓得,另有一些对真理认识清楚者,甚至有的圣徒一听到“按立”,他就知道不对,并知道要站在哪里。所以有时候,我们带进交通并公开文字,不指望所有信徒都能接受,或能挽回全部,但起码表明那一个对的立场和态度。像这样,有更多人接受是更好,另外能加深一些圣徒对此方面的认识,并我们更为一些圣徒能够为着主恢复的见证,维持真理的绝对,赞美主。

问:现在弟兄们不知再如何对付这件事,召会该如何往前?

答:赞美主,要赞美主,因为那里至少有一班弟兄们是在主里稳稳当当站住的。我们不必计较于太多的方法,或探究一个怎么做的结论。然而我们需要认识以下两方面:

1.对主忠信到底。在召会的历史中,甚至在召会荒凉的时代,都会出现这样或那样的问题,甚至在启示录的七封书信里,我们看得很清楚。有些人读书信,读的都是召会里的消极,越读越死沉;但也有些人读书信,越读越颇受安慰和鼓舞。因为主说,“凡是得胜的...”;当我们看到这句话,就应该立刻转消极为积极。一方面,主并不是不知道众召会中间发生的事,甚至有些事,虽然祂不喜悦,但是祂许可;另一方面,主的心意是要那些得胜者显出来。这就要我们问问自己,我是不是得胜的,或能不能成为得胜的?从前、现今及以后,我会站在哪里?我是不是在基督作头之下,我是不是维持真理的绝对?如此等等,就显出我们自己的情形。假如我们在对的情形里,就该持守着,反之一切以自己作头的,作威作福的,制造大难处不悔改的,偏离带进掺杂满不在乎的,这类人绝不会成为主所说的“得胜的”。虽然我们也会为一些弟兄姊妹惋惜,但是主比我们还要惋惜和伤痛。只是我们当站住我们所站的,持守我们该持守的,并要为主作刚强的见证,直到主来。总之,我们要对主忠信,尽到管家的职分;尽我们的一点能力,该做的,不会不做;不该做的,也不会去做。

2.在试炼中忍耐等候。召会中存在的一些问题,有些是要等到主来才能过去,有些是主让其存在,为着试炼我们。在两千年前,主就知道将来召会中要出现各样的人并各样的问题。并且祂如今正在众召会中间行走。主是察验人肺腑心肠的,祂并非不体谅敬畏祂爱祂之人的心。只是主说,还需要忍耐片刻。所以,当我们处在一个没有办法的情形里,主要试炼我们的信心,并要我们凭着忍耐来跑这赛程(来十二1)。直到一定时候,主有祂的办法,祂会亲自来做一件事。或要兴起一个环境,或要进行祂炼尽的工作。总之,当我们来主观地经历这位基督,祂是主宰一切的,那么我们就能深刻地体会到,在我们凡事不能,在神没有不成就的。主是有办法的,并且祂并非不听神儿女的祷告,而是时候还没有到。

对于主亲自挪去难处这事,有点题外话,讲一个真实的事例:有一位老弟兄,在他本地是制造难处的。历来他不听弟兄们的交通,并且看到有批圣徒移民开展,他也自个儿搬家跟去开展。之后,到某一地,弟兄姊妹就在那里开展起来。可以说,那位老弟兄是有恩赐的,同去的弟兄姊妹恩赐没有比他大的。甚至,那地渐渐有福音的果子了,几乎都是那位老弟兄结的。然而,老弟兄身上始终有一个难处,就是不听老家弟兄们的交通,并且当那地果子渐渐多了,老家弟兄们来探望,他最后干脆拒不接待。而他对外又宣称是那地的长老(自封的),并说他儿子就是提摩太。所以说,这样的难处里,会闹出一些笑话来。另一方面,弟兄们也看到,这并非是一件玩笑而已,实质上是一种难处。并且这种难处,真不知怎么办才好。记得那时,我总能听到弟兄们为这件事祷告,甚至我后来知道那里的众召会一直为那位老弟兄祷告。像这样,祷告到最后,弟兄们仍没有办法,不知怎样行才好。

然而,就在一年后,我在外地收到弟兄们的来信,说那位老弟兄半年前就被主接走了。但是,弟兄们在信中说,在福音的传扬上,以及不怕为主受苦这些事上,老弟兄仍是受我们爱戴的榜样,亦可称得上一位争战的勇士。这件事对我触动很大。一方面,在人性上,我对那位老弟兄怀有很深的情感,并且我就是他所结的果子;另一方面,当我每次来回味这件事时,我里面有一种很深的感觉,就是有一种难处,即便人没有办法,主是有办法的,或许只是时候还没有到。主会有什么办法呢?我们不必去猜测,但到一定时候,主有祂的办法,并要亲自挪去难处。

在此我并不是要咒诅人,而是就事论事来谈及这个难处,但从这件事我们都该受提醒:就是主要么不作事,只要祂亲自动手,那必是非常严厉的。我们从旧约圣经中也可以看到,有些君王行神所不喜悦之事,那样的惩罚甚至要延续到后代。这样的提醒,不仅为我自己,而且为着所有神的儿女。今天的同工们,更是要放在心上。因为只要我们偏行己路,心里存着杂念,动机不单纯,主是知道的;一切的野心、地位、纷争和山寨,最终都会化为无有。而今,主在忍耐,仍要忍耐片时,并且那日,审判还要从神的家起首。阿门!

(埃辰,2015年10月30日)

补记:是什么使我离你越来越远?”(续篇)

「时代职事 > 个人写作平台」「凡署名原创文章,未经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
最新文章
随机阅读
网站名称 职事简介 探寻印记 关于本站 友情链接 关于作者

个人平台 ® 时代职事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