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受主派”异端的缘起、演变及影响

埃辰 • 2018-08-01 •

字号

【导语】:“常受主派”起源自程有,这人是河南省鲁山县地主,原属于基督教的路德会,上世纪八十年代,李常受所带领的主的恢复(地方召会)在鲁山县兴起后,他与当地聚会处的信徒有接触,混了进来。但这人一直很有野心,想要作头却没有机会。在一九八五年至一九八七年间,撒但利用程有及效力者在中国大陆河南省所犯下的异端邪教罪行,被神审判,被真理定罪,被众召会的众圣徒识破并拒绝。在十几年前,当这伙人试图卷土重来时,笔者就一直关注他们,并打交道(争战)。本文主要讲述此异端邪教的缘起、演变及影响,以供有需要者对其认识和了解,并作为历史参照。


程有在现实中昔日的历史

关于昔日历史,多来自于河南弟兄们的见证。资料有限,若有存疑,也可寻求与那里的弟兄们交通,以获取更多相关资讯。

一、程有不是主恢复里的圣徒

一九七九年与八〇年,主的恢复是从广州传入河南鲁山,多人信主、爱主,并追求真理,相当复兴。并从鲁山又传往河南各地,也因《天风报》传播鲁山阿门派,使鲁山在全省很有影响力,又引来多地向往。

程有是河南省鲁山县地主,在路德会信主后,被路德会的人设为“长老”。一九七九年秋季,吴崇三老弟兄受主引导,从兰州回鲁山看望圣徒,得知主在家乡有大的复兴。那时有很多青年、教师、医生、工人、干部都得救且热心追求,但召会生活实行中的受浸、擘饼没法进行。经过整夜祷告,就设立了五位长老,八位执事,为着使召会生活健康起来。

当主恢复的水流带到鲁山的弟兄们中间,他们就享受职事信息,开始了“长老聚会”。有一次程有混在他们中间,在他站起来分享时,当时带领的张云鹏老弟兄一发现,就当面斥责他说:“程有,谁叫你来的?不准你在这里胡扯八道。”以后他就不敢再来了。再有一次,成全训练青年聚会,程有跑来参加,聚会后他私下问张云鹏老弟兄:“我在路德会封立的长老算不算了?”张老弟兄立即反问他:“土匪连长在国军里算不算?”程有只好低头作罢。

一九八三年六月一日夜里,公安局乘人都在家收小麦熟睡之机,把全县各公社的负责弟兄全都抓进监狱。六月三十日,政府贴出“取缔反动组织(呼喊派)”的布告,七月四日,检察院出布告逮捕了被关押的八位长老;七月下旬,全县各公社把各村的圣徒集中起来,办所谓的“专政学习班”,叫信徒们揭发被逮捕之弟兄们的罪行。若不去每天每人罚五十斤粮食,去参加的每人每天交五斤粮食。名为学习班,实际上是学习唐守临,任钟祥合写的《坚决抵制李常受异端邪说》的材料,叫弟兄姊妹背弃信仰,不然就遭捆绑、罚跪或毒打,不甘示弱的就被升级往城里的审查站送。各公社学习班的时间不等,有三个月的,有二个月的,也有四十多天的,这一切的患难与忍耐,程有都无份。

二、投机钻营混进主恢复的服事中

从一九八三年六月开始,一直到十一月份,社会上的严打运动,使召会的公开聚会生活完全停止。信徒们从学习班回家后,身体虚弱,农活累积,再加上恐怖环境,灵里非常受压;只得三、五人自动联组,恳切流泪祷告。圣经、信息都被收走,感觉向前无路,只好暗中祈求主,保守被囚的弟兄姊妹,同时恢复召会生活。就在这种背景之下,程有抓住了机会,找了几位刚从学习班回来的弟兄,鼓动说,家贫出孝子,国难出忠臣,现在谁是提摩太,该是出头的机会了。在他的鼓动下,马楼公社路南片有一处召会恢复了聚会。接着他们提出了口号,我们要前仆后继,第二次恢复,争取也坐监,以显示自己也是提摩太式的接棒人。由于主恢复的生命水流首先是从鲁山见证出来的,所以这里一恢复聚会,各地渴慕交通的人就纷纷找来,自然马楼一带就成了交通中心,形成了超地方服事的工作。到八五年,他们到各地看望,逐渐认识了各县、市的负责人,程有喜爱自夸,别人不愿往前站,他就成了众召会的“使徒”了。并且,他打着弟兄们的旗号,到各地看望,并说是进去弟兄们的接棒人,很被人尊重。

三、争吵中的配搭

由于程有等一伙人不是主兴起的,也没有受过成全,真理和生命都谈不上,要应付各地交通的需要,处理各种事务,当然是血气对血气,肉体对肉体,经常发生争吵,明争暗斗,如同帮派江湖。程有凡事爱出头,一切都要自己说了算,别人当然不服气。八五年,他提出要将自己的草房换成瓦房,近处的弟兄们就为他挖坯烧砖瓦。干活中程有像督工一样,老嫌弟兄们的砖坯不方正,数量少,盖房时他总嫌瓦凹得不齐,在一旁抱怨。修门楼时,他又百般挑剔,使得为其作工的弟兄们生了不少气,活没作完人就走完了。又一次,登封的弟兄们在爱里拉去十吨取暖煤,程有不在时,弟兄们把煤分掉了。他知道后气得直跺脚,使得人家都感到他的自私。八六年他伙同其追随者到浙江龙港寻求交通,当地的弟兄们听到河南鲁山有十多位弟兄判刑时,就慷慨拿出三万七千元现金,为帮助被囚者家属,钱被带回后都被程有等挥霍,也没照顾被囚弟兄家属,也没探望,也不敢再给浙江龙港弟兄们交通了,使浙江的弟兄们感觉上了当。

四、立“祭司体系”

程有其人,黑胖个子,其貌不扬,正事没有,邪门歪点还不少。他为了网罗各地的弟兄们作其下属,在一九八五年秋季开始,就在全省范围内,一个专区找出一个忠于他的人,职分名分叫做“门”,意思是守望者。若有外地的人寻求交通,必须通过门才能进入,不然就套用约翰福音第十章一节的话,“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不从门近羊圈,倒从别处爬进去的,那人就是贼,就是强盗。”

同年,在伊川县秦锦涛家开始全省聚会,当时有将近四十个县弟兄参加(一县2至3人)。会中读一本书名《祭司体系》,把程有本人读成“大祭司”,并在各县设立“祭司体系”;在鲁山,他设立了十大祭司,六大同工。当时活跃人数最多的有伊川、登封、叶县、临汝、邓县、禹县、密县、安阳县。

在另一次的全省集会中,程有读到《工作的再思》,就把全省分为多个工作区域,他又成了各区域的大使徒。他又读一本书是《权柄与顺服》,自称自己是全省最高权柄。

这些完全违背了圣经真理。因新约圣经彼得前书二章九节:“惟有你们是蒙拣选的族类,是君尊的祭司体系,是圣别的国度,是买来作产业的子民,要叫你们宣扬那召你们出黑暗,入祂奇妙之光者的美德。”这节指明,新约圣徒每一个都是君尊的祭司,并非像旧约只有利未支派,只有亚伦家才能作祭司。也非程有谬解的只有服事的同工才能组成祭司体系。但各地服事的弟兄们一经他设立,他很明显地成了上司。于是程有召开全省各地都有代表参加的“同工聚会”,学习《权柄与顺服》前册,自己很自然的就成了高高在上的“代表权柄”了。

虽然这样,程有在起初阶段,还总想得到被囚同工的印证,一九八五年七月十日,他听说一位被囚弟兄蒙特许回家探病母,就在夜间带四个随从,到弟兄的住处,高声高调地表白自己兴起的工作,并引用加拉太书一章十二节:“因为我不是从人领受的,也不是人教导我的,乃是从耶稣基督启示来的。”又说:“至于那些有名望的,无论他是谁,都与我无干,那些有名望的,从来没有加增什么。”还说:“弟兄们被囚了,我们要作提摩太进行第二次的恢复,我们要前仆后继,争取也坐监。”那位探家的弟兄感觉程有的灵如此高傲,自己又得很快回狱,就善意劝解道:“世人爱喊口号,报态度,但主里的弟兄不这样作。请不要讲前仆后继,因为我们虽然被囚,但没有殉道,刑满还能回来,你们也可以探监交通。若讲前仆后继,容易被迫害我们的人抓把柄。也不要说争取坐监,因为我们是为服事主、服事召会遇见的,不是故意争取的。更不要偏激,走过头路,免得落入撒但的圈套里。至于你们的服事,要等十年以后,同工弟兄们释放回来了,看看你们的果子如何。再设立印证主所给的奴仆,这就是我们常说的看果子认树。”程有等一伙人看讨不到什么,只好离开走了。

五、异端显露,邪灵参加

在那时的背景里,因各地同工大部分都判刑入狱,出现了群羊无牧,饥渴乱找食的局面。程有等一伙人的交通则越来越大,就到各地区去召开“同工聚会”。八六年春节前后,他们在伊川县某人家里,一次就有数百人参加的六十多个县市的代表大会。之后,撒但攻击程有的心,使他觉得当“使徒”不解瘾,最好是作起“父王”接受敬拜。

一九八五年至一九八六年期间,在伊川、叶县、安阳有他们所谓的“认父聚会”,并在各地设立所谓的“主”,这些“主”又称为“新郎”,并配“新妇”伺候,有多人发生不正当关系,败坏了许多人。在他们的集会中,把人高举称高举基督,会中跪拜、亲嘴、狂呼乱叫,男女界线不分。一九八六年,在安阳全省集会中,程有也正式成为全省的主,让众人敬拜。这年底,他们在一次聚会中又为多人起所谓的属灵名字,如“权柄主”登封刘彬、“宝石主”叶县蓝强石等。

一九八七年初,程有对跟从他的人说,他作了一个梦,梦中主已膏他作中华大地的父,跟从的人没理睬他。他见没人响应,就学主耶稣在马太福音十六章的做法,把他认为忠信的人带到一旁,问说:“你们说我是谁?”回答:“你是程有。”他又问:“你再看我里面是谁?”回答说:“再看你还是程有。”他很失望,于是他祷告说,你给倪弟兄预备的同工那么聪明,怎么给我预备的都是“闷蛋星”,从此辱骂跟随他的人。

当程有想僭取主的神格身位的意向显明之后,在鲁山与他一起的弟兄们就意识到他的野心被仇敌利用了。没有人愿意再与他同行了,程有再找他们,再通知他们,他们也不再参加了。回想起跟他在一起配搭这一段的一幕一幕经历,以及程有的所说所作所为,懊悔不已。几个人在家流泪认罪。心想这两年不顾环境压迫,不怕坐监受苦,为要维持主恢复的见证,到现在程有是这种人,怎能说清楚交待明白呢?于是决定和程有等决裂。同时想着,外县市的召会一见程有孤单,没有了配搭,就会醒悟,找来交通时,再把他们的事说清楚。再者估量程有其人,个头一般,脏脸烂眼,也没什么口才,定规成不了什么气候,不久就要被弃绝,这是轻视仇敌的错误。

程有发觉没人愿意和他配搭,也很高兴。因他们总想不到一起,说不到一块儿,经常别扭。有时还动血气想武斗,也觉得忍气吞声。不配搭吧,自己没人打不开局面,因为主恢复是以配搭为原则的。配搭吧,真受尽了苦头。尤其是自己被膏这件事,无论怎么暗示,他们就是没彼得聪明,不肯承认自己是道成肉身的基督。现在你们既然离开了,也许是好事,他可以再找人,像当年主耶稣离开圣城和圣殿,到加利利海边寻找彼得一样。于是他决定离开鲁山,走到登封,果然遇到一位姊妹的儿子,刚从高中毕业,聪明敏捷,就抓住他,利用各种机会向他灌输他的思想,并印证旧约以赛亚书,先知如何预言基督降生时,像根出于干地,没有佳形美容。我们看见他的时候也不羡慕他…,又讲主耶稣如何被犹太的文士、法利赛人、撒都该人弃绝,联系到自己也被故乡的人弃绝…。这些诱导果然有效,那青年仅二十一岁,头脑果然领悟,程有可能就是又一次降生的基督,因为他和当年的主耶稣一样,如果我能第一个说出:“你是基督,你是活神的儿子”,岂不也成了彼得,作大使徒多好啊!心思这样一决定,就成了助手。以后不用程有多说话,那青年助手口才、发表都是引经据典的,很会折服人。

程有见机会已到,就在一九八七年农历正月初七至正月十五日,共八天,在安阳一圣徒家里,召聚全省各地和他们有联系的地方,因那个家院子大,能接待很多人。鲁山也有原来配搭的人去了,一听内容,就没辩论什么离开了。因鲁山弟兄走了,其余的地方一哄而散也要走,安阳接待的人出面拦阻了,说:“弟兄们,别急,真的假不得,真理不怕辩,如果程有不对,你们也可以驳倒他,我们也免受迷惑,无论如何听到底再说…。”众人听这么一劝一拦,就又留下了。

聚会开始了,大家怀着疑惑的心态,看这次聚会到底要说什么。祷告之后,那青年助手站起来,很谦卑的态度,说起他被开启的过程,并引用旧约中先知的预言,新约主耶稣的经历,今天我们面临的光景。程有坐在那里,让大家观看、相认。其实人们早就认识他,但今天经过引导、启发,再看他时,心里有一种另外的感觉,好像若否认他是基督,就会犯施洗约翰虽跟主耶稣是表兄弟,但只按肉体亲戚相处,不认耶稣是神的儿子;大数的扫罗按肉体认人,逼迫信主之人的错误。若认程有是主吧,灵里又不平安。众人正犹疑时,一个邓县的梁某某站起来,祷告求主显现,若程有是,请光照大家。他祷告完毕,忽然有强光如同电弧闪了一下。他还疑惑,第二次祷告后,又有一次白光闪了一下。他按照三次祷告的原则,第三祷告后,那强光再闪了一下。于是他带头跪在程有面前,哭着求饶恕,接着一个一个地认罪,一个一个地认“父”;程有这时也神气起来,不仅接受敬拜,也以第一人称的“我”说起话来。这八天聚会的结果,程有不仅成了冒牌的“主”,也成了“在肉身显现”的偶像。

六、邪教的罪行,败坏与淫乱

那次安阳聚会后,程有再到伊川、登封接待之人的家里,跪拜之风普遍兴起来,甚至为了巴结他,有美貌女子主动跑上去在众人面前跟程有亲嘴。之后他提倡,为了表现彼此相爱,男女信徒要彼此亲嘴问安。在实行上,取消肉体关系的称呼,一律称弟兄姊妹。所以无论家里、无论亲属,男的都称弟兄,女的都称姊妹;不存在爸爸、妈妈、爹娘、爷奶、姑、舅、姨、叔、婶的叫法,都是姊妹,都喊弟兄,这是他的“属灵到家”。

程有一伙异端的实行还有一样,若有人跟从他,接受他作“主”、“父”的人,都必须奉程有的名再受浸,不然信耶稣是不能得救的,必须叫他用手摸后脑勺之后才是得救的人,他们认为信耶稣是历史上的事。今日耶稣又来了,必须按今日耶稣的话去实行,才是对的方式,若不奉程有的名受浸,不跪拜他,不称他为主,为父的,都是亚伯拉罕晚年生的六个儿子,白生了,不算数。奉程有之名受浸,被他按手(往后脑勺摸一摸)的方式,是得救的证实,和倪柝声弟兄所讲的跟本不是一回事。

程有既被跟随的人认定成了“主”,有人就从圣经上找范例该如何爱他,该如何叫他享受该得的荣耀和赞美。于是给他装修上好的房间,上好的床铺。并且还有“马大、马利亚”伺候,白天负责捧茶送水,削苹果送到嘴边,天天赴爱宴,还有人夜间警醒伺候,意思是献上身体陪他,他们手拉手,围成圆圈向着程有唱赞美歌。

除此之外,那些人还将自己的衣服铺在地上,选一人当驴子,趴在地上,让程有赶骑在背上,在院子里转圈,众人高呼:“和散那,奉主名来的,是当受颂赞的”。还有一幕恶作剧,就是聚会时,有人喊一声“把人子举起来”,于是大家一齐动手,抓住程有往上举,再放下,再举起,再放下,一连十几下,像民工打夯一样。

他们从圣经启示录上看见,跟随羔羊的都得起新名,于是请求程有赐新名,他就给各人,无论男女起了新名,如:忠心、经营、清心、被立、能力、装饰…。那些得了新名的人欢喜得无比兴奋,就在他们中间彼此喊新名。一时间,他们都热心传起“福音”来,甚至一位老弟兄也想打听一下,程有的娘生他时,是不是童女。

那些被迷惑的人,有人抓住机会奉献所有。有一位痴迷者,把祖先的传家宝也奉献了。这元宝是明代祖先传下来,经过清朝、民国、日侵和文革,都没有叫人知道的,这时听说“主”来了,就奉献了。还有一位寡妇,娶了两个儿媳,都是貌美年轻女子,听说“主”来了,也奉献给“主”当“王妃”;另有一人,得知自己的女儿与程有发生了那事,很自豪地认为,自己的女儿成了“书拉密女”。

程有等为了使其同伙也享受相近的待遇,就分别在他能管到的县、乡根据人数,设立各地的“主”,说,主耶稣复活后成了灵体,灵很渺茫,看不见,但如今我们的“主”是活的,是看得见,摸得着的,是能敬拜、能服事、会说话的。于是,有很多的“主”在各地出现,都配有王床、王椅、王服,还配有“马大、马利亚”昼夜事奉,每次聚会,都得先向“主”跪下,求“主”赐下“恩言”。

七、神兴起环境,终止罪恶

一九八七年十一月十八日,神兴起外部环境,来结束此异端邪教的罪恶。程有在安阳大瓦窑村被公安机关抓住,他怕被认出,就装哑巴,后来同伙说出真名实姓。当鲁山公安人员到安阳时,程有一见,马上跪在地上说:“张股长,把我带回去吧!”他们在鲁山的被押期,全部交待了所犯的罪行。法院根据其认罪态度,从轻判处了十五年有期徒刑,对于他们淫乱罪没有追诉。凡是八七年被判刑的,统统不被记念。

八、清除异端,审判罪恶

一九八三年大逼迫时被判刑的弟兄们,分别被判了十年以上徒刑。分开关押在各座监狱劳动改造。由于狱政管理严格,谁也不知道这些年众召会的属灵光景。直到一九八九年冬,一个被程有一伙设立的“主”,和那位年轻的助手也被判刑坐监,送到了一位弟兄的身边。那个被设立为“主”的弟兄蒙圣灵引导光照,利用一个星期天休工的机会,详细地把八四至八七年这段时间,程有等所说所行的一切罪恶述说出来。另一位帮助程有的年轻助手也被主开启,醒悟他们所作所行的性质上是异端,行为上是罪恶,也说给了那位一九八三年入狱的弟兄。那弟兄知情后灵中非常难受,也非常气愤。深知这是撒但邪灵借着骄傲狂妄之人所行的破坏主的恢复、败坏圣徒、玷污主圣名的邪恶之罪,奈何自己没有自由对付这些事。这些异端邪恶的丑陋行为,犯罪行径,若不是身边的受害人亲口见证述说,难以置信。这完全违背了为人常情。又想,八三年入狱前就有市井匪类污蔑的流言蜚语,如今成了真情实事,气愤地说:“如果程有送到这里,宁可坐小号也非打他不可。”借着祷告,蒙主引导,凭主保守,他给鲁山召会写了一封信,将程有当作恶人赶出召会,不称他为弟兄,同时要多读圣经,多学职事信息。对于受蒙骗,愿意悔改,离开程有异端邪恶的,就要赦免他们。召会的弟兄接到信件,就在召会中宣读并施行了。

九、对异端余孽要求的答复

一九八九年之后,各地召会借着职事书报的牧养和带领,很多受蒙骗的弟兄姊妹,都被主光照,回到了主的恢复里,回到了生命水流里过上了健康的召会生活。这些弟兄姊妹经历了异端的欺骗,归回后非常爱主,饥渴追求主的话,享受职事信息很有思路,大部分经过成全训练,就纳入事奉。他们很卑微,觉得不配。但在伊川、叶县,仍有一小撮异端余孽,不愿悔改,不肯认错,还狡辩说:“九四年李弟兄才发现神成为人,人成为神,我们在八七年就得着了这启示,我们比李弟兄的启示还早。”他们的胡言乱语,他们的神化人,敬拜人的异端和李常受所得的启示根本不是同一回事。他们不肯解散小团体,还定期召集聚会,不断交换手法,继续罪恶活动。叶县的郭某和韩某,曾几次找河南地方召会的负责同工们,要求他们供应信息,要求纳入他们的事奉交通。弟兄们照着灵里的引导说:“程有等所犯的异端邪恶之罪,是撒但诱骗他,他对灵不认识,不会分辨中了仇敌的诡计,扮演了撒但差役的角色,破坏了主恢复,拆毁了基督身体的建造,败坏了许多圣徒,罪行是严重的。至于受蒙骗的人,只要认识,承认那是罪,愿意离开罪恶,主都必赦免。赦免的前提是认罪。认罪是基督徒的注册商标,你们犯了那么严重的罪,又不公开承认,我们没法承认你们是弟兄。”他们说:“我们现在也愿意读李弟兄的书报,也读恢复本圣经,现在也不跪拜程有了,也不作‘主’当‘父’了,这还不行吗?”弟兄们用比喻启发他们说:“某人买了一块宅基地,准备盖房子。他不在家时,一个坏人把那块宅基地挖成了一个大粪坑,里面有各种污秽、杂物、粪便,经常散发臭气,蝇、蚊成群;现在主人要在这里建楼房,你们说该咋办?”他们说:“买高标号水泥,用钢筋制成板盖住它,就可以建造。”弟兄们说:“第一步首先清理污秽,把其中脏物清理干净,然后石头加水泥填坑,打好坚固的根基才能建造楼房。”他们一听无法接受就走了。后来,他们又跑到福建,找一位主里德高望重的老弟兄。他们采取欺骗手段,谎称自己如何爱主,如何爱主的恢复,受逼迫,被河南弟兄们弃绝,弟兄们是如何自义,度量狭窄不接纳他们。当两地的弟兄们在身体的交通里,讲清了某人的真实情况时,老弟兄才觉得上了当。

河南的弟兄们说:“我们非常简要地、提纲挈领地交通一点程有等人的邪恶行径,如果有需要,我们还陆续将参与者、受害者的亲身经历交通给你们。以前不愿说,因为没有时间提说。一是,我们享受身体丰富的供应,总觉得时间不够用;二是,他们暗中所行的,就是提起来也是可耻的,我们不愿玷污自己,更不愿玷污自己的弟兄姊妹;三是,程有一伙的异端邪恶之罪与主的恢复无干,他们完全是冒充、谎称主的恢复,从起初到终结,都不是我们的同工。他们的所作所行根本与这份职事毫不相干。如果真是读我们的信息,从中得供应、得亮光、照着实行,却结出这样的果子,犯出这等罪恶,才是宇宙怪事,连天使也要发懵了。我们认定:程有等一伙是仇敌撒但的狡诈诡计,借着人的狂妄来破坏主恢复的行动;也是邪灵阴谋的暴露,我们不会与他们有任何牵涉,任何关联。这样,那些不认识主恢复,敌视主恢复的人无法诋毁我们,主必表白祂的工作,主正审判邪灵。主耶稣啊,求祢鉴察,愿祢快来!”

程有的错谬教训对日后的异端邪教之影响

有弟兄见证说:“常受主派”刚兴起的时候,就是一位赵某(据说已经悔改并回来聚会了)领受了程有的教训而开始将诗篇一百五十篇里的耶和华改成“常受主”,并影响了一大批圣徒,使主的恢复蒙受了诸多损失,直至今日。同样,王永民就是到河南聚会,仅仅读了一些马太福音生命读经,并领受了程有的“权柄”论后,才推崇李常受就是启示录里“解开小书卷”的那一位。并且,如果你注意过“东方闪电”的早期说教(请不要主动去读),其中有许多和程有的说话有关。我们已经从一些圣徒得知,“东方闪电”就是这一说教的“果子”。

一、“常受主派”的产生

在程有及骨干分子被打击后,一九八八年,那些没有被抓的又开始活动,并或疑说,“程有既然是主,还会被抓吗?...既然他被抓,那还得寻找一位主。”寻来寻去,有人就说,“我们看李常受的书报,我们就接受李常受为主吧!李常受弟兄才是真正的主!”于是,他们让各地余党开始敬拜李常受,所谓的“常受主派”就此产生。以往称程有等人为主、为父、为王的,现改称李常受为主、为王、为父,因此才有所谓的“常受主”、“常受王”的称号。此后在他们的聚会中,他们把诗篇一百五十篇的“你们要赞美耶和华”都改成“你们要赞美常受王”。在他们的祷告中,又改为奉“常受主”的名祷告,在为人施浸的时候,也奉“常受主的名”为人施浸。

这实在是背后的撒但利用异端的人,所使出的最为毒辣、最为诡诈的计谋,是仇敌一箭双雕的破坏伎俩。因为它知道李常受在基督徒中间有极高的声望,利用此一手段,一面可以迷惑更多的人跟从他们的异端,一面又败坏李常受的名声,使人误认为李常受要人这样拜他。这一招果然灵验,就在这一年,又有许多对圣经真理不清楚、爱主却没有根基的人跟随了这异端。有些人愚昧无知到一个地步,甚至说:“你们读李常受的著作、信息,怎能不称他为主呢?你们不称他为主就是没有良心。”此外,海内外少数反对李常受的人就藉机大作文章,攻击李常受,说:“李常受搞个人崇拜,国内有人把李常受当作神拜了。”然而,李常受对这一切并不知情。

二、李常受对“常受主派”的回应

一九八八年,台湾某基督徒回河南省某地探亲,参加当地的一个聚会,正是“常受主派”的一个聚会,亲耳听到了他们的异端邪说,亲眼目睹了他们的愚昧无知作法。回台湾后,他写了一篇文章登在香港一基督教刊物上。该刊物的主编正是李常受的老朋友。他就寄了一份刊物给李常受。因为当时正逢主恢复里的风波之际,有些背叛者大肆毁谤和攻击,在世界各地活动,无论在国外,还是在香港或中国大陆,若有谣言及不实指控,都不觉得奇怪,所以李常受看了有关的报导,就难以置信地说:“人哪能如此愚昧呢?也许是有人在造谣攻击。”

直到次年感恩节期间,中国大陆河南省有一位弟兄来到美国,见到李常受,将河南省所出现“常受主派”异端的来龙去脉详详细细地讲给他听。该弟兄进一步指出,这个异端、邪说的出现,在河南省的确迷惑了不少的人,尤其是对初信者。为了挽回这些受迷惑的弟兄姊妹,也为了维护国内有正统的召会生活,请李常受用录音带的方式,或通过电台广播,亲自阐明真理,把正确的信息释放出去,陈明他们敬拜人的错误。这样,可以挽回无知的受迷惑者,也可以澄清事实。当李常受知道详情后,这才确信国内真有此等事情发生,他极为关心,一面积极为国内圣徒们祷告,一面寻找解决的方法。

一九九一年夏季训练一结束,他就专门录制了一卷录音带(现今尚存)。该录音带的全部内容如下:

“亲爱的弟兄姊妹,我得到确实的消息,说,‘你们在那里把我当神敬拜,称我为主,称我为王’。这话我实在觉得极不妥当。照着圣经的教训,你们绝不可把人当作神来敬拜。

在圣经中,使徒行传十四章十一至十八节说:‘众人看见保罗所作的事,就用吕高尼的话大声说:有神藉着人形,降临在我们中间。于是称巴拿巴为丢斯,称保罗为希耳米,因为他说话领首。有城外丢斯庙的祭司,牵着牛,拿着花圈,来到门前,要同众人向使徒献祭。巴拿巴、保罗二使徒听见,就撕开衣裳,跳进众人中间喊着说:诸君,为什么作这事呢?我们也是人,性情和你们一样。我们传福音给你们是叫你们脱离这些虚妄,归向那创造天、地、海和其中万物的永生神。祂在从前的世代,任凭万国各行其道,然而为自己未尝不显出证据来,就如常施恩惠,从天降雨,赏赐丰年,叫你们饮食饱足,满心喜乐。二人说了这些话,仅仅拦住众人不献祭给他们。’

所以圣经在这里清楚地给我们看见,即使是那样把恩典带给人的使徒们,人若把他们当作神来拜,使徒们也是万万不许可,禁止拦阻他们的。因此我藉着这一点的话语,请求你们把这件事完全停下来。绝不可以把人当作神来拜,或称他为主、为王,这实在是等于拜偶像,更是亵渎神、得罪神的。我再次请求你们接受这一点的话,把这事完全停下来,不可以再作了。并请你们也为此费神转告,也许别处也有这种情形,务必请他们也停下来。这样,在神面前有一个改过,才能讨神的喜悦。但愿神恩待你们,祝福你们,我也在此多多谢谢你们。”

这卷录音带后来几经辗转,才到河南省的弟兄们手中,大家仔细聆听,并与其他地方受迷惑的弟兄姊妹一起有交通,也的确挽回了不少初信者和真理不清的圣徒。然而,对于那些异端邪说的始作俑者,这样的话他们是听不进去的。他们不过是利用李常受的名字来欺骗、勾引无知的人跟随他们的异端,否认他们的救主耶穌。在李常受公开声明并表态之后,他们不但不悔改,反而变本加厉地传扬他们的异端。他们一面用李常受的名欺骗、愚弄跟从者,一面又说李常受也不行了,跟不上现今的时代,看不见他们所看见的“称人为主”的所谓“亮光”。还说,在他们中间只要谁说话、谁领头,谁就是“主”,众人就应该向他跪拜。可见,他们胡言乱语、妖言惑众、为非作歹到什么程度,这使李常受及地方召会的名誉受到严重玷污。

三、“中华大陆行政执事站”的异端传单

“常受主派”异端在安徽省的一个变种,就是所谓“中华大陆行政执事站”。该组织是由安徽省肖县的王永民为首成立的。该组织于一九九五年四月在全国许多城市散发许多反政府的异端传单。该传单的标题骇人听闻、危言耸听——“爆炸新闻、震惊世界——告中国十三亿人民书”,落款为“宇宙中心美国洛杉矶执事站,中华大陆地方教会执事分站”。

该传单内容低级庸俗并且完全违背圣经、违背基督徒的信仰,是异端的、邪恶的。该异端传单竟将人说成是羔羊、主、基督、生命、道路、世界的光。这不仅是对神的亵渎,也是对圣经的诋毁。该传单在倾向上明显是反政府的,与社会善良风俗相违背,更与我们基督徒的信仰和教训完全背道而驰。

四、“东方闪电”与“全能神教”的由来

一九八八年,在程有带领实行下所设立的“权柄主”登封刘彬,去东北见“能力主”赵维山,请他到河南登封主持活动。赵维山到河南登封焦歪家住长达三年之久,后住大治周双喜家两年之久。并从各地选出七名女子,起属灵名如“全能”、“全备”、“全智”、“全真”、“全荣”、“全尊”等。在这七女子中,那一个叫“全能”的(邓姓女子)怀孕后,赵维山就把她隐藏起来,并说她是“女基督”,就是今天的“实际神”。

再到九〇年代,他们出了很多邪术,传于各地发送,如《七灵发声》、《东方发出闪电》、《救主早已重归》、《国度问答》等书,并在各地传播。他们不择手段,用许多邪恶、诡异、欺骗、色情、绑架等方法蒙骗、败坏人,又用刑将人致伤。遭政府打击后,赵维山逃到海外,发号施令,“女基督”实是傀儡,有名无实;一切都是在赵维山的操纵之下,如二〇一二年十二月份全国各地出现散布谣言的猖獗活动,都是在赵维山的支配之下。

赵维山原籍是黑龙江省阿城市永原乡人。一九八六年与河南省的“呼喊派”信徒交往频繁。一九九二年阿城警方接到了永原乡村民的反应,抗议他们聚会扰民,聚会时拉着窗帘,窗外音响震动,经常到半夜。当地派出所对他们进行教育限制,过了几天还是照常,而且更加恶化。赵维山说“常受主”的灵已落在他身上,聚会时他坐在前面,每人每次都必须跪在他面前,让他按手在他们头上祷告、传输灵。每次聚会不许开灯,无论男女谁跪的时间长,谁就是向他忠心的。他信徒的亲属和不信的家属极其反对这样的聚会。赵维山说,“若谁反对,说我们长短,我要神叫他们不得好死,家破人亡。”邻居因他们太扰民向派出所报警,趁他们聚会时警方堵住门口,令他们开灯。赵维山在混乱之时从后面小窗逃走,只有他一人逃脱。聚会家庭夫妇同赵维山骨干被拘留教育,趁这期间赵维山回到聚会家庭将他们的女儿领走,以后据说他们在哈市原二副食商店附近居住。之后,赵维山说那女孩是“女基督”降临,只有他自己能接近“女基督”。他说他是“大祭司”,只有“大祭司”独自一人能接近照顾“女基督”。他说他冒着生命危险和各种谣言保护“女基督”,“女基督”降临快速如东方闪电,要亲自向他说话,说末后的大灾难预言。他要整理出版,以顶替圣经,凡“女基督”所说的话都要实现。他还说因为神是全能的神。基督头一次来是男的,第二次回来是女的,这就是所谓“东方闪电”、“全能神”、“女基督”的由来。

赵维山背离信仰,弃绝圣经,道德败坏,是个地道的异端分子。他的邪恶教训,使很多初信者,年龄大的信徒,和圣经知识不足的信徒上当受骗。他们手段恶劣,假利用帮贫、色诱、找工作、介绍对象等迷惑信徒,最后导致很多青年女信徒、家庭妇女信徒离家出走。有的离婚,有的一去不回,将家所有的钱带走失踪;有的卖房、卖牲畜失踪。然而,这其中受害最多的是“召会”的信徒,因为他们拿着恢复本圣经、李常受的书籍,和自用材料做掩盖,散布异端教训,反对政府并残害许多信徒。

小结

一直以来,外界误传李常受创建“呼喊派”(详情见“关于‘呼喊派’事件的来龙去脉”),并有人认为“常受主派”也是他创建的。更有甚者,把邪教“东方闪电”与他扯上关系。然而,从历史事实可以得知,所谓的“呼喊派”与地方召会无关,也不代表李常受的职事,仅是少数破坏分子。另外,程有投机钻营混进主恢复的服事中,他与“常受主派”脱离不了干系;他的异端教训,特别如“权柄论”,不仅影响了“常受主派”,也影响了后来的异端“中华大陆行政执事站”,以及邪教“东方闪电”。而这一切,与李常受及他的职事,并与地方召会没有任何关系。​​​​

(埃辰,2018年8月1日)

「时代职事 > 个人写作平台」「凡署名原创文章,未经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
最新文章
随机阅读
网站名称 职事简介 探寻印记 关于本站 友情链接 关于作者

个人平台 ® 时代职事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