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兴圣言》的正确解读与国内乱象

埃辰 • 2016-08-07 •

字号

为什么会有《晨兴圣言》?如何正确使用《晨兴圣言》?现如今在国内,对于《晨兴圣言》出现哪些乱象?弟兄姊妹,在《晨兴圣言》这件事上,我们国内的众圣徒必须要有所了解,特别是众同工更要有所认识和把握。

历史背景

当我们谈起《晨兴圣言》的历史背景,首先要提到“早起”和“晨更”。许多爱主的基督徒都相信,清晨是遇见主、亲近主、与主交通最好的时候,历代许多神所大用的仆人,都非常注重清早起来到主面前灵修接触主。对此,倪柝声说到:

“因为清早是遇见主、与主有来往、与主有交通最好的时候。吗哪总是在日出以前收取的(出十六14~21)。人要吃神给他的粮食,总应当清早起来。日头一出来,吗哪溶化了,就吃不到了。你在神面前要得着属灵的培养,要得着属灵的造就,要有属灵的交通,有分属灵的粮食,就得早一点起来。起迟了就吃不到吗哪。在清早的时候,神特别要将祂属灵的食物,圣洁的交通,分给祂的儿女。谁太迟来拿的,就拿不到。”(《倪柝声文集》,第三辑,第二册,《关于初信造就聚会、初信造就(上册)》,第一篇)

不仅如此,倪弟兄又清楚地、细致地帮助基督徒(特别是初信者)在早起后,操练至少四件事:与神交通、赞美和唱歌、读圣经以及祷告。基督徒早起之后与神交通这件事,历代爱主的基督徒都有操练,通常都称之为“晨更”。李常受弟兄也讲到此事:

“我为什么鼓励你们早晨有这段时间,这是有原因的。在早晨,一切都新鲜而清新。你工作了一整天,到晚上可能很疲倦,所以也许很难新鲜、活泼的接触主。曾有人问慕勒乔治(George Muller),为什么必须在早晨花时间亲近主?慕勒回答说,在旧约里以色列人受教导,要将祭牲的脂油,而不是粪,献给主(出二九13~14;利四8~12)。慕勒接着说,在夜晚花时间亲近主,就像把粪献给主;但在早晨花时间亲近主,就像把脂油献给主,因为早晨的时间是上好的时间。在旧约里,以色列人在旷野的期间,必须每天收取吗哪。耶和华吩咐他们什么时候收取吗哪?神吩咐他们早晨收取吗哪。全本圣经也满了主的寻求者早起接触祂的例子。已过的年日,我们在远东大力强调早晨花时间亲近主的必要,我们称之为‘晨更’。每位基督徒都该清晨起来守晨更,借着读主的话和祷告,花时间亲近主。我们若这样作,主会对我们每个人说话,并且我们当地的教会,必定大有长进。”(李常受,《接触主,在灵里被充满,并有正确的基督徒聚会,以完成神永远的定旨》,第二章)

至于后来李弟兄称之为“晨兴”,乃是取“晨晨复兴”之意,联于申言者哈巴谷的祷告:“耶和华啊,求祢在这些年间复兴祢的作为”(哈三2)。

另外,如果基督徒要早起守晨更(晨兴),就当有帮助他们的书籍。教会历史上也出版了一些书籍,如1920年美国考门夫人出版的《荒漠甘泉》、1923年苏格兰的章伯斯出版的《竭诚为主》(后被许多基督教团体编排成《每日灵粮》)等。这两本书,都是按日编排,内容为圣经经节、作者对该处经节分享,或最后有简短的祷告。

缘起和实行

至于《晨兴圣言》这一套属灵书籍的起源,李常受说:

“我要强调一件事。我们必须有正确的祷告生活。每一个要事奉主的人,必须学习的第一件事就是祷告。这意思不是祷告一下。最近我借着台北一些弟兄们的帮助,出版了一种刊物,使圣徒能在早晨花十分钟在主面前,而得着许多益处。那就是我们所说的‘晨兴’。事实上,十分钟并不很充分。十分钟不足以好好吃一顿早餐。要好好吃一顿早餐,至少需要二十分钟。”(李常受,《对受训者的指导与劝勉》,第一章,“对全时间者的介言”)

李弟兄鼓励圣徒要过“晨晨复兴,日日得胜”的生活。台湾福音书房因应圣徒的需要,也开始编辑每早晨祷读享受主话的材料。李弟兄为此读本命名为《晨兴圣言》,盼望借此材料,圣徒每早皆能受主话喂养而得复兴,并得装备好在聚会中为主说话。因此,《晨兴圣言》是一套配合基督徒早晨灵修的书籍,用于帮助基督徒建立每早晨祷告、灵修、与主交通的生活,并在这样的灵修中得着属灵的益处;同时也帮助基督徒借每早晨享受主而预备在每主日的聚会中申言,为主说话。那时,因着实行神命定的路已经五年,结果李常受发现,最重要的是圣徒们要晨兴;因为没有晨兴,没有复兴,就不能够申言。于是他编一些材料,要帮助众圣徒得着复兴,那就是《晨兴圣言》。

于此,一九八九年四月,首先推出《约翰福音晨兴圣言》,之后陆续完成新约各卷及旧约各卷书的晨兴圣言。后来更按每年特会训练内容编制《晨兴圣言》,供应信徒,直至今日。《晨兴圣言》每年定期出版数册,每册的主题要么是查考《圣经》中的某卷经书,如创世记、出埃及记等;要么是查考圣经中的某个主题,例如神完整的救恩等;除此以外,也有关于圣徒某些方面的需要,例如《理财》、《初信读本》等。

对于编制《晨兴圣言》的目的,后来李常受在《长老职分与神命定之路》里说:“要作基督结果子的枝子,我们需要天天被主复兴。我们出版的《晨兴圣言》对圣徒每早晨被主复兴是一个帮助。过基督徒生活最有效的路,是藉着与主有一个有活力的、活的、有效的晨更。我们每天该从圣经中得着二节,凭以活着;然后以确定的方式为主接触人。”他又说:“申言需要学习。为了帮助圣徒学习如何申言,我们出版了《晨兴圣言》。在这些书里,每天只提供几节经节,我们鼓励圣徒藉着一再地读和祷读,消化这些经节。这些书里还备有空白的地方,给人写下每早晨所受的灵感。六个早晨之后,就会有六段灵感。然后可以用这些灵感写成一篇申言稿,在主日的聚会中讲说。这是学习申言很好的一条路。”

关于晨兴和申言的实行,次年十月,在马来西亚众召会事奉训练中,李弟兄释放了“神命定之路最新的陈明与基督来临的兆头”,再次强调:“你们若真心要学习申言,我向你们建议,每周拿出两个钟头,十个、八个来在一起,彼此教导,互相学习。为这缘故,你们每个人天天都需要晨兴。有一本书非常适用,就是晨兴圣言,有经言、注解和生命读经,为着每天早晨祷读、享受主。你们每天这样晨兴,一定会有灵感,可以记下来,到了周末,把所记的摆在一起,再读一读,修一修,长度大约是三分钟,这就成了一篇很好的申言稿。这样作,是很基本的,使你们得着很大的益处。”

此外,他于一九九一年五月还在《世界局势与主行动的方向》里对他自己使用《晨兴圣言》作了见证:“最近,我借助于我们所出版的《晨兴圣言》,在早晨花时间与主交通。我用以弗所书六章二十三节祷告,那里说,‘愿平安的与爱同着信,从父神并主耶稣基督归与弟兄们。’我问自己,平安与爱同着信是什么意思。我忘记我的恢复本里,在这节曾写了一个注解,于是我去读那个注解。那个注解指出,信是接受基督(约一12),爱是享受基督(约十四23)。接着又说,‘这里不是信和爱,也不是爱和信,乃是爱同着信,指明我们需要信来配合、支持我们的爱。爱同着信是必需的。这是这卷论到召会之书信的结语。召会需要在爱同着信里享受基督,这信是藉着爱运行的(加五6)。爱是从神到我们,信是从我们到神。藉着这爱和信之间的来往,平安就留作我们的份。’我读这个以弗所书六章二十三节的注解,得了很大的帮助。这给我们看见,我们需要对圣经的解释和阐明。”

关于《晨兴圣言》出版后,在圣徒间的反应,有来自俄亥俄州克利夫兰的奈德保罗(Paul Neider)说:“藉着李弟兄的交通,我们体会到实在需要有晨兴。我们虽然可以在聚会中极力推动,但除非圣徒们有东西在手中,否则会很容易忽略这事。因此,一些弟兄在过去六个月来,用圣经恢复本的几节经文,加上注解和生命读经的摘录,编制了类似职事站所出版的《晨兴圣言》。这实在有效。我们若能把材料放在圣徒手上,我们就可以指导他们进入这些材料,并帮助他们摸着他们的灵。这样就把整个召会生活拔高了。”

内容上的讲究

《晨兴圣言》的内容以周为单元,按周分日编排,每周有一个中心题目,每日的内容包括圣经经节以及与该经节相关的晨兴喂养信息。其中,经节,乃是选自圣经,并且把内容和属灵意义相关的经节摆在一起。晨兴喂养,重在对当日经节的解开以及喂养。主要取材自《圣经恢复本》经文及注解、《生命读经》、倪柝声弟兄和李常受弟兄之著作节录。此外,在每日的“圣经经节”和“晨兴喂养”内容之后,选定一些参读书籍供追求的圣徒们进一步研读、学习。每日内容的末了,又有几行空白处供圣徒们记录每日的亮光与灵感。而纲目信息,是对每周内容的总结和归纳。每周(单元)的末了配有一首相关诗歌。总而言之,《晨兴圣言》的内容由这部分构成:经节、晨兴喂养、参考书籍、亮光与灵感、纲目和诗歌。辅助实行的,还包括读经进度表和经节卡。

(注:以上内容都选摘于弟兄们以往的交通和文字)

在国内出现的乱象

毋庸置疑,《晨兴圣言》的编辑、出版乃是接续历代爱主圣徒的脚踪,帮助基督徒早晨亲近主、享受主被复兴的丛书。借此,基督徒可以不断追求真理、受主喂养,被生命和真理构成,更能预备自己操练每主日为主申言、为主说话。但是,近些年在国内,对于《晨兴圣言》却出现某些乱象。这些乱象的产生,主要归咎于风波、分裂和国内同工对此认识不足,并缺乏牧养的经验,抑或某些人有不敢公开的企图和目的。现在笔者照着历来所观察的,总结并列举以下几种乱象:

一、以读《晨兴圣言》作为接纳人的标准

一个信徒对真理稍有认识,就必知道我们当以神(基督)的接纳而接纳。但是,某一时段,在国内有某些同工却喊着说,“凡不拿一年七次特会信息的就不是正牌的”,意即“凡不读《晨兴圣言》的,就是冒牌主的恢复”。这是什么样的道理呢?我们从圣经中找不出任何依据,这不过是一个闹剧般的接纳方式而已。当然,我们若追溯这背后的历史,有可能与以往发生的风波有关。因为从前有制造风波难处的人,当他们岔出去以后,就是拒绝并贬低《晨兴圣言》的。虽如此,但我们不能将是否读《晨兴圣言》上升到一定高度,作为接纳人的标记和标准。这是万万不可的。若在会中如此大喊,只会误导众信徒,使他们在接纳人的事上产生错觉。试想,基督教不是有许多宗派都照着他们的要求和条件而接纳人么?难道你们要走宗教的老路?其实,当你照着基督之外的方式来接纳时,你已经偏向宗派了。至于说自己是正牌的,又是何等不堪一击!这也正如倪弟兄和李弟兄常劝诫人的,不要将某个点或某件事,做成为一种规条,演变成为律法的道理。

二、以读《晨兴圣言》赶潮流

不排除国内某些地方,以读《晨兴圣言》赶潮流。虽然他们嘴里喊着说,我们要跟上圣灵的水流,要跟上时代的水流,但他们的那一种的“读”,无非就是赶潮流。这背后的因素似乎有点复杂,在此我归纳为几点:⑴.我们历来的信息教导我们,要跟随圣灵的水流,要在时代的异象里事奉和往前,这是对的。但,对的教导在实行上也容易使人走向片面。⑵.海外有的弟兄到国内来,非常强调要跟上时代的水流,这话没错。但有的弟兄所强调的“跟上”,其实就是要跟上《晨兴圣言》而已。⑶.国内有些同工和信徒,崇洋媚外心态根深蒂固,凡是海外来的弟兄或交通,对于他们的说话,也不管国内环境,或当地属灵情形如何,就是照搬执行。在身体里交通和阿门,无可非议,但国内许多同工对召会的未来却没有方向。⑷.某些同工对《晨兴圣言》根本没有正确的认识,所以在他们带领的聚会中,就是一味地强调说这是时代的说话。强调到一定程度,给人的感觉,就是什么都可不读或放下,但《晨兴圣言》不能不读。

因着以上这些因素,就导致国内某些地方出现不同的异常情形,举例如:⑴.有的地方不是读《晨兴圣言》,而是赶《晨兴圣言》,他们的口号就是,要赶在前面,不要落后。意即,要在时代水流里做弄潮儿呗,赶在最前面,就以为真的跟上圣灵的水流了。但因根基很浅,往往一个浪头打来,就被卷到一边,成为泡沫了。十年前,我曾听某些姊妹就这么喊,每次特会刚开始,就赶在最前,还笑别人落在后面跟不上;那份积极性他人不能比,表面看上去像召会中刚强的战士。但最后听说,不下两个回合,就被“闪电”卷跑了。⑵.有的地方好像没书可读,就是惟《晨兴圣言》是配,初信的在啃,年老的在啃,不管能否消化和吸收,就是整天要啃。现今国内许多的信徒,在属灵上消化不良,出口就是职事的话,或满口属灵大道理,但对于一个要点或一件事情的处理和解答,就显得哑口无言。因为他们对基督的主观经历,以及对真理的消化和吸引,里面的营养成分没有多少。实际上,即便整天抱着《晨兴圣言》,也不能成为他们跟随圣灵的水流之关键。⑶.有的地方似乎有点搞笑了!上次特会的《晨兴圣言》刚拿到,在聚会中起初还兴致勃勃地要认真实行。但没过多久,下一次的《晨兴圣言》又来了,那该怎么办呢,上一次的还没读完啊?那就交通一下吧,上一次的加快速度,提提重点,用一次或两次聚会一扫而过即可,或干脆丢弃一边,因为还有下一本《晨兴圣言》等着呢!

三、以《晨兴圣言》开同工们的相调讲道会

照着国内以往的实行,每一次特会结束,紧接着《晨兴圣言》也会出来。有的地方书籍都源于外地供应,所以有时同工会两人配搭送书。到了一地,顺便有一个相调,配搭同工也会把这次的特会内容做些交通和分享。其实,这个做法我是赞成的。因为不是每个地方的带领者都能对《晨兴圣言》有所把握,所以配搭同工能对内容交通些,让其加深理解和领会,是有必要的。

但在此,我要说的“开同工们的相调讲道会”是怎么回事呢?就是有些地方,为着每次特会,各地有人来在一起相调,甚至千里迢迢来。而这样的相调,完全演变成同工们的讲道会。每位同工上台,一讲就是一个多小时,有时时间要比海外特会站讲台的弟兄翻一倍。台下弟兄姊妹听得迷迷糊糊的,台上同工还总不尽兴,害怕这一篇哪一句没讲透似的。因着每次这样的相调,大家时间都比较紧,所以通常会用两至三天,要把《晨兴圣言》全部讲完。于是,上午下午晚间,只有课间十五分钟,吃饭和睡觉,以及一点申言时间,其它都是同工们的轮流讲道会。说是相调聚会,但不是众人在一起相互来调(“相调”这词被滥用),而是弟兄姊妹从各地来,专门与同工们调,相调聚会演变成同工们的讲道会。散会后,各地弟兄姊妹从哪来回哪去,期间互不认识,互不打扰,互不理会。这与礼拜堂赶礼拜无异。说是为着这次《晨兴圣言》更好的进入,但连续几天的头脑满脑灌,相调者来时头脑清晰,回去时至少一半人迷糊。我不反对相调,但我们需要省思,每一次是否有相调的实际;我也不反对为着《晨兴圣言》更好的进入,而有各地来在一起的聚会,但我们需要省思,我们是否把一年七次特会,当作规条来遵行,当作节期来守;每次这样的实行,是否已成为一种形式,仅在履行一项义务,并成了召会中的一种文化。但是,属灵的实际在哪里呢?!

四、以读《晨兴圣言》标明自己

这类就是我上面说的“某些人有不敢公开的企图和目的”。其实,这多发生在“一地多会”地区。只要在主恢复的召会中呆上一年以上者,都晓得我们对于一年七次特会非常看重,而《晨兴圣言》也是重中之重。像那些搞山寨的人,也深知此点。对于每次特会,如果他们不遵行不履行,担心别人说不在流里,连特会信息都不读。而他们会更加积极,因为这能使他们向信众标明自己,标明他们是在时代的水流里,或他们不是分裂者,他们才是本地正宗。若其中有人去参加海外特会,或带回来某位名同工的交通,那他们在聚会中就要眉飞色舞了。谁敢说他们是在搞分裂?谁敢说他们是岔出去的?因为他们标明自己仍在主的恢复里,仍在读《晨兴圣言》,仍在时代的水流里,并掩盖他们岔出召会的立场。但是,弟兄们,谁说岔出召会的立场算不得什么?一旦你们搞成另一班人,岔出召会的立场,也就失去召会的立场,你们自以为有的,其实什么也没有了。你们就是在整天糊弄信徒,放下《晨兴圣言》后,私下仍继续搞你们的山寨和王国。是不是呢?!

小结

 以上这几种乱象,在国内实为普遍。之所以产生,背后都有错综复杂的因素。要想解决这类情形,我仍是提出国内召会改制势在必行。因为不光是《晨兴圣言》这件事,还有其它许多的乱象,只有改制后才能得着改善。具体怎样改制,除非李弟兄在世,否则当前似乎没有第二人能有这带领的能力。那么这就需要国内众同工都有相同的看见了,才能坐下来谈,来交通。另则,目前仅提出“改制”一词,不排除有人以为我是在唱反调,是搞破坏的,甚至还有人会不屑地说:“你自以为是马丁路德第二么!”

但在此,对于《晨兴圣言》,我仍要重申:一、我认为《晨兴圣言》的编辑和出版是积极的;二、我并不反对各地使用《晨兴圣言》。只是我有几点建议,并希望国内众同工留意:

1. 不要把《晨兴圣言》抬高超出自身的程度,我们需要对《晨兴圣言》的出版和目的,即初衷,该有正确的解读。

2. 不要把读《晨兴圣言》仅表现为形式,或履行一项义务,每次进入《晨兴圣言》,抓住属灵的实际才是关键。

3. 跟着一年七次特会,无可非议。但是,即便大方向对了,也需要有牧养的经验。《晨兴圣言》并不是牧养的主要教材。多年前,我与美国的一位弟兄交通到这事,我们一致认为,《晨兴圣言》好比是干粮;就连笔者这得救十几年的人,对于某些个要点,有时需要对照纲目和信息,来来回回咀嚼几遍,才能领会。我就不信那些初信者就能吸收了,还有国内那么多老信徒,特别是农村的,他们就有那么高的理解力(何况现今的信息都属于高峰级别的)?!然而,遗憾的是,许多地方初信的整天抱着《晨兴圣言》在啃,这是牧养上的失误,与许多带领同工缺乏牧养经验有关。

4. 国内同工真需要多读书,关于真理和实行,以及我们中间的历史。不排除,有的同工仅是在《晨兴圣言》上下功夫,其它时间都忙得没空读书。

5. 只有多读书,当发生一些事情时,才会有所掌握和处置。而不是一味地依赖海外,一遇到事,就等着海外来人,或跑去交通或告状。

6. 国内环境与海外不同,切不可一味地照葫芦画瓢。虽说我们该有一的实行,但这更多是出于一的考量,真要照搬实行,我们要顾及的方面很多,也该顾到本地情形。

7. 有条件的地方,要多花些精力来培养年轻人。对于真理、实行,和我们中间的历史,要有更多的深入。而不是整天抱着《晨兴圣言》,导致下一代普遍消化不良。

8. 国内各地的众同工和众信徒,都该戒骄戒躁,不要以为我们捧读高峰真理就以为什么都有了。那日在审判台前,主不会问你有没有读过高峰真理,是不是?面对国内出现的乱象和消极,我们也不该一味地抱着漠视态度,反而要多有省思。更重要的是,要有寻求,知道正确的情形该是怎样的。

我盼望国内众召会有更多的年轻人被兴起,因为他们是主恢复的未来,是老根上的嫩叶。现今眼前虽时有不好的情形,但我希望他们能从中被磨炼,并有更多寻求,而不是随大流,或机械式地执行交通或事奉,就自以为讨神喜悦了。只有经历过风雨的苗,才能茁壮成长,这是我对下一代的期望。并且,在下一代的年轻人中间,我盼望他们对国内召会的未来前景心中该有十足的把握,不是没有方向感,不是有那么多同工缺乏牧养经验,也不是对属灵道理出口成章,却落入老底嘉式的“属灵躺”(引世上“葛优躺”一词),还以此为足耶!

(埃辰,2016年8月7日)

「时代职事 > 个人写作平台」「凡署名原创文章,未经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
最新文章
随机阅读
网站名称 职事简介 探寻印记 关于本站 友情链接 关于作者

个人平台 ® 时代职事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