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防剂:国内召会难处之实行与救治(五)

埃辰 • 2013-07-08 •

字号

预防之九:碰面就是十字架和对付,从来不针对自己,却不认识十字架。

关于十字架的真理,我不想在此赘述。因为我们能从以往接触的信息中,随手拈来。也许是这方面的信息太丰富了,导致许多人碰面就是十字架和对付。但据我观察和分析,倒不是他们真的认识十字架和对付这件事,而是主要归咎于以下几个原因:

第一,好作师傅。

作师傅,就是作教师,自然是教导别人、教训别人的。经上说,“我的弟兄们,不要多人作教师,因为知道我们要受更重的审判”(雅三1)。作教师并非是一件小可的事,因为教师容易带进不同的教训,产生不同的意见,造成难处和分裂。并且,凡我们所说的话,都要受审判的。然而,这里的好作教师,与经上说的作教师却是不同的。因为这里的好作教师,主要是喜欢主动跑到别人面前去,表现自己,训人一番。又好像自己就是老一辈过来人,能给别人指点迷津的。当我思考这个原因时,我就想,是不是人真有知识、懂得比别人多,或干脆是出于主的爱,才会有供应和帮助别人的动机?但不尽然,许多时候人说的话语,就明显透露出拿着“属灵大棒”去棒敲的意味。这儿点点那儿点点,丢给人一个十字架就跑,过会再跑回来偷看那人的反应。如果不合其心意,那就不是指指点点,而是棒敲棒敲。要么是属灵大道理一套套,要么是职事信息一段段,甚至有时还掺杂着个人错误的领会。无非是说你肤浅,不能接受十字架的对付,骄傲不谦卑,很难合乎主用。但这过程中又有一个现象,就好比小学生读点大学课程就主动去辅导中学生,大学生用微积分去解释二次方程,初中生用几何原理去证明高等代数。换句话说,其所“供应”的,要么不知所云;要么真理与应用毫不搭边,套用,乱扯一通;要么就是给人纯粹的教育和批评。反正表面看上去都是数学词汇(属灵的话),对方在属灵上得不着供应,却有可能莫名其妙地得着一番棒敲。在网络上,这个现象特别显著。

现在我再来举个例子,从前有个人跑到我面前,先夸赞我对网络服事的热心,后发表他自己对网络服事的看法,说网络上都是虚拟的,网络服事亦如此,并劝我最好离开网络服事,还是投入到召会中服事比较实际。我不说他的话全不对,也不说他的话全对,我只想告诉他要正确地看待网络服事。哪知,他的回复让我大为惊讶,说我不愿接受十字架的对付,并且说了一番十字架的道理,其实就是暗指我不能接受他的话,孺子不可教也。可没过两天,他在自己的网络空间留言感慨道:“唉!整天打游戏,真的好累呀,再也不能这样生活了!”像这样的例子,是何其多呢!不单是我亲身接触到的,还有许多是我亲眼所见的,在国内较为普遍。我并不愿去评论别人是如何生活的,但我见跑到别人面前去指手划脚的,真是不少。如果是纯粹的帮助或供应或交通,即便说错了,也没有可指摘的。只是人的话语所透露出来的,就是居高临下,就是来指教别人的,倒是太像师傅了。在以往的经历中,我还碰到那么几个人,从前不认识,初次交通就是来给我说教的。首先说你这个错了那个不好,如写的诗歌不像诗歌,然后自我介绍在何时何地参加训练过。总的意思是,非要我按着他的指导,写出来的诗歌才达到诗歌的标准,因为他自认为很专业嘛!若像他所说的,我看诗歌本上许多的诗歌都要下架。甚至,因他对诗歌的高谈论阔,我曾写了“为标语诗歌说些话”。因他认为特会标语诗歌算不上诗歌,只是口号,不宜提倡众圣徒来唱。哎!其实对于这类的圣徒,他们说什么,我倒并非太在意,而是我摸到那些话语背后的灵,似乎出现问题,更没有相互供应之意,就不再有交通的必要了。如果是一个谦卑的人、能够供应别人的人,其属灵生命表现出来的,永远不会是:你要听师傅的,我就是你的师傅啊!

有时,我对好作师傅这件事,作些深入思考。这究竟是为什么,根源出在哪里?假如人看见了亮光,或有负担的交通,写出来放在那里,等待别人来审核,即便有受益者转贴,倒也无妨。只是有许多人,不管是初信的,还是老信徒,却喜欢主动跑到别人面前去,一不是分享,二不是交通,三不是求教,而仅仅是指教别人的,作师傅的,甚至是丢十字架给人的,这就反常了。然而,说句实在话,我与宗教人士打交道也不少,除了那些故意攻击的,几乎很难见到有人主动来作师傅的。在私下交通中,他们虽不太懂十字架的道理,也不太懂圣经上的知识,但他们每次来语气中就是“请问您;好不好;我该怎么做呢;求弟兄给予属灵上的帮助”。我说这话的意思,并非受人恭维受人尊敬,那才叫舒服;如果别人来说些不好听的话,我就不舒服。不是的,如果我有不舒服的话,那就是为什么有些人碰面就是十字架和对付?话语的背后就是好作师傅?每逢交通,要么来一段属灵大道理,要么来一段职事话语,要么直接是批评和教育。有时,他们自己所发表的话,连他们自己都不太明白。

为此,我思考了很久,最后总结出两点:一是可能与申言实行有关;二是出于天性,就是人性。申言,即为神说话,在我们平时的操练中,常表现对真理直白的宣告。申言者,又可翻作先知。本来,申言乃是一件积极的事,这也带进人人尽功用的祭司体系。一个人有申言的实行,并常有申言的操练,必要在知识上有所积累。但这种知识,主要是干粮,纲目式的,概括式的。这在我们的聚会申言或申言稿中可以体现出来。那么,是不是因着申言的实行,和知识的积累,就养成在性格上太过主动,又好讲话,并以为自己懂得很多了呢?我不肯定这是绝对的,但我认为绝对有可能。那么,人人尽功用,又为何演变成人人好作师傅了呢?(这里的人人,乃是指着普遍而言)。我就觉得这仍是与人性没有受对付有关。当一个人有了点知识,人性里乱七八糟的都冒出来了,或骄傲,或逞能,或爱表现,或别的。总之,人性的诸方面没有受到正视,没有受过对付,知识越多,能力越强,恩赐越大,毛病就愈发显出来,甚至是成正比的,往往这个人就显得七棱八角的。世人对此不以为然,认为这是天性使然。但对于基督徒,这些棱角必须磨去才好,否则真的很难成为合乎主用的器皿。

所以弟兄姊妹,我并不是鼓励你们就不要申言了,而是要我们知道,许多教导和实行都必须认识全面并求得平衡。正如人成为神,过神人生活,如果你忽视神成为人,并忽视人性的生活,也就是忽视人的一面,你说你只要成为神,只要过神的生活,那么我倒想看看你是怎样成为神的,又是如何过神人生活的。所以弟兄姊妹,我们需要操练申言来人人尽功用,供应基督,供应生命,为着建造基督的身体。但同时,我们也需要在人性上受对付,否则变成人人好作师傅,就没有供应了。不过是有了点知识,也谈不上建造了。

第二,人的己在作祟。

己的本身,乃是魂生命,但己主要表现为人的意见和主张。一个人的己太强,爱掺和别人的事,并喜欢为别人出谋划策,就像个师爷。否则他的己无用武之地,岂不是亏欠了那些意见那些主张了么?己太强的人,叫他们安静和顺服不太容易,他们里面就像有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总想折腾出啥事情来,让他们主持大局,才会舒服些;己太强的人,性格较倔强,也很难接受别人的话,要他们点头,就好比要领导听员工指挥;己太强的人,往往以自我为中心,就是活我。即便与人配搭,也要表现自我,就是出头,叫他们排在第二,会满脸不高兴;己太强的人,看自己很完美,总认为自己是对的,但若落在黑暗里,也未必能自知;己愈强的人,愈害怕暴露自己的失败和不堪,并习惯装假或找理由来遮掩。

就是这样的人,在他们看为不合己意、不合口味、不顺眼的事上,要么不屑,要么鄙视,要么反对。总之,他们看到别人眼中的刺,就想亲手拔掉,但他们却不觉得自己眼中有梁木。于是乎,总想给人对付,并打着十字架的旗号。或许他们会传授点十字架的道理,主要是祭出自己的主张和意见,让对方照样行。虽然这种对付表面看是属灵的,但实际上与十字架无关,不过是让对方接受点知识,再学着改正罢了。然而,在这件事上,或许对方真要受点对付才好,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总想对付别人的,更需要受对付。一个人的己太强,必须要与那灵合作,让那灵来运行,将十字架上的死执行到自己的意见和主张上,否认己,拒绝己,天天舍己。这就是主耶稣所说的“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否认己,背起他的十字架,并跟从我”(太十六23)。什么时候,人若想去对付别人,就要看这种对付是否出于自己的意思?什么时候,人若愿受对付,就要看这种对付是否仅为了顾到对方的意思,而故作听话或顺从?再问,自己里面生命的感觉如何,又是否在这件事上真的蒙神话语的光照了呢?

从前我确曾遇到过一些人,他们很喜欢说对付,好像这个词成了口头禅。但对付总是针对别人的,或强加给别人的,反而自己的那个人性从来都是视若无睹。我举个例子:有那么一位姊妹,平时做惯了别人的“属灵长辈”。有一次,她来与我交通,其实算不上交通,因为她只是来对我批评和定罪的。并且,她是来叫我顺服的,甚至自以为抓住我啥小把柄,话语中带有威胁的口吻。当我发现她的灵不对,也不是来交通的,就不愿再继续下去,更懒得去理会她的意见和主张了。像这样,我在她的眼中就成了不能接受十字架对付的人。按她的意思,我听不得刺耳的话,不懂得忠言逆耳之义,就是在黑暗中的,骄傲的、瞎眼的、自以为是的。对此,我保持沉黙,不去说什么。但我知道,那种对付就是要“服”和“听话”。然而,这在属灵上对我到底有何益处呢?此外,我直白地说,许多时候人的那种对付都是盲目的,不知所谓的。再举例如:两个人在网络平台,对某件事看法不同,意见不合,于是一方就想退出交通。像这样,就有话冒出来了:“你在这里不好好受对付,到任何地方都不能与人配搭。”这话的含义,就是这两个人非要对付到一个地步,看法一致、意见一致、握握手才行,否则就是个难处,到哪里都是难处。倘若如此,我倒是建议他们商量商量,买车票去碰碰头,啥时候对付完了再返程,何必在网络上今天对付来明天对付去的呢?瞎折腾!像这样,若是马丁路德遇见那时的教皇,两个人岂不要绑在一起来对付,否则起码说路德还真是个难处,又怎能为主所用?

弟兄姊妹,作为神的儿女,我们接受对付是必须的。但就要问,究竟要对付我们什么呢?在这样的对付里,是否有那灵和十字架的参与,还是我仅仅为了顺从人意,暂作自我改良呢?与其总想着去对付别人或别人该受对付,倒不如从今开始,每个人先来正视自己的人性,对付自己吧!如果我们永远把对付的箭头先瞄准自己,那总比去对付别人要强百倍、千倍。什么时候,我们对别人只是牧养,只是供应基督、供应生命,而对自己总要苛刻,以对付、破碎和变化,那在召会里、肢体间,也就少有难处,并且基督的身体变得愈发俊美了。

第三,不认识十字架。

我就发现一个问题,那些喜欢丢给人十字架的,少有人真正认识十字架。十字架与那灵是分不开;十字架使信徒有胜罪的可能,那灵使十字架所成功的实现于信徒的生命中。所以信徒要得着十字架在他里面作工,必定要得着那灵的加力。但在人的观念里,总认为十字架与苦难是分不开的。每当他们想起十字架,头脑倒是丰富的,眼前是主耶稣背着十字架缓慢行进的画面,这是多么难为的一件事;眼前又浮现主被钉在十字架上的情景,钉不就是对付么,过程是多么痛苦呢!于是,每当人谈起背十字架,就感觉是泥瓦匠在建筑工地上背砖头似的。如果要给人十字架的对付,那就要使人难为,经受痛苦。然而,十字架是什么呢?倪柝声弟兄在他所释放的信息中有精辟地论述:主的十字架,从我们看来,并不只是一个木头的十字架,乃是代表主所有赎罪的工作,和赎罪工作所成就的一切救恩。…十字架不是感觉向着人去,十字架也不是感觉往里面去,十字架也不是感觉往下面去(此三种为神的儿女受苦时候的不同表示)。…十字架是能欢喜快乐地接受,是能在神面前感谢神说,神替我拣选的道路都是好的。从神手里接受神所给我的十字架,所以我能欢喜,我能感谢,我没有事。十字架能赦免,十字架不自怜,十字架也不消极,因为十字架只有一个感觉,就是我感谢神。十字架是一个柔软的心在神面前,神要怎么样都行,认识神是大的,并且认识神是爱。

弟兄姊妹,这才叫作十字架。不是我随意丢给人的,叫人去好好对付吧!也不是我随意接过来的,那就慢慢对付吧!这种随意丢和接的十字架,不过是从人来的。人的十字架,不是主的十字架。人的十字架就是给人苦的感觉,但在主的十字架里,没有苦的感觉。主耶稣在地上的时候,十字架的刑罚是最痛苦的一种刑罚,当时的法律许可,在人将要被钉十字架之前,把苦胆调和的酒给他喝。这酒虽不能像今天外科医生所用的麻醉剂那么好,但在那时是能减少人感觉上痛苦的最好的东西。然而,主耶稣很特别,就是祂不肯喝苦胆调和的酒。在许多人的十字架里,都有苦的感觉,所以都需要苦胆调和的酒,需要除去感觉上的痛苦。但在主的十字架里,用不着苦胆调和的酒。人已经把这酒送到祂口旁边了,可是祂不肯喝。为什么呢?这是因为十字架在别人身上是发生苦的感觉的,而在主耶稣身上却不发生那种的感觉。(这不是指着身体的感觉说的,在身体方面,祂也有感觉)。在别人身上,因为充满了感觉的缘故,所以需要苦胆调和的酒。但主耶稣被钉十字架,在属灵方面,祂没有那种苦的感觉,所以祂用不着苦胆调和的酒。弟兄姊妹,这就给我们辨别出自己背的那个十字架,究竟是从人来的,还是主的十字架成了我们的十字架?如果我们在那里背,里面满了苦的感觉,就肯定那不是主的十字架,我们也不是背十字架的人。在表面上看好像是背十字架,但在实际上不是。

预防之十:拘泥于从人来的十字架。

弟兄姊妹,从人来的十字架是不能要的。因为这样的十字架,对我们在属灵上没有任何帮助,甚至有害。这几年,我对这样的十字架深有见识和体会,在此总结出三种:

第一种,给自己背个十字架,这是苦修,自找苦吃,甚至会产生殉道者的感觉。

作为一个基督徒,你有没有受过苦呢?答案都是肯定的。那么,你受苦的时候,有怎样的表示呢?倪柝声弟兄说:“向着人去的,就是气人、恨人、不赦免人;往里面去的,就是受伤、可怜自己,觉得自己是跟从主,是很像主那样子在受苦;往下面去的,就是勉强把感觉压在底下,结果变作消极。有些神的儿女以为消极就是得胜,但消极是受伤另外一方面的表示。因为人要求太多了,所以消极。消极就是证明没有十字架。”

那么再问,你的苦究竟是出于什么呢?有时,人以为自己是为主的缘故,但许多时候却是自己背个十字架,然后流泪,自怜,甚至寻求同情,给人一种属灵的外表。并叫人知道,他是正在为主受苦,或为主受过很多苦,甚至有了殉道者的感觉。若是如此,那这人就是不认识十字架,也是在十字架之下的。因为十字架不是流泪自怜的地方,而是流血舍身的地方。哭,就是舍不得自己受苦。在十字架底下的人才哭,在十字架上没有眼泪。人如果受一点苦,就因此自夸自怜,寻求人的安慰和喜乐,乃是根本不知道什么叫作十字架。此外,基督徒可以被钉在十字架上,但不可有殉道者的感觉,而殉道是可以的。

从前我认识一位姊妹,她家人反对她信主,甚至逼迫她。于是,她就留在家里想凭借自己受苦的“义举”,来换取父母得着救恩。一边在流泪,一边在诉苦;一边有了殉道者的感觉,一边责怪远处熟悉的圣徒未能给她带去实际的帮助。其实,这是苦修,就是她给自己背个十字架,自找苦受,以达到某个程度或境界来感动神达其所愿。然而,一个基督徒以这种方式来换取救恩,这种做法是不可取的。不但在世人面前没有好见证,而且叫人看来是愚昧的。

第二种,随意丢给人一个十字架,这是苦待,折磨人给人罪受,却自以为在成全人。

有的人,很会说十字架,又以为这个是十字架,那个也是十字架。于是,就把自己所以为的十字架,随意丟给别人。其实,这是苦待,折磨人给人罪受。并且,他是不认识十字架,反倒以为自己是在成全人。我们都知道,倪柝声刚刚学习事奉主时,与王载在一起,他们常有争执。那时,他经常去见和受恩教士。他去她那里,多是告状,但和教士从未说他对。有一次,倪柝声又去告状了。他说王载错,说了很长时间,里面充满义怒。然而,和教士听完却对他说:“几个月来,你来我这里,多数是来说王载不对。即便我说王载错,到底与你有何益处?你到底是要争是非,或是要背十字架?看看你,这像是羔羊的态度么?”接着,她大声说:“倪柝声!你这是背十字架么?”倪柝声马上掉下眼泪来,他这人倒下来了。从那时起,他就不再控告人了。以后,他觉得欠和教士许多;等和教士离世后,他慨叹再没有这样学习的机会。而他在和受恩手中受对付虽很苦,但这些对付却成为他的祝福。

弟兄们,请你们记得,我们的工作就是这样,不是讲是非,乃是对付人的灵。再请注意,之所以那些对付成为倪柝声的祝福,是因为和受恩教士是不谈是非的人,她认识并看透那位要被对付的对象。我们为神作工,不是讲道理、理由、是非、对错,我们乃是认识人的灵,摸人的灵,栽培人的灵。如果我们这个人,不认识别人的灵,不注意自己灵的品质,又不能安静地来听,与别人交通前,魂生命便搀入,思想和情感在不停地转,并只叫对方跟着我们的意见和主张走,就没有任何益处。因为我们的灵不对,我们这个人不对,不仅不能栽培人的灵,而且就算我们带着爱心和热心去作什么,也往往是在错的里。这是我们必须注意并学习的。

现在就要问,你若效仿和教士那样去成全别人,暂不考虑那个十字架是从人来的,还是从主来的,但你得先看看自己是否像和教士那样的人?灵如何?人如何?若是只有自己的意见和主张,倒不如先成全自己吧!自己先经过十字架的对付;那否认己,背起十字架,正是贴切自己的。

第三种,认为对方是我的十字架,一直受苦着去背,这是苦虐,毫无益处。

三十多年前,李常受弟兄在他所释放的关于十字架的信息中,他说道:“在你里头安家的基督是测不透的丰富。你何必咬你的牙根,把你的太太当作一个十字架来背?基督在里头有测不透的丰富来供应你,你要把基督多享受一点来供应你太太。改一改观念,改一改说法,好不好?要对你的太太说,‘哦,亲爱的妻子,我真是冤枉你啊!从结婚那天起我就受了教导说,你是我的十字架。我一直背十字架到今天,我真是冤屈了你。今天我报给你大喜的信息,你不是我的十字架,你是我的喜乐,你是我的安慰!’你们结婚不是需要一个十字架来对付,是需要一个同享者,因为基督太丰富了!我怕有的姊妹们身上还背着一个金十字架,快把它拿下来。把十字架奉献了,我们要来享受基督。哦,那位有测不透丰富的基督,安家在我们里面,便叫神一切的丰满充满了我们。”接着他又说:“我这几天听你们的分享,真是悔恨,因为我从前的信息叫你们吃了多少的苦。我曾说,你们的太太都是十字架;而你们有的天性太厉害,一个太太还不够,再加上几个孩子。我也曾警告你们,一结了婚就杠枷带锁。现在我要告诉你们,结婚是快乐,不过不是肉体快乐,乃是一同享受基督,一同分享基督。我这一次把从前讲的那些道一笔勾销。不要再来对我说,‘李弟兄,从前你不是那样讲么?’从前我是那样讲,但今天一九七五年九月四日,我郑重宣布一笔勾销。不是勾销所有的道,乃是勾销背十字架的道、叫人受苦的道。你们把里头都倒空了罢!现在来接受一点积极的。”

我们领会这段话么?李弟兄郑重宣布一笔勾销了那“叫人受苦的道”,就是特指着“你们的太太都是十字架,把你的太太当作一个十字架来背;你是我的十字架,我一直背十字架到今天”。李弟兄的意思,乃是希望众人转向积极的,就是基督那测不透的丰富。但如今,恐怕有许多人仍活在三十多年前,将人将事当作十字架来背,并且一直受苦着去背。其实,这是苦虐,毫无益处。或者说,根本没有属灵价值,反倒是虐待自己。有的人以为自己是基督徒,只得受苦(像和尚说的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表面或显得刚强,或能常说感谢神,看上去真像一个背十字架的人。但他在暗里一直喝着苦胆调和的酒,否则苦的感觉就叫他无法胜过。然而,我们的主拒绝苦胆调和的酒,因祂里面有神的喜乐。十字架是说,里面喜乐,里面能赞美神。像保罗和西拉,是不需要苦胆调酒的人。因为在腓立比的患难中,他们能祷告唱诗赞美神(徒十六25)。还有司提反,当他被人用石头打时,他也能求神赦免他们(徒七59~60)。他没有为自己感觉痛苦,他不需要苦胆调酒,他是一个钉十字架的人。

弟兄姊妹,十字架就是无论什么痛苦,或为难的事情临到,都能不被它摸着,反而能赞美神,里面有神的喜乐。如果我们说自己在背十字架,却一直在那里觉得这是多么重的、多么难的、多么苦的,就没有十字架。求神叫我们认识什么叫作十字架,认识十字架怎样用不着苦胆调和的酒。愿神救我们脱离寻求苦胆调和的酒,叫我们能因神而喜乐,而赞美。

(埃辰,2013年7月)

「时代职事 > 个人写作平台」「凡署名原创文章,未经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
最新文章
随机阅读
网站名称 职事简介 锡安文学 关于本站 友情链接 关于作者

个人平台 ® 时代职事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