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防剂:国内召会难处之实行与救治(四)

埃辰 • 2013-07-08 •

字号

预防之六:忽视人性,在属灵真空中过神仙生活。

1. 忽视人性的危害

弟兄姊妹,我希望你们能够认识忽视人性的错误,因为这种错误很容易叫自己成为一个属灵装假的人。或者像李弟兄说的,“属灵到一定程度,似乎不是人,却像个怪物”。不仅如此,还会带来诸多危害。第一,它叫我们限于以往片面的领会,停留于道理。并活在属灵的真空中,脱离实际,亦自然是脱离了人性和人性的生活。这就是有神人生活的道理,却没有神人生活的经历和实际。第二,它会使我们误入仙道,就是做神仙啦!神仙与神人,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在中国人传统观念里,神仙是凭人努力,修炼成仙,整天飘游在天上,不讲人性的生活,就是不识人间烟火的;但按着圣经讲,神人却是凭神的生命,在地如同在天,并在人性里过生活。神仙的生活,就是在天上悠然自得,用道理把自己塑造成宗教英雄,以为自己就是多么属灵的人,或给人看出自己是多么属灵的人。他们自迷于属灵的真空中,又喜欢夸夸其谈。而神人的生活,却是要在人性的生活里活出神性的美德。弟兄姊妹,只讲人性,没有神的参与,那是外邦人;只讲神性,忽视人性诸方面,那却如神仙。对于基督徒,若在此失去平衡,要么完全坠落于地,要么完全飘游在天。惟中庸之道,亦是正确的途径,就是既讲神性,又讲人性。于此,便经历神人生活的实际。

第三,它会导致我们的建造变为虚妄。我深深地觉得,这是撒但最狡猾之处。我们都知道新耶路撒冷建造的材料,不是泥土,不是旧人的堆砌,乃是珍珠和宝石。经上说,我们原是神的杰作(弗二10),是神的建筑(林前三9)。神就是要我们成为建筑的材料,从泥土的性质,变化为珍珠宝石。又因为我们是基督的身体,而召会乃是新耶路撒冷的小影,所以今天我们在建造,就是要终极完成于新耶路撒冷。弟兄姊妹,平时我们对这些真理耳熟能详,我认为你们都有领会。但重要的是,这个材料发生质变,该如何变?对真理进深的圣徒,就晓得我们要从泥土变为珍珠宝石,必须将神接受进来,基督的成分在我们里面不断加增,神的生命在我们里面新陈代谢,新的元素顶替旧的元素。同时,我们这个人要受破碎,对付乃至变化。是不是这样呢!绝大多数的人,都有这样的认识。但我认为,绝大多数的人,亦都停留于此。为什么我这么认为?我想以眼前的事实来说话,就要问:为什么人谈论真理,却不实行真理,只落得能说会道?为什么人谈论生命,却没有生命的自然流露,一味地属灵装假?为什么人谈论破碎己,却不能与别人配搭并和睦相处?为什么人谈论建造,却野心膨胀导致带来诸多难处,事例频频出现?如此等等。最终,当我探索这一个根源时,我就看见那个人性,是我们自己的人性,而不是耶稣的人性。倘若在这个人性上没有好好对付,说得再好都是徒然。其所谓的建造,就像盖房子用劣质材料。可这是最起码的、最根本的。

弟兄姊妹,这并非是我看见的新的亮光,只是在我们对其它方面谈论时,这点常被我们忽略了。个人认为,我们必须要重新回过头来正视自己的人性,否则我们会把自己看得很高,自以为很了不起,整天就是属灵大道理一套套,却从不在意要变化什么,要对付什么。就算平时我们谈真理说生命,又要在生命和性情上像神,并活出基督的样式,且要建造基督的身体,但我们的人性若不受对付乃至变化,仍不过是在旧造里,我们所建的工程亦不过是旧人的堆砌,或者说可能就是豆腐渣工程。也许我们很有属灵的恩赐,也许我们的生活很敬虔,也许我们对属灵的事很热心,也许我们传讲的真理无懈可击,也许我们的分享满有生命的供应,然而我们得救至今,我们的性格和作风若从未改变,我们的己若从未破碎,我们就像整天在唱高调,活在一种自我感觉良好和一味说教的属灵的真空状态中。关于此点,我们都当扪心自问。再者,我们都知道我们这个建筑材料要质变,但变化前受神对付是顶自然的。那么,要对付我们什么呢?我们往往不去想这个问题,仅是在知识和道理里受教,却不知那个人性要被正视并要受对付,是首要的必须的。

2. 识破撒但的诡计

那么,有人会问,这个人性究竟指的是什么?人性,自然是指人之属性的一切。坏的方面,包括堕落的元素、丑陋的成分、魂生命、肉体、天然、人的己,等旧人的东西;好的方面,包括天然的美德、能力和才干,等等。基督徒必须要知道,就着客观一面,我们虽蒙了重生,有复活里的人性生命,就是有耶稣的人性,但在主观一面,我们仍是往往活自己,就是凭着自己未变化的人性而活。然而,我们的人性里的好与坏,与撒但是密切相关的,甚至能被撒但所利用的。举个例子,由于人在堕落时,将知识树的果子接受到他的身体里之前,他已将撒但的思想、提议、意见和主张,接受到他的魂里。这样,人的魂变得向神独立,魂就成了己。神造魂,但神没有造己。己是魂里撒但的素质,而撒但就在己里。理解这话么?就是说,人的己俨然成了撒但的藏身之所。其实,人的堕落和败坏,都归咎于人里面撒但的元素。既然如此,撒但是不是很害怕人注意人性呢?因为人一正视,就要暴露,就要对付,而这是撒但所不愿看到的。

弟兄姊妹,你可曾听过撒但对你说:“不要去讲人性,世人不都在讲么?但我们基督徒要圣别,只讲属天的,而人性都是不堪的,都是消极的。讲消极,就是揭短处暴缺点谈失败,乃是可耻的。”你又可曾听过撒但对你说:“你们只管讲建造讲破碎讲对付讲变化好了,只要你们整天沉浸在这些道理之中,不要去正视人性就行。”在我估计,每次撒但讲完这些话,都会暗自窃笑。因为它希望看到人只讲神性,远离人性的谈论,在属灵真空中自迷,自认为完美,宛如神仙飘游在天上。像这样,就谈不上人性受对付乃至变化,也谈不上有神人生活的实际,更谈不上成为新耶路撒冷建造的材料了。

弟兄姊妹,我们若连人性都不敢正视,何谈活基督呢?在我们吃喝主话时,我们尽情饱尝基督的丰富和生命的滋养,晓得神话语有杀死的能力,但我们如何来经历呢?我们有必要认识忌恨、嫉妒、骄傲等这些成分,是我们里面的对头;在我们里面也有一个属灵的战场。我们若不认识对头,不清楚仇敌的隐藏之所,不知道自己有病,也看不清病症,即使神的话来喂养我们,生命来供应我们,也可能只成为我们的理论,不能叫我们有真正的经历,或经历到里面属灵争战的实际。活了多少年,实质上我们仍是死的,因为我们的病从未得医治,病症仍在那里。换句话说,人性中堕落的元素,那一切消极从未被杀死过和排除过。这就好像一个人得救多年了,谈到圣经,各种属灵的道理都懂,甚至他所说的话还满有生命的供应,可他这个人从未受对付过,变化过,内里从未有属灵的争战,以至于他一直活在旧造里,或可能成为一个难处。究其原因,这就是他从来没有正视人性,从来没有认真来看他自己。难道从以往显于眼前的事例还少吗?例举那些野心家来说,他们懂得的道理比你我少吗?他们不是很会讲道吗?他们的分享不是很有供应吗?但为什么他们却成了基督身体上的难处,成了众召会的难处?为什么他们搞出了一地多会,各自为政,却不觉得羞耻?弟兄姊妹,你有没有想过这一切的根源在哪里?依我看,这就归咎于他们向来无视人性,从来没有正视过,也没有对付过。即便外表包装如何属灵,也无法掩饰里面的丑陋。并且,从人性里(并非耶稣的人性)出来的,随时都会在他们的身上得着彰显。所以说,我们要识破撒但的诡计,再不要给它机会了。

预防之七:讲真理讲生命,却落得满口知识和道理。

1. 知识和道理

弟兄姊妹,论到知识和道理,我们都晓得伊甸园里有两棵树:一棵是生命树,一棵是善恶知识树。生命树所表征的生命,直接指明神是那正确的源头。而知识树所表征的死亡,乃是指神以外的一切事物。甚至连神所默示的圣经,和神所颁赐的律法,都会在字句上被撒但利用,作了知识树。因此,知识树间接代表了撒但。

既然如此,我们就该有所选择。我认为,我们中间任何一位都不愿意选择知识树。然而,我们虽这样选择,但真要不落入知识里,还是比较难的。因为我们一不小心就会偏离,甚至连我们今天对基督的经历,也会成为明日的知识树。生命树的原则就是依靠,知识树的原则就是独立。什么时候,我们因知识而向神独立,那我们就要当心了。

我们还晓得,在福音书里有一类人,好以知识夸口,他们就是文士和法利赛人。他们很会讲律法,却只落得满口知识和道理,能说不能行(太二三2~3)。主耶稣斥责他们是假冒为善的。所以,主所不喜悦的人,我们自然不愿意成为那样的人。但我们也要当心,什么时候,我们能说不能行,就表明我们和他们是一样的。

亲爱的弟兄姊妹,我们不要选择知识树,也不要做假冒为善者。除此之外,我们却要留意老底嘉召会的光景。在启示录的七封书信里,最后给我们看见老底嘉召会的特征,这其中就与知识和道理有关。

2. 落到老底嘉

老底嘉,这名字非常特别,是两个字合起来的:“老”(Laos)是常人,民众之意;“底嘉”(dicea)有三个意思:一、风俗、习惯;二、权利;三、要求、判决。所以,老底嘉的原文字义,就是常人的风俗,或是民众的意见。简单地说,就是民俗、民权和民决。

在这里,我们就很明显地看见召会已经是失败了。在非拉铁非的召会中,圣经和那灵是最高的权柄,他们遵守主的话,随从那灵的引导生活行动,真理的亮光是空前的。但一不小心就会落在属灵的骄傲里面,知识和道理,取代了灵的实际;众人的看法、意见、作法与要求,取代了那灵的引导和权柄。当非拉铁非堕落的时候,弟兄(adelphos)就变作众人(Laos),爱心(philo)就变作意见(dicea)。这就变成常人掌权了。多数人赞成就行,这个就是老底嘉。虽然老底嘉的民意、民权,是合乎今日的潮流,但是基督却被关在老底嘉的外面。这并不在于权柄在多数人或少数人手里,而是基督必须要得着祂合法正当的地位。

按召会历史看,我们就知道从罗马天主教出来的,叫更正教;从更正教出来的,叫弟兄会;按圣经看,我们就知道从非拉铁非(预表弟兄相爱的召会)出来的,就叫老底嘉。如果神的儿女不站在非拉铁非的地位上,他跌倒了,他失败了,他不会再落到撒狄(预表更正教)和推雅推喇(第六世纪后期教皇制度确立开始)的里面。因为一个受过非拉铁非教训的人,既看见了弟兄相爱的真理,就是想回更正教也回不去了。教皇的信经规条,和牧师制度的有名无实,是他向来所不屑一顾的。他既不能站稳在非拉铁非里,结果他就从非拉铁非退化变成了老底嘉,就是落到自高自大且失去属灵实际的光景中。这种光景,很像犹太教中的文士和法利赛人。他们比那些不长进的祭司更懂律法,因此坐在摩西的位上,教导人,吩咐人;但是他们能说,不能行。弟兄姊妹,其实老底嘉就是骄傲的非拉铁非,他们在外表和地位上都相像。所不同的是,非拉铁非有爱,老底嘉有骄傲。只有堕落的非拉铁非,才能变成老底嘉,而老底嘉的致命伤乃是骄傲。

3. 老底嘉召会的情形

第一,不冷不热如温水。

恢复的召会一旦堕落了,就成了温水,也不热也不冷(启三15~16)。这对我们该是警告。我们一旦变成温水,就不适合于主的行动,就要从主的口中被吐出去。明白神的心意,随从那灵的引导而行是热;不明白神的心意,不知道如何行,心灰意冷,是冷;虽然明白神的心意,却不把神的话当作生命的粮、当作生活行动的动力和指引,反像外邦人,又把神的道理,当作新闻说说听听(徒十七21)是温水。主恨恶这样的态度,不合祂的胃口,所以说“把你吐出去”(启三16)。“吐出去”不是永远沉沦,而是不允许他们进入国度的荣耀里。他们是失了味的盐,被丢在外面(太五13),被丢在外面黑暗里(太二五30)。

第二,自夸富足。

堕落了的召会,最显著的特征,就是他们的高傲。毫无疑问,他们知道许多道理,的确比公会里的人更认识圣经,但他们所有的仅是知识而已。因为他们有这种知识(主要是道理上的知识),就自以为富足(启三17)。在言谈中,他们非常夸耀自己的知识,常常定罪别人的无知,以为自己什么都知道。然而,主却说他们实际是贫穷的。他们不是在知识上贫穷,乃是在基督的丰富上贫穷。他们根本不认识基督的丰富,甚至连提都不提。

第三,困苦的、可怜的、贫穷的。

在主眼中,堕落了的召会聚会是困苦的,因为她夸口她在道理上虚空知识的丰富,而实际上她在对基督之丰富的经历上是极其贫穷的。基督那测不透的丰富(弗三8),是在生命的经历中去领会、消化和储存的,不是去研究、谈谈说说的。正如保罗在未遇见主之前,曾在迦玛列门下,按着他们祖宗严禁的律法受教(徒二二3),所以他在犹太教中,比他本国许多同岁的人更有长进(加一14),但那只是在外面的知识和道理上,不是在生命上,不是在属灵的经历和实际上。自从遇见主以后,他的态度就完全改变了。他越追求主,越发觉对于基督那测不透的丰富,认识得不够多。虽然在道理上,也许他已经知道很多,因为新约圣经书信中大部分是他写的。但这样的一位保罗,在他快要殉道之前,写给腓立比人的书信中却说,他把万事当着有损的,他已丢弃万事,看作粪土,为要赢得基督;他盼望认识基督,并祂复活的大能,以及同衪受苦的交通,模成祂的死;或者他也得以从死里复活。他说,不是已经得着了,已经完全了(腓三7-12)。这些认识,得着,都不是指着在知识和道理,而是指着生命的经历和实际上。若是连使徒保罗都这样说,当然就没有人能说,“我是富足,已经发财了,一样都不缺”(启三17)。

而主说老底嘉人须要“向主买火炼的金子”,才能叫他们真正的富足。主劝他们用活的信(加五6),向主取用,经历主的丰富,有份于神的性情(彼前一7;彼后一4)。因为他们是非常可怜的,这个自傲的堕落召会,在经历基督上并在神经纶的属灵实际上是贫穷的。她只注重空洞的知识,却很少顾到对基督活的经历。这才是真正的贫穷,这个贫穷叫她困苦、可怜。

第四,瞎眼的、赤身的。

在主眼中,老底嘉的召会不仅在基督的丰富上贫穷,也在真实属灵的事上瞎眼。她没有真实属灵的内在眼光。虽然她有一些关于属灵之事的知识,却没有内在的眼光。这里的瞎眼是指心中的眼睛(弗一18),是属灵的瞎眼(彼后一9),需要蒙光照,眼睛得开,从黑暗中归向光明(徒二十六18)。心中的眼睛,须要膏抹的灵(约壹二27)作眼药,只有那灵参透万事(林前二10),能教导我们明白神的心意。老底嘉人已经失落了属灵的实际,还看不见自己困苦、可怜、贫穷的光景,尚陶醉于自满、自足、自高自大。我们都应该以此作借镜。什么时候,自以为看见的亮光和异象比别人强,神只有在我们中间,说这话要小心,很可能就是从非拉铁非,堕落到老底嘉的时候。

我们作基督徒的,都得到了基督作我们客观的义,像袍子遮盖我们。这是为着我们在神面前的称义。我们在基督里称义之后,就需要凭基督活着,并且活出基督,使祂可以作我们主观的义,成为另一件华美的袍子,遮盖我们每天的生活行动。这恢复后又堕落的召会,因为缺少对基督主观的经历,所以在主的眼中,是赤身露体的。在主火焰的眼目下,空洞的道理知识尽都消失,那些持守这些道理的人,赤身就被暴露了。惟有我们所经历的基督,才能在祂审判的眼目下,作我们的遮盖。

谈谈说说唱属灵高调,没有行为,没有生命的活出,就是赤身。主要求他们买白衣穿上,叫他们的赤身羞耻不露出来。“买”表示要付代价,“白衣”是圣徒所行的义(启十九8)。老底嘉人所缺少的,就是不肯付代价,操练敬虔,行出,因与基督同活所得的义。他们需要靠着耶稣基督结满了仁义的果子(腓一11),才有白衣可穿。

4. 主的嘱咐与人的自知和悔改

主嘱咐老底嘉召会说,“所以你要发热心,也要悔改”(启三19)。死的知识已经使堕落的召会变得不冷不热。她需要丢弃那些叫人死叫人冷的知识,疯狂地焚烧起来,更要挣脱道理形式的束缚。她需要热到沸腾,而不是按着死的道理而行,虽然是对了,却是死的。她需要爱主,付任何的代价,甚至牺牲了“道理”,也要赚得基督。她当为自己不冷不热的光景悔改,不再以自己的知识为夸耀。她一直太欣赏自己的死知识,她需要贬视她所有的知识,为着以前只满足于空洞的知识,而不要基督的实际悔改。

弟兄姊妹,属灵的骄傲是老底嘉的标记。老底嘉的原则是徒有知识,缺乏生命,以自己为中心,自满自足,自高自大。但是主说:“灵里贫穷的人有福了”(太五3)。什么时候,我们自认为在行为方面,在真理方面,比别人都强,我们就骄傲起来了。然而,属灵的事,只要我们一夸口,就会暴露出我们自身的光景。现在,我不是说,在我们中间就有老底嘉召会的情形,但我们可以去对照一番。譬如,我们是否只在知识和道理上富足?是否一直为这样的丰富夸口?是否只因懂得点圣经知识和神的道理,就以为拥有基督的丰富了?是否只对真理有客观的认识,而缺乏对基督的主观经历?是否一味在说,教导人,吩咐人,自己却从不行?是否平时分享头头是道,一个小问题来,就被难住,不知所措或不知所云?如此等等。我认为我们每个人只要去对照,就会原形毕露,甚至我本人也逃脱不了以上所说的,而成为老底嘉人。

弟兄姊妹,我是这样的,但我希望你们不要像我这样的,否则就是因苦、可怜、贫穷、瞎眼和赤身的。然而,我在此所要求你们的,还不是仅仅去对照自己的属灵情形。关键是,从一切好的坏的情形中,蒙神话语的光照,继而有自知和悔改,使自己从中蒙拯救。我所担心的,是我们不太看重这个,反而自以为义,并认为老底嘉召会的情形只是召会荒凉时期该有的,却与自己无关的。如果我们忽视老底嘉召会之情形的警告,那实在是一件顶危险的事。弟兄姊妹,主的话是说,有耳可听的,就应当听。假如我们不能从主的话中有所警醒,只表明我们是骄傲的、瞎眼的。但跟从主的人没有骄傲,我们得在主面前学习谦卑,并要买眼药擦拭,使我们具有属灵的洞察力。有时候,听到人说:“神的祝福在我们中间。”其实,说这话的时候,都该特别小心。因为一不小心,就是老底嘉的味道了。我们都该受警告,要不说骄傲的话;只有一直活在神面前的,才不会看见自己富足,才能不骄傲!愿我们都能从中受提醒!

预防之八:高品福音并非活出来的。

1. 关于高品的福音

什么叫作高品的福音?高品的反义词是低浅,其实福音本身没有高品和低浅之分,福音所包含的一切内容都无低浅之说。这里乃是指着离开基督之开端的话(来六1),竭力前进,在更深、更高的真理上长进。同时,藉着这样的长进、认识和传讲,基督徒需要从低浅的光景提升到更高的光景。在人的观念里,谈到高品与低浅,往往有等级或层次的区别,一个在高处,一个在低处,两者不能处在同级别的状态。但对于福音来说,其内容就像在一条水平线上。所谓的低浅,只是指基督之开端的话;所谓的高品,乃是在这条线上,从开端往前走,越走越进入真理的深处。无论是堂奥的真理,还是开端的话,都无褒贬之义。然而,就着人的光景或生命程度来说,却需要像爬楼梯似的,就把自己的那个光景从低浅处提到更高处。对此,我们都该有辨别的领会。

使徒保罗在希伯来书六章里清楚地说,我们必须前进,离开那论到基督之开端的话。照着全本希伯来书看来,基督之开端的话与基督地上的职事有关。也许我们认为祂的成孕或成为肉体很深奥,但保罗说那是开端的事。保罗还说,奶是为着婴孩,干粮是为着成熟的人(来五13-14)。我们是婴孩还是成熟的人,在于我们接受怎样的食物。对于福音内容,或真理,或基督的丰富而言,这一切堪称我们的食物,是我们所吃的,其实是基督自己作我们的生命粮和生命水。但我们若仍然喝奶,停留于基督之开端的话,就只是婴孩。当我们还处在婴孩的阶段,就不能吃干粮。什么时候,我们离开那个阶段,竭力前进,能吃干粮了,就表明我们的生命长大了。一方面,从奶到干粮;另一方面,从婴孩到成人。前者是水平的,后者是阶梯的。在吃的事上,有不同口味;在生命上,程度亦是不同的。在林前书十二章至十四章,保罗尽所能地要把哥林多人从低浅的光景提升到更高的光景。哥林多人太低浅、太肤浅了(林前三2~3)。许多世纪以来,基督徒整体的情况都是低浅的,此点不容怀疑。

但是,在希伯来书,保罗要神的儿女离开那论到基督之开端的话,竭力前进,达到完全、成熟,不再立根基。保罗受神托付,将基督那追测不尽的丰富,当作福音传给外邦人。他在新约中所写的十四封书信,带给神的儿女何等丰富的供应。然而,相较于基督那追测不尽的丰富,基督徒该效法保罗在书中所劝勉人的。就是要离开那论到基督之开端的话,竭力前进,勿受缚于传统教训之影响、勿满足于对真理之肤浅认识,因而在传扬真理时,显出贫穷,并激励人对神圣话语的认识与经历要不断往前,以将神的儿女从灵性的贫穷带到富足,从婴孩阶段带到长大成人。故此,我们说传扬高品的福音,乃是一个托付。今天,有些人仍是仅仅教导关于祭坛周围的事,基督十字架的事,天堂和地狱。我并非以这些事本身为肤浅,但我们既然接受像保罗那般的托付,就该传扬基督那追测不尽的丰富,激励人要往前,进到关于三一神更深的真理,进入祂首要、最高的属性,就是祂神圣的三一。

2. 福音在于活出

弟兄姊妹,倘若福音只在于传讲,那基督对我们就没有实际的意义,因这不过是活在知识和道理的范畴里。无论是高品的,还是低浅的,都需要我们活出来。我们晓得真理有客观和主观两面,总是先客观,后主观。经上也说,“话成了肉体,支搭帐幕在我们中间,丰丰满满的有恩典,有实际”(约一14上)。恩典是供我们享受的,实际就是要我们去经历的。从前,我还领受过一段话:“我们所供应的,总是过于我们所经历的。我们总该照着异象说话,过于我们照着经历说话。因为就算现今我们没有经历到,但我们所说的,将来总要实现。”我实在是阿门这段话,也领会我们的认识、传讲、供应、说话,总要先于我们的经历。不是说,人还没有经历或还没行出来,就不能说不能传讲;也不是说,人只说只传讲经历过的或行过的。

而我所关注的,是我们习惯了嘴上功夫,却没有生活的见证。虽然我们所传的是高品的福音,但我们的光景仍停留在低浅的阶段,甚至得救多少年,我们仍是爬在楼梯的最低层。究其原因,这就是基督只成为我们的知识和道理。即便平时喊着说,真理多么高峰、话语多么享受,也没有经历和实际。无疑的,在非拉铁非的召会,他们对于真理所看见的亮光是空前的,但若人的光景或整体情况,却始终没有跟上去,那就是令人担忧的。我不是说,人今天看见了,明天就必须跟上去。而我是说,人看见了,却始终跟不上去,过了多少年,反倒从原初的位置和状态堕落了,那实在是不妙的。也许有人会问,这是为什么?据我十四年来的观察,其根源仍是人性没有受对付乃至变化。即便我们平时在异象中往前,异象控制着我们前进的方向,但我们就像旅行者,只顾到达目的地,却不在意沿途的风光。更形象地说,我们只顾盖房子,却不考虑质量问题。虽然我们有建筑的宏伟蓝图,这好比是异象,但是还没等房子盖好,先不说是否合格,就出现诸多的问题了。这些问题归咎于我们的人性没有受付付,以及没有神在我们的人性里过生活。久而久之,生命有了漏洞,生活有了漏洞,祝福有了漏洞,这是无法往前反而退后的主因。

弟兄姊妹,一个没有变化过的人,是很容易坠落的。有的较明显,像外邦人那般活在罪中,叫人一眼就看出来;有的不易察觉,如老底嘉的信徒,叫人不易辨别,究竟是非拉铁非的,还是老底嘉的。老底嘉人的情形,如骄傲、自夸、自义等,这些都与人性没有受对付有关。而他们的人性生活,不见得就是高昂的。虽然表面上看去非常属灵,很有供应,但那些不过是空洞的,虚有其表的,实际的光景仍处在低浅的阶段。这就揭示了他们的生活是困苦、贫穷、可怜的,很少有神参与其中。就是说,在凡事上他们不以基督居首位,虽然这道理他们也懂也讲,但在日常生活中鲜有应用。因为我不相信一个自高自大、自满自足的人,平时会谦卑地活着。但我认为,在凡事上他以自我为中心,倒是合情合理的。另可这么说,从非拉铁非到老底嘉,乃是有着最高的真理,看上去是最属灵的,但在实际上,他们整体的情形,仍是低浅的、可怜的。弟兄姊妹,最有力的福音,不仅在于传讲,而且在于活出。虽然传讲很重要,但活出同样重要。甚至,当人领受福音后,活出比传讲更重要。

在此,我所担心的,人仅是满足于知识和道理,瞎眼却不自知;我所忧虑的,人连知识和道理都没有,仅是复制和转贴。我们说,年轻人是未来。那么,就请看看我们身边的年轻人,包括我们自己,可曾对神的话语有真实的享受?我说的这种享受,不是浮夸和自欺,而是真有咀爵、消化和回味。这种享受,也不是重在知识的积累,和培养成能说会道,而是就算没有多少知识,也能在神面前战战兢兢、卑微地活着,并能取用神的话,应用于自己和别人的经历。而今,我们要问问自己,在属灵方面什么是我们所缺少的呢?就怕我们这一生,连自己缺什么都不知道。我鼓励年轻人在属灵上要时常有黙想和思量,包括神的话语、个人属灵前途,和当前生命的需要。不要得过且过,不要浑浑噩噩,不要随大流。甚至,属灵的盲从都不可取。我们需要在真理上有所辨识,对领受的教导该全面认识,不要因着认识片面了,而带来极端的实行。

我举个例子,李常受晚年曾教导说,我们既在主的职事里,就该说一样的话,不该有不同的说话和不同的色彩。这不仅应用于职事,也适用于出版的事上。但请注意,李弟兄从未教导我们说,要我们成为复读机、成为机械人,反而他和倪柝声弟兄,都反对组织的、机械的、死的,而更提倡在灵里的新鲜活泼的事奉。那我们的领会究竟是怎样的呢?有的人见到这番教导,又见到相调的同工们如今乃是重复倪、李的说话,就以为我们只要重复、只要宣读就行了。但这种领会,无疑是要把自己作成机械人。没有思想,没有对神话语的心得体会,也谈不上经历,而仅有的就是嘴巴和口号式传讲。对于网络而言,我们更要当心,不是动几下鼠标,复制和转贴,就以为我们真的有了,高品的福音就从我这里被传出去了,职事的话语就被我浸透了,而我们实在需要来正确领会李弟兄的教导和重复的意义。这样的教导和重复,一面来讲,就是使我们各人受限制,同心合意,保守在一里。众人都在一里往前,不因所谓的“不同”而受打岔;另一面来讲,我们需要从前面弟兄所领受的话语中,更往前,进入真理的深处。因他们是把圣经这座宝藏的门开启了,但仍待我们去挖掘。惟一值得留意的,是要我们沿着他们所指给我们的路线和坐标去开采。这样,就不使我们走弯路,或无所得,或有亏损。倘若我们无视前辈的教诲,各人只凭自己的意思,照着自己发明的口味(所谓的“亮光和启示”),兴许我们在矿区就乱了套。甚至有敌人来,立刻就被消灭了。因我们既不像兵,也不像民,不过是一些想发财乱掘地、没有纪律、各顾己利的淘金工。但重要的是,因着如此作为,就产生了混乱。在属灵的意义上,因着各人有不同的说话和不同的色彩,就使神的经纶受到四面八方的打岔,对建造基督身体毫无益处,反而导致分裂再分裂。

弟兄姊妹,照着我个人所领受的,一样的说话,并非重在话,乃是重在一。当我们在那个一里,不管怎样说话,不管怎样领会(我们不是复读机和机械人),就算领会错了、说错了,只要接受改正,便是无可责备的。可倘若谁说自己在一里,但从口里所出来的,却是破坏那个一,就是不同的说话和不同的色彩了。其存心和动机,真不可叫人小视。并从其身上所散发的味道,纯粹是出于狡猾的狐狸和可怕的豺狼,我们就有必要小心提防了。

「时代职事 > 个人写作平台」「凡署名原创文章,未经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
最新文章
随机阅读
网站名称 职事简介 锡安文学 关于本站 友情链接 关于作者

个人平台 ® 时代职事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