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防剂:国内召会难处之实行与救治(三)

埃辰 • 2013-07-08 •

字号

预防之一:不看消极、不摸消极,导致无视消极。

1. 对待消极的教导

在平时的聚会中,我们历来所受的教导,就是不要尽看消极,更不要传消极。这是正确的。众所周知,挪亚醉酒赤身露体,他的三个儿子采取的应对方式,惟有迦南的父亲含的做法,因揭露失败而受咒诅(创九18-25),这是我们该弃绝的。关于此点,对于我们的属灵应用:在个人一面,被消极所捆绑,人就会死沉,阻碍属灵生命的成长;在团体一面,特别是对于基督身体的建造,若有消极的事发生,人专注于这些消极,并乐于去传播,这就像麻疯在众人中蔓延,至终带来的只有毁坏。

2. 要有正视消极的心态

我们每到一家,总不该去注视这家的垃圾桶,这是我们历来常听说的。但同时,我们还必须在这方面有平衡的教导和实行。正如我们不去注视垃圾桶,但垃圾多了,总要引起关注,也总要有人去把它倒掉。然而,这是我们多人所缺乏的。那么,垃圾越来越多,谁去倒呢?总不会是客人,而是我们自己。这就是作为这家主人的我们,自己要正视垃圾桶,也就是正视消极。不是说,客人来不注视,众人不理会,那我们自己就该无视它。否则,有一天,垃圾堆积如山,看你的家还能吸引别人来访么?看你的聚会,还能成为享受基督的地方么?按常理,一个爱干净的人,知道家里有一点垃圾,会及时处理掉,不会任其增多。在属灵上,我们不看消极、不摸消极,但并非叫我们谈消极色变,起码我们需要有正视消极的心态。若连这个态度都没有,那表面上我们就像生活在自我完美的状态中。有一天,消极如垃圾堆积如山,可能我们想清理,想逾越过去,都是很难很麻烦的。

3. 光与自知

倪柝声弟兄有篇信息,讲到“光与自知”。他说:“从来没有一个不认识自己的基督徒,他的灵性会进步的。也从来没有一个基督徒的灵性进步,会过于他所已经知道的。他所得的亮光(不是知识)是如何,他的生命也是如何,没有一个基督徒能进步过于神所给他的亮光。每一个基督徒,如果不知道他自己的错失,不知道他自己的实情,他就不会追求新的,也就不会走前面的道路。”这里,倪弟兄告诉我们,我们要自知,知道自己的实情,就是认识自己,包括错失和消极。但这并非是自省,而是“在你的光中,我们得以见光”(诗三十六9)。以弗所五章十三节,将光的用处很清楚地告诉我们:“一切事受了责备,就被光显明了;因为凡将事显明的,就是光。”这叫我们知道光的用处是显明。所以,倪弟兄又说:“诗篇三十六篇九节的头一个光是客观的,是神的。我们在这个光里,就被它把我们显明出来,叫我们得以看见自己的实情,这就是在光中所见的光。我们自己的光景,我们不知道,当神的光一照,我们就看见自己的光景了。许多事,我们都以为是顶好的,有一天被神的光一照,才知道是不得了。也许以为自己是比任何人都好的,有一天被神的光一照,就不只罪恶是罪恶,并且许多自以为是良善的也显得是罪恶了。不是我们省察了去告诉主,乃是被光照明了向主去承认。所以说,自省不只不是一个美德,并且是一个大错误。我们能以认识自己,不是藉着自省,乃是藉着神的光。我们在神的光中,就能得着知识来认识自己。神对于我们所有的亮光是如何光明的,我们也能在这亮光中来看见祂所看见的一切。”

弟兄姊妹,什么时候,我们彻底地认识自己,就能看见自己的真相,就能看见自己肉体的败坏,就知道神已经把祂的光给我们了,我们已经是在神的光中了。如果我们对于自己的看法,不会像圣经所说的那么严重;如果我们感觉自己就是多么美好,一味地自我陶醉,这就是证明我们还没有得着神的光,还不是在神的光中。不必问光在哪里,不必问什么是光,只要看见光的功效,就知道什么是光,就知道光在那里了。

4. 分辨警告和提醒

现在,我们再回到消极这件事上来。我们必须认识传播消极的危害,但我们决不可领会片面,认为消极绝不能提。在圣经里记载了不少消极的事物,版幅约占三分之一,如米利暗毁谤神的仆人、可拉党的背叛,以色列人的背逆、在哥林多的召会有分门别类、底马贪爱世界,以及启示录七封书信中所提到的,等等。而面对一些消极的情形,如帖撒罗尼迦城信徒必遭患难,保罗在书信中是预先告诉你们(帖前三4),又是切切嘱咐你们(帖前四6);凡是该警告、该提醒的话,他总是不厌其烦地再三讲说。这给人看见,在初信者想为主而活时,警告他们这不是一条容易的道路,未尝不可。否则,当试炼来到,这些在基督里的婴孩将会感到沮丧而挫折。

除了以上我举的这些消极的事例,其实对于任何一个信仰团体或任何一处召会来讲,若说其中没有消极,或甚至可称为失败的事,是不可能的。这就好像说自己是毫无瑕疵的,那也不需要基督借着话中之水来洗净了(弗五26-27)。实际上,圣经中所提到的消极,正是反映出召会中或圣徒间会发生这些事,包括我在此所交通的。只是我们还需要分辨一点,什么样的情形是在传播消极,什么样的情形是在警告和提醒。深入一点,也要摸摸说话者那背后的灵,究竟是出于什么的。狭隘地讲,一个人若不能分辨,见消极而色变,或竭力掩饰并叫人表面看去多么属灵,至少说他对消极的认识过于片面了,甚至可能没有了自知,更难以谈得上悔改;广义地讲,一个团体,或民族或国家,若不能有正视消极的态度,只能说是活在自以为是的光景中。有一天,所有隐藏的垃圾都会显露出来,那不仅是清理这么简单,而且可能会绊倒很多人。

无论如何,我们都要切记:真正忠心的主仆,不单有属灵的眼光,也必定预先对可能面对的危机提出及时的警号;而真正有智慧的信徒,也必然虚心接受忠告,吸收别人属灵的经验,加以应对。

无论如何,我们都要知道,传播消极是不对的,但无视消极完全是错误的。

预防之二:说从神的爱出发助人,自己却很少有爱。

1. 从神的爱出发

我们都晓得,基督信仰就是爱的信仰。使徒保罗也说,“如今常存的,有信、望、爱这三样,其中最大的是爱”(林前十三13)。在此,我并不想讨论爱的定义。但在大多数人的心里,的确是盼望自己去帮助一个人,最好是能让对方感受到这是出于神的爱,并以此来转向神、接受神,认识神、经历神、享受神。无疑的,这实在是一件美事。感谢主,愿我们每个人都能有这样的盼望。不只是心里想的,更是付诸于行动的。

2. 爱的果子

说到行动,或者说是我们去爱人、帮助人,兴许我们都能有正确的认识。譬如,爱不是人“作”来的,爱乃是“活”出来的。爱的生命是在信徒的灵里,故凭这灵里的生命而活,自然就会结出爱的果子来。当我们说到去爱人时,我们是这么认为的。有时,对于别人天然的爱、从人来的帮助,甚至会有鄙夷之情。我不否定有些基督徒是有这种心态,认为若非出于神的,那种爱那种帮助简直一文不值。哦,这是我在此方面要说的重点。关键是,当我们这样认为的时候,可曾想过我们的爱,以及爱的果子究竟在哪里?若是我们对于别人天然的行为喋喋不休,自己却从来没有爱的表现,就不用谈我们有多少从神来的爱,或里面有多少神的成分,或我们如何爱神,恐怕在这方面连外邦人都不如了。

3. 实用主义和社会福音

弟兄姊妹,我并不鼓励和提倡圣经中的实用主义。在旧约里,最讲究利用价值的人是扫罗,他是旧约里的实用主义者;在新约里,是犹大,他是新约里的实用主义者。扫罗比犹大好些,他留下的东西是要给主(献祭过于听命),而犹大想省下香膏钱是要给穷人(造福社会及发挥更大用处)。两者有一共同特点:就是没有让基督在里面作主,照自己意思,以为那样讨神喜悦。另外,我决不赞成“社会福音”,忽略召会的功用,甚至有些人失去基督徒的地位,为着去改造社会。因为召会不是慈善机构,也不是属人的组织,乃是活神的家。以上这三种情形,基督徒都是该丢弃的。但我不是说在我们中间就有这三种情形,因我们知道,福音的目的所产生的果效,不仅是叫罪人得满足,而且是使主得满足。对于一个有志于事奉主的人,我们历来是这样教导,这也就是“枉费”的价值。

我们看见,为主枉费是一件有福的事;并看见服事穷人、造福世界、拯救人的灵魂、寻求罪人永远的好处(这一切工作都是必需的,也是有价值的),这些必须不超越它们所该有的地位。换言之,我们单单为着这些工作的本身而作,若比起为主而作,就算不得什么。的确是这样,我阿门这些话。

4. 对付冷漠

那要问,我在此说到这些事,究竟是为着什么呢?因为我看到从人那里来的冷漠。当我说到爱,帮助人,就不得不想起“冷漠”一词来。当我们为主枉费的同时,冷漠竟是我们所要对付的。冷漠的表现,就是对世事世人漠不关心,显为冷淡,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到一个程度,对属灵的事和弟兄姊妹(约壹二10),都失去了“帮助”的心。很遗憾地说,我们若是这样的,那在我们转身离去的时候,我们仍在宣告自己是爱神的,甚至为主是拼上一切的,就是自欺了。

关于这方面,有两点是需要我们平衡的。第一、从神的爱出发,一切善意的行为,其源头都该出于神。世人及基督教里的一些人,的确很热心很有爱,不排除是出于人的。但在我们嗤笑别人的天然行为的同时,自己又有多少爱的果子?第二、为主枉费、作在主身上,实在是一件美事。但是否说,就要我们自己什么都不作,反而培养出冷漠的个性来?毋庸置疑,教导本来准确无误,但我们的认识是否片面,甚至在实行中走向片面了呢?

5. 爱的两种消极

那么,既然我们去爱了,或在爱中有所行动,包括帮助人等,究竟该怎样去做呢?怎么去做,各人照着灵、照着里面的生命,没有统一的章程,这亦并非我在此要说的。而我所关注的,是因我们对爱没有全面的认识,也会带来片面的领会和做法。这里我就要提及两种普遍的爱的消极。

第一种,是愚昧的爱。使徒保罗说:“我所祷告的,就是要你们的爱,在充足的知识并一切的辨识上,多而又多的洋溢,使你们能鉴赏那更美、不同的事…”(腓一9~10下)。腓立比的信徒很有爱,但他们的爱需要多而又多的洋溢,不是愚昧的,乃是有充足的知识;不是无知的,乃是有一切的辨识,使他们能鉴赏那更美、不同的事。因着热中犹太教之信徒的传讲,有些腓立比的信徒从神的经纶岔了出去。保罗所关切的,是这些腓立比的信徒不要愚昧地爱他们,乃要用一种在充足的知识和敏锐的知觉上洋溢的爱,清明地爱他们。这事应用到我们身上,就不得不提起两种情形:一是传讲异端的,如“常受主”派(其残余分子现今仍是死不悔改,归于“程有一伙”);二是从神的经纶岔出去并教导不同教训的,如被隔离者、分裂者或破坏者。

照着目前来看,在我们中间存在这两种情形,许多人竟被迷惑,甚至盲目地去爱他们。那我们是否要有所辨识,并在交通和接纳的事上(约贰一11),遵守神话语的教导(约十四15),实践“真正的爱心”呢?因神所要的爱,是运行在神的话语之范围内,而不是越过它。爱不因任何人的不义欢乐,乃是与真理同欢乐(林前十三6);爱是有选择性的,即“爱神所爱,恨神所恨”,不义的行为,是主所恨恶的(启二6)。当我们去同情异端,同情异议者,盼望以主的赦免去怜悯他们,自以为用主的爱去包容、接纳他们,就能使他们回转过来,便私下里与他们仍保持往来关系,拉拉扯扯。这一切只表明天然的人性里有堕落的元素,喜欢同情那些自表无辜的真异端,喜欢接纳并愿意去帮助那些自表冤枉的破坏者,表面是体恤人性,实质是撒但在作工。

第二种,是糊涂的爱。举个例子,正如我从前在QQ建立了一个群,上限人数100人。于是,群成员很快就满了,别人再想加进来,就没有名额位置。考虑到这情形,以及群新鲜、活泼的供应,并且有些人加进群从不发言(甚有一两年都不发言的,上线连个表情都懒得发,或根本不知那QQ帐号是否还在用),我就采取了相应的管理措施。如,最后发言在半年前的,我就将其列入删除名单。就是说,进群有半年以上未发言的,我会考虑将其拉出群。删除的同时,我会给对方留言,告知删除的原因,若对方觉得有需要,还可以重新加进群来。像这样,我的举动就得罪少数人。就是说我没有爱,若是有爱,就不会把弟兄姊妹“踢”出群。甚至还有理由说,某个人虽从不发言,但那人可能一直在为群祷告,若是如此,还将其“踢”出群,岂不一点爱心都没有?请注意,这只是一种“可能”的猜想。哦主,我真搞不懂人的想法竟这样奇怪!难道我把一个“像死了”的帐号继续留在群里占个位置,就是在实践我的爱心了吗?若是如此,我不说这爱是出于神的,也不说这爱是出于人的,但我说这爱肯定是糊涂的。换句话说,这爱的行为蕴含着犯傻和混乱。

在此,我有必要提醒在网络上的圣徒,无论是论坛、QQ群或语音交通室,这些地方都不是召会(也没有“网络召会”一说;召会有两面,但它是宇宙性的呢,抑或地方性的呢),只不过是便于交通和提供信息的平台。倘若有人特别看重这些平台,因自身原因或管理需要,被拉出群或被删除或被屏蔽,就认为是被召会革除了,此乃大错特错了。因为从起初就没有对网络的这些平台有正确且全面的认识。再则,谁若为QQ群真有祷告的专项负担,非要在那群里占个名额吗?难道离开那群,就没有负担了吗?

说到底,这两种爱的消极,主要归咎于缺乏以上如保罗所提到的知识。甚至有的人遇见自称是信耶稣的,就以为是“神家里的人”,结果加为好友,保持往来,却给自己招来不必要的麻烦和亏损。其实,这是“滥爱”,没有辨识。

预防之三:注重身体,不做属灵大汉,忽视个人与主的关系。

1. 基督身体的感觉

我们一切生活行动,都应当先考虑到身体,顾到身体,尊重身体,并作任何事都要对身体最有益处。当我们有了身体的异象,就该竭力保守那灵的一,并实行同心合意,以身体为中心,有身体的感觉。在我们的考量里,基督的身体应当为第一,其次才是地方召会。关于基督的身体,倪柝声弟兄曾教导我们,凡我们所作的,都必须考虑众召会有什么感觉。李常受弟兄也说到,我们最大的难处,惟一的难处,就是不认识身体,不顾到身体。我们若顾到身体并关心身体,就没有难处。因此,身体的感觉对我们来说是极其需要的。

2. 不做属灵大汉

我们若向身体独立,就等于向神独立。我们从经历上知道,我们什么时候向着弟兄姊妹是独立的,同时向着神也是独立的;我们什么时候向弟兄姊妹隔绝,向着神也是隔绝的;我们什么时候和身体出了问题,什么时候就失去神的同在。我们若是一个正常健康的肢体,就必然会在凡事上倚靠身体、宝爱身体,而看见每一个肢体都是不可少的,都是该被看重的。

我们若是看见身体,并认识“己”的难处,就会弃绝己,脱离个人主义,不做属灵大汉。个人主义在神眼中是可恨的,因为父如何与世界相对,那灵与肉体相对,主如何与魔鬼相对,照样,身体与个人亦相对。所以,作为身体上的肢体,我们如何不能向头独立,照样也不能向身体独立。我们不仅该倚靠神,也该倚靠身体,倚靠弟兄姊妹。在召会生活里,这样的倚靠要拯救我们脱离天然、脱离罪、脱离一切的诱惑和辖制。因为在身体里,我软弱时,有刚强的肢体扶持;我不能作的,有别的肢体能作;我不知道的,有别的肢体知道;我看不见的,有别的肢体看见。我们若拒绝同作肢体者的帮助,就是拒绝基督的帮助;我们若是单独,必定失去生命的滋润,而迟早要枯干。所以,我们需要严格地对付己,恨恶自己一切向着主并身体独立的情形,并借着与肢体的联结,叫身体渐渐长大,以完成神的定旨,击败仇敌,成为神团体荣耀的彰显。

3. 忽视个人与主的关系

亲爱的弟兄们,我无意要挑战以上的这番教导。其实,也没有可挑剔的。并且,我向来是照着欢喜领受的。而我在此所要关注的,是忽视个人与主的关系。这种关系不单单是私下的祷告,维持与主的交通,也包括个人在主面前读经和黙想,以及正视自己的堕落和败坏,有自知和悔改,并接受真正的对付而变化。

历来弟兄们都提倡并鼓励配搭读经,在聚会中也有两个两个配对祷读的实行。无疑的,从已过实行来看,的确对圣徒在属灵上有很大帮助。但我们都该问问自己,我们有多少人愿意私下花费更多时间用在与主的关系上?也许有人会说,我私下祷告从未断过。那我要问,别的呢?也许有人会说,我私下读经从未断过。那我要问,别的呢?有一点是不可否认的,在我们的教导中非常强调注重身体,不单独,不做属灵大汉。但也有一点是不可否认的,在个人问题上,如当前生命的需要和生命的长大,个人属灵的前途,以及自己消极的诸方面,有许多人没有腾出时间来,在主前好好寻求考量,或与主有交涉。而是浑浑浑噩噩,得过且过,并满足于团体的生活。只要不中断聚会,别人读经我跟着读经,别人祷告我跟着祷告,别人交通我跟着交通,别人相调我跟着相调,就是别人去传福音和探访,需要我配搭,我亦欣然前往就行。

弟兄姊妹,我没有说这一切不好。若问谁看见基督身体并有身体的感觉,我会称赞你是顶呱呱的。而我所忧虑的,是否因着这一切,你就以为是在注重身体并联于身体?又以为,只要建造基督的身体,其它就不顾了?诚然,一个基督徒不是信了就算了,还要看到神建造的异象。而认识基督的身体(召会)是首先的,注重身体并建造身体是必须的。但我们是否忙于外面的建造,而忽视里面的、个人的,或实际的?严格地讲,注重身体、联于身体,并建造身体,不是仅仅停留于聚会、交通、配搭和相调等这些事上,还要求有基督作内在元素和身体的实际。就着目前国内众召会的现势来看,这个实际关键是一。对个人,在这一里,没有我的二,如把自己显出特别的、异常的;对召会,在这一里,没有特别的交通,没有各自为政,没有一地多会。若存在以上情形,我很难过地说,肇事者不在实际里,反而整天在自欺。严格地讲,今日召会建造的重点有两方面:一是基督身体的建造,二是个人的建造,就是在爱里建造自己(弗四16)。其实,没有个人的建造,很难说有身体的建造。没有个人的基督,哪来团体的基督;没有一块块砖头,哪来砖砌的房屋。

但是,今日圣徒有两种难处:一是不知要建造,无论是身体建造,还是个人建造;二是忙着联于身体,整天在建造基督的身体,却忽视个人建造。我们知道盖楼建筑材料很重要,个人建造即如此,包括与主的关系,正视自己的人性,基督在里面的加增,对付和变化,以基督顶替一切消极。这需要各人主观经历,非道理所能及。我们也必须晓得,信徒先向下生根在基督里面,然后才能向上建造。但可惜,有许多人整天忙于建造,却忽视向下生根。像这样,过不了多久,就会发现所建的工程要么是草木禾秸,要么是豆腐渣,终归要被拆毁。虽然外表看上去很华丽,又有建筑蓝图,但是神不要没有根基的建筑,也不要以旧人作材料来堆砌的建筑。请问,神会住在其中么?在我看来,绝对不会。所以,弟兄姊妹,我们应该省思个人与主的关系,当我联于身体并建造身体的同时,我的个人建造在哪里?再则,基督身体的建造究竟是否在实际里?

预防之四:没有基督身体的实际,实行流于形式。

1. 基督身体的实际

现在,我仅以一百个人为例。因着平时耳濡目染,估计其中有九十九个是认识身体的,不单独,或能辨明真理,或顺服权柄,或能与人配搭;这其中的人,或多或少是认识身体的,有召会感,并有基督身体的感觉。但我所担心的是,这一百个人中,会不会有大多数人是没有基督身体的实际?

一九九四年五月底,李常受弟兄在安那翰交通到相调的实行,就说道:“今天,在众地方召会中,我们一般所能看见的,多半是在聚会、活动、工作和事奉上的‘召会’;我们看不见多少在复活里,就是在那灵里,在那是灵的基督里,并在终极完成的神里面,在基督身体的实际里。”他又说:“有些人可能会讲,召会既是基督的身体,那么我们在召会里,也就该在身体里。他们在道理上是对的,但在实行上却不然。也许我们常常说到基督的身体,但若问我们基督的身体是什么,兴许我们只能回答:基督的身体就是召会。我们在召会里,那是事实;但基督身体的实际在哪里?我们有基督的身体这词,也有基督身体的道理,但基督身体的实行和实际在哪里?你曾摸着基督身体的实行么?你曾在基督身体的实际里么?我们都需要考量基督的身体这件事。我们有这词,也有道理,但在实行上,我们没有实际。”

当李弟兄说这番话时,一面谈到众召会里消极的现势,一面是要带进相调的实行,让众人认识并看见相调的紧要。而相调的目的是要将众圣徒引进基督身体的实际。从李弟兄释放那段话至今,也有近二十年了。那么,如今我们看看自己所处的召会,或看看我们自己,是否真的在基督身体的实际里呢?看看我们的光景如何?是停在原初,还是往前了,抑或倒退了呢?也许有人会说,我们不是有相调吗?是的,今天我们的确有相调的实行。然而,以下警惕的内容是我所要交通的。

2. 警惕实行流于形式主义

弟兄姊妹,在此我不愿赘述相调有什么积极的意义,因我的负担乃是要人预防那一切消极的。关于相调,我鼓励人去实行,但我弃绝一切的形式主义。这其中我又要谈到三个小点:

第一,当相调成为交际和炫耀,人要当心。

有的人喜欢相调,其实是喜欢乱跑。本地调,外地调,国内没得调,跑海外调。只要哪有相调,只要能牵上线,那里就有其身影。当然,她有那个经济供花费。每次回来,她都带着一摞照片,一会游览了这里,一会和某个著名属灵人物合影了。把那些照片拿出来在弟兄姊妹面前显摆一下,好不开心。我不是说,不能游览,不能合影,而是说她就成为那样的人了。再则,在她的相调感言里,重点就是调,不调就不在实际里,越调越联于基督的身体,也越在实际里。同时,她会觉得这样的“相调”,使她很有享受。可每次的享受,无非是到哪里,见了什么人,和谁说了什么话,又做了什么事,最后总结一句灵里很火热。但她的这种火热之火就没熄过,每次都很火热,越火热,跑得越火。像这样,我就怀疑了,敢情这就是相调的意义?但我看,这种的相调,不过是交际和炫耀。有相调的外表,却无相调的实质。这样的圣徒,越调越无法安静,越难以到主前去对付交际和炫耀这件事。反而,她把交际当作联于基督身体,把虚荣当作基督身体的实际。因此,我们要当心,不要受其影响,也成为像她那样爱乱跑的人。

第二,当相调成为手段,人要考量。

我毫不避讳地说,国内有些地方有些人,他们是假借相调,以达成他们的企图用心。对于他们,相调已成为手段。这种情形显见于一地多会,或那地有结党纷争之事。因着“新兴”的会,无法确定其“正统”的地位,于是领头的就到处拉关系,一会与外地相调,一会与海外相调。特别若是有海外圣徒来访,那是顶顶好的事。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这样就叫众人看出“我们”才是在正确的立场上,是联于基督身体的,否则非本地圣徒怎能与“我们”有交通有相调?甚至连海外的圣徒都认可“我们”了。

严格来说,要有召会正确的立场,我们不仅需要基督身体真正的一,以及地方独一的立场(在地理上的),更需要合一之灵的实际。这三个元素是极其重要的,对我们成为真实又活的,不然就是一种的规条。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在国内许多地方,领头的很难对照这三个元素去教导并实行。特别对于那些自立门户的,这三个元素使他们没有站立或自夸的地位。正如我上面所提到的这班人,他们会夸赞自己的光景,却不敢直视这三个元素,因为他们根本不在那个“一”里。

一九九三年八月,李常受弟兄在安那翰对加拿大的长老们交通说:“…我们中间另一个难处,就是我们在主恢复的实行上不够强。我们实行召会生活时,忽略了主恢复的基本真理。我们在意光景,而不在意根基。我们没有强调并实行主恢复中基本真理的要点,如经历经过过程的神圣三一,享受包罗万有并延展无限的基督,完满且充分的应用终极完成并包罗万有的灵,严守基督身体独一的一,在正确的地方立场上正确地实行地方召会等等。这是我们在主恢复的实行上致命的弱点。我们在实行主的恢复时,该在以上所列基本真理的项目上更加刚强、严紧。”接着他又交通说:“第五个难处是我们不在意惩治。那个惩治就是避开制造麻烦者。…有些人在持守真理以维持身体(包括众召会)感觉的事上,并不清楚、刚强。…按照罗马书十四章的原则,我们接纳所有主的儿女;但按照罗马书十六章十七节,我们必须留意那些制造分裂的人,并要避开他们。…接纳一个在恢复里曾造成难处并仍在制造难处的人,这与身体大有关系。…身体当然会查问一个地方召会,他们中间有没有一位制造分裂的人是他们没有惩治的。他们若没有惩治这样的一个人,他们就是错的,并且得罪了身体。”

在近二十年前,李弟兄就说到我们中间存在这些难处。这里着重的点,就是严守基督身体独一的一,在正确的立场上正确地实行地方召会,以及要在意惩治。可惜,今天我们仍有许多人在这些难处里。为什么频频出现一地多会,为什么外地圣徒来交通来相调不在意惩冶?起码要查问那地的情形,是否会因一时的“欢聚”,给那地带来严重的伤害?也许有人会跟我辩驳真理,这样或那样,但我深知,在没有查问、没有考量的情形下,接纳制造麻烦者,只会加剧那地分裂的情势。若不然,那些人怎能有站立的地位?如果外界不接纳,他们做山寨王又能做多久?难道长期下去那里的群羊就不会有辨识吗?

第三,当相调成为暗流,人要分辨。

本来,相调是一件积极的事,这里特别要说到一年七次特会。我信藉着每次特会的大聚集,众圣徒调在一起是非常荣耀的事。圣徒们从国外、从各国来在一起,这实在是美好的一段时间。在这样的时间里面,弟兄们能够交通到一些话语,对那些寻求主的人、对主的恢复都非常有益处。因为藉着这样的相调聚集,也使全地的众圣徒有份于其中,并了解主恢复当前的行动,以能够一同往前。那为什么会有暗流呢?平常我们都听到圣灵的水流,那暗流是怎么回事?所谓的暗流,乃是一种隐藏、不易察觉的消极,却成了一道流。

对此,我要讲到几个情形:一、黑暗的势力。这类人是反对一年七次特会,满了抵触情绪。因担心被排挤,表面装着拿起特会信息,不过是做做样子。严重点,他们会有批评和定罪等异议言论。二、耳旁风。自从李常受弟兄离世后,全地的众同工经过交通,愿意继续跟随他的职事,并重复他和倪柝声弟兄的说话。只是现今,有的人把相调同工们的说话,当作耳旁风,敷衍了事。这就是说,每次特会来,他们照常享受照常实行,但你讲你的,我行我的。虽然我在众人面前对你的说话大声阿门,但我搞结党搞分裂搞山寨搞王国,你管不着我,因为你们这些同工们不是李常受,我们也不是跟随你们的职事。三、坐等特会。不论是个人,还是其所在召会,都坐等一年七次特会。好像没有特会信息,他们就再无追求,都会被饿死。并且,他们中有的人很喜欢抢鲜版,竭力要赶在众人前头。用他们的话说,我们要跟上圣灵的水流,绝不落后。但显见的现象是,那些在水流最前面的,往往经不起风浪礁石。甚至一个漩涡,就把他们卷得无影无踪。在已过年间,有那么极少数的人,每次特会期间,他们异常活跃,就像是这时代的弄潮儿。哪知,当“东方闪电”来渗透、拉拢,也特别看重这些人,于是没经两个回合,他们就被拐跑了。四、啃干粮。我个人认为特会信息主要是干粮,并不适合喂养每个人,但初信者可以大概地了解,对着视频或语音听听亦无妨。然而,普遍的现象是,不管是老信徒,还是初信的,都抱着特会信息,早上啃晚上啃,结果许多人都消化不良。

五、走形式。无疑的,这类就是把一年七次特会,当作规条来遵行,当作节期来守。每次特会信息下来,按惯例国内各地要有一场相调聚集,有的地方在规定的时间来观看视频,并进入信息,或分享或申言,然后在各小排再实行(我不知各地是否实行落实到位)。我不是说这样不好,或不可取,而是我们是否仅在履行一项义务呢?如果不遵行不履行,担心别人说不在流里,连特会信息都不读。但若按惯例来实行,我就见有时候这成了形式,成了召会中的一种文化。记得有那么多次,我也参加聚集,因着时间紧,坐在硬板凳上观看特会视频,一看就是特别长的时间。甚至每月半天相调时听同工们轮流分享达几个小时,许多人都听得快睡着了,但讲者似乎总不尽兴。相调聚会不是众人在一起相互来调,而是弟兄姊妹从各地来,专门与同工们调;相调聚会演变成同工们的讲道会,散会后,各地弟兄姊妹仍是互不相识,连打招呼或问候都没有。这不由得让我想起教堂主日崇拜,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先不说我是否有享受,但我说句实话,坐上几个小时,也没休息的空隙时间,身体真是吃不消啊!我自然是不好意思说出来,免得别人以为我意见多。再看那些老弟兄老姊妹都毕恭毕竟地坐在那里,我还有什么话说。然而,我不相信,别人的身体都比我棒。当然,我理解弟兄们的良苦用心,每次时间亦是在他们交通下进行的,但这背后却有一种无形的压力,就是时间。因着时间紧,半天、一天或两天,要把全部信息看完,还要安排时间分享和申言,大家都像参加高考似的。等考完,终于松了一口气,总算把那些视频那些信息都过目了一遍。嘿!在此我郑重声明,我并非反对这样的聚集啦!而是我更希望,我们能脱离以往的惯例,来灵活实行,只为更好地进入那些信息。如若考虑时间的缘故,在这方面带领的弟兄,就该事先有所安排。不管怎样安排,排除时间压力,排除囫囵吞枣,排除走形式,又能把相调的意义和实际与把信息满脑灌区别开来,就算很好了。

弟兄姊妹,以上我说的这五类情形,已然成了一道暗流,只是有些人就在这流里,还浑然不知。但我们需要分辨,不要把这道暗流与圣灵的水流搞混淆了。如果我们愿意在一道清彻明朗的流里往前,就必要冲淡一切从不同方向来的暗流。不管是相调,还是建造基督的身体,愿我们真能得着实际,并有实际的实行。

预防之五:过神人生活,却忽视人性。

1. 神人生活

弟兄姊妹,什么叫神人生活?也许我们能够简单地回答:神人生活,就是主耶稣在地上过的生活。再深入点回答:主耶稣在地上过的生活,就是祂借着成为肉体,将无限的神带到有限的人里面,兼有神人二性。在主耶稣地上的生活里,祂完成了宇宙中最大的事,就是在祂的人性里彰显神;祂借着芬芳的美德,在祂的人性里彰显全备之神丰富的属性,而使神显现出来。祂不是凭人的生命,在人的美德里彰显人,乃是凭神的生命,在神的属性里彰显神。赞美主!这就是神人生活!

但是,你有没有听说过神在人性里过生活呢?基督徒的生活该是什么样子?简单说,就是过神人生活。可是,这种生活又如何来过呢?如果以上对于主耶稣所过生活的解释是道理,是理论,那么神在人性里过生活,实质是要将我们带进经历里。这里对于神人生活有一种说法,就是主在地上过的生活,是祂来过人的生活。但祂不是凭着人的生命在这里过人的生活,乃是凭神的生命在这里过人的生活。这个就是主耶稣在地上过的生活,也是神人生活的原型。

2. 神过人性的生活

弟兄姊妹,地上有一种人性生活不只是凭着人,乃是凭着在人里面的神。这就是神在人性里的生活。我们乃是以基督作人位的人,就是凡事让祂居首位。我们的人位是基督,基督活在我们里面,祂活在我们的人性生活里。当我们接受基督作我们的人位,我们就能说:“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加二20上)。这话就表明我们是基督过人性的生活。既然基督是神,我们就可以说,我们是神过人性的生活。在我们的基督徒生活里,我们不该是人位。不是我们过神圣的生活,乃是基督过人性的生活。如果我们说“我过神圣的生活”,那指明我们就是那活着的人位。反之,我们该说“我是基督过人性的生活”。弟兄姊妹,基督徒的生活就是神过人性的生活。

3. 需要耶稣的人性

我们需要耶稣的人性,就是在复活中的人性生命。重生本身就是复活,重生使我们成为神的新造;我们这新人的人性,也是在复活中(弗四23~24)。我们的人性得着变化,我们就有了耶稣的人性,我们就彰显耶稣的人性。以西结书一章,讲到四活物,脸的样式第一个就是人的脸。李弟兄讲解说,人的脸,指明活物活在正确的人性,就是耶稣的人性里。我们乃是人;正因为我们是人,我们应当看起来像人。我们受造是人,却因着堕落被败坏、毒化并破坏。所以,我们需要主的救赎。藉着主的救赎,我们被带回正确的人性。事实上,我们现今所有的人性不是我们的,乃是祂的,因为我们有耶稣的人性。

主的救恩乃是要使我们成为正确的人。因此,我们都该有人的脸。然而,有些基督徒,特别有些姊妹,似乎不是人。她们“属灵”到一个地步,似乎成了怪物,就是半人、半天使。我们需要人的脸。我们不该喜欢作别的,我们也不该装作别的。我们只该是我们所是的(人)。我们不该想要作人以外的东西,我们只该作人。然而,我们应当不凭我们天然的人性,乃凭主耶稣的人性作人。

我们若再读四福音,就会看见耶稣是有正确人性的人。许多人读福音书,只留意主在祂神性里所行出的神迹,没有充分留意藉着主的人性所行出的事。例如,约翰福音四章叙述主耶稣怎样与祂的门徒走到撒玛利亚城。祂困乏口渴,要祂的门徒进城买吃的东西。他们去买食物以后,有一个撒玛利亚妇人来到主耶稣坐在其旁的井打水。祂虽是全能的神,但在这情形里,祂的行动却只像平常人,向那妇人要水喝,并没有指明或暗示祂是神。四福音记载许多类似的故事,给我们看见主耶稣的为人如何像正常的人。主耶稣不像今天一些穿着非常古怪的宗教人士,祂穿着不奇特,祂在衣着上不是古怪或与人不同的。反之,祂的生活是平常人的生活。祂的生活平常到一个地步,有人说,这不是那木匠的儿子吗?(太十三55)。在人眼中,主耶稣是平常木匠的儿子。祂绝不古怪,乃是平常的人,有人的脸。今天,我们也需要有人的脸。

然而,有些信徒以为,他们一旦开始追求主,就该特别或与人不同。但是,我们需要领悟,我们该是平常的,我们该与普通、平常的人一样。虽然我们祷告、读经、参加聚会、并事奉神,但我们的形像仍是人的形像,我们的脸也是人的脸。我们要穿着合宜正派,我们是平常的,不是奇特或与众人不同的。作为活物,我们不是天使,乃是非常有人性的。事实上,我们越属灵,我们就越正常并有人性。我们越有基督作我们的生命,我们就越有人的脸。在书信里,使徒教导我们要作正确的人,特别是如何作正确的丈夫、妻子和父母。神的救恩使我们成为正确的人,让祂得以彰显、行动并行政。(摘自《以西结书生命读经》第五篇)

4. 忽视人性的错误

弟兄姊妹,在此我们就能看见,原来神人生活,就是神在人性里过生活,我们亦需要耶稣的人性。基督徒的生活亦不是我活,而是神活。不是我过神圣的生活,乃是神过人性的生活。正确的基督徒,乃是有神在他们里面过人性生活的人。也许,你只是停留在初步的认识,即神人生活就是主耶稣在地上所过的生活;也许,你只是停留于道理,即主耶稣在祂的人性里彰显神。但这些,远远不够,我们需要更深的认识,即神在人性里过生活,并将这种认识带进我们的经历里。如此,我们便不可忽视人性,不可忽视人性生活。因为我们若不谈人的方面,所谓的经历,亦不过是虚的,因为根本没有应用之处。在主耶稣尽职的起头,撒但试探祂达四十天之久,但主不是以神子的身份,而是以人子的身份胜过那一切试探。然而,在人的心里,常有一种现象,就是以神子的身份去证明什么。可是,若非出于里面的生命,仅是人以“我”代替神,就显得本末倒置了。甚至,在四福音书里,我们看到主耶稣的那个人性的生活,从未因衪的神性而有丝毫的回避和隐藏。在祂的人性里,衪对人表同情,对法利赛人有脾气;在衪的人性生活里,衪亦吃亦喝,乃是作为有血有肉的人活在地上。

但据我多年观察,有太多的人不敢谈人性,其实是在人性及人性的生活上没有膏油涂抹。一谈到人性,他们就以为是消极的,没什么可谈的。于是,因着谈消极而色变,加上对神人生活没有更深的认识,他们整天都像是活在神性里,不敢叫人知道自己人性的软弱、堕落和败坏。亦害怕暴露自己的人性生活,就是一个正常人所过的正常的生活,包括衣食住行、喜怒哀乐、爱情、婚姻、工作,等等。这样导致的结果,往往是基督徒装假着生活,用外面的属灵把自己包裹着生活,仿佛他们根本不是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他们力求维持一个好印象,不叫人看见自己人性的生活诸方面的消极;他们以为人性诸方面都是见不得人的,属肉体的,多是失败的,不能谈。谈了就不属灵,就不像属灵人,还会绊跌人。大家在一起,只要谈基督,只要在神性上相互供应,多好。是啊,我没有说谈基督作供应不好,对于基督身体建造,这一切是积极的。但现在我说的是生活,难道你能脱离人性、回避人性的生活,让神在你的人性里过生活吗?

按理说,一个人有怎样的生命,就该显出怎样的生活。这种生活乃是自然的流露,但任何因道理和认识片面等因素,掺入强逼、伪装和虚假的成分,都是违反属灵生命自然的规律。殊不知,一个堕落者如何在基督里得胜的见证,总强于一个得胜者如何失败的见证。前者是真实的,由消极变为积极;后者也是真实的,但之前又有多少伪装或强逼自己属灵的成份呢?等到有一天,你撑不下去了,那个素来被属灵包裹的你,该往何处躲?兴许有人就会说,哎呀呀,这个属灵人怎么会软弱、怎么会失败、怎么会跌倒、怎么会那样呢?轻者离弃了你,重者就受绊跌了,甚至会绊跌更多的人。

「时代职事 > 个人写作平台」「凡署名原创文章,未经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
最新文章
随机阅读
网站名称 职事简介 探寻印记 关于本站 友情链接 关于作者

个人平台 ® 时代职事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