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中提到中国了吗?

埃辰 • 2015-02-24 •

字号

现今,在网络上总会看到有人转载关于“圣经中提到中国”的文章,文中依据是以赛亚书四十九章十二节,和启示录七章二节,及十六章十二节。他们说,“秦国”就是指中国,而“日出之地”是指东方,这东方又是指中国,神要用中国作兴起的武器。此番讲解好像叫人指不出错来,因为是牧师在讲台上讲的。而诸多华人圣徒闻悉,好不开心,甚有引以自豪者。然而,这个讲解兴许要闹笑话的,下面我们先来看这三节经文(引用和合本圣经):

〔赛四九12〕:看哪,这些从远方来,这些从北方、从西方来,这些从秦国来(秦原文作希尼)。〔启七2上〕:我又看见:另一位天使,从日出之地上来;〔启十六12〕:第六位天使把碗倒在伯拉大河上,河水就干了,要给那从日出之地所来的众王预备道路。

那么,以赛亚书四十九章十二节的“从秦国来”,是指从中国来吗?对于秦国是指哪一国?历来有以下几种解释和说法:

1. 秦国,指南方。

在以赛亚书四十九章十二节,已经说到西北二方,则秦国之地必属东南两方面,可能指巴勒斯坦以南诸地区⑴。而亚兰文和拉丁文译本就译为“南方”。

2. 秦国,指波斯。

有神学家认为秦国乃是指为波斯国的一个区域,或是远东的一个民族,或指自古居于印度古示(Kush)山农之示拿人(Shi-nas)而言。七十士译本就译为“波斯”⑵,阿拉伯文译本也译为“波斯”⑶。

3. 秦国,不加以解释。

有的译本直接音译“希尼”,而不加以解释。例如,犹太版英文圣经(TNK,1985),作the land of Sinim(希尼地)。

4. 秦国,指中国。

其理由有:

①.秦字原文作希尼(赛四九12,小字)。在希伯来及亚拉伯语文,皆称中国为Sin,中国人的单数是Sini,众数是Sinim。一般认为国音Tsin秦字之发音,与Sin相近,故多以为这希尼地即指中国而言。

②.其主要之见解,系指以色列人散居四方,逾散逾远(赛十一11),在主前三世纪时,他们已经住过中国,及至他日回归故土,必有远自东方之中国来者。且考中国古史,自主前十二世纪,经商的外国人已有。西商来中国,亦始于第十世纪。中国与印度通商极早,因此与远西各国亦已间接往来,中国之名早已闻于亚细亚之西部。故以赛亚所指之希尼地为秦国之意,乃为中国之境域。⑷

③.对于以上两小点补充的说法:认为“希尼”(Ciyniym)就是中国(China);这大概也是人们惟一一次把圣经中的地名和中国直接拉上关系。China是西方世界对中国地区的称谓,日本人则称为“支那”,这不是本地区人民的自称;至于这名从何而来,又有许多不同说法,现只列出两种:

.China由“秦”(Tsin)变音而来(这应是和合本圣经的看法)。可追溯到公元前150年前的印度典籍,内有“Cina”(中文译为“支那”)一地名,被认为指中国地区;应该是因为秦地国(公元前221‐206年)强大,威震四方而用“秦”(Tsin)音指称中国,而中国历代都以王朝名称为国名;一直到了汉朝,汉军攻打大宛国时(公元前102年),还曾称一些被掳的汉人为“秦人”(司马迁《史记.大宛列传》)。值得考虑的是,先知以赛亚的时代(公元前765‐681年),正值中国春秋(公元前770‐481年)初期,明显早于中国地区被外国称为“秦”的时代。

.China由“昌南”变音而来(这可能是原文字典的看法)。昌南就是中国南方江西省的“景德镇”,是制做瓷器很有名的地方。此说认为中国以瓷器、丝绸外销闻名世界,外界可能因此以瓷器(china)代称中国地区,而瓷器的外国名“china”就是瓷器之都“昌南”的译音。另则,在埃及古城底比斯,就发现了写有中文的陶瓷品。不过景德镇改名“昌南”(旧名“新平”)已经是公元后716年(唐朝)的事了,离以赛亚时代已经将近1400年。

综合上述,最大问题是不管China源于“秦”或“昌南”,时代背景都和以赛亚差太多。而赛四九12的上下文也都没有多描述“希尼”,很可能是当时听众可以辨认出的地区,另外圣经和犹太人的其它历史记载中也没有明显提及过中国。虽然我们以华人的立场很想支持“希尼”就是“中国”的说法,但证据不足,很难采信。若一定要采用这个看法,那可能认为:

A. 以赛亚书是很晚期的作品,远远晚于以色列人被掳归回以后;果真如此,巴比伦的灭亡(赛十三1~22,四六1~13)和古列王的兴起(赛四四28,四五1)等,都只是非常老掉牙的历史陈述而已。

B. 远早于秦帝国兴起前至少500年,即先知以赛亚的时代(公元前765‐681年),中国就被外界称为“China”或类似的名字。目前还没发现这类的证据。

C. 以赛亚预言很久以后的中国,他自己也不一定清楚“希尼”是什么地方。

附:中国朝代(公元前1111年-公元后9年)和以色列人的简略对照

【中国】:西周(公元前1111年‐公元前770年);【以色列人】:撒母耳生(前1105年),大卫登基(前1003年),所罗门王建圣殿(前966年,王上六1)。

【中国】:东周(公元前770年-公元前481年),春秋(齐、晋、秦、楚、吴五霸);【以色列人】:以赛亚预言童女生子(前734年,赛七14),亚述灭北国以色列(前722年,王下十七6),巴比伦灭南国犹大(前586年,王下二五2~7),波斯灭巴比伦(前539年,赛十三17~19)。

【中国】:东周(公元前481年‐公元前221年),战国(韩、赵、魏、齐、楚、燕、秦七雄);【以色列人】:尼希米领导以色列人第三次归回(前432年),亚历山大灭波斯帝国(前331年,但十一3),旧约圣经第一次译为希腊文(七十士译本,前285-247年)。

【中国】:秦(公元前221年‐公元前206年),西汉(公元前206年‐公元后9年);【以色列人】:马加比革命(前167年),耶稣基督诞生(前5‐6年,路二1~7)。

根据以上资料,现在再来看,若说“秦”或“希尼”就是指中国,显然时代背景差距太大,证据又不足,实不可信。

5. 秦国(希尼),指阿斯旺地区。

希尼是尼罗河第一瀑布边的城市,是古埃及与努比亚的南方边界。该地后来在希腊文献被称为伊里芬丁,也就是今日埃及南边接近衣索匹亚的阿斯旺(Aswan),或汉译为“亚斯文”。实则“秦国”的希伯来文是读作Sinim,汉译为“希尼”。由于近代圣经原文考证的研究,特别是死海古卷的发现,已证明《以赛亚书》四九12的“秦国”并不是指中国,而是倾向指现在埃及的阿斯旺地区,更为可信。

附:希尼,即色耶尼,是阿斯旺的旧名称

英文圣经的新译本关于Sinim(希尼)这一词语已改译为Syene(色耶尼),因为希伯来文原文的“希尼”,只需改动一个相类似的辅音字母就成为“色耶尼”(此一问题归咎于后人传抄的错误),而“色耶尼”是现在埃及南方阿斯旺的旧名称。并且,色耶尼(即阿斯旺地区)已为《象岛文献》所证实。近代在埃及阿斯旺地区发现的重要考古资料《象岛纸莎草纸文献》(Elephantine Papyri),对于在这段时期内流徙定居于阿斯旺地区的犹太人,修建犹太会堂的情况提供了可靠的历史资料。在犹大亡国时,曾有一批犹大人流亡并定居于阿斯旺的象岛,还建立了会堂。所以根据《以赛亚书》四九12的上下文,先知预言有一天,众流散之民将从各方回归耶路撒冷,上文为“从北方来、从西方来”,而下文“从色耶尼来”恰代表“从南方”色耶尼来。可以推断,以赛亚先知曾获悉埃及南方的色耶尼住有流亡的犹大同胞,到那日,他们也将回归耶路撒冷。

今日较通用的英文圣经《修订标准本》(1952年)与《牛津圣经新译本》(1970年)已将Sinim(希尼)改为Syene(色耶尼),《佳音圣经》(Good News Bible)的中译本将“从秦国来”改译为“从南方的阿斯旺来”,另加底注云:“阿斯旺为埃及南部一城市,该城曾有犹太人的一个大社区”。由此可以想见,一些考古资料(如《象岛文献》等)的发现,不仅有助于澄清历史事实,而且有助于若干圣经难题的正确解释。⑹

再来看赛四九12以下两个版本的翻译:看哪!有些人从远方来;看哪!有些人从北方,从西方而来,还有些从色尼姆而来〔新译本〕;看哪,有人从远方来,看哪有人从北方从西方来,有人从色耶尼〔传统:色尼姆〕地而来呢〔吕振中译本〕。另有版本注解:译作“希尼”,指埃及南部的一城市,该城有犹太人的一个大社区〔现代中文译本〕;译作“秦国”,是指在埃及的南疆(参结二十九10);意指秦国与色弗尼相关,也是指阿斯旺〔灵修版〕。

附:色耶尼,色尼姆,色弗尼,同一处,仅是汉译不同

再来查考以西结书:

二九10:所以我必与你并你的江河为敌,使埃及地,从色弗尼塔直到古实境界,全然荒废凄凉。

三十6:耶和华如此说:扶助埃及的也必倾倒,埃及因势力而有的骄傲必降低微,其中的人民从色弗尼塔起必倒在刀下。这是主耶和华说的。

【相关注解】:色弗尼,在埃及的最南端,现在的阿斯旺位于其废墟附近。希伯来文的塔,是密夺(Migdol),一个地名。尼罗河三角州东部有几个地点似乎也叫密夺。如果它就是耶利米所提到的密夺,那可能就是现在位于皮鲁西恩(Pelusium)南面的海尔丘(Tell el-Heir)(见耶四四1,四六14)。“色弗尼塔”,新国际译本作“密夺到亚斯文”。密夺位于埃及的东北边界,色弗尼在南面边界的亚斯文(阿斯旺)附近。⑺

关于恢复本的翻译和注解

和合本汉译的“秦”,照着旧约圣经希伯来文原文读音,恢复本在此译作“希尼”是没有错的。但在此所要考证的不是翻译问题,而是“秦国”或“希尼”或“色耶尼”(色尼姆或色弗尼)所指地点?恢复本在此注解只一句,“可能是中国人”⑻(可能就是不确定,这个事要交给历史学家,地理或考古学家去研究。当然,我们也并非这方面的专家)。然而,这并不影响恢复本注解对圣经的正确解读,因为这一点对于从生命的角度来读经解经,以及与基本真理,没有相干的。并且,恢复本所注解的“可能是中国人”,也仅是在此给你提供参考而已。

再来看,“日出之地”是指中国吗?

查考诸多资料,启示录七章二节,十六章十二节,这两处的“日出之地”指东方,是毫无疑问的;东方,也是以色列人的传统观念,如以西结书四十三章二节说“以色列神的荣光从东而来”⑼。但把这里的“日出之地”解释为中国,找不出丝毫依据。然而,十六章十二节这里所提到的,涉及“哈米吉顿”战争,就是说东方的国家要聚集来打仗。那么东方的国家是哪些国家呢?就是单指中国吗?肯定不对,因为经文说“从日出之地所来的众王”。那么,中国会在内吗?假如在内,中国扮演的是什么样的角色?为着解释这个问题,我们再把这几节经文连起来看(引用恢复本圣经):

〔启十六12~16〕:第六位天使把碗倒在伯拉大河上,河水就干了,要给那来自日出之地的众王预备道路。我又看见三个污灵,好像青蛙,由龙口,由兽口,并由假申言者的口中出来;它们本是鬼的灵,施行奇事,出去到普天下众王那里,叫他们在神全能者的大日聚拢争战。(看哪,我来像贼一样。那儆醒、看守自己衣服,免得赤身而行,叫人见他羞耻的,有福了。)那三个鬼的灵便叫众王聚拢在一个地方,希伯来话叫作哈米吉顿。

首先,我们看到第六位天使把碗倒在伯拉大河上。伯拉大河,即今幼发拉底河,在伊拉克境内。它是神应许给以色列人的地界,从埃及河到伯拉大河为止(创十五18)。另外,历史告诉我们在罗马帝国强盛时也以伯拉大河为界。本来伯拉大河的河面宽广,河流顶急,渡过不易,但第六碗一倒,河水就干了。在天使吹第六号时,那捆绑在伯拉大河的四位使者被释放了,要煽动众王差遣他们的军队(启九14~15)。倒第六碗的时候,伯拉大河的水干了,这些王和他们的军队便能通过这河。

至于说从日出之地所来的众王是谁呢?答案很简单,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的今天,很容易明白。这些既然是从日出之地而来,是否指日本、中国、印度,乃至苏联的亚洲军队联合在一起去进攻以色列呢?其可能性是很大的,在未来的日子,这些国家也会组织一个东方军事联盟。亚洲各国军事联盟,也可能会出现,这联盟会慢慢完成。战后的“亚洲国际公路”已渐完成,由远东(欧美人使用的地理概念,远东包括俄罗斯东部)到以色列,甚至通过土耳其到欧洲去,已经不成问题。由本章13~15节所述,魔鬼要到普天下众王那里去,叫他们聚集在一处作战,相信是东方众王与西方众王一同在以色列作战,这也是应验撒迦利亚先知所预言的,“我必聚集万国与耶路撒冷争战”(亚十四2)。⑽

然后,我们看到在第六碗与第七碗之间,有“三个污灵”。这些污灵好像青蛙,由龙口、兽口、并假申言者(先知)的口中出来。它们是灵,应该在诸天界里;但它们成了青蛙,只能在地上行动。到那时候,撒但和它活动的权力要被限制在地上。它再也没有权利在空中操纵事情。因此,跟随它的灵就像青蛙。这些鬼的灵藉着所行的奇事,使普天下的众王聚拢争战。在大灾难的末了,他们的军队(启十六13~14),包括二万万马军(启九14~16),在哈米吉顿争战。这是千年国之前,人类最后一次战争。在这次战争里,撒但一心想要毁灭以色列国(亚十四12),并要与基督同祂的军队争战。为此撒但动用了所有背叛的人类(启十七12~14,十九11~19)。基督和祂所拣选的得胜者,要将他们全部击败并毁灭(启十九20~21;弥四11~13;番三8;亚十四3、12-15,十二4、9),并要拯救以色列国(亚十二3~8,十四4-5;珥三14~17)。这是启十四17~20,赛六十三1~6,珥三9~13所记载的踹酒醡。

其次,我们要清楚地看清未来世界局势的“三大联盟”。在人类最后一次战争中,从西方(罗马帝国)、北方(苏俄为代表外邦背叛神的联盟)、和东方(日出之地)来的军队,要聚集在哈米吉顿。以西结书三十八和三十九章证明,那称为歌革和玛各的苏俄要在那里(人类背叛的源头是在北方的极处,歌革和玛各之地,乃是以苏俄为代表和领导)。启示录九章也指明,从东方来的二万万马军要在那里,可能中国会在内。虽然从西方、北方和东方来的军队都要聚集在哈米吉顿,圣经里却没有提示说,从美国来的军队会在那里。神已经主宰地安排了美国成为少数亲以色列的国家之一。若不是神的主宰,以色列这一个被敌国所包围的国家,如何能生存?虽然所有属世的军队都预备好要毁灭小小的以色列国,美国却不这么作。圣经清楚启示,末七的来到,是开始于敌基督与以色列国立定七年的盟约。这个盟约很大可能就是“中东和平条约”。因着敌基督很大可能是从欧洲某国家兴起来的,所以最后帮助以色列议定和平条约的,可能不是美国,而是欧洲共同体。一七之半,敌基督要毁约,止息以色列人向神的祭祀与供献,并逼迫敬畏神的人(但九27;启十二14~17)。⑾

最后,我们从以上综合得知,启示录这里所说的“日出之地”,并非单指中国,而是很可能中国包括在内。但中国不是被神兴起作祂的武器的,而是隶属于东方来的二万万马军,参与联盟国,却要聚集来围攻以色列国家的,并且是与基督同祂的军队来争战的。这或许就是圣经中惟一所提中国之处。

(埃辰,2015年2月24日)

注释:

⑴⑵.李道生,《旧约圣经问题总解(上)》

⑶.“信望爱信仰与圣经资源中心”网站,“赛四九12”注解

⑷.李道生,《旧约圣经问题总解(上)》

⑸.“信望爱信仰与圣经资源中心”网站,“赛四九12”注解

⑹.许鼎新,《希伯来民族简史》第六章

⑺.《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⑻.《圣经恢复本》“赛四九12”注解

⑼.“信望爱信仰与圣经资源中心”网站,“启七2”注解

⑽.苏佐扬,《圣经难题》

⑾.李常受,《启示录生命读经》第五十篇

「时代职事 > 个人写作平台」「凡署名原创文章,未经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
最新文章
随机阅读
网站名称 职事简介 探寻印记 关于本站 友情链接 关于作者

个人平台 ® 时代职事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