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炼尽的工作

埃辰 • 2011-11-08 •

字号

近几日,确实有一个词在我的脑海里浮来浮去,就是“炼尽”。在我们平时的聚会中,或从信息里,偶会见到这个词,几乎都是说到我们这个人,要炼尽我的渣滓,去尽我的杂质;来烧毁一切我们里面天然的东西,与神不相配的。使我们更细,锻炼我们,变化我们。经上说:“我必反手加在你身上。我必炼尽你的渣滓,如同用碱炼过,也必除净你的杂质”(赛一25)。

然而,据我观察,在神的工作中,更有不止一次的炼尽,这炼尽乃是为着祂的名、祂的恢复、保守和清理,并执行且完成祂的经纶。

七千人和余数

神的救恩是对着普世而施行的,所以“不愿任何人遭毁坏,乃愿人人都趋前悔改”(彼后三9下)。意思是,主愿人人得救,不愿有一人沉沦。但在神的工作中,特别在以利亚时代,我们看到神为祂自己的名留下“七千人”。祂说:“但我在以色列人中为自己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未曾与巴力亲嘴的”(王上十九18)。不只在以利亚时代,就是从那时起,在召会以后的历史中,每当召会堕落时,神都为祂自己的名留下“七千人”。

使徒保罗说:“在现今的时候,也是这样,照着恩典的拣选,还有剩下的余数。既是照着恩典,就不再是本于行为;不然,恩典就不再是恩典了”(罗十一5~6)。保罗的意思是说:“不但在以利亚的时候神留下七千人,在现今的时候,就是我们所处的这个时候,神仍有照着恩典的拣选。今天还有剩下的余数存留。”对我们现今这时候,原则是一样的。无论基督教多么堕落,我们信在千千万万的基督徒中间,仍有剩下的余数,是神所留下的。

就着我们而言,我们必须要清楚主的恢复与基督教的不同,但这并非是要我们把自己与基督教的信徒分别开来,实质来说,关键的是要我们看见我们所做的,与他们所做的是不同的。神为着祂的经纶,照着祂的安排,使我们有份于“剩下的余数”,乃是恩典的拣选,并非本于我们的行为。为此,凡在此有份的,无不感谢主。一面来说,主的恢复相对于基督教,乃是神炼尽的工作;一面来说,谁能存留在“余数”里,更是恩典的拣选。

照着恩典,不是本于行为

既是照着恩典,就不再是本于行为,那么是否说我们什么都不需要做吗?当然不是。正如神预定并拣选人来得祂儿子的名分(参罗八29~30)。那既然是神早就预定和拣选了,我们又何必再去传福音呢?我们怎么知道谁是神预定和拣选的呢?一面来说,我们的确不知道,但主既然给我们这样一个托付,我们就必照着祂的命令去遵行;另一面来说,我们虽不知道,但藉着我们去传福音结果子,人得救了,我们就可以断定那就是神所预定和拣选的。我们必须有这样的一个确信,正如我们得救后,也确信我们是神所预定和拣选的一样。

现在,我们再回头来看,谁是那“七千人”和“余数”?首先,我们要看见这是神恩典的拣选,其次是我们的确信,然后是我们的“信”当以怎样的方式存留,我们怎样与神配合,使我们在神的工作中不被炼尽掉?

主的恢复是小小的芥菜种

召会应是小小的菜蔬,是种在地里的芥菜种,长成芥菜好作人的食物。主的恢复应当是小小的芥菜种,在地里长大成为芥菜作人食物。芥菜种改变性质,或召会加进别的东西,变得畸形,作为一个庞大的宗教系统,这是一个难处。基督教国,这堕落的宗教系统,采取了天然、属人、传统、文化与宗教的路。若是把所有的仪式、形式、规条、所有不合圣经的实行、以及所有挂名的信徒拿走,基督教就所剩无几了。然而,主的恢复并非如此,主呼召我们脱离这一切,使我们成为纯洁而没有任何搀杂的召会;主把我们兴起来,乃是完全和这一切相反;不是组织的,是生机的;不是形式的,是活的;没有仪式,乃是一个活的所是。我们不是用仪式的方式来服事,有的乃是合乎圣经的实行;这是主的恢复。在每一方面,基督教都堕落、走样、变形了。主要兴起祂的恢复,使我们与基督教的一切堕落是相反的。这就是主的恢复与基督教无法妥协之因。

靠生命,不靠组织

一九七五年九月,李常受到台湾带领。因着台北召会已有二十六年的历史,经过这么多年的演变,难免有些转变。李常受认为,时间越久,召会的组织越易形成,召会也就越有组织;召会越有组织时,召会就会越堕落。而一个工作或一个召会有没有价值,全看把组织拿掉之后,剩下的有多少。因此,无论到哪里作工,都要尽力避免组织。于是,台北召会按着需要,进行改组、改制;行政简化为两位长老及每分家两位执事,七十七个分家合并成二十一个分家。

在有组织时,有七、八十家擘饼的地方,到会人数是七千多人。经过改制,组织去掉了,众人只照着灵而行,照着灵事奉,都不靠组织,只靠灵行事,结果到会人数从七千减到四千多,有三分之一的人不见了。这证明在改制以前,到会人数有三分之一是靠组织来托住的,此外的三分之二是靠生命。对于这点,有的人说很可惜,掉了三分之一的人数。李常受却认为还不错,把组织拿掉,还能有三分之二,并没有完全掉光。若是公会把组织完全停下,恐怕剩下的,只有百分之十了,大部分都会散了架子。

有人以为,我们为着主的恢复,就是要人数加多。但这只是个表面,实质上,主的恢复不是人数加多的开发,乃是生命长大,往外蔓延的扩展。我们不是走一条广阔的路,容易开发、普及;我们乃是走一条狭窄的路,隐藏着让生命长大,自然的往外普及。人得到我们生命的供应,就进到主的恢复里,这是主当初在地上所走的路。使徒们虽大有权能,但他们所走的也是这条路,绝非一般基督教所走的。

我们中间的炼尽

从已过主恢复在我们中间的历史,可以看出,每一次的风波、每一次的分裂,都把一些人暴露出来,并且有些信徒不是退去,就是随他们而去了。他们出去后,不是分而再分,就是回到基督教里去,或在世界中死了。一面来说,我们觉得很可惜。是的,不仅如此,更是很伤痛;另一面来说,我们必须看见神炼尽的工作,为着祂的恢复、保守和清理。而留下来的,都是稳稳当当在主里站住的。有一些事例可以证明,当神在一个地方炼尽后,留下来的人就被分别出来,他们开始向外开展,以至于兴起一处一处的地方召会。而那些从主恢复的路上被炼尽掉的,他们的结局甚是可怜,不仅从神的经纶岔出去了,更是落在一片茫茫然的光景中,与主的恢复无关了,与神在今时代的行动无份了。神炼尽的工作是在持续的,从前有,现在有,将来也会有。我们既看见这些事,就当作为我们的鉴戒,并思想如何为着主的恢复,如何在这条路上不被炼尽掉?这对于我,以及众人,都是一个预防和提醒。谁是那“七千人”和“余数”,我们里面是否有足够的确信呢?!

(埃辰,2011年11月8日)

「时代职事 > 个人写作平台」「凡署名原创文章,未经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
最新文章
随机阅读
网站名称 职事简介 探寻印记 关于本站 友情链接 关于作者

个人平台 ® 时代职事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