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小排聚会冷淡,该怎么办?

埃辰 • 2014-11-28 •

字号

问:我们的小排聚会中,年轻人对聚会热情不高,有的人甚至不太愿参加,这该怎么办?

答:一处的聚会走向低谷,往往与带领者有关。假如那里有弟兄,即便弟兄没太多时间,或没多少恩赐来服事,但只有姊妹在作,只有姊妹在领头,长期以往,那里定规要向一个不健康的趋势发展。因为姊妹们容易受情绪影响,凭感觉行事,嘴快耳痒,又常是摇摆不定。而一直在作,作的结果往往就成了出头的典型。正确的姊妹,乃是站在该站的地位上尽功用。若没有弟兄,能暂时独挡一面;若有弟兄,应该去成全弟兄,尽量让弟兄去作,让弟兄显于人前。

假如那地一直有弟兄在服事,把聚会拖向低谷的,要么是带领者习惯了以往聚会的传统和形式,要么是刚学服事的缺乏经验和操练。在细节方面,暂且总结几点需要我们注意:

一、内容的丰富与吸引,也就是以基督作生命的供应。

当我们说到这个点的时候,兴许人人都知道,谁都晓得以基督作中心,以基督作生命的供应。但是,当我们置身其中时,我们仅是在学习、传授知识和讲属灵道理。我对国内礼拜堂的聚会是比较熟悉的,他们平时也有小组聚会,或年轻人的查经聚会。但大家聚在一起,就是来学习的,并来接受知识的。所以,学习了一段时间后,众人是有了知识,却仅仅是停留于知识和道理。越学是知识越有积累,越学是越发枯燥,越学是属灵生命不见长进。对于我们而言,有些地方也存在这种情形,聚会就是讲高峰真理。当然,讲高峰真理没有不好,但我们常是以不消化的方式来讲,照本宣科。自己没消化,众人听了也没消化,结果大家都是把属灵词汇和深奥之理烂熟于脑。像这样,走出去就是一套套高峰真理,甚至能出口成章,却没有实际的领会和得着。

既然对真理如此追求,颇有成效,为何年轻人对聚会反而不热情了,甚至有的人不愿参加了呢?假如一个刚得救的,起初参加聚会,不管怎么聚会,对他们讲什么,都是感兴趣的,因为在以往并在书本上从来没接触过。但时间长了,他们就感觉平时所讲的,虽是符合圣经的,虽是高峰的真理,但往往与自己的生活格格不入,并且在自己的日常生活中没有多少应用。反而觉得,平时就是吸收了一些属灵词汇和懂得些属灵道理。关于这个,不用怀疑,我们若留心身边的人,特别是那些能说会道的圣徒,他们能把高峰真理讲得天花乱坠,但是一旦有人问起一点现实中的实际问题,他们可能就不知所措,不知怎么来回答。这就是停留于知识和道理,仅仅习惯于客观的享受,没有对基督主观经历的结果。

这样看来,如果我们的聚会,不能带进或引导众人对基督主观的经历,表面看上去虽是在讲基督,但实在是没能作人生命的供应。不管是什么,如果没能与我们的生命融合,没能摸着我们的心,没能在我们的生命底产生共鸣和碰撞,那么可想而知,之后我们都可能会索然无味了。除非人以追求知识和道理为目的,并以此自夸,那就不会对以往的聚会冷淡的。

所以,我盼望每次的聚会,带领者能事先有所预备。聚会的内容不在于多寡,关键是能让参加聚会者有所得着或摸着,哪怕是一点点的吸收。这就不是仅仅停留于属灵知识和道理的讲论,而是结合实践,结合我们的经历,这样更有助益。当然,在此方面,带领者自身要有追求和操练,那是必须的。

二、灵的挑旺与新鲜,拒绝死沉和走形式。

说实话,有的聚会真是叫人无法忍受。若是在那里连续聚会一周,灵里受压恐会导致身体如气球爆炸。举例来讲,一次我参加某处的小排,在聚会开始前,大家先唱唱特会标语诗歌。我们不是在那里学唱诗歌,而是大家基本都会唱了,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地唱着诗歌。这一唱,差点把我唱死了。因为那首标语诗歌有四组,唱结束至少要三、四分钟。当唱完第一遍时,兴致盎然,还想再来一遍。果真再来一遍。当唱完第二遍时,还想对自己唱得是否准作番校对。果真再来一遍。当唱完第三遍时,虽有点累,但还不至于疲倦;当唱完第四遍时,心想这遍唱完该结束吧,或换首诗歌,可还有第五遍。紧接着,仍是轮番唱,那首标语诗歌一直唱了十几遍,唱得众人有气无力昏沉沉的。最后,我都不愿开口了,肺活量吃不消,再则灵里越唱越死,更不谈接下来聚会时灵里是啥情形了。

聚会前唱诗歌,我是比较赞同的,因为藉着唱诗歌,往往能挑旺我们的灵。但是,唱诗歌也有点讲究的。唱得不好,聚会气氛越唱越死沉;唱得好,聚会气氛立刻就被带动起来,并叫人从昏睡般状态中清醒过来,且从忧愁的状态中转向灵里的喜乐。这里的好与不好,不是计较于唱得准与不准,而是我们需要考量唱的时间,唱的是否适当?再则,当我们唱诗歌时,众人都是一本正经地坐在那里,手里拿着诗歌本,外人进来一看,除了各人嘴在动,气氛却是死气沉沉的。像这样,再唱得没完没了,那个情形会怎样?不言而喻。

在此,我的盼望是,我们实在需要在灵里歌唱。一个在灵里歌唱的人,私下越唱越有天上的滋味,越是爱主,甚至要迫切得着主,或有流泪的表现;在公开场合,一个在灵里歌唱的人,能够激起旁边的人也进入灵里歌唱。但是,我们又可以想象,假如一个人坐在那里只是嘴在动,唱了几遍或几首,就像机器人在那里发音似的,就算唱得再准,是否能够对别人有积极的影响呢?恐怕身边的人,也如机器人在那里赞美而已。

在灵里歌唱是紧要的,因为能激起众人同样在灵里歌唱,这样聚会的气氛就活跃起来了,紧接着祷告并开始聚会刚刚好。但是,在现实中我们很少有人有这样的操练。往往我们一唱诗歌,第一反应就是唱得准不准。除了准不准,还是准不准。所以,曾经与我在一起聚会的弟兄姊妹,他们会有印象:当我唱诗歌的时候,我不太愿意死气沉沉地坐在那里。因为这样坐在那里,又是面无表情地唱着诗歌,我就很难敞开,灵里压抑。试想,我是带着丰富来聚会的,我是满怀欢喜来吃喝享受的,我岂能像木头一样坐在那里赞美?反而我会告诉配搭的弟兄,在小排聚会中,若想对唱诗歌有操练,首先要尝试站起来唱(申言亦如此,会有诸多裨益,在此不赘述)。站起来唱,会有很多好处的,若不信,诸位可以试一试。然后,我们需要注意的,不是唱得准不准,而是对歌词稍有领会,以及对旋律和风格稍有了解,如是低沉的,还是高昂的,然后就放开嗓门来唱(并非大喊大叫),灵敞开来唱。像这样,我们唱到第二遍时,一边唱一边对歌词有回味;当唱到第三遍时,就不知不觉进入灵里歌唱的状态了。只有当我们这样操练之后,再去校对唱得准不准,也就无妨了。

唱诗歌的操练是这样,我也是从前面的弟兄学来的,深感受益。不但是在聚会前,而且就是在聚会中,也可以穿插唱首诗歌,这样便能带动聚会的气氛。另外,除了唱诗歌,祷读也是激起聚会气氛的关键。许多人得救多年,不知祷读怎么个祷法怎么个读法,只是听说过,从来没有操练。我认为,对于初信者,最基本的帮助就是祷读。小排聚会人不多,不要众人一起祷读。最好的,是两两轮流祷读。可以祷读一节经文,或一两句话。有条件的,写在小黑板上,两个两个站到黑板前祷读。在我得救当天,第一次参加聚会,弟兄姊妹就带我祷读,这使我倍感新鲜和好奇,印象深刻。并且,祷读的操练,很快就克服我不爱讲话的习惯。越是这样的操练,越对主的话有领会,更为重要的是,一祷读人就活了,聚会的气氛也跟着活了。在我得救的那一年,我对聚会从未冷淡过,天天聚会,直至我后来离开那里。可以说,祷读是我对聚会产生吸引的因素之一。

此外,小排聚会的灵活性是很重要的。形式主义者,不管聚会中发生何种变故,原来怎样的安排,雷打不动,谁也不能改变。假如今晚小排聚会安排读一篇信息,走形式,那就是必须抓紧时间把它读完,决不受变故的影响。举个例子,我们正在聚会中,正在读着信息,这时来了一位福音朋友,或是抽空来聚会的初信者,他们对我们所读的并不领会,像是听天书,那我们是否要继续下去?若是来者提出一个福音问题,是我们能够解决的,我们是否能做个考量,把我们的安排放一放,先来帮助提问者,还是让其听天书到聚会结束再来作简略答复呢?我记得当初得救时,我们的聚会安排常受打岔,不是来了人,就是我们在聚会中遇到一个问题,那就非要把这个问题弄得透彻才行。像这样,不经意间聚会时间就到了或延迟了。于是,原来的安排一拖再拖。但我并不觉得聚会的安排受打岔是不好的,反而在一场的聚会中能透彻明了一个真理的要点,或领会在经历上的应用,往往比起通读一篇信息更好。正如历来查经或回答别人问题给我带来的益处。假如我今天安排读一章经文,读完没什么印象,但是我对经文中某个点某个词做一番查考,那是以后久久存在于心的。并且,若是答复别人问题,不是自己随便应对,不是凭己意说话,而是真去作一番研究,那属灵的果效是不可估量的。

我说的这个意思是,走形式并不重要。在聚会中,不管是查经、读信息,还是祷告或交通,只要能使人得着喂养,就是好的。我们要知道,基督的丰富是追测不尽的,我们就是花一生的时间也享受不完。但若我们有机会去喂养人,与人同享基督的丰富,或重温我们已有的,岂不是一件美事?在我的经历中,我就深有感觉,主的话确实是活泼而有功效的。这不在于我每天读多少属灵信息,而是我能够吃一点,那一点是被我真正消化吸收的。哪怕仅仅是主的一句话,却是能摸着我心的,成为我生命的供应的,那这一天我就感觉足够了。当然,有胃口想多吃,也不是坏事,重要的是,那能否被我消化和吸收,并成为我供应的实际。

三、人人尽功用与负担,不是没有人或只有个别人在作。

一处的聚会,若没有人挑起担子,或带领者没时间或仅是在应付式的服事,那这地方的聚会必定是处于贫穷和可怜的光景。众人嗷嗷待哺,却没有人来供粮;大家在聚会中摸爬滚打,自给自足,却是茫无头绪。即便将就吃了一点,也是喝喝稀饭,始终难以尝到天上的滋味。像这样,聚会只是大家聚在一起,不再是一个供人吃喝享受的场所。长期以往,发怨言的有,暗自慨叹的有,留在家里的有,离开的也会有。

刚才说的是在服事方面跟不上导致的情形,但也有仅是个别人在作,其它都不动的情形。后者的情形确实是宗教里普遍的,聚会就是极少数人在作,而绝大数人都只是带着耳朵来就行。听得顺耳入心,就常常来;听得感觉无味,也可以不来。有老弟兄说,普遍的祭司体系,即全体事奉,乃是今时最大的恢复。这话是不错的。当然,这也是很紧要的。全体事奉,就需要我们人人来尽功用,来摆上自己的那一份,这样才能满足神的心意,实现祭司的国度。

我们可以举个很浅显的例子,一个家中若没有人赚钱养家,那这个家必定是贫穷破败不堪;若是只有父母挣钱养活几个子女,那也显得很吃力的。但若子女都懂事,能够为父母分担,那么这个家的生活就会愈发宽裕。同理,在神的家中,人人都能摆上自己的那一份,这个家这个聚会,就不会再出现冷场被冷淡的现象。我们摆上自己,最基本的操练,乃是对聚会有负担。不是抢着作,也不是乱尽功用,而是大家在一起交通,然后配搭着来作。像这样,即使是冷淡的信徒,藉着负担的产生,也不会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其实,世人也知道这个理:众志成城热情高,众人拾柴火焰高。

(埃辰,2014年11月18日)

「时代职事 > 个人写作平台」「凡署名原创文章,未经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
最新文章
随机阅读
网站名称 职事简介 探寻印记 关于本站 友情链接 关于作者

个人平台 ® 时代职事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