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和合本“神”版中,“神”字前空格探究

埃辰 • 2011-07-16 •

字号

中文圣经和合本,分为“神”版和“上帝”版。为何“神”版中,对应是“上帝”之处,“神”字前要空一格呢?有信徒认为,是表示对神的敬畏,也表示此处说到的神,是我们所信仰的独一真神,区别于假神。其实,空一格,不是为了尊称而留出的,乃是为了要与“上帝”版相同页数,排版需要,而空出来的。

对“空一格”之释疑

⒈有人说:敦煌经卷中很多写到“佛”的地方,前面也是空一格,都是为了表示尊敬之意。此“空一格”应该同理?!

答:请注意,这里说到的是《圣经》,而非佛教经卷。关于“上帝”与“神”之翻译,在二十世纪20年代,就曾引起激烈的争论,有的宗派甚至对有不同意见的传教士采取组织措施召回或停职。试想,出版者是否有可能去考虑敦煌经卷之尊称,而再引起非议?况且,从中文圣经出版及印刷史料来看,无一点敦煌经卷的记载,更无丝毫瓜葛,此说法牵强无据,纯属无稽之谈。

再则,空格若是考虑对神的敬畏,只在“神”字前空格,却为何不在“上帝”前空格?若如此,“耶和华”、“耶稣”、“基督”、“圣灵”等,这些词汇之前都应该空格,否则就有褒贬之嫌?更为可说的是,这涉及到基督的身位,也关乎纯正信仰和圣经真理。换言之,就是违背了三一真神“父、子、圣灵,同尊共荣”之原则。此“不平等条约”,乃是犯了严重且低级的错误。

⒉此空格为挪抬,表示敬意,沿袭中国传统文化。台湾排的“总统遗训”,蒋谈到国父和耶稣基督的时候,都会重新起行,排版时则排为空格?!

答:挪抬指的是为表示尊敬,在人名及称谓的前面留一个字的空白(相当于一个全角空格“ ”)。现时台湾的正式文件上还有使用,例如“国父 孙中山先生”或“先总统 蒋公”。有时公司行号尊称客户亦会使用。然而,把挪抬联系上圣经中“神”字前空格,就未免过于想象化。

现在,请参阅网文“关于空一格蒋公的一种说法”:

【众所周知,以前台湾凡写到“总统”、“总裁”、“蒋总统”或“蒋中正”时,都必须空一格以示尊敬。我们知道,五千年来中文并无以“空一格”书写表示尊敬的体例。在旧式的书帖和迄今仍存在的官场文书中,书写者为对所提到的人表示尊敬时,通常都是另起一行,将那人的名衔提高到最顶格,以表敬意。那么,空一格是怎么来的呢?

原来,蒋介石自称他是基督徒,而空一格的作法,蒋和他的手下认为这是从圣经中学来的,意即得自“神”版和合本圣经的“启示”,认为写到蒋介石的名衔时,都要空一格以表示尊敬。但,这恐怕是误解了。

我们知道,中文和合本圣经有“上帝”版和“神”版。这两个版本同是香港圣经公会印的,版面和内容都完全一样,唯一不同的是,上帝版将相当于英文的God(大写的G)译成“上帝”,而神版则是将God译成“ 神”。神版的“神”字前面空一格,目的是用“ 神”来取代“上帝”,以方便与上帝版相互套版而已,并不是用以表示尊敬。另一方面,若说God译成“神”须空一格以示尊敬,那译成“上帝”时,岂不也应该跟着空一格呢?再则,“神”版圣经在写到上帝的名字“耶和华”时,也没有空一格。因此,用“空一格”书写来表示敬意,逻辑上是说不通的。

蒋介石所奉读的可能大多是“神”版和合本圣经(在台湾,一般外省教会多读“神”版,而本省的长老教会则一律读“上帝”版)。蒋介石和他的手下没看懂他们所读的圣经译文中,“起初神创造天地”的神字前面空一格是为了方便与上帝版套版,而误以为那是表示对神(上帝)的崇敬,便通令全岛上下,凡写到“总统”、“总裁”、“蒋总统”或“蒋中正”时,都必须空一格以示尊敬;蒋公以为“神”版和合本圣经,写到神字要空一格是表示对神的崇敬,因此他管辖下的男女老少、士农工商、文武僚属,都要遵守这一个看法;写到他的名号时,必须像他所误解的圣经写到神一样,也跟着空一格。】

注:不管此文是传说,抑或是猜想,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挪抬空格已成为台湾的传统文化。而蒋介石在日记中写到“天父”、“上帝”时,常在前面空一格以示尊崇,这已由周联华牧师(1920年出生,台湾神学家,曾为蒋介石、宋美龄之“御用牧师”)所证实。然而,这与圣经中“神”字前空格有何关联呢?难道是在1919年出版圣经的时候考虑了此传统文化而空格?敢情那些宣教士就这么注重中国传统文化,甚至蒋公后来继承且发扬光大了?此乃荒谬绝伦,实质上毫不搭边。

⒊若是排版缘故,为何不在“神”字后面空一格?

答:如果在“神”字后面空一格,人又会问,为何不在“神”字前面空一格呢?此乃诡辩,无探讨意义。

⒋空格功能之一,就是区别于god(和合本也翻译成了神——假神,必须加以区分)。因此,耶稣、圣灵前面不需要空格,因为耶稣、圣灵的中文翻译在圣经中没有歧义。

答:首先“ 神”对应的是“上帝”,这无可非议,也是指独一的真神。实际上,基督徒在读“神”版圣经时,见到“神”字前空格自然会有所区别真神或假神。但空格若有为了区别于god之意图,又说“耶稣、圣灵前面不需要空格,因为中文翻译没有歧义”,此乃大错特错了。就拿和合本圣经来说,特别是在新约,对于“圣灵”的翻译就存在歧义。而圣灵的所是有不同的方面,这些不同的方面在圣经就用不同的名称来称呼,大部分都是忠于原文翻译出来了。但,也有一些地方并未把原文的冠词和形容词区分,都混淆地统一译为“圣灵”(有的地方以…表示原文无此字,可有的地方也未见加以空格来区别)。由此可见,空格的功能是为了区别于god,理由过于牵强,何况原文并无空格之说。再则,英文圣经在说到“神”和“上帝”、“主”的时候,使用God和Lord第一个字母都是大写。约翰福音一章一节里所说的“道”(或译为“话”),第一个字母也是大写“Word”。“道”指的是神,可前面为什么没有空格呢?此处之“道”不空格,是否会叫人联想并误入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其它之“道”呢?如老子所说的“道”。而“道”之翻译,也确实存在争议的。甚至,再追究来说,连“圣经”一词,在翻译上都是存在歧义的,也是与中国传统文化中所指的“圣经”相冲突的(如中国人的圣经——《论语》和《四书五经》等),可却未见加以空格来区别。

⒌非出版小组的人,根本就不能作为“空一格”之旁证?!

答:我们先来看林献羔在其信息《神的美名》中的一段话:“后来中文圣经把‘上帝’改译作‘神’,而在神字上面又空了一格。有人认为把神尊重,所以空一格,但为什么耶稣或圣灵又不空一格呢?原来‘上帝’二字占两格,‘神’字只占一格。空一格是为了不要在编排上不同。”(注:林献羔,生于1924年,中国著名基督教家庭教会领袖)

然后,我们来看王生台对《“上帝”一词的来源》回复中的一段话:“另外一件有趣的事,在翻译和合本圣经时,出现了两种版本,一种是‘上帝’版,另一种是‘神’版。为了要编排的页数一致,在‘神’版里头,‘神’字前面都空了一格,那不是为了尊称而留出的,乃是为了要与‘上帝’版本相同页数,而空出来的。”(注:王生台,曾为美国加州政府高级官员,现主要从事圣经研究,并专职事奉神)

可以这么说,以上两位虽在海内外华人基督教界颇具影响,但并非权威。然而,笔者相信,他们对于空格之说,乃是基督教界普遍的解释。如果这些仍不能作为旁证,而非要找出当初出版小组的人,恐怕他们中现今在世的几率为零,起码一百多岁了!或责怪他们,为何让空格成谜,导致人发挥无尽的想象和推断?难道这就成了圣经出版史上的“空格之谜”?且慢,我们再来看“台湾圣经公会”网站上对此作何回复:

【和合本是1890年在上海召开的宣教士大会中,所决议要进行翻译中文圣经的成品。当时是由各国派来的宣教士推派代表组成翻译委员会。翻译的时候,遇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一些重要神学用词要如何翻译。

因为基督教不像天主教,有个像教宗或主教一般可做最后的裁决的权威者,这个争论在众多宣教士当中无法得到一致的答案,所以就交由圣经公会来解决。当时的英国圣经公会决定采用“上帝”的译名,美国圣经公会要用“神”。讨论了许久,各自有所坚持,后来的协议就是各自印刷不同译名的圣经。…为了排版的关系,“神”这个字的前面于是加上一个空格,好让两个版本的版面页数能够一致。

后来拿到“神”版圣经的读者,见到“神”字前加有空格,不知道先前的翻译历史,才会以为是尊称的特殊用法。其实,现在圣经公会提供这两个版本,就是要读者依使用习惯选择“神”版或“上帝”版圣经。】(摘自:圣经季刊17第五卷第3期2005年11月“上帝与神”)

如果以上仍不能释疑,那就再请看和合本圣经“神”版扉页上标注的一句话:

本圣经采用“神”版,凡是称呼“ 神”的地方,也可以称“上帝”。

这可谓是出版人员的心声了,告诉你:“上帝”与“ 神”之处乃是可以互相通用的。其实,很简单的一件事,就是便于两种版本的排版印刷,不要全部重新植字,仅在“上帝”处改为“ 神”,不必想得太复杂。

(埃辰,2011年7月16日)

「时代职事 > 个人写作平台」「凡署名原创文章,未经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
最新文章
随机阅读
网站名称 职事简介 探寻印记 关于本站 友情链接 关于作者

个人平台 ® 时代职事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