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初有话,抑或太初有道?

埃辰 • 2011-02-02 •

字号

以下资料,仅供参考:

在翻译新约圣经时,一个必须守住的原则,就是要照原文翻译,并要把握希腊原文的字义。

譬如,约翰福音一章一节说,“太初有话”。中文和合本译为“太初有道”,这个“道”字完全是中国语气,而不是希腊原文的意思。翻译固然要注重译文字身的语体,但不能为了迁就而害了属灵的意义。例如,新约多次提到“在基督里”,但在中文语气里没有这样的说法,多是说“凭着基督”或“靠着基督”。那些翻译中文和合本的人知道,如果译为“凭着基督”或“靠着基督”,按原则都是牺牲了真理的意义,所以至终,他们还是用了“在基督里”一词。现在我们读起来,也不觉得有任何不妥之处。

同样的原则,约翰福音一章一节译为“太初有道”,如果不害属灵的意义是可以;但以中文的意义说,的确有所损伤。因这缘故,译为“太初有话”还是较为达意。

在圣经里,有两个希腊原文词汇是可以直译为“话”的。一个是希腊文logos,娄格斯,意即话或言语,就是常时的话;另一个是希腊文rhema,雷玛,指即时的话。

约翰福音一章开头“太初有道”的“道”(和合本),在希腊原文是娄格斯(logos),翻译成英文,就是“话”(Word)的意思。

在天主教思高本里,此处的“道”,也翻译为“圣言”,比中文和合本翻译准确多了。而英文的圣经,此处The Word,中文翻译为“道”,不符合原文原意,其实是与中国人的传统思想和观念有关。

那么,“话”为何演变成“道”呢?

在主耶稣的时代,正值是罗马帝国统治以色列的时代。而罗马政权又受到希腊文化的影响,所以新约的福音书、书信都是以希腊文写成。约翰福音第一章一节的“logos”,是其中一个涵意丰富的希腊文词语。

希腊文“logos”,音译作逻各斯或娄格斯。“logos”原本是“话语”的意思,神是通过“话语”而行动,并藉话语来传达自身。首先,“话”与说话有关,我们的神乃是说话的神。其次,约翰福音本身的思想,符合这样的译法;在十四至十七章,主耶稣多次说到祂的“话”和父的“话”(十四23~24,十五20,十七6、14、17);这里都没有译为“道”。再者,以典雅而言,不见得“话”比“道”不好。例如“真理的话”,保罗书信里用过几次(弗一13;西一5;提后二15);这个话就是道。然而,若是说“真理的道”就不够雅,“真理的话”听起来却相当雅。

中文圣经对于“logos”的翻译,第一部中文圣经新旧约全译本是马礼逊译本(1823),马氏的译本是用文言文写成的。此句翻译为“当始已有言而其言偕神,又其言为神”。马礼逊以“言”来翻译“logos”,是取其原始的意义。

然而,后来和合本(1919)用“道”来翻译“logos”,是因为考虑到“道”与“logos”有相似的地方,都被指那不可言说的。“道”作为一个哲学的词语,始于《老子》(道德经),《老子》第一章就说“道可道,非常道”。可是,用“道”来翻译“logos”,并未能完全表达原意,而“话”更为贴切,但后来多个中文译本却沿用“道”至今。

(埃辰,2011年2月12日)

「时代职事 > 个人写作平台」「凡署名原创文章,未经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
最新文章
随机阅读
网站名称 职事简介 探寻印记 关于本站 友情链接 关于作者

个人平台 ® 时代职事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