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隔离检疫”的态度

埃辰 • 2011-12-03 •

字号

一九九九年,有圣徒移民到我所在的城市。九月的一个傍晚,我有幸听到福音,当时就悔改信主了。正好那天是主日,晚上有聚会。于是,我便受了浸,并参加当晚的擘饼。自我得救后,除了圣经和生命读经,看得像样的第一本书籍(比较厚点的),就是来自朱韬枢的。印象中,那本信息讲的是“关于姊妹们在神的殿中作柱子”。感谢主,那份信息实在是供应我。虽然我仅是一个刚得救的小弟兄,但却把那本书读了两遍。可以说,在我最初的属灵追求中,朱韬枢的信息带给我莫大的帮助。作为一个中国大陆的圣徒,也是刚得救的,虽然听说过一些海外同工们的名字,但较于朱韬枢对我的喂养,他给我的印象是深刻的,并且他是我格外敬重的。

说起以后的事,我不得不提起带我得救的老弟兄,因为这使我对“隔离检疫”有了正确的认识。那时,我得救后,就与那位老弟兄租住在同一个家院里。不可否认,我对那位老弟兄是满了感激之情,因我是他结的果子。除此之外,老弟兄非常关心我,嘘寒问暖。当然,在属灵方面,几户移民家庭中,他是我主要的牧养者。甚至带着我,与我配搭出去探访,并叫我在聚会中讲说神的话,以这样的操练来成全我。试问,我有什么理由不尊敬他呢?没有任何理由。

然而,不久后我察觉到一件事,就是在那移民的几户家庭之间,却存在着意见和分歧。愿主赦免和怜悯我,在此我并非为了传播消极,而是希望弟兄姊妹借着这个事例,从中有所看见和摸着。这个分歧,以老弟兄为一边,其他的弟兄姊妹为另一边。事情的缘由是这样的,当初,移民家庭过来,只有三户,与他们老家那地召会有交通。也可以说,是在弟兄们的交通里,打发出来开展福音的。而老弟兄,虽然他变卖家当,靠积蓄糊口生活,立志晚年移民开展,叫人敬佩,但他是自发出来的。对于他的举动,当时弟兄们没有阻拦,因为在神性和人性里,也要看别人是否愿意接受交通。但老弟兄,本来在他老家那地就曾引起很大的难处,向来我行我素,不听劝慰。现在,大家都移民过来了,小排聚会安排在另一位弟兄的家里。可后来老弟兄因意见和分歧,就偏偏搬到另一处,也在他自己的家里设立聚会点,并且对外宣称自己就是这地召会的长老。这种行为,倒不算太过分。较为严重的是,每次负责弟兄们过来探望,他拒绝接待,并声明说,这地福音开展与他老家那地召会没关系。为要联于身体里,他自己又去联系别处的召会,任何的事都断绝与他老家那地的弟兄们交通。

请想想看,这是一个多么大的难处呢?甚至到一个地步,他老家那地的众召会,都在为他并为他引起的难处而祷告。对于我,更是觉得难上加难了。因为老弟兄是我所敬重的,他就像我的属灵父亲,我若不听他,在人情方面说不过去;但我若听他,就必要与其他的弟兄们断绝。感谢主,最终我看见了“身体”,并接受身体的供应。像这样,我就不在老弟兄的难处里有份。到第二年,主就把老弟兄接走了,才把这个难处真正地挪去。虽然老弟兄走了,我仍是爱他,弟兄们仍是爱他,并称他是一位刚强的战士;他不惧逼迫,不怕艰难,随处撒种。因此缘故,我也是主藉着他带得救的。

现在想来,老弟兄的难处究竟是什么,其根源在哪里?一些年后,我就看见关键在于是否“凡事以基督的身体为原则”。对于一些属灵的长辈或父亲,抱以敬重之心是应当的,但我们信主不是为着跟随某个人,无论他的恩赐有何等大,能力有多强。如今我们不是跟从一个人,我们乃是和主的职事站在一起,跟从一个今时代的异象,就是神终极完成的异象。这个异象是承继倪柝声和李常受,以及历代主的仆人所留下,并传承给我们看见的。在主恢复已过的历史中,我们也看到一些人,他们宣称说看到了“他们的异象”,并希望藉着主恢复的名声和好处,来推动他们自己的职事,来作他们自己的工。可最终发现,那些人随着他们的异象和职事,沉得无影无踪了。那么,跟随他们的人在哪里呢?他们的结局不仅是分而再分,而且有的人回基督教去了,有的人投到世界里去了,有的人跌倒死掉了。这些人,难道不能成为我们的鉴戒么?

我们要知道我们都是在基督的身体里作肢体的,凡事都当顾到身体的益处。否则,因我成了身体上的难处,便是一件羞耻的事。根据圣经,神新约惟一的职事,就是按基督身体原则来讲的一个团体的职事。这职事的工作,就是建造基督的身体。无论某个人工作的果效如何,但若没有联于身体,一味地作他自己的工,我们就不能盲目跟随。否则,不但那人是难处,而且自己也在那个难处里有份。

到了二〇〇六年十月,我在网站上见到相调的同工们发表的公开信。关于“隔离检疫”事件,我首先想到的不是对错的问题;不是哪一方对,哪一方错的问题;也不是以对错来公开辩论,让众圣徒明断的问题。因为我清楚地看到那里存在着一个真实的难处。这个难处是由一个人造成的,甚至可以说,是由一位主的仆人、并是我历来所敬重的一位老弟兄造成的。这个难处,与我刚得救时遇到的情形是何等相似?不管外表如何不同,但性质是一样的。弟兄姊妹,你们是否看到那个难处呢?如果你看到了,就不会对那份公开信或相调的同工们有任何异议。相反,那没有看见难处的,或看见假装没看见,并在那里发表异议的,可以肯定地说,这正应验了李常受晚年之嘱咐和爱心的话,更可说,是应验了他的警告。就如他在一九九六年释放的信息中,说到的“提防四个消极的因素”和“正确地跟随人”。难道那些自称是跟随李常受的职事,却在那里尽发牢骚的人,就没有读过吗?还是假装没读过呢?但我们都知道,历来想制造是非的人,总会找出一些理由来支持他们的异议。正如曾经有些人公然抨击倪柝声的《权柄与顺服》一书,说基督的身体里没有代表权柄,惟有选择民主,好叫他们有立场来作他们正在作的事。但这不过是人欺骗手法的教训之风,引致的结果就是拆毁召会。

当我看到了那一个难处,我只有对相调的同工们说“阿门”,而对制造难处的人说“不”。于是,我就在自己的网站上转载了那份公开信。据我估计,主内中文网站,是我最先转载的。然而,当我转载那封信后,就收到了一些邮件,为着劝我撤除那封信。但是,我拒绝了他们的要求。因我里面觉得,有必要让众人知悉相调的同工们的交通,以及朱韬枢造成的难处。这个难处不仅是朱韬枢和他一些同工传播不同的教训与异议观点,而且是他们这样行将会在主的恢复里造成严重的后果。

事实证明,相调的同工们所发出的警告是及时的,是满有主的恩典的。然而,另一个事实是,我看到那些异议者的工作就是分裂。他们不但制造分裂,给许多地方的召会带来难处,而且他们中也是分而再分。此外,我又看见他们的工作与基督教扯上关系,甚至把他们的网站名称中“召会”改成“教会”,为要取得基督教的好感。当然,他们为此举找了些属灵的理由。不仅如此,在近几年我接触的人中,有极少数的异议者。从他们身上我还看到什么呢?有的人尽是在那里发表不满和找茬,一会针对《晨兴圣言》,一会针对《结晶读经》,一会针对一年七次特会。我敢肯定地说,这些人从来就没有对那些信息好好享受进入过,否则他们不会有那么多闲话,那么多带刺的话;有的人不仅是在那里发表异议,还故意在圣徒中间制造是非,一会针对相调的同工们,一会针对水流职事站。更为严重的是,我见到有的人,在网上随意推广他们自己编写的书。书中充斥着怨艾、不满和火药味。有一次,我就遇见那么一位。他在圣徒们所建立的QQ群,正在推广他的书。我一见提纲,都是带着分裂意味的。于是,我就在群里交通并提醒众人,要拒绝此人。哪知他说:“难道我们不都是神的儿女吗?难道我们不都是在主的恢复里吗?虽然你拒绝我,但我仍是爱你,并接纳你为主里的弟兄。”请看请听,爱和接纳,这话多么悦人的心呢!可是,等我针对他的书中的观点,把李常受曾经释放的信息找出来,再发给他看。他就说:“李常受的话,不过是人的话,不代表是圣经的话;他的话总不能超过圣经。”请看请听,这话表面叫人觉得有那么一点道理,但不过是以高举圣经来贬低李常受的话。可事实是,他真的高举圣经吗?不管他有没有高举,我无心探究,然而有一件事我是确知的,他或那些持异议的人,有些已经离弃李常受的职事了,走了不同的道路。当我把这话指明后,那位就坐不住了,带着他那书中的火药味,甚至有污秽的言语出口。然后,他就自觉地离去了。

哦,弟兄姊妹,就是这样的情形。据我观察,在那些异议的人中,或有份于分裂的人中,以上我所提到的这些人已成为普遍现象。离弃职事是多么危险,又是多么可怕呢?我绝不相信一个人满腹牢骚和不满,整天在说消极和制造分裂的话,还有时间和心情来享受基督,我也不相信他们能过正常的召会生活,或在当地有实际的事奉。这一种,就是陷入堕落的光景中。

话说回来,我绝对相信有许多圣徒很爱主、很爱主的恢复,很爱李常受的职事,但他们因真理不清或被迷惑,而有份于那个分裂。我再次问:弟兄姊妹,你们是否看到那个难处呢?是否看到分裂的难处呢?但这个难处,绝对不是因着一个出版,也不是因着其它的缘故,而是在相调的同工们发表公开信之前,那里就存在分裂的元素;就是有人推动他自己的职事,作他自己的工,正如李常受晚年对于朱韬枢的工作情形而有的交通和警告。那时,他容忍了朱韬枢在主恢复中的工作,朱韬枢和他的同工们在发表他们不同的看法上还不是那么大胆。只是在李常受离世后,那个分裂的元素逐渐成为错谬的系统,并且那个分裂的工作就被搞分裂的人推动加快速度了。如果我们真的看见那个分裂的难处,就不会将眼目转移到别处,如陷入是非对错里、一个出版或多种出版,以及针对相调的同工们等。并且,我们也当知道怎样行,是否要有份于那个分裂?请问,那些造成当前风波的弟兄们,以及那些有份于不合逻辑、不正当行动的人:“你们所从事的,岂不是分裂么?或已经是分裂了么?”

现在,我再用以前从朱韬枢的信息中得来的话说:“爱并非盲目的,乃是有选择性的;爱神所爱,恨神所恨。…在腓立比书开头,我们看见因着热中犹太教之信徒的传讲,有些腓立比的信徒从神的经纶岔了出去。保罗所关切的,是这些腓立比的信徒不要愚昧地爱他们,乃要用一种在充足的知识和敏锐的知觉上洋溢的爱,清明地爱他们。…林前书十三章里说到一种超越的爱,无条件的爱,凡事包容的爱。但这爱乃是建立在真理的基础上,并不包括包容神所不包容的事,即罪恶不义的事。说到充足的知识、辨识和鉴赏,这是与真理相关的。爱既是只喜欢真理,与真理同乐,真理就是神的话(约十七17),是圣别我们的。凡违背神话语的事物,我们便不该去爱。…能鉴赏那更美、不同的事之爱(腓一10),在这充满错谬和异端的世代,是何等迫切的重要!这就是为什么使徒约翰虽被公认为爱的使徒,但在交通和接纳的事上,他严厉地吩咐不可接待任何不守基督的教训之人,甚至不要问他的安。因为问他安的,就在他的恶行上有份(约贰一11)。故此,召会在守主的晚餐,或在交通的事上,不可随便接纳陌生人,或信仰的立场不鲜明,或持有违反圣经教导的人。如此行并非没有爱心,乃是遵守神话语的教导,实践真正的爱心。因神所要的爱,是运行在神的话语之范围内,而不是越过它。”

最后,我摘引并重申李常受晚年两篇信息中的话,以让众圣徒加深印象,并愿从中有真实的看见和摸着:

一九八九年底,他在《当前背叛的发酵》一书中,针对当时的风波,说:“对付当前背叛之路,乃是拒绝任何一种的分裂,反对一切教训之风,和一切属灵死亡的散布,并将自己从有传染性的人中分别出来,就是要实行检疫。提多书三章十节说,分门结党的人,警戒过一两次,就要拒绝;罗马书十六章十七节说,弟兄们,那些造成分立和绊跌之事,违反你们所学之教训的人,我恳求你们要留意,并要避开他们。弟兄会的人实行把这样的人革除。我们不同意这种实行,但我们学了功课,我们需要实行把传染者隔离。”

一九九三年八月,他在安那翰对加拿大长老们交通到“召会生活中引起风波的难处”,说:“我们中间第五个难处是不在意惩治。那个惩治就是避开制造麻烦者。我们除了外面的反对之外,还有里面的风波。因着有些人一直想要在我们中间制造分裂,并使别人绊跌,我们要怎么作?按照使徒的教训,我们该避开他们,不容忍他们。…在旧约中有麻疯的预表。摩西、亚伦的姊姊长了大麻疯,她就被隔离了(民十二9~16)。摩西和亚伦为要服从神的说话,对付米利暗,就必须拒绝他们天然的关系和情感。按照旧约的预表,谁是患麻疯的乃在于祭司的决定,祭司乃是认识律法(神写出来的话),并根据乌陵和土明而得着神即时之话的人(利十三章)。祭司要分辨一个人是否患了麻疯是不容易的事。有人可能患了麻疯,是别人无法分辨出来的。也有的人可能看起来像患了麻疯,实际上却不是。惟有适当的人,就是那有神写出来的话和活的话之人,才有分辨力去判定一个人到底是否患了麻疯。

…在(隔离)这件事上,我们乃是在摸一个极大的真理,就是关于基督身体的真理。我们是否尊重身体?我们在主的桌子前接纳人的时候,必须顾到身体。按照罗马书十四章的原则,我们接纳所有主的儿女;但按照罗马书十六章十七节,我们必须留意那些制造分裂的人,并要避开他们。我们无法接纳那些已被身体隔离的制造分裂者。不仅如此,我们必须看见谁有作祭司的功用和资格,能在主的儿女当中分辨谁患了大麻疯。这也是一件实行身体生活的事。一个地方召会若接纳了一个得罪身体到极点的人,那个地方召会很明显的就是没有跟随身体,没有与身体是一。我们必须顾到身体。

就一面意义而言,我们可以说地方召会只在某种程度上,在实际事务上是自治的。一个地方召会到底该买地盖会所还是租会所,乃是按照他们的辨识。但接纳一个在恢复里曾造成难处并仍在制造难处的人,这与身体大有关系。我们若正确的行事为人,在身体里就没有问题。但我们若作了一件新约所定罪的事,身体就有权利说话。身体当然会查问一个地方召会,他们中间有没有一位制造分裂的人是他们没有惩治的。他们若没有惩治这样的一个人,他们就是错的,并且得罪了身体。

…说到实行罗马书十六章十七节的真理,就是避开那些制造分裂的人时,我们就需要把我们一切天然的关系摆在一边。若是我们的一位亲戚是制造分裂或活在罪中的,我们让他有份于主的桌子就是错误的。如果一位弟兄的父亲与妾同居,那怎么办?这位弟兄可能说,‘我怎能弃绝我父亲?’他当然仍需要尊重并孝敬他的父亲,但他不能将这种家庭关系带到召会生活中。他还是必须顾到基督的身体,实行真理。

…不管我们以往从某一位身上得着多少帮助,如果他作了得罪身体的事,我们还是必须实行真理。我们必须认识身体并信靠身体。在加州的众召会写了一封公开信,因为他们觉得有负担并有责任,让全球上的众召会知道某些人在加州所作的破坏,以及他们所受到的亏损。在这公开信里,他们说他们决定要隔离这些人。我们应该听从这些召会呢,还是只顾到我们个人对这情形的观察?我们若把这许多召会的通启摆在一边,自己出去探查这情形,这就是得罪身体。我们是尊重身体呢,还是尊重我们自己?这不在于某人是对还是错。他也许对,但他仍得罪了身体。我们需要看见身体。”

(埃辰,2011年12月2日)

「时代职事 > 个人写作平台」「凡署名原创文章,未经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
最新文章
随机阅读
网站名称 职事简介 探寻印记 关于本站 友情链接 关于作者

个人平台 ® 时代职事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