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绝无休止的辩论

埃辰 • 2005-08-30 •

字号

不可否认,有些基督徒是好辩的。虽然没有经过特别的训练,但借着“护教”的理由,那些基督徒比世人还要好辩。若是正当的辩论,为着神的益处来陈明真理,那是理所当然的。但有时候,人的辩论只生出肉体来,从话语中完全暴露出天然、己,没有一丝生命的底线,甚至言语不堪入耳。

这样的辩论,对神是一种羞辱。就拿“一次得救永远得救”来说,我就看到许多人在那里辩来辩去。这有何益处呢?类似的辩论,在主耶稣之后就层出不穷,辩论了两千年,有的点仍是无法达成一致。而今,有些人又旧话重题,我就不相信你在今天能辩个清楚。对于此类的辩论,我认为该弃绝为好,都是虚妄的,毫无意义。

然而,对于任何纠缠不清的辩论,这并不是说,我们没有权利和义务去为真理而辩,只是有些点可辩可不辩,就要看是否造就人才好。有些基督徒就喜欢辩来辩去,但不排除是肉体行为,不过是证明自己对,自己有口才,自己信仰纯正罢了!可他对于自己所持有所辩的,在现实生活中一反照,实在不像个样。在人前是振振有词,对着镜中的自己却是理屈词穷。罢了,你看,前人有多少打着为真理而辩的幌子在纠缠不休,可结果都把自己在神前给弃绝了。那些人都死了,把自己给辩死掉了。他们不过是一心想打倒对方,可是他们从起初就钻进了生命之外的那条死胡同。对于某些真理要点,那是铁定的事实,但不同的人就有不同的解释。这也并非是现今所开启的新的亮光,前人都早已辩过了。老生常谈,何必为此耿耿于怀?你若坚持你那是对的,就持守着;但我们所信我们所持有的。

有人认为,起初那一次,悔改认罪,呼求主名,信而受浸,还不能算作永远得救。因为这个一次所得来的救恩,会随时失去,还要信到底才行。就是不断信不断信,不断悔改再悔改,才能得救。像这样,我想请教这个人,你得救了吗?我认为你不会说自己已经得救了。像这样,这世上的基督徒,谁说自己已经得救,就是发狂话了!像这样,就连使徒保罗都不敢说自己得救了!谁能确保明天的明天就能信到底呢!除非那要断气的人,才能有点自信地说:“主啊,我快要离世了。回首寄居一生,我感谢祢,知道这一刻仍是信祢。我也有勇气说,现在我是得救了。”

换言之,人还活着的时候,有多大的信心来肯定明天仍能站在神面前?即便从前相信并悔改且呼求主名了,可怎能保证以后就不会“一不小心”失了救恩?若得救的证实,不能从神的应许中、神的话语中所得,正如圣经所记载的,那么是要靠人的行为吗?

当人强调得救须靠人的好行为来维持时,其实在这方面,我倒是希望他先了解什么是得救?简而言之,就是罪得赦免,免去沉沦,蒙了重生,成为神的儿女。这一个得救,只要一次相信,悔改、接受主耶稣,就可以得着的,并且是永远的。倘若他对此不赞成,我们就不是在神圣血液的交通里,因为我们相信我们已经得救了,同有一样的血液;但若不承认“一次相信就得救,一次得救永远得救”,那表明他自己是不是神的儿女还是未知数!再则,心存疑惑的人,若到断气离世时“一不小心”忽略考虑得救的问题,是否只能在那日亲自问主说:“主啊,祢看我在世的信心和行为,是否得救了呢?”

我举这个例子,是为了说明,许多人都在这点上死掉了!有的人是没信到底而死掉,有的人是不确定自己得救而死掉,有的人直接是被辩死的!

因而,我也说,即便你我在真理的一些点上存在不同的领会,但并非不可调和的,先联于神圣血液的流通里(你我都是神的儿女,有神的神圣的生命和性情)。再则,把双方可以相通的点彼此分享倒也为美,继而以前不通的,最终是否真能融合就知晓了。正所谓求同存异,在爱里,在一里,先联于基督生机的身体。而不要在那里,一味地辩来辩去,口沫横飞,好像非要把对方用吐沫淹死才肯罢休!所以,我们的确需要对圣经有足够的领会,并看见生命的事,使我们不在知识的范围里,且在信仰上不疑惑,勇往直前,向着标竿直跑。

(埃辰,2005年8月30日)

「时代职事 > 个人写作平台」「凡署名原创文章,未经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
最新文章
随机阅读
网站名称 职事简介 探寻印记 关于本站 友情链接 关于作者

个人平台 ® 时代职事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