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的灵如何?

埃辰 • 2010-08-01 •

字号

读经:

路九51~56:耶稣被接上升的日子将到,祂就定意面向耶路撒冷去,并且打发使者走在祂前面。他们就去,进了撒玛利亚的一个村庄,要为祂预备。那里的人不接待祂,因祂面向耶路撒冷去。祂的门徒雅各、约翰看见了,就说,主阿,你要我们吩咐火从天上降下来,烧灭他们么?耶稣却转身责备他们,说,你们的灵如何,你们并不知道。人子来不是要灭人的性命,乃是要救人的性命。他们遂往别的村庄去了。

主的责备

雅各与约翰在那里说话,为主祷告求神从天降下火来。但主却转身责备他们,主不是责备他们说错话,乃是责备他们的灵错了。主在这里不是责备他们的根据圣经、发热心,乃是责备他们的灵不对。雅各、约翰的爱主、热心,固然没有错,但是他们的灵错了,叫主不能不责备他们。

一个人可以爱主、行事符合圣经、热心等,可以按旧约先知的教导,跟随先知的作法而作事,但他们的灵却不对。在弟兄姊妹的争执中,常听见的是,人在争谁的话对,谁的话错。主所争的不是门徒话语的对错,乃是他们说话的后面有灵出来,这个灵是否正确。不管话语对或错,只要你一开口,你的灵就出来;这灵一出来,可能是对的,也可能是不对的。我们不只重话语的对错,乃是必须看灵如何。

认识人的灵如何

一个人作的事也许是对的,但灵不对;一个人的灵不对,就一切都错了。我们是帮助弟兄的灵,不是帮助弟兄的事;我们是断定灵的是非,不是断定事情的是非。主总是先说灵如何,然后才说事如何。

我们要摸人的灵,总得听人说话。听人的话,不要注意外表的对错,乃要知道人的灵如何。人的话一出来,他的灵就出来了。人心里所充满的,口里就说出来。当我们听人说话时,我们的思想、情感都要停下来,安静地听,等候对方的灵出来;我们总要给人有机会流出他的灵,我们要用灵积极地碰对方的灵。人常常注重事情的是非对错,但我们是要看人的灵对不对;我们是要跟着人的灵走,不是跟着事情走。我们必须仔细听人的话,才能摸着人的灵。许多人虽然有耳朵,但常常欠缺听话的能力。一个人听话有难处,他要摸人的灵就有难处。

所以,一面我们要求神对付我们自己的灵,一面也要学习安静听人的话,我们要把什么都摆下来,认人的灵。在有些人身上,他的灵是错的,你用软的话对他说是不对的,你要厉害对付他才对。举个例子,上海有某一位姊妹,她到底骄傲与否,我们如何断定呢?她是个好说话,不容易听话的人,她的灵最容易露出来。有一次,一位有地位的人要请她帮忙作一件事,她对那人说:“我要寻求神的旨意如何,我是听神话而行的人。若不是神的旨意,就是你跪下求我作,我也不作,我还得听神的话。”这句话就代表她的灵如何,这乃是骄傲的灵。她前半句话也许是对的,但后面一句就把她的灵露出来了。一个人的灵如何,他的话终归要露出来。我们必须藉着听话,来碰人的灵。神看我们对不对,乃是看我们的灵如何;灵错了,一切就都错了。

在基督徒中间,不只是事情错了就是错,乃是灵错了就是错。一个人一开口,我们能说事情如何我们不知道,但是灵错了我们知道。所有的问题都在乎灵。灵错的人,不只这一件事情错,连他的人也错了。在神面前的是非是凭着灵来定规的,不是单凭着事情来定规的。故此,听人话的时候,要摸着人的灵。

要注意灵的对错

灵对,人就对;灵不对,人就出问题。什么样的灵是不对的灵呢?不要以为事奉主的人,只要爱主、为主发热心就可以了;我们必须知道我们的灵到底如何。一个人在神前蒙悦纳与否,不是根据他的行为,乃是根据他的灵如何。一个人在神面前不蒙纳悦,不是因为他的行为有错,乃是因为他的灵错了。门徒的热心、爱主、合圣经,各方面都对了,但他们的灵不对,就一切都错了。人是根据行为称许一个人;基督徒若也是根据行为来称许人,就已经把属灵的事降到底了。许多人的争执是在行为,但主是看人的灵如何。门徒即使为主发热心,仍有可责备之处,因为他们的灵不对。主所看重的,乃是我们的灵如何;人所注重的,乃是行为、圣经、热心、爱心等。我们基督徒生活的标准,乃是根据我们的灵,不是根据行为、圣经、热心和爱心。问题乃在于灵,不在乎事务与行为。许多年轻人所争执的不过是事务与行为;但主是看人的灵如何。

要知道自己的灵如何

主的话启示出,一个人的灵错了,可能自己还不知道错了。一个人很可能是自己不认识自己的人。雅各、约翰二人因为过于相信自己,想要根据以利亚所作的事祷告主再作。他们完全不知道自己的灵已经错了。一个人的灵错了不希奇;但是灵错了而自己不知道,这是希奇的事。一个人行为错了,还容易挽回;但灵错了还不知道,就很难挽回。我们惧怕一个人灵错了,而自己不知道。这样的难处不是在错误本身,乃是在于缺乏启示与亮光。人的话语如何,人的灵也如何;但人的灵如何,自己常是不知道的。

人不能因为不知道自己的灵是错的,他的灵就没有错。人的灵错了,就是错了,他说话时,就要把他的灵露出来。门徒自告奋勇要为主出一口气,但主的话指出:第一、他们不知道自己的灵如何;第二、他们不认识自己;第三、他们所说出来的话中有灵,他们不知道。你说话的时候,不知道你的灵如何,不知道你的灵错了没有;但是听的人,有的立刻知道你的灵错了。凡站在旁边有学习的人,一听就能知道,并且立刻知道。一个人的话语虽然可以合乎圣经,虽然可以为主发热心,但是他有没有对的灵,那些与主有交通的人一听就知道。我们需要在主面前有学习,神所要基督徒生活的标准,不只是要合乎圣经、道德好、行为对,更是要根据对的灵来行事为人。

在经历上

我们是怎样的人,就使我们的灵生出怎样的性质来。许多时候,弟兄姊妹的话语、行为是对的,但灵不对,因为他这个人不对。约翰福音三章说,我们的灵必须重生,约翰福音四章接着就说,我们要敬拜神,必须用我们的灵。所以一个错误的灵是不能事奉主的。

慕迪的出身是皮鞋匠学徒,是没有经验、没有学问的人。他所讲的道乃是七拼八凑的,这里一点,那里一点,从别人的道听来,记下来作为自己讲道的内容。在一次布道会里,约有五、六百人站起来表示信主。但有一位中年女子到慕迪面前批评说,他什么什么地方讲错了。慕迪听了,掉下泪来对她说:“你知道我最多,你知道我最多,你应该多为我祷告。”这个女人一生只作批评别人的人,她对慕迪所说的话语固然对,但她的灵不对。慕迪却与她相反,话语是有错,但他的灵是对的。此时慕迪的职事,乃是在他的最高峰之时;他能如此谦卑,乃是出于生命的。有人即使谦卑了,还是属魂的。慕迪是这样一个肯学习对付魂,使他的灵干净的人,所以神大用他。

注意灵的品质

我们要学习敞开我们的灵来接受神圣的灵。若是有任何出于自己魂生命的搀入,灵就变为污秽。我们若有学习,常与神有交通,就容易有对的灵出来。反之,我们没有常活在主面前,就话语一出来,污秽性质的灵也一起出来。每个人灵的品质的好坏,都是看平时在神面前的积蓄。在弟兄姊妹中有难处发生时,不是谁先说话,谁后说话的问题,或者解决的手续问题,也不是话语、行为对错的问题,乃是要看他们的灵。

栽培人的灵

倪柝声刚刚学习事奉主时,与王载在一起,他们常有争执。那时,他十七、十八岁,经常去见和受恩教士。他去她那里,都是告状,大约有四、五十次之多。但是,和教士没有一次说他对。有一次他拿了许多凭据,要说王载是错的。连王载师母也劝他说,不要去白牙潭找和教士,因她知道王载是错的。但倪柝声到和教士那里,说了许多之后,和教士还是说他错了。和教士对他说的话虽是错的,但至终她还是对的。因为倪柝声固然在外面的行为上是对的,里面的人却不对。

有三年之久,倪柝声在白牙潭那里(和受恩住处)学习,得益颇丰。一次,有一个人要受浸,他们仨人在那里。倪柝声年纪最小,王载比他大两岁,另一个姓吴的弟兄比他大七岁。倪柝声就想:“王载比我大两岁,我什么都得听他的,现在那位吴弟兄比他大七岁,他该听那位弟兄的。”哪知,王载并不听吴弟兄的。于是,倪柝声又到和受恩面前说王载错。他说了半小时或一小时,里面充满义怒;他年轻血气的义怒憋不住,一直说一直说。然而,和教士听完却对他说:“几个月来,你来我这里,多数是来说王载不对。即便我说王载错,到底与你有何益处?你到底是要争是非,或是要背十字架?看看你,这像是羔羊的态度么?”接着,她大声说:“倪柝声!你这是背十字架么?”倪柝声马上掉下眼泪来,他这人倒下来了。从那时起,他就不再控告人了。以后,他觉得欠和教士许多;等和教士离世后,他慨叹再没有这样学习的机会。而他在和受恩手中受对付虽很苦,但这些对付却成为他的祝福。

弟兄们,请记得,我们的工作就是这样,不是讲是非,乃是对付人的灵。再请注意,之所以那些对付成为倪柝声的祝福,是因为和受恩教士是不谈是非的人,她认识并看透那位要被对付的对象。我们为神作工,不是讲道理、理由、是非、对错,我们乃是认识人的灵,摸人的灵,栽培人的灵。如果我们这个人,不认识别人的灵,不注意自己灵的品质,又不能安静地来听,与别人交通前,魂生命便搀入,思想和情感在不停地转,并只叫对方跟着我们的意见和主张走,就没有任何益处。因为我们的灵不对,我们这个人不对,不仅不能栽培人的灵,而且就算我们带着爱心和热心去作什么,也往往是在错的里。这是我们必须注意并学习的。

(埃辰,参引《倪柝声文集》晚期著作之 主恢复中成熟的带领 <卷二> 第四十一篇)

「时代职事 > 个人写作平台」「凡署名原创文章,未经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
最新文章
随机阅读
网站名称 职事简介 锡安文学 关于本站 友情链接 关于作者

个人平台 ® 时代职事 ® 版权所有